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中國佛教傳入日本

沈頌芳

中國佛教對外流傳影響最大的是日本,隋煬帝大業 三年(公元六O七年),日本開始遣使來華,偕有衆多的學問僧和留學生同來。隋末唐初,中國吉藏法師(公元五四九—六二三年)在長安日嚴寺傳法,他弘揚龍樹 三論宗系統,在中國佛教史中佔有重要的地位。日嚴寺在隋朝是沙門碩學集會所在地,吉藏的弟子高麗人慧瓘於唐武德九年(公元六二六年)去日本,三論宗始在日 本流傳,第二代日僧智藏來華,在中國南方學法,歸國後成爲慧瓘的繼承人,著有「三論要義」一書,第三代道慈住長安十七年學三論、法相,歸國後成爲三論宗的 名僧。

中國佛教特色最爲濃厚的禪宗,唐高宗時(公元六五一年)日本高僧道昭來長安從玄奘學法,後至相州隆化寺從慧滿(禪宗二祖慧可弟子)習 禪,道昭回國後建禪寺傳法,爲日本傳禪宗的始祖,道昭之後,日本高僧智通、智達也來長安,從玄奘學法,歸國後傳法相宗。第三代智鳳、智鸞、智雄以及玄昉都 來過長安學法。唐玄宗開元十六年(公元七三O年)玄昉回日,携去經典多至五千餘卷。跟着日本高僧榮叡及普照也都先後來華,在洛陽或長安學法。通過日僧來 華,大量的經論流入日本,很可能開元大藏經全部傳入日本。但經論的絕大部分都是漢譯本,日本佛教傳佈主要依據唐代的新漢譯本。

日本派遣學問 僧及留學生,有些人學成後,供職於唐朝,其中最著名的人物,如阿培仲麻呂,中國姓名晁衡,於唐玄宗開元間來華先入太學,以後歷仕三朝,住長安五十餘年與李 白、王維頗爲友好。晁衡工詩,常與中國詩人唱和,唐天寶十二年(公元七五三年)晁衡隨着日本使團回國。四艘大船晁衡在第一船,中國揚州鑒眞法師等在第二 船,幾個月後,三艘大船先後抵達日本,獨有晁衡所乘的第一船,不知去向,當時誤傳他的死訊。「全唐詩」收有李白弔阿培仲麻呂詩,題爲「哭晁卿衡」,詩云: 「日本晁卿辭帝都,征帆一片繞蓬臺,明月不歸沉碧海,白雲秋色滿蒼梧。」後來才知道晁衡溺死是出於誤傳,他的船被颱風漂至安南,經過轉折,他重回長安,再 仕於唐朝,七十三歲卒於中國。

鑒眞法師原在揚州龍興寺,從智滿禪師研習三藏,尤精戒律。他接受日本高僧榮叡及普照的邀請,去日本講授戒律, 隨從僧侶一百八十多人,帶去新譯華嚴經八十卷,日本開始有華嚴宗傳入。他依唐寺院法式建唐招提寺,傳授律宗,日本天皇詔:「自今以後,授戒傳律,一任和 尚。」鑒眞法師六次東渡,雙目失明,以六十六歲高齡,不改初衷,盡畢生之力,在日本傳授戒律。唐代中國的寺院也對日本發生影響,當日本高僧道慈在長安學法 時,目覩西明寺的工巧,宏偉壯觀。他描繪圖案,携回日本先在平城京建大安寺。鑒眞又建唐招提寺。日本天皇詔:每國設置僧尼兩寺,規模一依唐制。因此日本佛 教帶有濃厚的中國特色。

唐末,日本高僧空海來華,受法於惠果大師。歸國後,寫成「空海入唐求法記」一文,歷述入唐求法經過。他携回佛經二百 六十部四百六十一卷,在日本傳播密教,圓仁亦於唐末來華,先住揚州,後遊五台山,歸國時,帶回經典八百餘部及佛像多種。圓仁成爲日本天台宗第五代座主。他 在中國九年多,經歷會昌滅佛之危,受盡波折,備嘗辛苦。「圓仁與其入唐求法巡行記」一文,被視爲日本佛教一部珍貴的歷史記錄。

到了宋代,日 本道元禪師於公元一二二三年入宋學道,在浙江天童山景德寺從如淨禪師學法,他於一二二七年回國,創立曹洞宗,道元未來華之前,日本高僧榮西禪師曾先在中國 學臨濟禪,道元慕名拜訪榮西時,榮西已經年老將近圓寂。於是道元投靠榮西的高徒明全學禪,當時中國禪風鼎盛,明全與道元均抱有強烈的仰慕之情,於是師徒兩 人聯袂搭船來華。道元到了浙江省寧波港。單獨上岸,遇到一位老僧引導,登天童山,在景德寺拜如淨禪師爲師。明全去了華北與道元分手。「寶慶記」一書,記道 元在華學法經過。宋寶慶三年(公元一二二七年),道元回日開創弘法道場,傳佈「洞山禪」。法脉延續至今,據一九六一年「佛教大年鑑」記載,該宗擁有寺院一 萬四千八百七十三所,佛教師一萬六千餘人,信徒六百七十五萬多人,蔚然成爲日本佛教的一大宗派。

近代日本佛教禪宗特盛,尤以洞山禪爲獨步,其次臨濟宗亦不絕如縷。日本曹洞宗原是中國洞山禪的一支,也可以說是繼承中國禪宗的傳統。不但是禪宗,道慈傳三論宗,智通傳法相宗,空海傳密宗,最澄、圓仁傳天台宗等等,凡是中國佛教所有的宗派,日本僧侶都全部接受了。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