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說兩個故事

 
◎鄒近山
講於加拿大溫哥華金佛聖寺

─壹─

上個星期,在網路上不經意發現大學同學聚會的消息。網站不僅有同學聚會的照片,還把三十年前的相片也登了上去,也有文章發表。我是一位失聯的同學,一看到自己的名字在上面,又看到這些舊相片,一下子好像穿越時光隧道──前塵影事,歷歷重現,恍如隔世。

這種感受,如同去年法師在這兒所講的,當一個人離世到閰羅殿辯論功過時,自己的一生就在很短的時間堙A像影片倒帶似地,當看到自己孝順父母、誦經、拜佛、拜懺,做種種的功德時,心就乍喜;當看到自己犯戒作惡、做種種的壞事,就心如刀絞。於是功過立刻辨明,隨業往生,絲毫沒有情面可說。「依業往生」這一階段,在《地藏經》上就明明白白地說:「冥冥遊神未知罪福,七七日內如癡如聾,或在諸司辯論業果據業受生,未測之間千萬愁苦。」說明每個人走完自己的一生時,都要經歷此一過程。

無意間看到的三十年前陳舊照片,就這樣將類似「依業往生」的場景給串連起來。唯一不同的是,前者是現在還活著,後者則是將來往生時。

─貳─

有位佛友曾經問過我:「什麼是《楞嚴經》婸〞滿y常住真心』?」我回答他:「你問到節骨眼上了。這個『真心』,在《楞嚴經》的第四卷給了個答案,就是一個『覺』字。」覺,就是一切眾生本有的佛性,在聖不增,在凡不減;也是釋迦牟尼佛在雪山禪行苦修六年,瀕悟之夜睹明星而悟道,不禁三歎奇哉:「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祇因妄想執著而不得開悟。」這個故事的本身也給了答案,就是世尊是經由長期甚深的禪定才悟道的。

欲除粗惑、細惑、無明惑,就像抽絲剝繭一樣,每去掉一層,妄念便逐漸減少;從妄念紛至沓來,到最後一念不生,大圓鏡智廓然底現,朗朗印照而不染著。所以「真心」或「佛性」或「覺」,如果能透過禪定,就比較容易直接體會得到。

 
   

我可以用一個這樣的比擬。如果以 100% 的純蜜來比擬佛的境地,如果你能有二個小時結跏趺坐的禪定,那你大概可以嚐到百分之一的蜜味。當然真實的比例遠遠低於這個數字,但為了容易瞭解,索性就以 1% 列為最低標。雖然如此,但這時候問你:「蜜的滋味是啥?」相信你對蜜味便不再陌生,因為你已能回答得出百分之一的蜜味,而不會錯誤。當然這個譬喻,是假設你的味覺就像螞蟻一樣地靈敏。如果你連這兩個小時的禪定都沒有,那就連百分之一的蜜味都答不出來。以此類推,等覺菩薩可以體驗到 99% 的蜜味,十地菩薩為 95% 的蜜味,一直到四果阿羅漢大約就 50% 吧!

禪坐,在《六祖壇經》堶惘酗@個實例。六祖大師在獲得法衣,離開黃梅之後,第一個追上惠能大師的,是一個曾經做過四品將軍的飛毛腿,名叫「惠明」。他在拿不動大師留在石頭上的法衣後,根據上人的講解,這是因為有護法善神和天龍八部在護持祖師衣缽的緣故,所以即使他是大力士,也拿不動法衣,便改口說他是為法而來,要六祖大師為他說法。六祖大師說可以,但你得先澄心靜慮一下才行, 先做到心中不生任何念頭。也就是要他先禪坐息念。

這樣過了好一段長時間,經上沒說多久,只說「良久」,我估計應該也要有兩個時辰吧。六祖大師才開口說:「不思善不思惡,正恁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意思是說,當你心中不再有善惡分別的這個時候,你就接觸到自己的本來面目了。經這麼一點撥,惠明法師立刻就豁然大悟。所以後來六祖大師告訴眾弟子說:「我此法門從上以來,先立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這也是禪坐的最高標準。

 

《楞嚴經》在卷四之後,一再重覆「明覺為咎」,這也說明了眾生失去真心的癥結。「覺」本身就代表了真心,完整的佛性,或是我們本來的面目。但一個妄念──在「覺」上又加個「明」,就像原本乾乾淨淨的心地上,還要繼續去擦拭乾淨。這個「明」就是個妄行,就是那起初開始的無明,就像經上說的「頭上安頭」,是個不必要、又多此一舉的動作。

在《六祖壇經》上,神秀大師無法得到五祖的法印,也就是因為多了這個頭上安頭的動作。他在偈上說,「時時勤拂拭,,不使惹塵埃」,就是百分之百落實了「覺」上再加上個「明」,是背離見性的。所以六祖大師以「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就光一個「覺」就足夠了,不像神秀大師在「覺」上又多了個「明」,成了「明覺」。無怪乎六祖大師脫穎而出,得到了五祖大師的認可。

由一個妄念,就能生出二個妄念;二個妄念就能生出三個,三個就能生出無量個妄念。有妄念,就能有妄行;妄行愈多,愈往下沈淪,所以就有了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人和天的六趣輪迴眾生。

「常住真心」或「覺」或「本來無一物」,到了《維摩詰經》又得到進一層的演繹,是以「不二法門」來表示。在《維摩詰經》內,眾菩薩各自表示「不二法門」的定義,文殊師利菩薩是最後一個說的。說完後,便問維摩大士自己對不二法門的定義是什麼?沒想到問了之後,維摩大士卻是什麼話都沒說。文殊菩薩即刻猛醒,馬上讚歎說:「善哉善哉!乃至無有文字語言,真是入不二法門。」

沒有語言文字,而能描述得到「覺」的真實情況,這在《六祖壇經》上也有類似的公案。六祖大師一日問:「吾有一物,無頭無尾,無名無字,無背無面,諸人還識否?」弟子神會出曰:「是諸佛之本源,神會之佛性。」六祖大師呵罵道:「向汝道,無名無字,汝便喚作本源佛性,汝向去把茆蓋頭,也只成個知解宗徒。」六祖大師雖然罵他多此一語,但也給神會很高的評價。

所以,這「常住真心」,得靠自己修行去悟得。方法當然很多,有八萬四千,但以禪定來得最為直接。所以學佛的人,每一個人都應該練習禪定;有了禪修的體驗,對這些「言語道斷,心行處滅」的佛教術語就比較能理解。

2009年 6月28日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