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孝子天佑

謝發燕

江西省有一位印先生,非常擅長相地理,看風水。有一次, 他遊覽到了湖南省道州那個地方,忽然看到一塊上上大吉的龍穴,興奮之餘正瀏覽四周的環境時,剛好有二個人併肩來到這地上,一個穿得很華麗,另一個則手持羅 盤四處打量著,最後終於說:這塊地不好。印先生站在一旁,覺得好笑,這個烏龍地理師,根本一派胡言;於是上前和他打個招呼,互相攀談起來,原來這位說話是 地理師,而穿著華麗的那一位,是道州城有錢人的子弟,這地理師聽說印先生是從江西來的,立刻變成很謙卑的樣子並且說:江西出了許多有名的地理師,你也一定 很高明。印先生一面謙讓著,一面講了一些行話,稍微眩耀了一下他的本領,這地理師大大地折服了,就力邀印先生到這富家子去住下,印先生推辭不過也就隨緣住 下了,印先生心裹一直暗念著這一塊福地,若非大福德的人是不能享用的,所以暗地裏觀察這位富家子,慢慢地他發現這富家子的所作所為不是那種種福積德的人, 所以他謹守著那個龍穴的秘密而不告訴別人。

過了一些日子,這富家子的姻親蕭公,家裏恰巧有親人過 世,要找地下葬,於是拜訪富家子幫他找個好的風水師。印先生自然應聘前往,蕭公本來就是一位忠厚的長者,平時樂善好施,鄉里的人都尊重他是大善人。

印先生念頭一起,何不把那塊好地告之蕭長者,於是就將發 現龍穴的事告訴蕭公,公即刻派人帶著大筆的銀子去把那一塊地買了下來,印先生還親自幫他點穴開土,並且選好了日子只等下葬了,印先生很慎重的對蕭公說:這 是一塊上好的地,如果沒有特別大的福德,是不能承受的。蕭公心地很仁慈就接口說:我是否有這福德,還要看看上天的意思,違背了天意恐怕會有大罪,還是小心 一點的好。他想如果不能得到這塊地的話,必定會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情,為了證明這件事,就帶同他的兒子夜裏到龍穴旁邊去露宿,並用葦草覆身;到了半夜時,忽 然聽到了一些像是官兵出外巡行的威呵聲,趕快從葦草堆裏探出頭來偷偷地瞧著,果然有一大隊人馬,簇擁著一個很雄偉的大官威風凜凜的騎在馬上,正浩浩蕩蕩的 向著這裏走來,心裏正在毛骨悚然的嘀咕著,在這三更半夜裏,荒郊野外之中,那有這等貴人會到這裏來,正在百思不得其解時,這大隊人馬已經到了這墳地上了, 突然間那位大官看到這龍穴已經被人開土點穴,一時大怒起來,重重的踢了一下馬肚,只驚得馬長嘶一聲,大官同時大聲的叱責著侍從的人說:「這本是何孝子的墳 地,蕭某是何許人,居然胆敢私自佔用了,快將他捉來問話!」蕭公在草叢中聽到了,嚇得半死,就趕快從草堆中跪起,大聲對著大官說:「我原來就擔心沒有福德 去享用這塊吉地,致招上天責罰,所以特地露宿在這裏以觀其變,現在既蒙大人明示,我願意馬上遷移讓出這塊寶地,以讓有福德的人享用。」

這天神就說:「念在你平日喜作功德,所以特別原諒你,還 望你能夠為何孝子出面好好的辦妥喪事,我自會特別賞你另一塊福地,現在趕快找人把這塊地掩埋好,不要把寶氣洩了。」說完了,就像一陣風似的大隊人馬就走 了,轉眼間四周又寂靜下來了。這時候,剛好天也快要亮了,父子倆回到家立刻將這情形告訴了印先生,並且派人即刻把穴重新封好,而且互相約定分頭去找何孝 子,但是明查暗訪了好久,都沒有回音。

有一天,印先生獨自到郊外的地區去遊覽,走著走著到了附 近的一個小鎮上,這時天公不作美,驟下大雨,印先生趕忙躲到一家輾米店的屋簷下避雨,天快黑了,舂米的工人都休息了,只有一個小伙子單獨舂著米,他覺得很 奇怪,就湊上前去好奇的問原因。這年輕人一面舂米一面告訴印先生說:「小的家裏有一位老母親,年紀已經很大了,每頓飯都要吃肉才會覺得飽,所以我每天早一 點上工,晚一點收工,可以多拿一些工資以奉養我的母親。」又問年輕人貴姓?回說:姓何。印先生暗地裏叫好;有道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莫非眼 前這個小伙子正是何孝子不成;轉念之間,印先生又想乾脆好好的考察何某事奉母親的孝行是否真誠?於是主意打定,等到他舂米告一段落,準備收工了,就假藉天 雨路遠回不到城裏為藉口,懇求何某讓他一同回去借住一晚,何某倒也乾脆,一口就答應了。印先生就從口袋裏拿出了五兩銀子給何某說:「這一點錢你收下吧!就 算是晚餐的費用。」何某很驚訝的說:「你先生是在開玩笑吧?一頓飯哪裏要破費你那么多錢。」印先生接著說:「如果有剩餘的話,你儘可留下來供養你母親。」 但是何某堅決不肯收下,又說:「我盡心盡力奉養我的母親,以盡人子之孝,我就心安了;毫無功勞却接受別人的非份錢財,這是不義的行為,這是絕對不可以 的。」就這樣推推讓讓的,最後勉強收下了一兩銀子,何某就在鎮上買了肉乾,米酒及一些小菜,倆人相偕回到了何家。

何家很簡陋,裏外只有兩間,裏面那間比較大的是母親的臥 房,何某夫婦倆則睡在外頭這一間,這間又分出一半當廚房,雖然有些潮濕狹小,但倒是收拾得很乾淨;何某到家後,立刻進內房向母親請安,並告訴母親有客人來 家裏借宿,母親隨即吩咐媳婦燒茶待客,何某這才回到外頭來招呼印先生並很客氣的說:「我家很貧窮,沒有多餘的房間,今晚我太太同我母親睡在一間,您就委屈 和我擠一張床,請不要介意。」等到客人坐定了又拿出茶來,還有買來的米酒肉乾小菜等都擺好在桌上說:「對不起,你自個兒請便吧!恕我不能陪你。」說完趕快 入內去,印先生在門縫中仔細瞧著,看到裏面的小桌上有兩盤菜肴,還有筷子湯匙各一副擺奢,何某夫婦共同將母親輕輕地扶坐在大位上,母親吃飯時,夫婦倆各站 一旁侍候著,一下餵肉,一下餵湯,非常和顏悅色,吃飽後,婦人收拾碗筷而何某則侍候母親洗臉、漱口,又坐在椅上休息了,夫婦倆這才相對坐下吃飯,這時桌上 只有一小盤的黃豆芽而已。印先生一面吃一面看著,越發對何某的孝行感到讚佩,沒有多久,何某夫婦也吃完了,又捧著茶出來給印先生喝,並說:「你睡覺的東西 都已準備好了,你遠行到此一定很辛苦,請你先睡不要等我。」印先生點頭稱是,何某又轉身入內,印先生又繼續瞧著,看到何某的頭靠著母親的肩上併坐著,只聽 到他細細陳述街頭巷尾一些有趣的事情,以慰母親,母親心情非常愉快,笑咪咪的聽著還不時傳來一陣笑聲,過了一回,母親很滿足的伸伸懶腰示意要睡覺了,何某 就親自舖好了床被,服侍母親睡下,又幫母親搥背一番,直到母親已安詳入睡,開始打鼾這才離開,而且走路時躡手躡腳,深怕驚動了母親的睡眠。這時候,何某的 太太,亦在一旁幫忙侍候著,毫無倦容。印先生大大的嘉許這位何孝子的誠心孝行,而暗念著,神明所言,果然不虛,孝子誠心,福報已到;等到何某出了外房,即 問何父是否已經過世了?已經安葬了?何某聽了,就哭了起來說:「我父親已死四年,我何某人不孝,只能做工維生,並奉養母親,却無餘錢可以安葬父親,所以到 現在還寄存在祖祠裏,說起來實在痛心!」印先生見他淚如雨下,悲傷自責,就安慰他說:「你不要太傷心,想開一點,我現在寄居城裏的那位蕭公,剛好有一塊好 的墳地,待我向他求來送給你,而且安葬費就讓我負責好了。」何某很驚訝的說:「我和你從不相識,那裏敢得到你這麼厚重的賞賜,而且墳地乃是有主的,縱使蒙 你慈悲愛憐,恐怕只會白費唇舌,先生您請不要多言。」印先生很有把握的說:「你不用擔心,我本來就知道蕭公是個樂於助人的長者,現在又聽說你的孝行,必然 樂於成全你我的,豈有不答應的道理?三天後,你請不要離家,我將同蕭公一同來探望你。」何某感激得五體投地就說:「這件事如果能夠辦成,我何某必會終生不 忘您的大恩大德。」印先生又慰勉了一番這才睡下。

天還沒亮,印先生醒來,而何某已不知去向,一直到天亮起 來時,才看到何某拿著碗從外頭走進來,原來是何母想吃湯圓,何某於是在天未亮就起身進城去買了回來,足足走了大約三十二公里的來回路程,印先生真是佩服得 無以復加。

當天,印先生趕回蕭府,向蕭公報告找到了何孝子。蕭公也 很高興地說:「這是神明的安排,既然找著了何孝子,我蕭某那裏敢存私心,想要強留那塊善地,就轉贈給何孝子吧!」

匆匆過了三天,兩人拿著地契一同前去,到了何家門口忽然 聽到何某夫婦倆的哭聲,大驚失色,趕忙入內詢問,原來是何母在印先生走後,突然得了急症,搶救無效,竟然在第二天就撒手西歸,何某見印先生來,一直以頭叩 地悲不能禁,蕭公非常慈悲,即刻幫助他們買了棺材將老母入殮,並且把那塊墳地的地契送給了何某,印先生則自掏腰包為他們解決了喪葬的費用,並且幫他們看了 個好日子,就把何某雙親一齊安葬了。

喪事料理妥當,何某夫婦一同來叩謝,並請求在蕭公家裏幫 傭,以償還墳地的錢,蕭公很驚訝的說:「這是由於您的孝順出於至誠,感動了上天,而得到神明的護佑,我那裏敢搶老天的風采。」並向他們說明以前在龍穴旁碰 到的那件事,以及神明所訓示的一番話,而且又說您是孝子,我蕭某以和你為友而感到榮幸,哪敢委屈你來幫傭,不過家裏倒有很多房間空著,如果你不嫌棄,不如 全家搬來這裏一起居住,彼此都有個照應,而且我還按月發薪水給你,你就不必再憂慮生活。」何某推辭不敢接受,蕭公一再力邀,最後何某才答應留在蕭府幫忙做 總管。

一個多月後,蕭公悶悶不樂的對印先生說:「從前神明曾許 諾過我,只要我出面為何孝子辦完喪事,將特別賞我一塊好地,現在時間過了好久,應該應驗才是,你是否能為我出去找找呢?」印先生安慰的說:「我本來就不以 看風水來糊口的,如果不是您的事還未辦妥,我又何苦長留在這異鄉,神明既然答應了,絕不會說了不算,我相信你會得到一塊好地,只是目前還沒有找到合適的, 希望你耐心等待,不要操之過急。」

於是從那天起,印先生每天都到田野山谷間去尋脈探穴,無 奈却是無跡可尋,找了一個多月疲憊已極,幾乎要放棄了;有一天,剛巧經過了何某雙親的墳上,印先生乾脆就在墳上略事休息一下,正對著景色四處瀏覽時,忽然 發現數丈之外隱約可以看到一條龍脈出現,大喜過望,趕忙尋著蹤跡前去,果然找到了一塊吉地,原來是和何孝子雙親的墳地同一個來源,並且直到現在才顯發出來 的,印先生一再勘察,只是感覺貴格稍差了一點,但是却是富甲一方的好地,於是立刻趕回蕭府報告,並派人買下這塊地,而且為蕭公看好了日子即刻安葬了親人。 事畢,印先生就向簫公辭行,準備回江西,蕭公重重的酬謝他一千兩銀子,印先生堅持不收,並說:「我早就向蕭公表明心跡,我本來就不以看風水來謀生的,希望 你留下這筆錢,拿去救濟貧困的人,我願已足。」蕭公不得已乃設筵向印先生餞行,何某夫婦倆亦親自來向印先生叩謝其大恩。

印先生回到江西,即赴京趕考,立刻就中了進士;蕭公葬親 後家道日興,不久就富甲一方,過了幾年,他的兒子又連捷進士,進入翰林院,官至省長之尊,而何孝子的孫子即何文安公凌漢中了乙丑年的進士榜的第三名,以後 平步青雲,官至禮部尚書(即宰相)為當朝最有名望的治國名臣,何某的曾孫又高中乙未年進士榜的狀元,已進入翰林院,常出任進士大考的一品主考官,兩家的富 貴也正方興未艾。

(本篇譯自坐花誌果,這個真人真事給我們一個很大的啟 示,世間無常,輪回遞償,即使是世人特別重視的龍穴亦是時隱時現,令人捉摸不定,況且世上總有一些江湖術士,無中生有,巧弄是非,不辨真偽,只圖詐財,却 是有許多人心甘情願的大筆銀子花在做風水攪地理,這不是好現象,凡我佛子只要有孝心常行善,敬天順理,自然會得天護佑,求福得福,求財得財,吉祥如意,百 事順遂。

中國人有句諺語:「百善孝為先。」諸佛菩薩,高僧大德也 都提倡孝道以及身體力行,諸如釋迦佛祖到忉利天為母說法,地藏王菩薩為母齋僧,虛雲老和尚為母三年拜山,宣化上人為母廬墓三年;所以我們更應效法才是。

近三十年來,科學昌明物慾橫流,年輕人只圖享受,枉顧倫 常,年邁的雙親常遭兒女遺棄,人心敗壞,社會結構搖搖欲墜,當此危機唯有提倡孝道,鞏固倫理才能拯救世界於萬一。)

☆     ☆     ☆     ☆     ☆     ☆     ☆

飲 諸 佛 法 海

放 大 智 慧 光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