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印光大師軼事

劉承符

印光大師是淨土宗第十三代祖師,平時教導徒眾,平實平淡,絕不談玄說妙,先由好好做人開始,雖愚夫愚婦亦能得 到利益。大師常常提到,時當叔季,世風日下,非提倡因果報應,不足以挽頹風而正人心,人根陋劣,非實行信願念佛,決不能了生死出輪廻,故不拘貴賤賢愚,男 女老幼,凡有請益,必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因果報應,生死輪廻之實事實理,諄諄啟迪,令人深信憬悟,以立為人處世之根基,聞者悉皆當下受益。大師圓寂於 一九四O年,雖離開我們很久,而大師遺教均在文鈔之中,果能不時受持續誦,依之而行,先學做好人善人,進而超凡入聖,則無邊福慧,盡在其中矣。

大師二十一歲卽投終南山南五台蓮花洞寺禮道純和尚出家。有一天他大哥來寺找他,騙他說,媽媽生病,叫他趕快囘 去,他信以為眞,卽隨大哥離寺,走到半途,大哥拿出俗服,聲色俱厲的說:「你不換去僧裝,立刻把你宰了。」大師無奈,只好從之,及抵家門,母親無恙,家人 恐其再逃,防備甚嚴。有一次親戚家辦喜事,大哥帶他同去吃喜酒,席間大師大吃豬肉,家人都很喜歡,以為他不再作出家想。一日防備稍疏,他又逃到廟中,對其 師傅說,我現在不能久居此地,並說明情由,其師也是一位苦行僧,就給他銀元一枚,令其行腳雲遊,當時陝西人還沒有見過銀元,錢鋪不止肯換零錢,首飾店要, 當銀子算,換八百文作盤川。

大師到了湖北蓮花寺掛單,因為尚未受戒,照規矩不能掛單,蓮花寺住持很慈悲,特別通融讓他住下。大師卽討了一 個最苦的行單,每天要燒四十多人的開水,日夜不斷,水還要自己挑,煤碴也要自己挑。第二年四月庫頭有病,住持和尚見大師誠實可靠,叫他擔任庫頭工作。庫頭 就是專門管庫房的頭目,管理物料收發,而銀錢算帳則仍由住持和尚親自經管。大師學過沙彌戒律,曉得盜用常住財物之因果報應,非同小可,心甚凜凜。譬如整理 糖食,手上粘上一些碎渣,都不敢往嘴裏抹,只是用紙揩掉。

師出家三十多年,終清之世,始終韜晦,不喜與人往來,據說他曾經看了三遍大藏經,看一遍要三年功夫,眞是作到 了深入經藏,智慧如海。一九一二年(師五十二歲)高鶴年居士取師文數篇刊於上海佛學叢報,署名常慚,人不知為誰,而文字般若,已足以引發讀者內心之景仰。 一九一七年徐蔚如居士得師與友人信稿及論文二十餘篇,印於北京,題曰印光法師文鈔。過了二年復搜得師文,再印續篇,乃漸流通全國,因其言言見諦,字字歸 宗,上符佛旨,下契眾心,發揮禪淨奧妙,抉擇其間難易,發前人所未發,無一語無來歷。師之為文,不獨佛理精邃,卽修齋治平,五倫八德,經世之學,亦必發揮 盡致,文義典雅,人人爭誦。

大師雖主張念佛,但並不是不研究經論,他所列念佛人應讀的經典包括淨土三經、金剛經、法華楞嚴在內有五六十種 之多。他也曾對一部份初機的信徒們開示說:「若無暇研究一切經論,但常閱淨土三經(卽佛說阿彌陀經、佛說觀無量壽經、佛說無量壽經)及十要(全名淨土十要 蕅益大師著)等,信仰佛祖誠言,的生眞信,發切願,以至誠恭敬,持佛名號,雖在暗室,如對佛天,克己復禮,慎獨存誡,不效近世通人,了無拘束,肆無忌憚之 流,光雖生死凡夫,敢為閣下保任,卽生便可俯謝娑婆,高預海會,親為彌陀弟子,大士良朋矣。」

此外大師並極端讚揚與佛教有關的幾本書籍,茲照錄如下:

(一)安士全書,覺世牖民,盡美盡善,講道論德,越古超今,言簡而賅,理深而著,引事跡則證據的確,發議論則 洞徹淵源,誠傳家之至寶,亦宣講之奇書,言言皆佛祖之心法,聖賢之道脈,淑世濟民之要道,光前裕後之秘方,若能依而行之,則繩武聖賢,了生脫死,若操左券 以取故物,與被世所流通善書,不啻有山侄海潦之異。(大師與許豁然書)。

(二)歷史感應統紀。一九二九年大師在歷史感應統紀發刊序中說:「民國十三年(一九二四)江浙交戰,魏梅蓀居 士避居上海,思所以息殺劫而弭禍亂於將來者,余勸其徧閱二十四史,擇其因果報應之顯著者,錄為一書,以為天下後世一切各界之殷鑑。梅蓀歡喜,曾屢商辦法, 以年老精神不給,又無力請人代勞,悵然中止,幸十六年九月聶雲台居士請許止淨居士編輯,奉太夫人命,供其薪水,至今八月脫稿,適雲台養病廬山,余遂越樽代 庖,為之料理排印等事,因喜雲台之克遂我願,故樂為校定,並集資廣為刊印,使世人感知因果報應,絲毫不差,由是而敦倫盡分,閑邪存誠,諸惡莫作,眾善奉 行,庶可天下太平,人民安樂,見諸實事,非徒希望而已。」

(三)徑中徑又徑。清張師誠、湖州歸安人,母早故,事父以孝聞,少年登科第,歷任封疆,為江蘇巡撫,見蘇城殺 業甚盛,屢出示勸戒,遇放生河等處,則嚴捕魚之禁。署中不宴客,不殺生,己而長齋奉佛,棲心淨土,擇前賢淨土論說,輯徑中徑又徑一書,大師說此書採輯諸家 要義,分門別類,令閱者不費研究翻閱之力,直趣淨土壺奧,於初機人有大利益。

(四)大師又說:「高僧傳、居士傳、淨土聖賢錄,皆記古德之嘉言懿行,閱之自有欣欣向榮之心,斷不至有得少為 足,與卑劣自處之失。」

在安士全書中大師曾附記一段難以置信之事,但此事為大師所親聞,又親自見到當事人,這故事是這樣說的:

「清光緒二三年,北方數省大旱,有蔚州僧蓮某者,於對外小廟中住,有山東飢民突來,喊肚飢,要吃飯。僧云:我 飯已吃過,無有餘者,其人要更急。僧云:我為汝另煑點。其僧日課六萬佛號,口雖許煑,欲將此一串珠搯完。其人意謂不與我煑,遂執斧,用背向頭一打,僧遂跌 倒,其人以挖煤鐵勺挖兩勺腦肉,倒於煤中而去。其僧昏迷,不知人事,逐到鐘前,急撞數十下,村中凡有官事,以撞鐘的號令,遂通來廟中,見僧仍臥被打之處, 血流滂沱,而從屋至鐘前,來去皆流有血跡,按之,猶有氣,因扶起喚醒。云:被飢民所打,遂去數十人四路追之,其人被執,願為償命,拉至廟中。僧日:『我與 彼前生定規有怨,彼今打我,諸君又難為他,豈不是令我白受打,不但宿怨不能解,更結新怨,我吃不起此虧,我尚有一千錢,與他令去。』其僧之頂遂長合,而且 仍復如平人之堅硬,但全頂無一毛,而周圍俱有傷痕,亦異矣哉。光緒十三年光與其師弟蓮如,由紅螺山朝五台,囘至其僧廟中,時已六十餘矣,面目奕奕有光,一 望卽知其為有道之士。蓮如師指其頂而為光言之,附之於此,以為啓信之助。民國十一年釋印光記。」

讀了這一段故事,我們可以想到,此蓮某僧每日念六萬聲佛號,心無二用,已入忘我境界,破了四相,毫無瞋恨心。 誠如金剛經中提到佛往昔被歌利王割截身體事,佛說:「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佛作菩薩的時候,遇到此事,曾經發願, 若我實無瞋念,令我此身平復如故,作是誓已,身卽還復。蓮某僧的情形也是一樣,他沒有瞋恨,所以腦袋雖然被挖了兩勺腦肉,仍然可以平復如故。

有人問,你何以知道蓮某僧沒有瞋恨心,我的答復是:憑他說的這幾句話就知道他心中毫無瞋恨,他說:「我與彼前 生定規有怨,彼今打我,諸君又難為他,豈不是令我白受打,不但宿怨不能解,更結新怨,我吃不起此虧。」接著還有一句話最要緊:「我尚有一千錢,與他令 去。」不但不恨他,不把他送官治罪,而且帮助他旅費叫他走,他的心量何等的廣大,人能修到如此地步,何患生死不了。

佛法中有可思議部份與不可思議部份,其不可思議部份非一般凡夫所能領悟,卽如四肢被割截而仍能復原,腦袋破裂 挖了兩勺腦漿亦能復原,這種事幸勿以凡情揣度,圓覺經云:「以輪廻見,測圓覺海,無有是處。」他這種情況,謂之佛力加被亦可,謂之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亦 無不可。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