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Vajra Bodhi Sea

金剛菩提海:首頁主目錄本期目錄

Vajra Bodhi Sea: HomeMain IndexIssue Index

義馬救主

謝發燕

清朝的時候,江蘇省無錫有位舉人,汪寫園先生參加 了科舉的考試,中了進士,就被派到四川省某一個縣去當 縣長,而他的直屬上司即省長姓牛,湊巧和他在鄉試時是 同榜的同學,而且這一位牛省長還高中了嘉慶朝甲子科的 第一名,所以兩人倍感親切,無話不談。

說起來很奇怪,這位牛省長的左手經常都用白布包紮 著,從來就不肯給別人看見,連寫園先生也是猜不透個中 的原因,好久以後,才有特別的機會,弄清楚,原來那隻 手根本就不是人手,而是一個馬蹄,而且牛省長天生就通 宿命,能夠自己知道前幾世的事惰,說起來還挺嚇人的, 但是卻令人足以深思的,下面的故事是他親口向寫園先生 回憶的往事,您也請仔細聽聽。

我前二世是一個兇暴的武將,因為奉了朝廷的派令, 出征討伐邊遠地區的苗族,殺死了太多的人命,犯的殺業 太重了,死後陰魂就下墮到了冥府去報到,閻羅王看到我 滿身的罪孽,非常的生氣就立刻懲罰我轉生成馬。當時就 有一個鬼差役拿了一張馬皮覆蓋在我的身上,並且踢了我 一腳,突然感覺眼前一陣發黑,在迷迷糊糊中不由自主地 向前衝,再睜開眼時已經身在馬房中,而且一看自己已變 成了剛剛出生的一匹小馬。心中十分悲哀,也感到非常不 甘心,所以就用盡了力氣嘶叫著,又提起馬蹄頓足不已, 痛失了人身真是可悲,最後終於不食而死。

死後,神識又到陰間去了。閻羅王因為我不肯認罪, 又命我再投一次馬胎。這一來,我不敢不認命了,只得乖 乖地當馬,不再自尋死路,投了馬胎,出生之後,長大成 為壯馬時,當某一位將軍的坐騎。這人偏偏個性很殘暴, 常常用鞭子抽打著我,或是以馬剌很猛力的刺在我身上, 使我受盡了痛苦和折磨。

有一次,將軍和敵軍對陣打仗,不幸打敗了只好落荒 而逃,我載著將軍一路飛快地逃跑,最後來到一個山溝的 地方,這溝很深,水面約有一丈餘寬,對面又有一些很尖 銳的石頭矗立著,好像是一把一把的尖刀突出水面上。這 時候,後面的追兵已經快要趕上來了,在這千鈞一發的時 候,我想如果不逃過這山溝,我的主人只有死路一條,但 是要勉強跳的話,我這個馬身必定會撞在那些尖石上,無 法再活了,可是我的主人卻可以保住一命了。一時間,「 捨身取義」的念頭充塞著我心頭,激起了我忠心保主的英 勇氣概。說時遲,那時快,毫不猶豫的奮力的提起前腿, 使盡了力氣跳了過去,果然我的肚皮被尖石劃破了,腸肚 都破裂了,當場就陣亡了,而我的主人卻僥倖地逃過了被 敵人殺害的噩運。

這一次死後,閻羅王看到我又來報到,倒是很殷勤的 招待,這是因為他老人家已知道我忠心事主而死的,所以 特別褒獎了一番,並且很爽快的答應讓我恢復人身,還賜 給我四品的官位和福祿(即省長的官職)。鬼差役立刻就 動手把蓋在我身上的馬皮撕去,但是因為已經有兩世做了 馬,所以馬皮已深入血肉之中和骨頭黏合在一起,剝時痛 徹心肺,苦不堪言,感覺好像心都裂開了,一直剝到只剩 一支馬蹄時,我實在無法再忍受這種痛苦,就把左蹄縮了 一下,不料今生重新做人時,卻帶著一支不能見人的馬蹄 過一輩子。

這是牛省長親自向汪縣長所說的輪迴及因果報應的真 實過程。後來又說他的福祿只能享受到某月某日,到時候又要輪迴六道去了,果然,時間一到,他又向閻羅王準時 報到,正如他從前所作的預言,一樣的準確。

(此篇譯自真快樂,這是一個人變馬,馬變人的真人 奇事。由此可見,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或一件事能夠逃得 過因果報應的自然定律。 一念可成佛,一念下地獄,也是千 真萬確的事。諸位讀者,在這故事中可以看出即使身為畜 牲,也要忠心為主才能逃出畜牲道,轉生為人。何況做人 時,應存心向善,才不枉費人間走一回,更要趣向佛道, 早日脫出輪廻,才真圓滿。)

▲Top

法界佛 教總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 Vajra Bodhi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