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恩師是父──憶上人

 
◎果嫦 文
臺灣•高雄

常云歲月不留人,人生無常。自 1992年 2 月 29日上午在舊金山譯經學院拜見 上人,迄今已隔十四載,這之間我在俗塵中浮浮沈沈,終日忙進忙出。學佛的事也就那麼多多少少、加加減減學一些些,雖然無法多撥一點時間讓自己在學佛的法門上更深入,然而想學好佛法的意願卻從未退轉。

當年歲增長,親賭與親身體驗周遭人、事、物的不測與改變,才驚覺 上人一直告誡我們人生難測、萬緣放下,以及精進修持的道理。原來不只環境會變,人的性情習性會改變,親情也會隨著歲月遞邅增減、消失,甚至造成我們無法承載的重。再回首,一切不堪更無須話從頭了。

1992年 1月 26日至 2月 29日隨先生公事前往美國,於最後一星期我們選擇停留舊金山市區幾天,接著轉往夏威夷然後返台。之所以停留舊金山的緣由,乃自孩提時數次夢見自己是男童身,跟隨一位中年的出家眾。他內著袈裟,外披紅色縵衣,手持錫杖,膚色咖啡,身材高眺。在夢中;他教我武功,稱他自有神通能見凡人所不能見,我說我也希望有您一般的能力。他笑著答:「不容易喔!你必須好好修行才能有我一樣的能力。」

年長時,一次我身體微恙歷時一個月,門診數次與吃藥仍不見起色,在我遭受身體病痛難忍時,一晚於夢中,一位慈祥的男長者為我打針,隔日我竟然不藥而癒。其他於夢中有貴人相救,或告訴我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或我流連於寺院的夢境時而在婚前發生。當我將那些夢境告訴家母時,家母總是說我和神有緣,所以才會夢見他們(父母篤信神教,對佛教所知不多)。但婚後,這些的夢境卻鮮少出現。

婚後第十年,1986年起我就尋尋覓覓要皈依夢中的師父,這期間雖然因緣際會認識幾位法師也皈依了,心頭總覺得他們不是我心中掛念的師父。直至1989年 上人來台於高雄弘法寺弘法,我帶著當時贏弱的老大希望可因皈依 上人而讓孩子身體平安。只是當時母子福薄未能成為 上人的弟子。

那時對於 上人瞭解甚少,不知道他老人家是一代高僧,皈依弟子不知凡幾,行頭陀行與救人無數的事蹟廣傳於亞洲與西方國家。然而卻被寺門上貼著皈依者需拜一萬拜的昭告震撼不已,也於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直至現今我和先生追隨 上人教化的心念與行動日益增長,雖然因日常作息繁忙而較少參與臺灣道場共修,是以欠缺學佛者該有的態度與認知,然而所作所為秉持戒律不敢稍縱。

回到前題,1992年與先生在美的公事接近完成的最後幾天,心中想皈依 上人的強烈願望驅使我斗膽去電萬佛城請求拜見 上人。頭次的回電是要我們自行前往,聽到從舊金山市區到萬佛城車程需花兩個多小時,當時我倆人生地不熟, 在不知道如何驅車前往的情形下打了退堂鼓。

想不到當我和先生自外回到旅館,房間裡留下了字條云萬佛城裡的人稍後會來電與我們聯絡。果然,未久電話的那端傳來有關拜見 上人事宜。對方得知隔天我們必須返台,乃說定隔日上午於最接近我們搭機機場附近的譯經學院拜見 上人。是日我倆依約前往,稍後見到 上人著泛舊袈裟,步履微緩由外進來,一時難掩心中感動淚滿盈眶,於譯經學院的一間小會客室裡,上人親自為我皈依並帶領誦十八大願。

當時拜見 上人時,我的身體狀況已早有不適,我的脊椎由末稍倒數第五及第六脊椎脫位,離台前曾就診數月,中西醫雙管齊下,療效有限,甚而西醫醫生建議開刀,否則治療罔然。此症狀使我坐立難安,每晚躺下就寢時痛至徹骨,每思及此暗自潸然淚下,想想有此症狀與廢人無異。雖然,我曾目睹一般信眾於公共場合中請求師父加持,當我拜見 上人時,心中雖然懷著一般在家弟子的願望卻啟不了口,思忖著如果 上人為我加持,因此而導致他的身體狀況更糟該怎麼辦?

當天皈依後離去前,譯經學院堛漯k師私下告知 上人那段期間身體不適,他老人家特別為我皈依是我莫大福報。事後,由金剛菩提海雜誌得知,上人於1990年去歐洲弘法,又為二次世界大戰中陣亡的西歐官兵超度,體力透支過多因而返美後身體狀況出現問題,難怪當我見到他時,感覺他老人家有著說不出的負荷。

返台一個月後,四月我到健保局複診我的脊椎,不同的醫生於當日照的X光片中看不出我的脊椎有任何異狀,並告知我無脊椎脫位。我驚喜這樣的結果,之後一天天的,我的身體狀況慢慢又回到病發前的行動自如,為防止病發我避免激烈的活動,漸漸的再也不覺得脊椎有任何不妥。

自皈依上人後倏忽十數載,也曾因意外或工作勞累引發身體疾病,最後總算化險為夷,回歸正常。不敢說絕對是 上人暗中幫助,但深信如果我遵行正法,依 上人教誨奉行佛弟子該具備的行為。遇到逆境時,習得人生無常不怨天尤人,由逆至順時以平常心看待,不因此貢高我慢,滋養驕氣。以不同的角度看待外在環境加諸於我身上的種種境遇,將磨練視為人生的寶貴歷練,相信諸佛菩薩、 上人必不於我最困厄時離棄,反之眷顧與保佑。

近些年,周遭的摯親一個個相繼離去,有的是高齡,也有適逢中年。如我婆婆病痛多年最後因器官衰竭而往生,往生前幾天的面相大異於常日,令人心生畏懼。而我兄長日常虛擲生命,少有善待父母,當無常來臨一夜之間猝世,嘔血滿床,其味腥臭難聞。臨終時,當家父至前哀禱不捨,但見家兄眼角掛著兩行清淚,似乎為他生前對父母的總總不宜行徑說「對不起」──但是遲了。所有的懺悔、恨不能時空倒退的惋惜,都隨著他的遺體化為雲煙歸塵。

家父生前篤信神教,以分文不取、念符咒化解鄉鄰梗在喉嚨的魚刺,及幫鄰里的小孩收驚無數。於我們所住的社區,家父母同時被鄰居稱讚為善人,以家父微薄的收入,加上食指浩繁又願意幫助別人,實屬難得,是以人人讚譽。可惜的是,待我年長學佛一段時間後,向家父母介紹佛法的「自求」不同於神教的「他求」,眾生皆有佛性,宜多吃素食少殺生,以及人難免死亡,無法長生不老的觀念,請他們多在念佛法門上用功,並學習放下。礙於家父母「重男輕女」的觀念甚深,他們依兄長之言學他教不學正法。尤其家父甚於家母不接受佛法直到病危。

於他往生後第七天凌晨四時許,屋外下著細雨,我於睡夢中夢見他來找我,衣衫不整一臉愁容,待我欲伸手牽他,他卻剎那即逝。這期間家人之中,僅我一人夢見家父,我依《地藏經》所載,為父誦《地藏經》四十九天,期使他不落六道輪迴。

家母往生前還有意識的時候,隨我念佛號,她的臨終情況是這幾位親人中如我所求,也比其他人少痛苦一些時日。遺憾的是,仍避免不了在臨終前幾日被兄姊遵從醫生建議插鼻胃管,因而多折磨幾日。於相伴他們走向人生終點的過程中,我難得可見其一可以了了分明、意不顛倒。他們的往生讓我瞭解何謂行住壞空,生離死別的道理。教學相長多年,這一課讓我習得不論生前是官賈庶民、青年老少,當死亡來臨時鮮有坦然以赴、做好心理準備。

上一輩大多走了,我是接下來該迎接死神的第一順位。忙碌一生但求父母公婆無須煩憂,孩子有良好教育能於他日自立,並為社會一般人的楷模,自己和先生老來才能安心學佛。那知事與願違,我二兒子曾被 上人稱之過去生是修道之人,因此自小及長飽覽群書、溫文爾雅,國小就看懂〈虛雲老和尚傳〉,年幼時和哥哥一起被我帶領親近道場。豈知於耳濡目染的佛化家庭中,竟然在上大學時被我發現他已學習外道多年。那些年,我們母子感情一反往昔,由親熱變冷淡而敵對,我試盡方法依然走不進去孩子的世界。事情的突兀轉變令我哀痛逾恆,萬念俱灰。

萬萬想不到馱負婆家責任,又分擔先生家計數十載,當責任可卸下鬆口氣時,孩子的不學好使我無限失望與沮喪。老二高中時在明星學校的資優班就讀,因不習慣於同儕間的競爭與排擠,是以在校心情時常低落,於是他國中時的生物老師聆聽孩子的傾訴,並瞞著我帶他接近外道。若非今年於春節時親眼目賭,我實在無法理出事出有因的源頭在哪?

從這位老師的言談舉止,我和大兒子皆發現有幾處破綻,包含她說謊、眼神閃爍不定、擅改佛法要義自圓其說、以及房舍門口掛著書院門牌,但實是傳法的道壇。回憶老二上大學前,每逢過年一家團圓、和樂融融,而這些年因孩子受信仰、道親、點傳師的影響,與家人愈行愈遠,甚而怒目相向,心中有著太多的不捨。除了不捨親情疏離,更是為一位本質善良、溫良恭儉的青年一踏入外道何時才會回到正法,又回得來嗎?

而今他執迷於外道的堅持不亞於過去,我難掩悲從中來、放聲痛哭良久,喃喃自語:「我眼睜睜看著孩子不學好,有如看他往懸崖跳卻一點也無能為力,我心好痛,好痛!」經歷親人老來諸多不順,又子欲養而親不在的遺憾,接著一手辛苦養大栽培的小孩背正法而去,幾至眾叛親離,這些年身心的內外交煎非筆墨所能形容。自始至終我不求孩子飛黃騰達,以精美華服或物質孝敬我,但求他們具擇法眼、親近善知識,盡未來際善盡佛弟子的職責。一家人於早年皈依 上人,成為 上人弟子的正法家庭,就是因為我眼見上一輩父母、公婆、家兄平生不學佛法,因此不生智慧、不斷愛欲,俗世的恩怨情愛令他們掛礙到往生。

但是那天見到小孩的老師,心中多年的疑惑打開之後,從那晚回程中我茅塞頓開,不再隨孩子的心情與態度生煩惱、起瞋癡。除了祈求諸佛菩薩保佑他平安並寄予我的祝福,我學習如 上人說:心境要像一潭池水,風來時水面起了些微漣漪,但終究這潭池水平靜無波。又心要像一面鏡子,人來人往或是佇留長短皆不影響它的原來面目。

由於心態一百八十度的轉換,我不再急於改變我小孩與家人互動的現狀,也沒有存在他是否還認得我這母親的念頭。反之,思忖孩子長大足以獨立,我的責任已了,此刻一般的父母該是接受孩子回饋的時候了。而我記取緣聚緣滅,天下無不散之宴席,不再過問世間情是何物。但勸所有父母,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因為往往傷害我們最深的人也是我們最愛的人。

這一生中最令我欣慰的事,莫過於於 上人涅槃前見到他,又成為他的弟子。近幾年若非平常養成誦經禮佛、參與道場共修、閱讀有關 上人開示的習慣,我不知道會以何種心態跨過生命中的危機與心情轉換?聽聞 上人的錄音開示,句句鏗鏘有力令我心生畏懼,嘆服他老人家博學多聞、記憶過人,必是佛菩薩轉世,方有此大慈悲、流血汗、捨生命的精神為佛事、為眾生。

當我從錄音帶中聽到他殷切有力的聲音,想必那天他精神不錯,我也跟著心生歡喜。而錄音機傳來他老人家一句一句、慢慢不太有力氣的聲音時,我難過地猜測 上人這天大概身體不舒服了,但是他依然抱著病痛為弟子說法。上人也常常因在家或出家弟子不聽話而生氣,怪自己沒德行才教導出懈怠的弟子,字字一針見血當頭棒喝,此時我多麼希望 上人依舊住世,有力氣地打我、罵我、鞭策我,但求善知識永遠住世!

上人對全世界人類與佛教界的貢獻與影響,綿延流長無遠弗屆。他教導我們十法界不離一切心,法無定法,一切無來無去,但問自己如何放下、看破。從戒定慧中明心見性,了生脫死有所成就,否則豈不枉為人身?我從他的開示中跳脫出親情的攀籠,不再執著。

以我的經驗,多閱讀及聆聽 上人開示,我們的思維與態度終將被改造,那是一個艱辛的過程,有如金蟬脫殼、毛毛蟲羽化蝴蝶,然而蟄伏沈潛為的就是轉換另一個嶄新的生命。正如我們改掉舊有習氣,以更積極樂觀的心態面對逆境,這其中轉化的過程,非具有善根及超人的毅力者不易達成。

上人為了讓我們明瞭「生死乃人生大事」,以開門見山的開示頂著我們的背脊,鞭策我們勇往直前,不可稍有懈怠。他老人家說:唯有忍人所不能忍,吃別人所不能吃的苦,我們才能登彼岸,得到真自由、真快樂!我想跟 上人說:「師父,要實行你所說的不容易,因為除了祖師大德,少有人可做到您做到的,弟子將盡力而為,願師父盡虛空遍法界為我們說法,不離棄。」

生我者俗世父親,賜我慧命者 上人。父親鞠我教育我,要行事俯仰不愧於天地;而 上人教導我們確實執行六大宗旨──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立、不打妄語,乃至出於凡塵的修持,內心清淨無染。唯獨以大無畏、日日勇猛精進,方能於菩薩道上九品蓮花化生。此處人人可往,因為人人皆有佛性、皆堪做佛,但憑真功夫。

上人的叮嚀愛之深、責之切,一聽再聽感覺得出他「恨鐵不成鋼」的悲切;他以身作則,讓我們清楚舜何人也,禹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人佛無分別。學習不做顛倒事、堪忍辱、看破放下,向大德祖師們看齊,總會離菩薩道愈來愈近!

千言萬語難以表述對 上人的感恩於萬一,唯有再接再厲,不負 師父對我們的期許與勉勵,願 上人於盡虛空遍法界教導我們,一如往昔!

二OO七年七月十三日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