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浩瀚藍天映心海
~記吾家有子初長成~

 
◎願滿 文

難產出生,全身紫黑色、眼睛佈滿血絲,
有過動兒的傾向,小學時接受心理輔導…

昨晚么兒從 Crisis Center(危機中心;自殺防治生命線)上完課回來,從背包中拿出了一包包食物。他說:「媽媽,我帶了南瓜湯、海茸頭回來,我知道妳喜歡吃海茸頭,特別多帶一點回來。」我們邊吃邊聊。他說這個暑假過得很充實,除了在餐廳打工賺錢,又在 Crisis Center 上訓練課程及做義工,他跟意圖自殺的人在電話裡溝通,增加了實際心理輔導的經驗,這樣的生活真的很有意義。

么兒唸心理系,將升大三,暑假期間,應徵了 Crisis Center 電話心理輔導的工作。要在 Crisis Center 做線上義工,必須通過嚴格的面試甄選,並接受完備的輔導訓練,才允許上線幫助人。他說,第一次跟企圖自殺的人在電話中談話,很緊張,掛了電話才想起來,課程中教導他應該講的話,有些忘了說。我鼓勵他:「媽媽真以你為榮!以後到 Crisis Center 一路唸觀世音菩薩聖號,因為觀世音菩薩聞聲救苦,你在電話中做心理輔導,也是聞聲救苦,所以懇求菩薩賜你智慧,幫助眾生解除痛苦。」

看著兒子帶著充實又喜悅的臉龐,稚氣中透露了承擔與勇氣的光彩,令我感到無限的欣慰。回想起他出生前夕,家庭遭受極大的變故,所有的積蓄被先生拿去投資股票,幾乎虧損殆盡,公司僅賸的一點週轉金也被大姑騙走,好不容易要回了一部份做生產費用。因為心理上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我差一點難產,不僅造成嬰兒全身發黑、眼睛佈滿血絲,更由於懷孕時期極度憂慮的心理狀態,孩子從小便顯現過動兒的傾向。

為了撫養孩子,我努力打拼,經常一個星期工作七天,有時廿四小時只睡一個鐘頭,後來到了白天喝咖啡提神、晚上吃安眠藥,才能工作、睡覺的地步。那段苦不堪言「用健康換取金錢」的日子:每個星期我都感冒;每天胸口都痛,早上要痛到十點,下午三、四點就開始痛,可是我仍然躺在椅子上接電話、做生意;常常在星期一清晨六點前,忍著胸痛開車出門,一個人從北到南開長途車推廣業務。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要賺錢。

十多年前,為了家庭的和諧,我放棄了事業,移民海外。我帶著唸小學的孩子,在佛寺讀經、做義工,有的道場只喜歡安靜又守規矩的小孩,於是我帶他們到不同的道場學習及做義工,暑假參加佛學夏令營。每天早上爸爸帶他們在家拜佛、念咒及讀經,有時么兒不認真,受到爸爸嚴厲地喝斥,他會在學校發洩情緒,對同學大吼,所以被列入需要心理輔導的名單,由專業的輔導員定期跟他談話。

在我看來,么兒從來不是問題,他貼心、孝順,心腸又好。我胸口常痛,他小學一年級時,就會站在小椅子上幫我洗碗;我躺在沙發上,他會拿被子幫我蓋好,還在我臉上親一下;他經常主動幫全家人榨果汁,或幫忙打掃。我們買給孩子的東西,永遠都是讓哥哥先挑,他從無異議。記得有一次大賣場清倉,我幫孩子每人買了十多件衣服,都是哥哥先挑選,所以我堅持其中的一件一定要給他,雖然哥哥想盡辦法要跟他換,我都不允許。最後么兒說:「算了!既然他那麼喜歡就給他吧!」

么兒雖有過動兒的傾向,倒一直很喜歡看書,從小學時我帶他到圖書館,每次他都借二十幾本書。出去吃飯,他一定帶一本書,上菜時,要叫他放下書,他才吃飯;到佛寺也一定帶一本書,我們與人談話的時間,他都在看書,對身旁發生的事渾然不知;晚上常趁我們睡了,又起來看書,要不然就躲在被子裡看書;上課時不聽課,看自己的書;簡直成了書癡了,這個問題一直到八、九年級才改善。

由於么兒只愛看書,不喜歡寫功課,成績不如哥哥,所以他小學時我會跟老師談談他在學校的情況。他除了成績平平,在校的行為倒還頗受老師讚揚:全班只有他常主動問老師是否需要幫忙;用完學校的鉛筆,全班只有他會歸回原位;班上有一位同學智能差一點,他都主動去照顧。

有的老師非常喜歡么兒,認為他智慧很高,但也有老師非常不喜歡他。曾經有兩次老師不讓他像其他的小朋友一樣正常上課,我為了維護孩子學習的權益,一年級時我幫他轉校。三年級時,一位男老師非常嚴厲,全校沒有學生不怕他,么兒是新生,不知道這位老師的厲害。下雨天違反規定,跑到操場玩,弄濕了鞋子回教室,讓老師很不高興。而且么兒有時情緒不穩定,無法做團體功課,老師就說要把他單獨隔離在一張桌子。我不同意老師這種對待方式,就讓么兒留在家裡,直到兩天後老師讓步,打電話來說,讓他像其他的小孩一樣學習。

在么兒申請大學的前半年,我因為治療腿傷回台,他便疏於課業,沒有申請到省堻怞n的大學。我雖不在他旁邊,但是我瞭解他的習性是唸書比較被動,所以我每天唸《地藏經》迴向給他。我回家後勸他在最後的兩個月拼一下省考,他說:「不可能的!妳知道要多少分才可以平均得過來嗎?」所以我也只好由他去了。

一天,我聽到么兒在房中大叫,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原來他省考的成績平均九十多分,可以上心目中的大學,所以興奮地大叫。那天全家人都為他高興,他說在最後的一個月他很用功,但是我從來沒看到,只覺得他跟平常一樣地生活。他選了從小就感興趣的心理系,我憂心他將來的出路,建議他要拿 ESL(英文為第二語文課程)的教師執照,好支持自己的生計,他也聽從。

一個從出生就不順利的孩子,有過動兒的傾向,不像哥哥那麼受到父親的寵愛,從小與同學相處就有困難,哥哥也嘲笑他沒有朋友,因此我對他格外憐愛,經常唸《地藏經》迴向給他,希望他能夠業障消除、善根增長、學業進步,做一個「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佛弟子。偶爾么兒表現得比哥哥出色,得到爸爸的誇讚,哥哥就會說:「一定是媽媽念《地藏經》迴向給弟弟,他才會表現得那麼好。」每次還真讓他說對了。有時哥哥會說:「媽媽偏心,只喜歡弟弟。」真讓我哭笑不得,我只好跟他解釋,因為弟弟比較弱,需要幫助。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說:「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或許每次我為么兒迴向時的祈願,都是希望他能做「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佛弟子,我發現他從小到大一直都很願意在佛寺幫忙,無論法師吩咐的工作,或者我要求他每個週日到佛寺去做事,他都欣然照辦。最近師姊找他幫忙做翻譯的工作,要先閱讀英文版的《成佛之道》,他也一口答應。

看著么兒從孩提時代一路跌跌撞撞地成長、轉變與現在的表現,我與他母子心連心,就像浩瀚藍天映入大海,依然是那麼地清明亮麗。再過兩個月他就要滿二十歲,我不改初衷,期望他做一名「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佛弟子,盡一己之力幫助人,懇求諸佛菩薩慈悲加被。

二OO九年八月三日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