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明暘法師於天童寺進院紀實

方興

一九八八年五月三十日,太白山麓沸騰起來了,海內外的大德和四眾弟子三千多人,雲集在這裏,恭送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明暘法師進院,主席天童寺。正是太白峰前啟法筵,十方龍象集群賢,如來藏性何須覓,一片風光照大千。這樣大的盛會,在我國佛教史上甚為希有。筆者有幸能夠參與,實為善根非淺。現將這一殊勝因緣記錄下來以饗海內外道友。

   ☆    ☆    ☆    ☆    ☆    ☆    ☆    ☆

一、千年古剎 飲譽海外

天童寺位於浙江省寧波市鄞縣天童鄉太白山麓,是我國佛教名山古剎。宋代列為禪宗五山之一,清代與鎮江金山寺,常州天寧寺,揚州高旻寺,並列為禪宗四大叢林。是一座規模宏大,歷史悠久,環境優美,禪意深邃的佛教聖地,整個建築,為群山環抱,猶如彌勒佛坐在座椅中。山前有「萬松夾道」,直通太白嶺。重現了王安石「二十里松行欲盡,青山捧出梵王宮」的詩意。山上奇峰異石,綠樹清泉。有雙池印景,玲瓏天鑿,太白生云,南山晚翠,東谷秋江,風崗修竹,深徑囘松,清關噴雪,西澗分鐘,平台舖月等十大景觀,與天童寺的建築群相映生輝,好似「萬象涵歸方丈室,四周盡是自家山。」

天童寺自從義興和尚開山,迄今已有一千六百八十多年的歷史。據「天童寺志」載:「西晉永康元年(三OO),義興和尚雲游至會稽群貿縣(今鄞縣)之東谷,愛其山水,遂於此結茅蓬修持。是時此地渺無人烟,有一童子日來供養,久之,始成精舍,一日童子忽謝師曰:「因師有道,玉帝令我太白金星化為童子,前來護法,現已大功告成,我當返去。」言訖不見,因此,寺名天童,山名太白。至唐肅宗至德二年(七五七)因東谷地狹,另辟新址,修建古剎(卽今之天童寺),歷唐、宋、元、明、清至現代,幾經興廢,明神宗萬歷十五年,山洪為患,寺舍盡圯。崇禎四年(一六三一)由密雲禪師重建,不數年,佛殿、天王殿、法堂、先覺堂、方丈室、雲水堂、應供堂,先後落成。寺宇恢宏,名振寰內。一九三二年祝融為害,焚燬天王殿,鐘樓等九處五十餘間房屋。兩序大眾悲痛萬分,方丈圓瑛和尚誓志重興,得徒明暘法師協助,親自募化。未及三年,全部竣工,較前更為莊嚴。是以識者認為:天童寺能有今日巍峨壯觀的雄姿,圓老明公的功績,是不可磨滅的。

天童寺高僧輩出,飲譽海外。宋寧宗加定十六年(一二二三)日本道元禪師,來華求法。抵達明州(今寧波市),首登太白山。在天童寺參學三年,繼承如淨禪師洞山法脈,為曹洞宗第十四代法嗣,並得到芙蓉道楷所傳的衣鉢,嗣書及「寶鏡三昧」,「五位顯訣」等法寶。囘國後,主持越前(今福并)永平寺,開創了日本曹洞宗。著有「正法眼藏」,「大清規」,「普勸坐禪儀」,「永平廣錄」,「學道用心集」等書,在日本廣為流傳。被孝明天皇敕賜「佛性傳東國師」的諡號,明治天皇又加諡「承陽大師」之號。日本禪宗中受「大師」稱號,是由此開始的。一九O七年圓瑛老法師奉禪和尚之命,自甬搭輪,遠涉重洋,歷菲律賓,新加坡,檳榔嶼,緬甸仰光,抵達印度,請回釋迦佛舍利,玉佛,囘國供養。師所到之處,皆出廣長舌相,宏揚天童家風。以後圓老明公多次出國,足跡遍及亞洲和美國,使天童的盛名,不脛而走,成為海內外佛教徒心中一座丰碑。

二、圓老明公 高樹法幢

一九三O年祖國天空,黑雲密佈,佛教命運,岌岌可危。天童的兩序大眾有鑒於此,決定延請當代愛國高僧圓瑛老法師主持法席。師於是年五月進院,對眾宣誓說:「本寺為六朝古剎,禪宗祖庭,僧眾三千餘指。冬禪夏講,定為常規。圓瑛被選為主席,感愧交集。為法為人,盡心盡力。現提出「十二個不」以自勉,要求兩序大眾予以監督:①不貪名,②不圖利,③不營私,④不舞弊,⑤不苟安,⑥不放逸,⑦不畏強,⑧不欺弱,⑨不居功,⑩不卸責,⑾不徇性,⑿不背理。如有違反,任何人都可以隨時當眾檢舉揭發,直至遷單。」僧眾聽了師的誓言,莫不由衷地敬佩。在圓老嚴厲家風下,人人都勇猛精進,不敢放逸。師在主席天童的六年裏,以戒定慧三字為綱,歲歲春夏講「楞嚴經」,秋季傳授千佛大戒,設千僧齋,冬季打禪七。天童嚴峻的道風,為佛教培養出許多僧材,為當代佛教大德覺光,印順諸大師,都是圓老的戒弟子。

明暘法師於一九三O年五月隨師到天童,六月依師披剃出家,十一月依師受具足戒。明師時年十五歲,依律制年未滿二十,不能得戒。時天童寺五位長老,看到明師氣宇非凡,定是法門龍象,每人於佛前發愿贈送明師一歲,請求圓老准予受戒。明師得戒後,當圓老的侍者,白天協(轉下期)

明暘法師榮膺浙江鄞縣天童寺方丈進院陞座典禮

▲Top

法界佛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