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聆聽早課梵唄的體驗

 
◎吳平( 中國)
二O一二年一月八日

 

 

為了今天下午的考試,這幾天通宵自習,晝夜顛倒。為了調整時差,昨天睡覺的時間很長,以至今天早上三點半就醒來了。

或許是這幾天在網路上,遇到了關於單親家庭的幾則訊息,也或許是馬上就要離開學校回到家堙A我突然開始思考家庭問題,心堳頇O痛苦(我與母親、母親與祖母的關係很不好)。這樣直到五點半,仍覺得心媯h苦得幾欲死去。打開電腦,戴上耳機, 我坐在床上,聽聖城早課的錄音。

混混噩噩間,聽到〈楞嚴咒〉的中間部分,我察覺這次感覺不一樣:心堣ㄕA為家庭問題感到苦惱,對錄音內容也沒有了分別心。才這樣一想,妄念就都起來了 ,但是念頭卻被唱誦的聲音打亂。我無法察覺到這些妄念的生滅,卻在當下能感覺到另一個我,這個我並沒有隨著妄念走。雖然在思考,卻沒有了分別的思維 ,而錄音也真如流水般從耳畔流過。

雖然時不時地有所思維,現在聽得是什麼內容,錄音是否有瑕疵,但卻沒有跟隨這些雜念走。某個咒語念完了,或是某位佛菩薩的聖號在重複,心堛器D,卻沒有接著想下一個是什麼,或是已經重複了多少遍。

一會兒心住在錄音上,一會兒靠在妄念旁,漸漸地,我覺得雖然心在跟著妄念跑,思維卻很是清晰,一些問題突然間就得到了自己滿意的解釋,卻也沒有生出歡喜心。我真切地覺得 ,自己感受到平時思維的這個「識心」;而這種察覺的功能,當然就不可能是識心了。這樣一動念,又生出妄念,然後倏忽間又因錄音而滅。

我不會結跏趺座,只是簡單地盤腿。應該是我的褥子鋪得太薄的原因,腳側和腳踝感覺到很痛、發燙。可是感覺到了痛,但生起的念頭卻是「我的腳在痛 」,而沒有接著想「我是不是應該把腳舒展開?」、「如果舒展開是不是這次就沒什麼收穫了?」彷彿我的腳痛,和太陽還未升起、中午要吃飯一樣,自然而然,沒有別的。這樣想著,原本就鬆動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錄音。

燈突然亮了,這是宿舍來電,昨晚沒有關燈的緣故。刹那間,我只生起把彎下了的腰直起來的念頭,沒有被打斷的憂慮,也沒有對昨晚沒關燈的煩惱。過了一會兒,舍友的鬧鐘陸續響了,隨之生出的念頭又被錄音帶回。

我覺得這些感覺應該是一種好的境界,但這個覺得好的念頭,並沒有把這些感覺打斷。我覺得其一是因為這個念頭,刹那間就被錄音的聲音沖刷掉 ;其二是覺得此時心堙A已經隱隱約約有了一層屏障,把妄念隔開。

終於聽完了錄音,此時已覺得腳踝痛到了骨頭中間。而我抱著分享的心情,揉了揉腳踝,把這一個小時可能是好的體驗寫下來。

能有這番體驗,我覺得應該有以下的原因。第一是睡眠已經充足,所以不會昏沉。第二是課誦的聲音即不單調,也不繁雜,且我將播放的音量開得較大,更容易被感染。第三是心媯h苦,有渴求解脫的欲望 ;因為有了切實的欲望,而有信心,且專心。第四是時間在日出前,眼睛還沒能起作用,所以便專注在耳根上。

最近看了《楞嚴經》淺釋堙u反聞聞自性」的內容,儘管上人講了很多,但我仍然不知道如何修習這個法門。今天這種「聞而未聞」的體驗,或許和這個法門沾上了 點邊。抱著可能幫助得到其他人的想法,將此分享出來,以待指教。

夜半心煩悶 起坐聽錄音
聞又且未聞 如水流向西
妄念且生滅 自然觀照之
梵唄如清泉 滌蕩我身心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