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倫理、大學,及社會 (一)

轉載自哈佛雜誌
哈佛大學校長博克DEREK BOK著
法界佛教大學翻譯學院中譯

每年畢業典禮時,我給本大學各學院的學生頒發畢業證書,必定說一些冠冕堂皇的祝詞。對著那些有志做大公司總經 理的人,我 說:「你們將來能管理人事及營業事務,為社會謀福利。」對剛踏入社會的律師,我就說:「你們將運用明智之約束方法,帶給我們自由。」對未來的政府官員則 說:「你們已作充份準備,以開明的政策來執行公務。」

可是,若深一層反省,便發現這些祝詞與事實不相符,僅具形式、敷衍之實。不禁地要捫心自問,我們教育學生的初 衷是什麼?究竟有沒有達到目標?

不 錯,很多大學及專業學院,成功地向學生灌輸知識及技能。一般的畢業生,其思考及寫作能力比剛踏入校園時有明顯的進步。而專業學院的學生,則吸收了很多特別 知識和技能,足以應付外面工作的要求。可是近年來,社會人士對大學學府的要求,已不僅止於灌輸知識及技能。在社會有名望的領袖,諸如Ivan oesky, Jim Baker, Oliver North, Michael Eeaver  等,均因其傷風敗德之行為及人格,使人們側目。突然間,倫理學竟成為全國最關心的問題之一,在時代雜誌上居然成為封面特寫。

往深一層研究,這正也 反映美國人民思想及態度的一種轉變。二十世紀大部份時間,先由藝術家及知識分子引起先導作用,繼由社會大部份人民響應,形成一個叛逆之時代。人民為滿足欲 念和野心,一再向傳統的道德綱紀挑戰。所謂「物極必反」,今時今日,人民已開始認識,生活必須要節制,才能維繫多元性之社會,避免侵蝕環境生態,維持人民 對政府之信賴,保護稀有能源,消弭災難,抵制不人道之科技發展。因此,人民明白唯有合理之約束,才能維持大局,及制裁人格不越規矩。

人民既然對倫 理觀念產生興趣,亦必定進一步審察大學的課程,蓋因本國各行各業的領袖——政府官員、商業鉅子、律師、醫生等,大多數在大學及專業學院接受過數年訓練。其 他如家庭、學校、宗教團體,亦在青年人的培養過程中,起最大作用。鑑於目前的社會,僅有少數的兒童,能在父母兩人同住之健全家庭中長大外;大部份的兒童因 與成年人相處的時間,日漸減少。且在學校裏,終日被種族溝通政策、政治干擾、吸毒、罷工等問題困擾,故教師的地位亦每下愈況。至於宗教團體,又未能向青少 年灌輸基本道德觀念。面對世風日下,道德淪亡之危機,所有的高等學府,包括哈佛,怎能不痛下針砭呢!

從種種調查統計所獲得之結論,證明現在之學 生,缺乏同情心及大公無私之精神,一味只為自己利益著想。在過去十五年至二十年之間,根據新入學第一年級大學生的民意測驗,他們最感興趣的目標是:「賺很 多錢」,「鞏固個人名譽地位」,或「獲得行政職位,能管轄他人。」可是,「找尋生命眞義」的目標卻一落千丈,陷於低潮狀態。其他不受歡迎之項目,包括「與 政治時事不脫節」,「參加社團活動」,「清理環境」等。從調查的結果,發現學生們在課室裏欺騙、作弊等行為,在這三十年來劇升。

有鑑這種趨勢,我在畢業典禮所說的冠冕堂皇之祝詞,豈不是名不符實嗎?那麼,大學生如何提高學生們的道德水準 呢?對於這個問題,有兩方面之反應,但雙方爭論不已,互不協調,均不願接受對方之立場及建議。

(一)  傳統派之角度

除 二十世紀為例外,有史以來的教育家,皆認為學生人格之培養,乃教育之最重大責任。希臘的柏拉圖說過:「什麼是教育之優點?一言以蔽之:透過教育能造就完 人,完人則有高尚之行為。」在美國開國時期,哈佛大學本為神學院,旨在訓練品格端正之傳教牧師。在十八世紀,本校之聖經課程,增加了「道德哲學」一系,主 旨在培養「高尚人格」。亦如傑佛遜(Jefferson 美國第三任總統)之箴語:「品學兼優之高尚分子。」此風氣延續至十九世紀。按本省(麻州)於一七七八年立法,於一八二六年重訂,標明哈佛大學之宗旨:「本 大學之校長、教授及導師們……必盡其所能,教育青少年及兒童,令彼虔敬、正直、公平、尊崇眞理、忠愛國家、仁愛萬物。並提倡戒酒、勤儉、清廉、頭腦清醒,蓋因以上之德行,乃文明社會及 民主憲法之基石。」

當時的教育家,對哲學研究非常重視,其教育宗旨,是按著整體觀念,組織知識,使宗教與科學能相輔相行(不允許 科學破壞宗教); 並嚴格執行道德戒條,管理學生們的私生活及職業操作。此種嚴格的道德綱紀,浸透了學生們的生活起居。學生必須參加教堂宗教儀式,或聆聽校長之訓詞。在其他 儀式上,校方總是耳提面命,鼓勵學生們保持端正、畏主之操守。

至於輔助這種道德綱紀之持行,則設嚴厲之執行法度,諸如罰款、扣分,乃至開除等設 施。也不是說這種方法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譬如,在一八四O年的每年校長報告裏,便報導學生們在校園內縱火,或放炸彈等劣行。亦報告大學生在波士頓城內吃 喝嫖賭。為了制止犯規行為,在美國內戰終期,哈佛大學的學生手冊,曾一度登載長達四十頁之箴規。當時之校長Everett先生,親自訶責調戲女士的學生。他與教師們,所擬的學生成績單,皆以個人行為品格及學術分數為標準。後來,校長艱鉅之責任,成為過份之負擔,而 Everett 校長,及其繼任之 Jared Sparks 校長,都被迫至提早退休。

當然,在栽培人格自律的過程中,產生了繁瑣的校規。當時耶魯大學的校長 Noah Porter 曾表示:「對學生生活的細節紀律上,作出嚴格之要求,俾能遵從新約聖經之訓言,並付諸實行。」

著 名美國心理學家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1842-1910 )也這樣說過:「每天應該按部就班地遵守戒行之一二繁瑣細節,持之以恆。不為其他原因,純粹為律己精嚴,而勉強遵守自己所不願遵守的戒條。到眞正的考驗來 臨時,你才有足夠之定力,全力以付。」

﹙下期待續﹚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