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唐母往生西方記

謝發燕

去年五月,突然接獲果子等人之來信告知唐啟揚會長之尊慈已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一時,我悲喜交集,往事一一記憶如新,特記錄如下:

認識了唐會長的母親已經十年了,在印象中總記得唐會長事母至孝,不但自己長年吃素禮佛,也勸請唐母一同持齋禮佛。

還 記得在民國六十五年,有一次,唐會長帶領我們到天母吉祥寺去參加普門文庫的三週年紀念,那時,唐會長還特別介紹唐母和大家見面。唐母一臉慈祥的笑容和大家 合掌問訊,口中仍念佛不輟,看起來很怡然自得,安靜自在,她還告訴大家:「我不識字,只有專持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她又補充說明,這都是唐會長教導她念 的,那時她已是六十開外的老太太了,暫住在吉祥寺,帶髮修行,看她忙進忙出的幫忙佛事,並不感覺很累,我想,這樣的修行也實在是蠻好的。

在同程的 車上,唐會長很誠懇的告訴大家一些他本身學佛的經歷,才知道,修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原來唐會長在二十五年前有幸入了佛門後,卽刻了悟生死事大,無常迅 速,而當下持素唸佛,卻不幸遭到唐父以及家屬的重重反對及壓力,幸得唐母一再暗中支持及鼓勵,唐會長才能一再堅持己見,努力修持,成為現今台北佛教界的大 家長,後來唐父患了重病,輾轉反覆,痛苦不堪,唐會長做了許多佛事廻向給其父,在將去世時,已能吃素念佛,而後仍抱病往生了。

唐父抱病往生,帶給唐母許多的刺激及警示,令唐母體悟無常之迅速,而生起正信,決定發願「往生西方」,並以每日念佛二萬遍為功課,早晚焚香禮佛,有時候在家獨修,有時候由唐會長陪伴至較清靜的寺院中清修,此時功力日有寸進。

民 國六十九年左右,忽聞唐母罹患乳癌,正在榮總急救中,院中醫師堅持要儘快開刀,割掉乳部,以免癌細胞迅速擴散,在這九死一生的時刻,唐會長突然生出無限的 智慧,決定不理醫生的處方,而很快載唐母至嘉義大興善寺,請那位多年閉口,不食人間煙火,長坐不臥的專修「大悲咒水」的福慧尼師,親手加持,可能是唐母宿 世廣種福田,或是唐會長的孝心感應,在福慧尼師的大悲神力加持後並飲下多杯「大悲法水」後,第二天從患部流出許多又臭又膿的污膿血水,其臭難聞,這以後居 然癌症消失於無形,從不曾再復發過,有時雖稍有疼痛,但以大悲法水敷在患處,再念佛之後就也平安吉祥(這是觀音菩薩大慈大悲,廣大靈感的感應),唐母自從 更加念佛精進,日日不輟,以報答佛恩於萬一。

民國七十年,又聞唐母又遭大車禍,在天母美國學校前,穿越馬路時,被一輛十輪大卡車迎面撞上而飛彈出 去,摔了幾十公尺,如果是一個普通人可能早已身首異處,血肉模糊,而念佛虔誠如唐母者,雖送醫急救而縫了數十針,坐骨摔裂了,打上了石膏,在家休息了二個 多月,已能下床走動,仍然念佛不輟,並不因為有了災難或挫折,卽退失初心,這種勇猛心及堅固心,當下就感動了許多人,當然這一次車禍仍然是諸佛加持才能大 事化小的。

民國七十三年,我第一次囘國,我親自到會長家拜訪,見到唐母仍然日持佛號二萬聲,一心往生西方,而乳癌數年來從未發作,年紀較大難免一些小病小痛,卻也無礙修行,情況依然很好。

民 國七十六年我第二次回國,我仍然前去唐會長家去拜訪,這一次得到唐母較多的消息,原來這二年來,唐母身上又陸續出現多種病症,並切除身上多種器官,目前吃東西必須灌流質食物,而泌尿系統也老化了,所以必須靠管子吸出屎尿等穢物,行動大不如常,只能在床上或 房內活動,但唐母依然勤力念佛,不敢懈怠,精神及毅力都值得我們後輩小生效法。

民國七十七年大年初一,我至唐會長家拜年,會長夫人在寒喧之後,即 告訴我唐母目前之狀況,原來唐會長夫人在年前曾住高雄承天禪寺好一陣子並有意出家修行,但當家師卻告訴唐夫人仍有塵緣未了,不久將回台北一趟。果然在一個 多月後,忽聞唐母病情惡化,唐夫人即趕回台北親自照料唐母之生活起居,而唐夫人常年患有哮喘病,更不能聞到一點惡臭,但為了照顧及處理唐母之屎尿,只有忍 耐再忍耐,這種孝媳的精神實在值得我們佛教徒學習。

而唐母這一次真是病入膏肓,仍然一心求生西方,念「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日持二、三萬遍,不敢鬆懈,這種精進勇猛,堅定有恆令人感佩。

當 我離開唐公館時,心中無限感慨,而且有一種預感,唐母一定在等「福德因緣具足,才能帶業往生」(這是在「佛說阿彌陀經」裏說得非常清楚)。唐母學佛十多 年,精進不懈,歷經各種災難,種種考驗,雖然肉體受盡折磨,但精神卻早已昇華,在八識田中已種滿淨業,只等時間一到,即能預知時至,往生西方;一位將近八 十歲的老太太,為了生西,能夠如此堅定克服困難,一句佛號堅持到底,這種精神實在太偉大了。

果然在二個半月後,台灣來信告知唐母已經捨報往生了, 而法界贈經會亦曾派人前去助念,盛況空前,善哉!阿彌陀佛,後來據唐會長來信告之「唐母生西之實況」,原來唐母在四月底時,曾向會長致意,謂多謝會長及夫 人之多年照顧,但不久將不再麻煩,因為日前阿彌陀佛已來照會,將於十數日內親自拿蓮台來迎唐母,這真是「預知時至」的佳兆,我佛子如念佛至一心不亂,而有 如此佳兆,也不枉費這一生來此娑婆世界了。

唐母生西時,正是五月初的一個星期日上午五時左右,唐會長剛好起床正在整裝,準備帶領大眾到大興善寺去 朝山(這是多年來唐會長犧牲每個星期日,領眾去參訪,朝山,探病或放生的固定佛事之一),突然聽到唐母呼吸急促,行將斷氣,家人都趕快起來幫忙唐母洗漱及 換衣服,而會長也緊急通知同修,其中有兩位出家人及十數位同修很快就趕來唐公館做往生之助念,此時唐母一心正念,只待西方三聖來迎,後來又陸續趕來數十位 同修一起助念,在當日下午五時許,突然異香撲鼻,香滿一室,而唐母乃安詳捨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所有參加助念的同修們,皆在現場親睹此一不可思議之神蹟,咸感佛法之奧妙,大家也更加努力念佛。

「唐 母生西」這件事帶給我極大的鼓勵,對於學佛十二年而幾乎一事無成的我更有激勵的作用;一個快八十歲的老太大,單憑一句佛號念了十來年,任憑災難來磨,沒有 退卻,沒有逆轉,終於證入「一心不亂」而能預知時至,最後安詳往生西方,這種超絕出群的表現,乃我佛子之楷模,謹恭敬記之以資效尤。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