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老媽與我

 
◎智念 文
江蘇省•蘇州市

老媽與我,是母女,更是朋友。家裡的氣氛通常是民主、快樂,笑聲不斷的。
老媽是數學老師,也通琴藝,性格開朗幽默,喜歡在家中自彈自唱。老媽說生活難免挫折,而音樂,可以舒緩人的痛苦。我深以為是。有時我想,老媽沒有從事音樂事業,似乎有點屈才。

說起老媽的幽默,例子多如繁星,現說一事佐證。冬日的早晨,我在床上漫無邊際地想著天下大事(說大事好像睡懶覺也有了理由),正入神呢,突然聽到敲門聲,接著是老媽開門的聲音,有人問︰「※※在家嗎?」

老媽說︰「在。」

一會兒,我的房門被叩響推開,老媽探頭進來︰「有朋友來看你,快起床吧。」
我一時納悶,誰呀,這麼早?正思忖呢,見老媽一臉的得意;突然反應過來︰「好啊!你在騙我。那個朋友是你假裝的,對不對?」

老媽開心地笑著,逃出房去。

許多年,我在池塘春草邊行走,在曉風殘月裡等待;等得眼睛變成了古塔上生繡的風鈴,等得畫筆在黑與白歲月的輪迴中漸漸褪色。在紅塵紛飛的流麗中,在諸子百家、儒家學說與西方哲學美學的沐浴下,我成長為一個接近於唯物主義的不可知論者,為文學、美術、茶道、歷史、戲曲、建筑、民俗、旅遊而傾倒,卻始終沒有好好地沉澱自己,直到我閱讀了《金剛經》,看到了最智慧的語言在這裡淙淙流瀉。我才開始明白,佛教,不是我原來認為的那樣;它在本質上,是智者的文明。於是宣佈,即日起日誦《金剛經》一遍。

當我關上房門開始我的雄心壯志時,聽到老媽和老妹在客廳嘀咕︰「肯定堅持不了三天。」還聽到她們在為此打賭。

我不是一個有琱萿漱H,這是事實。說跑步,裝備都買齊了,卻一天也沒跑。想練壁球,一時又沒了興趣。這回能堅持多久,我自己也不知道。

不曾想,這一誦,直至今日。為此老媽很佩服佛法,認為它不動聲色就改變了一個人的習性,真是超一流的高手。誦經後,我逐步地請一些佛典回家認真閱讀探求。一個月後,老妹也開始對佛法生起了興趣和信心。

插著花,我對老媽說︰「你應該每天念 3,000聲佛號,再誦《佛說阿彌陀經》,慢慢地,你對人生的認識會更加廣闊。」

老媽搖頭︰「我是天主教徒,不能改信佛教。」

我趕快跑到窗前,觀看天象。

老媽奇怪︰「你在做什麼?」

「我在看,今天的太陽是從哪個方向升起的?」

唉!天主教徒。從我懂事至今沒見老媽去過一次教堂,也不見她翻過一頁《聖經》,沒聽過一次佈道,僅僅因為出生後被我外婆抱去受了洗禮,就是天主教徒了?

在這裡,有必要說一說我的外婆。我外婆出生書香,喜歡攝影,年輕時因為外公的一場大病,聽朋友的話成了天主教徒。我讀初中時,她曾經和我們住了大半年。那段時間裡,因為她視疲勞,我每天負責讀半個小時的《聖經》給她聽,故而我對天主教及基督教有一定的了解。而我的老媽、姨媽和舅舅,也都在出生後不久就受了洗禮。不過,家族後除了外婆,沒有一個人有宗教信仰,包括老媽。直至外婆去世,都是這樣。

現在突然聽老媽一本正經地說她是天主教徒,我不由好笑︰「你是天主教徒?好呀,現在請你告訴我教堂的門朝哪個方向開?」

「我受過洗禮,不能改的。」老媽堅持。

我嘆口氣︰「那好吧,這是你的自由,不能勉強。以後我和老妹去西方極樂世界,你去天堂吧。」

老媽一聽,愣住了。第二天,老媽對我說︰「你給我講一講佛法吧。阿彌陀佛是誰?他和如來佛是什麼關係?」

這一刻,雲雀響著銀鈴般的鳴聲,掠過天際。

從此,老媽開始了每日的讀經活動。她是名教師,不學則已,一學就很認真。我家有一只明式的胡桃木書櫥,極古雅,我專門用來擺放佛經及相關書籍,老媽就自己拿書看,一副模範生的摸樣。

一日,剛回家,就聽到老媽在她的房間打電話︰「……佛和上帝差不多,都是宣傳愛,叫人向善……」我大吃一驚,趕緊過去問她和誰通話,答是我姨媽。

我接過聽筒︰「姨媽,我媽的說法不太正確,我來更正一下。佛和上帝完全不同。佛是人,是覺悟了宇宙人生真相的人,是追求真理和自由並引導眾生走向解脫的人,而上帝……。」

一個多小時後,姨媽笑著說︰「你寄些這方面的書給我看看吧!」

姨媽和姨丈都是醫生,都自詡為唯物主義者。雖然姨媽也受了洗禮,但她從來不相信這些。現在她叫我寄書,真是一件高興的事。我知道,這之前,老媽一定和她談過好多。雖然老媽對佛法的認知較模糊,但還是產生了作用,佛法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議啊!

老媽退休後常去教師活動站和同事們喝茶、聊天、爬山、唱歌還有打牌。她學佛後常常在聚會時與有興趣的同事討論佛法,唱梵唄。她的朋友們成群結隊來我家一起閱讀佛教書籍,唱「三寶歌」、「觀世音菩薩如秋月」……,氣氛非常熱烈。

我笑看著這一切,分明感覺到他們正努力在學習中開花吐嫩,將心中的嚮往羽化為一首首悠揚的歌聲,傳向遙遠的天邊。

再長久的一生,也不過是回首時那短短一瞬的美麗。帶著一顆尋求圓滿、飛越輪迴的心上路,我們將看到古老的年輕,紀念的鮮潤和成熟的從容。

老媽、我,還有老妹,去年在靈巖山寺行了皈依禮。那一日,生命中所有的零落和漂泊從此駐足,一切的疑惑和憂傷都種植成一地燦爛的陽光,茁壯在莊嚴端麗的大雄寶殿裡。皈依的人一起禮佛、承諾,猶如百合花徐徐開放在微風中。

在我向您合十膜拜時,親愛的三寶,讓我一切的感知都舒展在您的腳下,接觸這一片真實的土地吧!我們將收拾起流浪的腳步,安穩地行走在青山綠水之間,在美與善的光輝裡,守住自己心靈的樂園。

老媽一直想在家中供養佛像,我們打聽到光福鎮有一家從事佛像雕刻的工廠,做工比較好。於是請他們用好木雕三尊佛像,是西方三聖,同時也預定了佛龕和佛臺。

八個月後,春光明媚的日子。我們清潔房間,沐浴焚香後歡天喜地地將這三尊佛像迎請進家中。佛像的容顏端莊高貴,線條飽滿,光彩照人,望之令人心生愛慕。我們用香花、香水及美麗精緻的禮品供養他們。

日後回家,透過玄關的水晶珠簾,看到佛像優美地站著,安詳的微笑,心,就會慢慢沉靜下來,喜悅和淡定油然而生。而老媽,每天一早,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供水、燃香、禮佛。清晨,陽光在窗臺上灑下晶瑩的詩行,小鳥正跳躍著啄食。我打開臥室門,見老媽正在佛前輕聲誦經。

六月的天空藍得非常抒情,空氣裡有茉莉花的芬芳,我笑著倚在門邊,想這真是幸福的好時光……

二OO八年五月五日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