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課餘隨筆 (十八)

鄭頌英

經、律、論三藏是攝持整個佛法的三個部分,律學尤其為發趣修行的根本,律有三種意義:一、是決定義,就是肯定不易的意思,律是佛在當時根據事實,經過討論而後親自制訂的,其他菩薩和弟子們都不能制訂戒律,佛是已經圓滿一切種智的人,所以佛所親制的律是合情合理無可猶豫的。二、是和合的意義,由於有了共同遵守的律,就能很好地使大眾和合共住,把僧團組織起來。三、是止作的意義,由於律的明文規定,可使我們明確地知道什麽是應該禁止不做的事,什麼是應學應作的事,而使行動如法,納入正軌。其次,戒律又有三種主要的作用:一、斷惑修證。依之可以修行斷惑,得到解脫。二、防護他心,就是把要引起人家譏謗的事不做,以避免一般人的譏嫌。三、攝持僧團。以此來建立和組織如理合法的僧團,有紀律地集體共修。所以惟有戒律住世,才是正法住世。弘護正法,就必先尊重和護持戒律!

戒律是事相上的大般若,是如來大智慧海的結晶品,所以眞誠的佛弟子們必須尊重珍敬戒律。

有一類人,對於佛法專門自己閱覽鑽研,而不重聞法和師承,這也是一種偏錯。佛法中的名詞有的不是「望文生義」所能了解的,因此也會誤解。有許多修法和實踐的功行,必須經過傳授和指導的;也有苦研多年,等到座下聞法或數言指點才貫通領悟的,大德們以多年的心得及經驗,來同我們指授道破,應是學修的捷徑,往往能省去我們多年的摸索。況且,在莊嚴肅穆的法會中親聞,另有一種加持的力量,往往易於契會。所以必須聞、思、修三慧並重,而要以聞慧為基礎。

修持學佛的目的有三種:一、得到離苦得樂的「涅般果」。二、得到轉識成智——卽轉迷成悟的菩提果。三、大悲願力,普度眾生,同得利樂。究竟解脫,這是純正明確的學佛的目的,這樣才是「因地純正」。

戒行清淨,菩提心圓滿。念誦精勤是學修的「三要」。

八忍、八智(四法忍、四法智、四類忍、四類智)是根本乘中修至見道位必由的學程。這是「忍」,既承認而又能了了明見諦理,這是「智」,所以智的境界比忍更為進深。法忍法智,是指我們在欲界中的眾生就現前切身見聞感受到的環境事物而作體會的;類忍類智,則是欲界眾生對色界無色界的境界用此類推想的觀智,來觀合於四聖諦的諦理的。這樣說明,就較易明解了。

以上也是聽清定上師講「律海十門」中的體會和筆錄。

今年春季佛青助念團在為沈祥麟老居士助念飭終時,對沈老臨終的「舍報安詳。正念分明」都很感嘆。這正是四十二年精勤熏修的成就!沈祥麟老居士法名賢邦,浙江吳興人,為人忠實樸素。自從四十歲後歸信佛法以來,就一直修行淨土法門,並且每年必上靈岩山專修三四個月。抗日戰事期間,居靈岩山五年精修,日課佛號七萬聲,自後功夫精純,淨念相繼,佛號常不離於心口之間,積四十年的熏習,今年八十二歲,元旦日抱病臥床,自知不起,安排助念及身後事務,由助念團諸友如法助念,自臥病到臨終七、八日間,神志精明,正念分明。毫無呻吟痛苦和昏迷等狀態,對每一位道友來助念的,都合掌致謝。到一月八日夜間七時半卽臨終前五小時,尚與丁立卿居士握手致意,本欲起身趺坐,各道友勸其安臥淨念。就在這夜十二時廿五分鐘,在道友和家屬的齊聲念佛聲中安靜而逝,毫無痛苦的表情。到次日全身冷透,頂門猶溫,依據經論可決為往生極樂淨土的徵象。就我所知的,居士中淨業功深的長者,有陳大果居士曾日課一萬佛號,念佛三昧功力甚深;岑得法居士曾受持妙法華經二千部,日課佛號六萬聲,妄念幾無從插足處;李孟博居士融會禪淨,日誦四萬佛號,功力將到達純熟的境界;加之沈祥麟老居士的長期淨修,最多時日課佛號七萬聲,允推為精修淨業的耆德!末法行人,正念安詳的舍報,就可決為往生淨土的徵驗,正不必定要天樂異香方得往生吧。

(下期待續)

▲Top

法界佛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