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柏城心語

王知恩

獨立於柏城的山崗上,望著西方漫天的紅霞,海的那一邊卽是我久違的故鄉,松風拂面,沁涼入心,思鄉之情,不禁 油然而生。

隻 身負岌來美已屆五年,在求學之餘,亦稍留心於西方文物制度,希望從其發展過程中吸取經驗及教訓。美國能有今天的富強,當然該歸功於每個國民的勤勞創作的成 果,但是其開國元勳所立下的完整公平的法典與制度,實已早為國家立下了千古的基石。在近半世紀來,西方物質文明突飛猛進,尤其在電腦出世後,更是加速了物 質文明進化的腳步,然而在高度的物質文明中,人們易躭於物慾的享受而不能自拔。所以只講究直覺的感官享受,而不企求較深入的理性思惟境界。在這半世紀高度 科技的提升及物質文明的激盪下,西方文明產生了一個大的矛盾。那就是在高度的物質文明下,雖然大幅度的提高了人的生活水平,但是在高度的機械化的模式中, 卻沒有找到相當的精神文明為支柱,更由於傳統中維繫人心道德的宗教,在科學的衝擊下已漸喪失了往日平衡的作用,所以今日西方人雖衣食豐足,但心靈上卻是極 端的苦悶,尤其青年人的縱慾貪歡,吸食毒品以企求達心靈解脫的愚行,更是令人可憐可憫。

近代西方的有識之士,殷鑒於此,為了要打開這種文化 死結,遂轉而積極的向東方的精神文明中去找尋出路。以求力挽人心,另創生機。因此造成了現今西方各派哲學、宗教紛起的盛況。中國固有的儒釋道三家學說,也 於當中嶄露頭角,為西方精神文明的進化,帶來了無限光明的遠景。在這文化傳遞的過程中,也充滿著許多傳奇性的中華兒女,在西方傳播精神文明的事蹟。

在 今日最令人稱道及最富傳奇性的人物,卽是現今駐錫加州,身兼中美佛教總會主席,及三藩市金山寺,國際譯經院,萬佛城如來寺,羅省金輪寺等總住持,及法界大 學校長的宣化老禪師。老禪師是東北吉林人,幼時家中貧苦,然秉性至孝,並曾於母墓旁守孝三年。後為深究生死大事,遂於冠弱之年出家。出家後更是勇猛精進, 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勤學苦參。抗戰勝利後,入關參訪善知識,行偏大江南北,最後至廣東南華寺,親近當代禪宗大德虛雲老和尚,復又蒙虛老傳法,為禪門溈仰 宗第九代法嗣,隨後卽赴香江宏法,開大嶼山慈興禪寺,香港佛教講堂及西樂園寺三處道場。

二十餘年前,老禪師孑然一身遠渡重徉,由香港來到美 國,初抵三藩市,獨自居住在中國城的地下室,鮮為人知曉,後因機緣成熟,遂創辦佛教講堂於中國城,不久卽有西方人士發心出家修行,從此開了洋人在美國出家 的先例。這些洋和尚因受老禪師身教及言教的感化,也都嚴守梵行,努力修道,他們在出家前個個都是高級知識份子,其中亦不乏博士、碩士學位者,許多僧眾且能 精通數國語文並且發心從事翻譯佛經 成西方語文的工作,以利佛法在西方 的傳佈。

老 和尚所屬道場,個個皆是戒律清嚴,毫不沾染名利場中送往迎來的世俗風氣,全然一片清白的本地風光。加上眾弟子的眞心修道及虔誠護法,使教務發展蒸蒸日上, 迄今中美佛教總會在老禪師的領導下,已在加州,華盛頓州建有數處道場,新近也在溫哥華創立一座道場,不久的將來也準備在奧瑞崗及德州設立道場。

老 禪師在萬佛城中立下了,不求、不貪、不爭、不自私、不自利五大宗旨,告誡門人矢志奉行,並秉承百丈清規,有所謂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家風。在萬佛城所屬的 農場,也種植有蔬菜,水果等農產品,並積極嘗試栽種五穀,以期達到自給自足的目標,在萬佛城中亦設立有大學、中學、小學,教學以德業並重,並以中國傳統的 四維八德及倫理觀念為基本教材,以期培養學生健全的人格。

萬佛城中有附設的中國針灸醫院,專門研究傳授中國針灸,並設有門診,在歷年來行醫的過程中,尤以利用針灸治療 法,在幫助西方人戒煙、戒酒及戒毒方面,收到很大的功效。

近年來在美境內東南亞難民激增,老禪師鑒於難民的流離失所,在異邦生存不易,遂首先發心成立佛教難民中心,總 部設在加州萬佛城,傳授難民語言及其他基本謀生技能,並且協助難民覓適當工作謀生。

老禪師因鑒於佛教文物在中共文革的浩刧下,幾乎被破壞一空,尤其佛學典籍更是蕩然無存,遂首先發心自印中文佛 書,分寄大陸各名山道場,以求佛示知見,灑下菩提種子,令佛法重新在大陸生根,進而達到扭轉民心,恢復中華文化的目的。此舉更顯出老禪師的識見廣大,立意 深遠。

老 禪師初抵美國時,英文字母也一個不認識,但今天卻能在西方轉大法輸,實在也是令人稱奇的事情。老禪師的許多見解都頗具創意,諸如世界各宗教,不分軒輊,攜 手共進。佛教各宗(禪、淨、教、律、密),應超脫門戶之見。今日佛教尤當破除迷信,廢除錢紙及濫祭的陋習,拆除小廟,集中興建大的佛學院的道場。設立統一 僧伽的機構,並積極培養僧材等。上述之見,誠如警世洪鐘,為佛教界樹立了照明的大燈塔。

回顧二十餘年前,老禪師隻身由港來美,孑然一個窮乞 士,以無比堅強的信念,和百折不撓的決心,為佛教在西方生根做開路先鋒,夙與夜寐勤苦耕耘,以迄於今,終於使佛法在西方立下了磐石。這破天荒之舉,不可不 謂是二十世紀的奇蹟。「西方的沒落」一書的作者湯恩比更指出了二十世紀的佛法傳入西方的事件,對日後世界文明的影響與震撼,將遠大於西方工業革命對全世界 帶來的衝擊,相信湯恩比這項預言,將會由未來的歷史得到明證的。

然所謂樹大招風,加上老禪師為人剛直,守正不阿,是以譏謗排擠也隨之而至,眾人以訛傳訛,不加省察,亦相附喝 言老禪師標新立異,亂顯神通,然這些皆如仰天吐唾,於老禪師的盛德何有損傷。

前 些日子在柏克萊校園中,與同系大陸來的訪問學者聊天,其中也有曾去造訪萬佛城的北京大學教授,斷言老禪師過去是國民黨的將軍云云。心中聽了直納悶,不知他 們那裏得到的馬路消息,後來又和同系由台灣來的同學提起老禪師,得知在台灣傳聞老禪師是共產黨,且及諸行乖異,現已被佛教界排斥云云。聞後有股莫名的情緒 壅塞在心頭,這樣一位大智大仁大勇的在西方作精神文明拓荒的長者,非但不受中國人的推崇,現今也因盛名之累,而遭無端的譏謗,任何一個有血氣有正義感的中 國人,都當為之不平的。

今日老禪師能在西方大轉法輪,主觀因素當然是老禪師的大悲願力及苦心經營的成果,但其客觀因素實乃源於西方人 對東方 精神文明的渴望,所形成的良好客觀環境所使然。反觀近代中國人的心態,在經歷了一連串的內憂外患的動亂中,逐漸由自尊自大而至喪失了民族自尊心及自信心, 進而崇洋媚外,更甚有激進者,完全否定了傳統文化存在的價值,由是愈演愈烈,終導致民生凋敝,國家地位低落的困境。囘顧這一段近代由血淚交織而成史實,不 禁令人仰天長嘆。

在我們今日大力提倡科技文明及物質建設的時代,中國人尤當記取昔日的教訓,及西方在物質文明進化過程中所產生 的病態,而更 加珍惜傳統文化的精髓,腳踏實地的立在民族文化的基石上,再進而努力發展物質建設,及建立完備的典章制度,如此方可使國家民族立於不敗之地,而使後代子民 永享太平盛世。

身為一個現代的中國人,處在這個變化的大時代,尤應淬勵奮發,勤修德業,懷抱著「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仁以為己任,不 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的信念,勇往邁進。而當今之世的各學說,各教派更當捐棄成見,相互提攜,以德化民,共同為締造一個世界的新文明而努力奮 鬥。

夕陽漸漸西沉,舊金山灣區那一泓平靜的灣水,此刻已如沉睡中的嬰兒一般,在這莊嚴肅穆的天宇下,遙寄心香一 柱,願我親愛的祖國永遠成長茁壯。

一九八四年三月六日誌於柏克萊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