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大佛頂首楞嚴經淺釋 79
(第五卷)

唐中天竺沙門般 剌 密 諦 譯
美國妙覺山萬佛聖城宣化上人講述
弟 子  方  果   悟 記錄

於是阿難及諸大衆。聞佛如來無上慈誨。祇夜伽陀雜糅精瑩。妙理清澈。心目開明。歎未曾有。

這時,阿難和大衆諸群衆,聽見佛說這無上的慈悲敎誨,(「祇夜」譯作重頌,「伽陀」譯作孤起頌又作讚頌。)和這首重頌與讚頌參合而成的偈語,都認為文句精彩而瑩明,義理清楚而透徹。故大家都能得到心眼洞開,比以前更明白如來藏修證之法門。大家都感歎得聞此未曾有之法音。

阿難合掌頂禮白佛。我今聞佛無遮大悲性淨妙常真實法句。

阿難合掌向佛頂禮說:我現在聽見佛所說這種沒有一點遮蓋,沒有保留的法,和盤托出,從大悲心所發之根性清淨而微妙眞常的理論,句句是眞語實語。

心猶未達六解一亡舒結倫次。惟垂大慈再愍斯會及與將來。施以法音。洗滌沉垢。

可是我心裏還未十分明白:六結若得解除,一巿之名亦不存在,和解結的次第,還望世尊,垂下大慈大悲的心,再憐愍會中大衆,及後世的衆生,布施甘露的法音,來洗滌我們多劫以來在根中所積之深沉細垢。

卽時如來於師子座。整涅槃僧。斂僧伽黎。攬七寶几。引手於几。取劫波羅天所奉華巾。

卽時如來在法座上,整理涅槃僧(卽內衣),斂收僧伽黎(卽大衣),憑着七寶几。「凡是用金、銀、瑠璃、玻璃、赤珠、硨磲和瑪瑙七寳所嵌成,伸手到几上拈起劫波羅天(卽夜摩天),所奉獻的華巾,是寶叠華所織成的名貴絲巾。

於大衆前綰成一結。示阿難言。此名何等。阿難大衆俱白佛言。此名為結。於是如來綰叠華巾又成一結。重問阿難。此名何等。阿難大衆又白佛言。此亦名結。如是倫次綰叠華巾總成六結。一一結成。皆取手中所成之結。持問阿難。此名何等。阿難大衆亦複如是次第酬佛。此名為結。

佛在大衆前,用華巾打成一個結,向阿難說:「這叫什麼?」阿難和大衆,異口同聲說:「這個叫結」。佛又再打一個結問阿難:「這個又叫什麼?」阿難及大衆答:「這亦是結」。如是一樣輪下去,共打成六個結。每打一結,就問阿難,「這叫什麼?」阿難和大衆,都次第答覆佛所問:「都叫做結」。

這裏佛以華巾表示如來藏性。打成六結,表示六根。

佛告阿難。我初綰巾。汝名為結。此叠華巾先實一條。第二第三。云何汝曹復名為結。阿難白佛言。世尊。此寶叠華緝績成巾。雖本一體。如我思惟。如來一綰。得一結名。若百綰成。終名百結。何況此巾祗有六結。終不至七。亦不停五。云何如來只許初時。第二第三不名為結。

佛對阿難說:「我打一個結時,你說是結,但這華巾只是一條。當打第二和第三結時,為何你們又說是結?」阿難說:「世尊!這條華巾,當編織成巾的時候,雖然本是一體。但如來打一結,就有一結之名,若是打一百個結,就叫做百結。何況這條巾,現在只有六結,不是七結,亦不停在五結,為何如來只許可第一個是結,而不許可第二和第三,也叫做結呢?」

佛告阿難。此寶華巾。汝知此巾元止一條。我六綰時名有六結。汝審觀察。巾體是同。因結有異。

佛對阿難說:「這賓華巾,你已知道原本只是一條。我打六個結,就有六結之名。你再詳細觀察,巾體是同相打了六結,就變成異相了。」

這裏喩如來藏性,本來是清淨湛明,有了六根便成六結。如果將六結都解了,就連一結也沒有。

於意云何。初綰結成名為第一。如是乃至第六結生。吾今欲將第六結名成為第一不。

你的意思怎麼樣呢?我初打頭一個結時,就叫做第一結。像這樣打至第六結時,就叫第六結,但我現在想首尾相換,把第六個結,將它叫做第一個結,可以嗎?

不也。世尊。六結若存。斯第六名。終非第一。縱我歷生盡其明辯。如何令是六結亂名。

不可以的,世尊!因為第六結打成,就叫做第六結,怎可以叫做第一呢?縱使我經歷生生世世,盡我的聰明辯才,也不能把六結的名次,顛倒改換。

佛言。如是。六結不同。循顧本因。一巾所造。令其雜亂。終不得成。

佛說:對的!六個結確實不同,但是你要囘想,六結的本因,都是由一條巾所造成的。若把它的名目雜亂倒置,當然是不可以的。

則汝六根亦復如是。畢竟同中。生畢竟異。

那麼你的六根根性,也是一樣的道理,本來是相同的,可以互用,但因有了六結,變成六用,不能互用而成異用了。

(下期待續)

▲Top

法界佛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