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觀音菩薩靈感記

傳慶

一個風和日麗的春天裏,是星期六的上午,還記得正是(一 九八一年)農曆的三月初一,正如往常的日子一樣的,誰也料不到在往後的幾個小時之間,發生了一連串的驚險事情,幾乎令我人車皆毀,如今想起來還心有餘 悸……。

前 一天下午,我和普門同修黃慧如師姊已約好,在那一天的上午十點半於佛光山台北別院見面討論關於她家樓頂佛堂裝修的工程細節,並且一同參加消災法會,那時候 別院還在松江路的旁邊,所以在初一那天,我起了個大早,照例在家裏的小佛堂焚香頂禮三寶及念完早課及普門品、大悲懺等例行功課後,就趕到幾個工地去監督工 程的進行,然後在十點十分左右開著我那部裕隆雷鳥一千五百c.c.的旅行車趕去別院參加法會。

這部車 說起來還真有一段輝煌的歷史:它曾載過煑雲、悟明、祥雲、道源等諸大法師講經說法,又曾載過許多普門同修到土城去朝山,又曾載過數以百萬計的飛禽及魚族到 新店溪去放生,又曾載過大約新台幣一百多萬元的普門救濟金到榮民總醫院及台大醫院去發放及慰問病人,還曾幾次在路上搶救車禍的傷患到醫院去急救,當年宣化 上人率領中美弟子十二個人回國參加第三屆世界僧伽大會,七天之中的部份行程,也是由這部車負責接送。

車子沿看敦化北路向前走,到了松山機場的前面一個十字路 口向左轉到了民權東路,繼續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前行,正滿懷著愉悅的心情,口裏輕唱著觀音菩薩的聖號,心裏已算好大概再五分鐘就能夠到達松江路台北別院,及 時參加法會。

這 時候,六線道的路上車子很少.由於不到下班時間,所以感覺很寬敞,秩序也很好,心中正覺得很輕鬆時,突然發現在一百公尺的前面,在對面的車道上有一部卡車 似乎不大對勁,可能方向盤失靈,因為它正越過了分界線,對著我這個車道斜衝過來,好像是一頭出閘的猛虎,正在發狂似的橫衝直撞,驚得我們這個車道的駕駛, 個個緊急剎車,人人都希望逃過它的追撞,大家都幾乎停住呼吸,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一場車禍即將發生,只見它打斜的以毫無減速的跡象,橫過了三個車道,對準了 慢車道旁安全島上的一根約有三十幾呎高的水銀探照燈,直挺挺的撞過去,那根鐵製的巨桿居然應聲而倒,折斷成兩半,那樣子真是奇怪,就好像有一個無形的惡魔 的手,把這部卡車抓在半空中,然後丟向這個燈柱,幸好那時候人少,沒有人站在附近被波及,這卡車撞了個四腳朝天,車頭凹進去了一大塊,車前的大玻璃爆碎一 地,殘不忍睹。

這時候,我把車子開到旁邊停好,跳下車,一個箭步衝向前 去,本能的菩薩心起趕去幫忙, 我心裏很擔心,如果這司機已被挾死在座位上,或已昏迷在車裏,車旁的小窗又已上鎖,問題就嚴重了,無論如何救人第一,我三步併做兩步跑過去,只見司機滿臉 是血,大概驚嚇過度有點昏沉,傻傻的縮在車裹不知如何是好,我大聲的叫他並且用力拍打著車門引他注意,他這才有氣無力的回應著:我已受傷,已看不見了;我 趕快叫他把小窗的鎖打開了,車門已卡死了,我就和另一位趕來相助的路人,把他從小窗口慢慢的扶出來了,人已出險而且已清醒,我也放心了許多,我又扶他到我 的車上,拿了幾張衛生紙幫他把臉上的血擦一下.血還流個不停,由於卡車撞上鐵柱時,車前大玻璃破裂,有幾塊玻璃射到司機的身上手上,尤其是有一塊打到眼 簾,所以滿臉是血。

發動車子,我載他趕去附近的長庚醫院去急救,一路上,我 大惑不解的同他:為什么你 會把車子開到反方向的車道去撞那根柱子呢?受傷的司機還餘悸猶存的說道:這件事真是邪門,車禍發生前他一直很清醒,他當時在快車道上,正想把車向右轉到慢 車道時,突然感覺有一隻無形的手硬把他的方向盤轉到了左邊,任他如何用力都轉不過來,他驚得頭皮發麻,手腳出汗,心知不妙,又想把車子剎住,誰知他把腳踩 在剎車板上時,那板子居然像是生锈踩不動,才知大勢已去,就撞上了大柱子,他還自言自語的說:可能是撞到鬼了。

我 一面聽他說著,一面在心中念著觀世音菩薩,但願菩薩保佑他不要有太嚴重的傷勢,五分鐘後,車子就到了長庚醫院的急診室,這時血仍不停的流著,全身都沾滿了 血,樣子挺嚇人的,趕忙扶他躺上了病床,找來了醫師幫他急救,我又掏了一點錢幫他辦妥了掛號手續,幫他打了電話給他的家人,看他在醫生的照顧下顯得很安 穩,這才悄悄的離開了醫院趕到台北別院。

法會已結束,大家都到頂樓去吃午齋,我在大殿向佛菩薩頂 禮後,就去找黃慧如師姊,她也正在用餐,看到我還埋怨著我為什麼會遲到,只好笑笑的連說:「有事晚來,對不起。」又趕忙拿副碗筷加入陣容,邊吃邊談,大約 二十分鐘我就離開了別院。

由於和妹夫有約,下午到東吳大學校園打籃球,所以發動了 車子沿著松江路向前走,直上松江路的交流道,準備上高速公路後在重慶北路交流道下去,經過社子邊就可以到達士林妹夫家。

這時大約是下午一點二十分左右,肚子剛餵飽了齋菜,又才 頂禮了三寶,心中飄飄然的感覺很輕鬆,自然地打開了車上的錄音機放著觀音菩薩的聖號,心裏、嘴上都跟著有節奏的哼著,一時連車輪轉動的聲音也像在應合著, 真是快樂無比。

車 行約五分鐘,就到達了重慶北路的交流道口,照著指示的白線準備下高速公路,這時車速約為六十公里,剛才踩過一次剎車,情況正常,速度也稍微減緩了些,剛出 了交流道口時,突然前面的那一部車子,不知何故發急剎車,看到他的尾燈忽然亮了起來,我也毫不考慮的腳踩剎車板,跟著緊急剎車,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我腳 已踩到底居然沒有剎住或減速,我真嚇慌了,說時遲,那時快,眼看車子正以全速(這一段偏巧是下坡)衝向了前面那部車,一場大車禍已無可避免了,這時候,我 腦海中一片空白,記不得平日持誦的觀音菩薩聖號,耳朵也聽不到錄音機正在播放聖號聲,但是心中還是很清醒的指揮著隻手,下意識的緊扶著方向盤向左偏,企圖 逃過相撞的厄運,車子經我一打偏,居然巧妙的閃過了前面車的尾部,向左衝出車道撞向旁邊的護堤鋁遮板上又被遮板狠狠的彈回車道來,最莫明其妙的是此時我的 車居然越過了本來要撞上的那部車的前面了,而且沒有相撞,只看得那部車上的乘客驚得目瞪口呆的,像是在看電影上的特技表演一樣,這時已下了交流道,到達重 慶北路的車道上,我又試著踩剎車,阿彌陀佛,可好,車子剎車系統又有反應,緩緩的慢了下來,我趕忙打了方向燈右轉,到旁邊的車道上把車停住了,手腳都軟 了,全身也癱瘓在車上,驚魂甫定,心臟跳個不停,手心直冒冷汗,心裏一直念著觀音菩薩聖號,心中感激得不得了,居然逃過了一場大災難,命也揀回來了,一直 到心情整個放鬆下來,我才下車,檢視車況,可真奇怪,平常最不經撞的裕隆車車身,任我找遍了只有一條約五公分的小凹槽,只刮掉了一點點油漆,其餘的完好如 初,真令我納悶,我又走回交流道去看剛剛車子撞到的遮板是否整個變形,毀損不堪,結果找了半天也沒有什麼痕跡,只有一處稍微凹了一點並且帶著一些油漆,顏 色和我的車子是同一個咖啡色,這可真令我大惑不解,繼而一想,對了,這一定是冥冥中得到觀音菩薩的大悲感應,趕來搭救,在快撞車的最後一剎那,用他老人家 的千手把我的車子撥開了又讓我的車子輕輕地和交流道旁的護板摩擦了一下,最後又把我的車放回了原車道上並恢復了剎車系統,否則不但車子已全毀,我也身首異 處而又連累了別人,想起來真可怕。

到了妹夫家裏,不顧妹夫家人的招呼,就掛了個電話回家, 把這情形告訴內人,並請內人立刻在佛菩薩前燒香,代我叩謝菩薩的慈悲攝受,令我再生。

直 到今天,這件事已經過了三年多,還常常迴繞在我的心頭,我常想那天上午如果沒有發菩薩心搭救不認識的司機去醫院,或離家前沒有燒香頂禮三寶或做早課,還有 平常沒有載法師去講經度眾,沒有載同修去朝山,拜懺,只自私自利不曾為佛教盡點心力的話,也許這一場車禍我絕難逃過了,一定當場車毀人亡,成了冤死鬼了, 想起來真令人心悸。

可見「抬頭三尺有神明」這句話是千真萬確,「禍福無門, 唯人自召」,希望凡我佛子時刻記住多種福田,不要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大難來時,悔之晚矣。

我入佛門已有九個年頭,初發心時即發願齋持普門品,及持 誦觀音菩薩聖號,九年來不敢須臾稍忘,內人本來身染血液方面的絕症,承蒙菩薩慈悲,多次搭救,已脫離病魔糾纏,健康如昔,我本人亦蒙菩薩感應,三次避過該 死的大車禍,安然無恙,特此誌之,唯願我佛弟子常誦:

大悲觀音菩薩。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