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倫理、大學,及社會 

博克DEREK BOK著

哈佛大學參加社區服務,早在一九OO年興建PHILIPBROOKS校舍,就專注此項活動。近年來獲得較多之支 持及鼓勵。諸如ROBERT COLE教授,就專門計劃「社區服務」的課程,以啓發學生之思考。現在哈佛大學百分之六十的學生,在彼未畢業之前,都會參加過某些社區服務,諸如教導貧苦 兒童,濟脤、教導監犯,教育文盲成年人讀書等校外公益活動。有很多學生在暑期間,住在校外的貧民區,每週日整天地教導兒童,或帶他們遊覽附近名勝地點,乃 至在週末時帶他們去華盛頓、紐約,及美國東北部郊區等遊覽。雖然一般調查統計和理論,都謂學生們皆在名利上著眼,可是仍有部分學生能體恤貧民,並寄予關懷 與同情。

附屬哈佛幾所專業學院,亦有推行社區服務活動。法律學院鼓勵大多數學生們參加,給貧窮人民免費之法律顧問服務,並將此等活動,編入 普通課程裏,及附以廣泛之輔導。醫學院同學,則在少數民族聚居之區域、貧民區等開設醫療服務,並在中學教授衛生常識。教育學院的同學,則在市立學校作師範 訓練,在甘迺迪學院亦新設社區服務活動。

雖然這樣,但本大學的專業學院仍未對社區服務給予全力支持,希望他們能付出更大力量。對於很多學生來說,這種經驗,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在課堂裏閱讀書本或討論,其實際效果是強多了。

(5) 倫理標準及設施

一 所大學在其自我檢討過程之中,或與其周圍環境接觸之下,屢屢遇到牽涉道德的問題。這對學生們有直接的影響。假如大學本身對倫理問題言行不一致,則校方雖傳 授倫理,只會招來學生的懷疑不信。雖然有些大學的氣氛是無法無天不尊重傳統體製,可是一所大學畢竟能幫助行政人員及教授們遵守倫理的箴規,在大學裏舉行公 開辯論,不但能澄清問題,且能協助校方作適當的道德性抉擇。學術界既然主張準確詳實之研究及智力思考,就更應崇尚誠實信用。在大學裏,往往是人格的標準, 勝過勢力。因此校長、學院院長,及教授們,均應以德服人,博取大眾之信任及尊重。在眾人目睹之下,行政人員在倫理道德上,也不敢放肆!

可 是,令人感到遺憾者,在過去十六年來,一所現代化的大學,未曾避免違犯道德尺標,而做出了有傷風化的事情。在大學裏,每天由數百人作數百項抉擇,在哈佛如 此忙碌而缺乏中央系統的機構,往往因事情匆促緊迫,而形成諸部門各自為政之風氣。因此,尷尬或卑劣的事情,有時免不了發生。欲減低這類情形發生,可以增加 規條及加強審核程序,可是這種控制的方法,徒增多繁文褥節,而非促進獨立性之判斷能力。而這種官僚作風與一所崇尚創作性的機構之宗旨,是互相違背的。

往 往,因諸部門溝通不靈,而削減了一所大學之操作能力。有時在人事關係上,行政人員為了保持風度,也不得不緘默其口。數年前,某學生在麻州理工學院 (M.I.T.)獲取畢業證書,但在哈佛也秘密地同時修同樣的課程。在新聞記者的立場看來,認為哈佛因慍怒而拒絕頒發畢業證書予該學生。其實,哈佛不予彼 證書的原因,乃因該學生同時從兩所大學取得獎學金,故違犯了校規。當時行政人員,決定不將實際情形公開報導(現在,法律亦不會允許其公開報導)。諸如此類 的情形,或沒有那麼嚴重的事件,時常發生。可是有時,本大學決定不邀聘某教職員,外界則批評謂政治、種族,或兩性間之歧視,但校方卻往往不能透露其中真 相。

就是校方公報實情,往往亦被人誤會。譬如,校長及學院院長,必須作某些決策,遂引起眾人不滿,懷疑及慍怒。這時候,有些反對者就誣告大 學意圖引起大眾注意,故施壓力。有些人則認為大學行政部,是本著不道德或自私企圖而作出這些決策。總而言之,「秀才遇著兵,有理講不清」。譬如,哈佛欲為 社區服務增加經濟支援,某些人則認為這是大學故意譁眾取寵的宣傳手法。或本校欲施新政策,鼓勵多一些南非的黑人學生到美國大學留學,又有人批評這是障眼 法,旨在分散大眾對南非剝奪黑人財產措施的注意力,或有人欲把事情說得面面俱圓。去年,某人出版了一本粗俚下流之刊物,題材是本大學的商業學院,而書中多 有憑空捏造虛誑之詞。雖然校方已傾力糾正謬論,但作者知道憑著哈佛的名譽,有利可圖,何樂而不為呢?亦有人未敢這麼明目張膽地歪曲事實,但往往在新聞界早 就發生曲解。

一九八六年,哈佛的行政人員,禁止流氓在某建築物的大門前滯留,卻被新聞記者歪曲事實,謂富有、寬容大度的大學,竟在天寒地凍 時驅逐無家可歸的貧民。這類性質的報導,雖然不可以說是完全捏造,但卻沒有予以公平及充分的報導。本來,教務主任早已一再強調,這些無業流氓,曾手執利刃 來恐嚇學生,從窗戶竊看學生的室內活動,將大痲給學生吸食,並作其他種種擾亂行為。不管人同意不同意校方之抉擇,這情形的來龍去脈較為復雜。然新聞界卻譁 眾取寵,作出不準確、曲解之報導。

至於南非事件,那就更涉及到道德上的問題。南非的情形過分慘痛,不管大學對此政策如何,也避免不了政治活 動份子指責校方,不同意南非黑人的財產全部分隔之政策,認為這是校方對南非種族隔離制度不寄予同情心。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來,保守派則抨擊販賣股票是虛偽行 為,藉以鎮壓激動份子而已。在這種緊張氣氛之下,人們談虎色變,很容易掀起激動的情緒,而不能實事求是,用理智去衡量事情之真相。在這種情形下,唯獨向大 眾聲明,校方的立場是本著道德觀念,然後鄭重其事,謹慎執行。可是,在眾論紛紜之際,連這個目標也不容易達到。

因此,某些機構的出發點雖然 是好意,卻很難表達校方對於倫理道德之關心。加上學生們未認識校方行政人員的立場,故往往不能正確地衡量校方的理想及決策。無論校方如何盡心竭力、至正不 偏地行政,也免不了種種是非之歪曲,及情緒繳動之紛爭。可是,若不全力以赴,後果就更不堪設想了。假如校方不嘗試澄清立場,受到批評時又不申明控訴因由, 則外界更把校方視為麻木不仁、自私自利。如此,即使校方再度強調道德教育,只會招人訕笑及懷疑。

(下期待續)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