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我的故事

 
◎ 清風 文

我生於一九六三年八月十二日午時左右,做為孿生兄弟的老二來到人間。在幾天後,不可知的原因,老大卻去逝了,說是因為馬牙(口腔細胞增生,過去常見的不是什麼問題的事情)。我想也許因為兩個孩子不好養的,家堣蚑a了,故棄的也不一定。

但我卻不願意死,願意活著,因此給他說,我等你再來,還做兄弟好嗎?或許他就同意了。因此母親直到現在還說,當後來有弟的時候,每次她一起身我就驚醒了,睜開眼望著。但是後來,又不可知的原因,弟一降生來到這個世界,就失去了靈魂,看來他是不能再幫我忙了,宿世的約定永遠成為夢想,也是終生的遺憾,從那時起,母親起身我就不再醒了。

我的童年是在不幸之中度過的,因為同村姓馬的是大姓,所以我們常受氣。那時家堨肮﹞]不好,父親在外上班,子們六個,吃不飽飯,每次父親從外回來,短暫的平靜,家庭的紛爭又起。父親年輕時,脾氣很大,我想大概母親也有她的過錯。父親從十幾歲的時候就去外做工,他們那一代兄弟三人(不包括早就送人的一個,後來一直沒有來往)。他那時在外幹活,很重很累,輾轉了很多的地方,先在邯鄲,後又到四川等。每天推泥運磚,受盡了數不盡的苦,母親也說父親這一生,吃了大苦、賣了大力,經常吃鹹菜,因為要攢錢蓋房。因為這樣,年輕時得到一場大病。

現在說起來他們上一代人也不睦,因為那個二嬸心眼很不好,經常做一些挑撥離間的工作,他們分家時講好的事情,到現在還欠我們家幾百元錢(那時候的錢)。這些事說起來也不少,就不說了,都是黃粱一夢。

我上學的時候,學習還可以,都是靠我自己,因為沒人能輔導我,我也從不問老師。但我學習還行的,在初中,我就從來不怕考試,那時我們村初二都有,初三才去外村老里(註:一個村名)上。只上一年,每天步行去,約有五里路的里程,中午又回來吃飯,個別(註:很少的)時候中午就不回來了,吃點乾糧(這種情況只有幾次)。記得期中我排名年級十四,還得了一個獎狀。

我也順利地考取了縣中學,這是百名學生中也只有幾個人。但是我的命運合該如此,業障太重太深,當我上高中時,我失去了正常的理智思維,學習一落千丈,很不適應高中生活。我不知道我在何方何世界,懵懵懂懂地過日子,到後來雖然情況有些改變。

高中二年過後,奇蹟般地考上了團泊窪中專(註:天津市郊的一個學校。),這也就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繼續活到今天。那時候我非常瘦弱,見到我的人都說,看他不能再堅持了。每次體育課,我跑在後頭,體育比賽從來沒有參加過,就在那時眼睛也一天比一天差,我為什麼上課時要把我自己藏起來才好呢?唉!那時候真可惜不會念觀世音菩薩,否則哪能就受這些苦呢?我們班有五十幾名學生,當年考取了二十一名。這種生活我不能繼續了,還說如考不上讓我復讀(註:留級)呢?我妹和媽有時到學校看我,給我帶些吃的。真不快樂自由啊!

星期天,每次從學校走出來,沿著沙河走回家,往家走,我真像出籠的鳥。啊!天地這麼遼闊,我卻不能享受這自由的呼吸,青天白雲,他們真是隨意無束。河水清清的,也在自由暢流,還有那花草,也有他們自由的空間,包括飛舞的蜻蜓,也都享受著明媚的陽光。而做為人,為什麼必須走這規定好的、失意的、充滿壓迫的、又枯燥無味的小路呢?學習能帶來什麼呢?我放聲唱著,我不知道都唱了些什麼。現在不知道,為什麼不能無拘無束地生活,總要在痛苦中長大。

當我望見村堛瑣臐A每個村莊都掩映在綠樹下,每家的房前屋後都長著樹,榆樹、棗樹是最普通的。那個時候不知道怎麼走過來的,像作夢,就在那時候,好像母親就老了下去,但我不知道發生在哪一天,父親在八二年提前因病退休了,讓姐接班。

我們小時候水很多,冬天的雪紛紛揚揚下個不停,漫出了房檐,地上下很厚的雪,這是常事,結的冰柱很長,玻璃上的窗花,奇形各樣,真是花啊!夏天的雨水也多,大雨下起來,就看那街上的水,迅速地濤濤流去,前後大清(註:水塘)也經常滿著水,在那時候中午吃罷飯就跳進大清堨h了。

在上小學時,我們經常勞動,義務抹藥,種樹,……。在小學,學校有田,我們還要掘地、淘廁所、施肥上地、摘蓖麻、割麥子、擗棒子(註:玉米)。

我失去了家堛瑪迉S弟,然而卻有外面最不好的兄弟,或同齡人在身邊,因此也犯了很多過錯。

再說中專的團泊窪,那時趙福山是我的朋友,我們走得最近,自始至終住在一個屋,經常一起散步,我們一起流走的時光,實在太多了,他告訴我一些心婺隉A他早就說他要發財,我們曾一起去天津,一起走回學校,我們住大車店(註:最低等的旅店),這一切回憶真數不盡,我們經常散步到獨流堿河(註:天津市郊的一條河流)去,或到池塘邊,或去滑冰場。

時間從來沒有停止過它的運行,也從不會停止將我往墳墓堭a動的腳步。不幸之中萬幸的是,在九三年時,我有緣接觸到佛法。真是不可思議,這埵酗H所不知的道理,不是小根小智人所能明白的,生命如果說有意義也就在這堙A否則忙忙碌碌這一生,不是白過了嗎?這苦也就不是白受了嗎?和禽獸有何區別呢?

今後的道路,有此作為明燈。在這過程中,曾經很多次萬分地感慨,絕究我仍然是一個迷途的人,也確實因為沒有一個明師。小時給我照相,讓我拿玩具槍,我不肯而受責罰,也許是宿世善根的表現呢!我原來就跟母親說:將來我要修道去。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