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劉漢章女士自述

資料室

今年七月中旬,過去萬國道德會東安屯分曾理事長劉漢章女土,從台赴美,訪問聖城,短住一週,其間常與大眾開示王鳳儀(王善人)老先生心傳「五行性理」學說。劉女士東北遼寧人氏,現年八十一歲,身體壯健,精神清鑠,講演時聲如洪鐘,辭句精要鏗鏘,意蘊無窮。上百中外學生及海外善信,聞之而耳目一新,興趣盎然。茲節錄劉女士演講一則,以饗讀者。

「我自幼信佛,家父劉廣財至孝,因祖母有病,家父在十八歲時便發願吃長素。我從小就受到父親的薰陶,拜佛茹素。家父在一九一二年得遇王善人後,就發心辦義學。我從十八歲便開始教書,一九三二年(廿四歲)正式加入道德會北京分會,專研究婦女道德,如何做姑娘、媳婦、老太。王善人說:『欲想世界好,先要女人明道,才能教出孝子賢孫。過去女人都有貪心,一訂婚時,不問我到婆家如何行道?如何做賢妻良母?她一開始就問,婆家有多少房子?田地?兄弟有多少人?未嫁便先想分家產,都打好了算盤。一般的姑娘有貪,做媽也貪,故人說姑娘是兩頭蛇。怎樣謂之兩頭蛇?她吃完娘家,又要吃婆家,貪得無厭,導至婆媳不和,妯娌衝突,夫妻反目,母子相爭,無非都是女人作的禍根。』

因此,我為了滿父親的願力,參加道德會,廿六歲(一九三四年)時便崇儉結婚。崇儉結婚,全聽前輩安排。前輩問我願力是什麼?答曰:『我志愿為世界,捨身辦道,要盡孝。』男方亦志願相同,遂由前輩安排結合。今天接到通知,明天便行婚禮,與新郎素未謀面,也不要任何嫁妝、聘禮,結合為先天夫婦。此乃過去道德會篤行者,欲建立模範家庭者之作風。

我的先生張紹昌,曾任校長,後為道德分會理事。結婚那天,儀式簡單,同仁們一起吃素,新娘不做新衣裳。我們夫婦倆志同道合,婚後同赴唐山辦會,之後各做各的,各正性命。我任東安屯分會理事長,他則當選為長春總會常務理事,後任遼寧省支會常務理事,惜自少多病,歷年來因公積勞病逝,年僅三十六歲(一九四七年)。

我的先生死後,我便帶著倆幼女,從北京至天津,旋而赴台。當時既無積蓄,又無人事,生活拮据,窘迫異常。但我抱定宗旨,堅忍不屈,立志把孩子撫養成人。經十年掙扎,終在一九五九年,成立長春幼稚園,二女均任教,始闖出一條生路。初到台灣數年,每每欲往寺廟進香,苦於身無一文,不能做功德,只會羨慕他人上廟。稍後生活有了著落,便常到廟上,盡量隨喜功德,大小不拘。守孀四十多年,總算把女兒撫育成材,大學畢業,她們都很孝順,現有孫子五人。當初我開始學佛時,因住女兒家,女婿又是基督教徒,所以不敢公然學佛,只有把佛像放在抽屜,在沒有人時拿出來膜拜、頂禮。『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現在不但女兒孫子讚成我信佛,連信基督教之女婿及一西人女婿亦都會同孫兒們替我買佛像,在其家安佛堂,莊嚴佛堂,我亦心滿意足矣。

因此,做人要知足,知足則常樂。要真誠,誠則感應萬事萬物。我八十一歲,但身體健康,心情愉悅,可以說精氣神具足而無求於外。

我這次來萬佛城非常高興,一則拜禮嚮往多年的上人,又覩僧團威儀肅穆,捨身辦道之精神,令我欽佩之至,再則幸遇濶別十餘年之道友門翼屏,更是欣喜莫言,希望以後常有機會親近聖城,與諸佛友共同學習!我今天所講,雖然多半關乎我個人經歷,但希望能給大家權作參考,善者為法,不善者為戒,盼與同仁們共勉之!」

▲Top

法界佛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