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心理治療椅上的墮胎見聞

 
◎莊果藝(臨床心理治療師)
臺灣•台北

某日在台北的公車上,聽到幾位少男、少女們嬉鬧地對話著。一位少女說她最近身體不太舒服,另一位少女對她說:「妳小心要去墮胎了。」少男們聽了哈哈大笑。
街頭的服裝店堙A少女們如是說:

「某甲最近心情不好。」

「是啊!她才去墮胎。」

「喔!那種感覺超差的!」

他們對談的語氣就像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內心不禁感嘆:「曾幾何時,在父母親的年代視為大不道且難以啟齒的事,在現在的孩子們說來就像去診所看感冒般地稀鬆平常。」真為這些孩子們感到憂心。

宣公上人在講述十二因緣時說道:「…這種識就是中陰身(註1),在男女有性行為的時候,這中陰身離得千里萬里,都看得到這個地方有一線很小很小的光明,他和這個父母有眷屬因緣的,就看得見這個亮光,就到那兒去投胎,這個識就投胎了;…識投胎了,這就有了『名色』。『名』,就是受、想、行、識四蘊(註2);『色』,就是色蘊(註3)。」(摘自《無辜的小鬼》「十二因緣」篇)從佛教的心智觀來看,受精卵已經具備人的生命,只是人的形體有待發展長成。這時已到來的第八識知道他/她如何地被對待,會生瞋恨或喜歡;就像人亡以後,雖然第八識已經離開身體,但為亡者做佛事,亡者是知道並且能獲益,從而生歡喜的。所以,墮胎就是殺生了。

在工作上,有一些憂鬱症和躁鬱症的患者轉介來做心理治療。他/她們共同的特徵是,疾病重覆發作,持續藥物治療了兩年以上仍然無法達到穩定的控制;或者症狀控制穩定了,內心還是感到痛苦。我發現這樣的個案,十位之中有八、九位經歷過自身或者女友墮胎的經驗,並且墮胎三次以上。他 / 她們的疾病也都在墮胎之後發生;疾病的過程均是症狀好得不錯了又再發作,重覆再重覆。即使有一些個案將墮胎當作永遠的秘密,不曾對周遭的人透露,但是每當治療效果不錯,疾病卻又再復發,而我嘗試跟他/她們談墮胎時,他/她們都會願意說出來。以下提出幾則個案(註4)作為借鏡,讓我們再次審慎思考「墮胎」這個問題:

【個案一】

有一位年輕的男性,原本任職電腦工程師,擁有高薪以及好的工作職位。在工作壓力下開始出現憂鬱症狀,以酗酒的方式處理情緒與失眠問題,後續發展出酒精成癮而到精神科接受治療。他無法再繼續工作,決定辭職休養。住院和長期藥物的治療幫助他憂鬱症狀控制穩定,但心智功能的復原呈現停滯狀態,還是無法像生病以前一般正常地工作和社交,也難以完全停止喝酒。每天到了下午,他就想要喝幾罐啤酒,讓自己陷入茫茫然的感覺之中。

他的醫師幫他安排心理治療,我們共同努力了一段時間,他的心智功能有一些改善了。但他與父親的關係卻突然起了變化,不但常與父親有衝突,還跟父親打架又割腕自殺,憂鬱和喝酒的問題再度惡化。

在心理治療中,我們嘗試探索他所經歷的墮胎經驗。他生長在富裕的家庭,家堣]信佛,曾經是小留學生,接受西方教育,大學畢業後返台工作。他交往過幾位女友中,曾經懷孕四次,但都以墮胎處理,最早的一位在他青少年時期。他曾經要求女友留下這些孩子,女友以太年輕不想有小孩為由拒絕。在當時他知道那麼做是不對的,他感到痛苦和罪惡感,卻無能為力。

他所學習的西方醫學知識告訴他,那只是一個胚胎;然而從小的家庭教育,讓他隱約知道那是一個有生命的胚胎,但不清楚那個胚胎已存在一個人的生命。當知道胚胎具有第八意識,等同於一個人的生命已經開始時,他用手壓著胸口表示感到相當地震憾,一邊說著過去如果他知道這一些,就不會那麼胡鬧一通了。

想起這些孩子,他覺得很對不起他們,願意用生命償還。他是認同佛教的,我們談到自殺或傷害自己都違背孝道,不可以這麼做,反而要做一些符合道德、利益他人的行為。他回家跟學佛的母親討論這個問題,母親說他真是造孽亂來,並用佛教的方法幫助他。而他還在持續努力地改變、治療自己。

他曾有一位女友,就不像他那麼幸運擁有好的家庭支持。在墮胎三次以後突然跟他分手,後來即使她遇到人品不錯的華裔男生追求她,她都無法接受,之後尚且聽聞她到酒店上班。像她這樣一位西方大學畢業的華人女孩,原本可開創美好的人生,卻淪陷於這般生活際遇,相當令人惋惜。祝福她早日遇到好的人事物,走入身心健康的生活境地。

【個案二】

一位心地善良,想法單純,又面貌清秀的女孩,在她小時候父母親就離婚了。後來母親再婚,她和手足們跟著繼父和母親一起生活。雖然跟母親很親,而繼父也對他們兄弟姊姊們不錯,但她就是不喜歡繼父。上了高中就開始談戀愛,並且第一次懷孕,在家人都不知道的狀況下,她和男友共同決定接受人工流產手術。之後他們的戀情也變了調,不久後就分手。

她的個性活潑外向,跟同性和異性的朋友都相處得很好。有一次跟一位她很信任的異性朋友出遊,玩得太晚了而決定先到這位朋友家過夜。她曾考慮到自身的安全問題,但又想到朋友的家人都在家,又是她的好朋友,而嘗試相信這位朋友。然而不幸的事卻發生,這位朋友強暴她,並且她懷孕了,再上一次手術台進行人工流產。這件事對她造成很大的心理創傷,她不敢告訴任何人,獨自留著這個秘密,直到心理治療塈畯抻肭_它。

後來她陸續交往過幾位男友,每一段戀情都有墮胎的經驗,每一次在手術後她都感到相當地後悔和痛苦。她後悔也生氣自己為什麼每次都不能拒絕男友的要求,沒有做保護自己的措施,更覺得當時自己很傻,為了愛這些男生,為了不要讓他們不高興,結果卻是她上手術台結束肚堛熒s生命。每當墮胎之後,愛情就會褪色,男孩子們對她變得冷淡,她對關係更感到不安全感,爭吵的情形愈來愈多,終至分手收場。

在第七次墮胎以後,她逐漸變得憂鬱,一改過去想法樂觀、活潑外向、跟朋友愉快相處的性格特質,取而代之的卻是對人的多疑敏感,總覺得同事在背後講她的壞話,別人不喜歡她;只要聽到別人談是論非,或者說工作那堸絞o不好,她就會認為是在影射她,憂鬱症狀干擾她,讓她逐漸難以勝任工作。她還常常做惡夢,夢境多是被追殺,被強姦並且殺害,她怎麼掙扎都沒有用,或者被壞人追逐,她很害怕很害怕地逃跑。曾經多次夢見小男孩來看她,叫她「媽媽」,也曾夢見小嬰兒。

生活過得很痛苦,她決定就醫,診斷憂鬱症,後來辭去工作休養。她很努力想讓自己好起來,按時服藥,按照醫師教她的方法改變生活。但是症狀改善到一個程度就停住了,她主動要求做心理治療。當她談到那些墮胎的經驗和男友們時,非常地悲傷、罪惡感、生氣、又否定自己。她一方面覺得自己很髒,跟那麼多人發生性關係,認為自己是很糟糕的人,不會保護自己,讓錯誤一再發生;另一方面又感到悲傷和生氣,質疑為什麼她對那些男友們那麼真心、那麼好,他們卻那麼自私,只為了自己一時的快樂,不顧她的健康,每次都讓她獨自面對躺在手術上,從清醒到昏迷的孤獨與冰冷,以及麻醉清醒過程身體的痛苦和心理的罪惡感。

還有後來男友們對她冷淡的態度,令她在關係媟P到不安、質疑自己對男友的付出是否值得、在變調的關係堭瓣耤C面對那些孩子,在過去她以為還沒看到手腳長出來就還不是人,只知道是有生命的胚胎。如果那有生命的胚胎已是人,她認為她會嚇死了,也會使她聯想到鬼片媕汎F附在人的頸子上準備報復的可怕景象。她說,連家堛漱p狗小貓生病,她都感到擔心、難過,如果有生命的胚胎是人,她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當她真誠地面對這些經驗,不再把它們強力地壓抑在心埵茼足偃掉v的一角時,惡夢停止了。夢境變成很久沒有見面的朋友,在夢埵o是平靜的,不再恐懼害怕。白天的生活,她再度感受到自己存在、活著的感覺,從原本不想工作到現在她主動地出售自己的手工藝作品,尚且出現想要找工作的動機。她已經學會如何在兩性關係堳O護自己,跟會尊重她、珍惜她的男生交往。

【個案三】

她是台灣傳統社會堥憳洹絮隍漱k兒。約莫二十歲,五專畢業之後開始工作,收入與工作都穩定,薪資用於孝養中風和失智症的雙親,並支付家堛熄U款。手足們都離家各自生活,家堨u剩她與雙親同住,下班後和週日的時間多待在家堻郎顑M照料父母親的起居。

因緣際會之下,她交往了一位心情不好就喝酒的男友,當時男友還能夠正常工作。交往以後她陸續懷孕三次,雖然都告知男友,但考量她和男友的生活負擔,以及服用精神科藥物將會生出畸型兒,三次懷孕她都毅然地獨自到婦產科進行人工流產。第一次她曾經在婦產科外徘徊遲疑了一陣子,但想到現實生活無法好好教養這小孩,也不能給孩子一個完整健全的家庭成長,她終究上了手術台。事後感到相當地心痛和罪惡感,曾經探尋有關嬰靈的事情,也會到廟堳糮禲C

墮胎的事除了男友,她不敢告訴其他人。後來她嘗試避孕,但是失敗了,做了第二次人工流產。之後她逐漸出現情緒困擾,情緒的波動難以自控,也影響工作勝任,開始到精神科就診,接受藥物治療,當時還可以上班。然而在第三次墮胎後,她的情緒問題漸趨惡化,需要停止工作到精神科住院治療,診斷躁鬱症。她無法再像過去一樣勝任工作,只好辭去工作。家人難以接受她有躁鬱症的事實,認為她只是不夠堅強,不能給予她照顧和支持,還是要求她繼續負擔家堛爾g濟與照顧父母的責任。她無法承受這樣的壓力,決定先搬離家,暫住男友的住處。

搬家那一天起,父母親不諒解她,父親不跟她說話,母親生氣地責罵她,在男友的協助下,她傷心地搬離長年與父母親同住的家。離家後與男友同住,男友的飲酒問題卻日益嚴重。往後男友重覆的住院照料和債務問題,都由她肩負,而她也因症狀惡化幾度住院,生活對她而言仍是相當辛苦的。當我們談到墮胎的問題時,她才將隱藏內心多年傷痛的秘密釋放,用真誠的心向這些孩子們說「抱歉」。男友在這段期間突然跟她提起孩子的事,覺得對她很虧欠,變得努力工作、願意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減輕她的負擔。雖然經濟上的限制,她無法立即地幫孩子們寫牌位,但她很有心地請了《地藏經》讀誦,迴向功德。

雖然無法得知他們的疾病是否完全肇因於墮胎的因果,但是墮胎與他們的心理困擾是存在關聯的。《無辜的小鬼》一書之「墮胎、嬰靈答問錄」篇章堙A宣公上人說道:「墮胎的罪是最大的,雖然你看那個鬼小啊,但鬼小神通大,能令你死亡,生種種的怪病,弄得你莫名奇妙,糊里糊塗地發起神經病…。」有人向上人提問:「墮胎是殺業,以前沒有學佛,不知犯了殺業,如何才能補救呢?」上人開示:「多做功德,多懺悔,多念佛。」

佛法是積極正向的,任何人在無知的狀況下犯了錯,都有機會誠心懺悔,知過不再犯,並且在往後的人生實實在在地過積福培德的快樂生活,迴向功德,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彌補過去所造作的,扭轉業海浮沉的命運。

回顧這些個案的共同點是,當他們經歷墮胎事件時,都還沒有機會知道「未成人形的胚胎儼然已是一個人的生命」。在往後的人生,當他們知道這個事實的時候,反應是那麼地震驚、罪惡感、愧疚。這個問題再往深處探究,不難發現與男女關係中任由「愛慾」恣情縱意地發展有關。在佛教堙A非婚姻關係中的性行為都屬邪婬,是不被允許的;在天主教、基督教和回教,非婚姻中的性關係則犯姦婬罪,同樣是不被允許的。

如果在他們青少年以前就知道墮胎是個嚴重的錯誤、造作重的殺業、且是違反人性的殘忍行為;並且知道在兩性關係中如何潔身自愛、如何避免陷入愛慾的危險處境;知道兩性關係中浪漫時刻的美好與危機同時並存,如何在互動方式上做明智的抉擇,如何著實地瞭解並認同書本和課堂上學得的傳統禮教的精神,進而落實於兩性交友,許多墮胎事件是可以避免的。更不必在未來的人生中,無論這一世或來世,承受墮胎因果的痛苦。

在這個時代,醫學科技的發展造福無數人群。然而,當人們對生命始末的所知僅局限於物質化觀點,例如:未成人形的胚胎只是一團細胞,而將墮胎做為無法承擔懷孕後生養孩子責任的問題解決方法,救人的醫療技術就成為殺害生命的工具。經歷的人即使不予正視、不予言說,在還沒論及果報現形之前,道德良知的陰影與失落生命的悲傷,已在心靈深處不斷堆疊,並非矇上眼睛看不見,墮胎的經驗就會像船過水無痕般地回歸平靜。

我們不妨反思看看,當世界衛生組織(註5)指明,「憂鬱症」已成為二十一世紀人類健康和生產力的前二大殺手時,縱然各種新的藥物不斷發明,宣稱可以有效治療憂鬱症,但憂鬱症依然在人類社群堬惘獢C人們是否也需要正視這現象背後的因果業報的問題,進而從根本處下手改善呢?書撰至此,誠摯地跟諸位具備高等靈性的人類朋友們分享:「道德良知的提升與適當地節制欲望,是健康全人生活不可缺少的重要因素。」祈願透過這樣的努力,讓墮胎的悲歌終有終止於人類社會的一天。

註1:中陰身即是第八意識,也就是阿賴耶識。
註2:受、想、行、識這四蘊屬於看不見的心理現象。
註3:色蘊屬於物質現象,例如人的身體。
註4:個案經同意刊載。
註5: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9年 10月20日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