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失而復得的佛寶

 
◎鄧圖飾 文
加拿大•溫哥華

2008年 5月 12日,中國四川汶川 8.0 級強震,造成近七萬人遇難, 三十七萬人受傷,一萬八千人失蹤。

我的家鄉是在四川北部,不在震中央,但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當我得知四川發生地震時,已經是溫哥華 5月 12日下午五點鐘了。我的朋友打電話告訴我四川發生地震了;我還覺得她在開玩笑。因為在我的記憶中,四川與地震是不沾邊的。曾聽我媽媽講,在我出生前,雲南發生地震時,對我們有些影響,但也只是房子晃了幾下。朋友說:「那妳自己上網去看吧!」

打開網頁,才知道短短的一天裡,中國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災難。看了新聞,起初我並不擔心我的母親;因為我覺得她可能待在老家,而老家並不在地震帶,而且也沒有任何關於我老家(川北地帶)的傷亡報道。我反而最擔心的是我兩兄弟,他們都在成都。

從 12日晚六點(溫哥華時間)開始,我一直試著聯繫我在四川的家人。但無論是成都兄弟倆的手機、座機,還是在川北老家母親的座機,沒有一個可以打通。直到第二天中午(中國 5月 14日凌晨二點),終於打通了在成都弟弟的手機。

他告訴我地震已造成很多人傷亡,他及哥哥、哥哥的家人都沒事;但 5月 12日及 13日,所有成都市電話及網都壞了,而母親現在在川北老家,人沒事,但房子都塌了。如果我想聯繫她,可能很難。他說他很累,幾天沒睡覺,現在也顧不上餘震了,就想睡覺。

我一直試著聯繫母親,直到下午三點(中國 5月 15日晨六點)我媽才接到我的電話。媽媽在電話裡邊講邊哭:「房子都垮了」,「跨了也就算了,但我們的佛像及很多珍貴的佛寶都埋在下面」,「現在下著很大的雨•••。」我也邊哭邊安慰她:「人沒事就好,現在這些都埋在下面了,並不是您的錯;您對佛,對上師的心意,他們會知道的•••」在後來的幾天電話裡,我的母親陸陸續續講了地震前後她所經歷的一切。

我的母親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每天大多數時間都待在我們自家的佛堂念經。下午二點時,她通常會在佛堂念誦〈普賢行願品〉,雷打不動。5月12日剛好是農歷四月初八,釋迦牟尼佛的生日。按照慣例,沒有意外的話,她 5月 12日下午二點鐘應該在佛堂念經。我們的佛堂是在三樓,發生地震時,三樓及二樓瞬間全垮了;如果她那時在家裡,一定很難避開這場災難。

地震前一天,5月 11日有一個居士因為是癌症晚期,所以想請我母親幫忙帶她去成都去求見一位具德的上師。當時我母親有些猶豫,因為第二天 5月 12日剛好是釋迦牟尼佛的生日,她本有很多安排。但一想到別人的痛苦,便一口答應了。

5月11日晚上,我母親睡得不是很安穩;大約凌晨二點,她聽到奇怪的鼓聲(有點像小孩玩的撥浪鼓)吵醒了她。她覺得挺納悶:「這麼晚誰家小孩在玩•••。」她倒頭繼續睡,不久她又夢見自己的一位上師對她說:「你還不快點起床去辦事•••。」大概 5月 12日早上六點鐘,母親帶著那個居士急急地向成都趕去。

因為她很記掛家裡的佛堂、佛像以及當天應有的功課,所以事情一辦完,她又急急往回趕。剛一離開成都市,就聽到地震的消息。母親很擔心家裡的佛堂,因為我們的房子比較老,而且沒有甚麼防震設施。這時成都已經亂了,即使身在成都的哥哥和弟弟都相互聯繫不到,盡管我哥哥知道我母親去了成都,但並不知道她因擔心家裡的佛堂又走在回家的路上。

這時,從成都開出的車也不多,6、7個小時的客車並沒有將她直接送回家。5月12日深夜,母親到了一個中轉站,但這時沒有任何司機願意在這樣的深夜出車。一個居士將母親接到她家裡過了一夜。當 5月 13日她趕回家時,熟悉的三層樓(我父親一手設計,一手修建的),已變成了一片廢墟;殘缺的暀W還掛著相片在風雨中搖曳。

當母親再也沒看見她熟悉的佛堂;她哭了。她想試著用雙手刨出廢墟裡的佛像、經書、舍利•••但他們被壓得太深;盡管刨到手上的血,和著雨水染著泥,但仍無濟於事。而且餘震不斷,殘留的椈擬H時會再次倒塌,這時鄰居都勸她趕快離開這危險之地。

地震之後一直下雨,而且每天都有很多次的餘震。房子跨了沒有地方住,母親搬進了弟弟的房子,是在一樓,相對安全一些;最上面的 5樓及 6樓的樓戶已搬離了,因為這座樓已有了裂縫。大家都集中在醫院的院子(我們家住在醫院裡),搭起了帳篷;因為這裡不是重災區,政府很難顧及到這邊,人得自給自保。平時在家裡做飯,做完飯都端到醫院的院子裡吃,大家也都睡在院子裡。母親不習慣在外面睡,但一聽到有餘震,她就趕緊往外跑;平時,就待在房間裡,祈求所有的佛寶能回來。有空她也拿出家裡所剩的米、麵及油,給住院的病人及家屬吃,偶爾也走到廢墟周圍去「看看」埋在下面的佛寶。

時間一天天過去,餘震越來越少。我每天盡量給母親保持聯繫,安慰她,勸解她。有一天她告訴我說:「政府有派人來看房子,但是這次大家都損傷很大•••多虧佛菩薩保祐,至少我人沒事。所以我想我們也不要給政府添麻煩了,你們就三兄妹幫忙著修吧•••」我們三兄妹都同意這個建議。其實,這次看著那些埋著的孩子、哭泣的父母、悲傷的兄弟•••覺得自己活著是非常地幸運,都願盡自己的能力去幫助他人。

大概十幾天過去了,有一天母親很開心地告訴我:「現在東西都掏出來了,所有的佛像、經書都是好的;那些舍利都在,一個都沒少•••真的謝謝菩薩•••」這真是很神奇!首先,一直下著大雨,從沒停過,但經書保存完好。其次,我們家的佛像,是一個瓷製的觀音菩薩像;那是我母親剛信佛時,1992年夏天從成都昭覺寺請的第一尊佛像。佛堂在三樓,從三樓墜到一樓,上面壓了很多瓦礫磚頭、水泥板•••但還是完整無缺。真如一位法師讓我轉給母親的話:「真心去祈求諸佛菩薩,你的佛寶定會回到你的身邊。」

地震的事已過去了半年多,那時候看似很艱難的事,也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心裡留下了一些痕跡而已。現在有時跟母親的聊天中,她從沒再提起那時的心情。我知道她早走過了那段艱難,進入了新的生活。

我真心感謝諸佛菩薩的加持!感謝所有上師們!謝謝他們從未捨棄過我們!

二OO九年一月廿四日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