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总会.DRBA Logo

再增订佛祖道影(卷一)

云老和尚重辑.化老和尚再增订

目录

释迦牟尼文佛  

释迦牟尼文佛

佛示生于中天竺国。为净饭圣王之子。寻舍转轮圣王位出家。成无上道。转大法轮。其后七十九岁。垂般涅槃。乃以正法眼藏。付其高第弟子摩诃迦叶。并敕阿难。副二传化。复以金缕僧伽梨衣。令大迦叶转付当来补处弥勒佛。其说偈曰。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

赞曰

万德庄严 一尘不立 四十九年 太煞狼藉
末后拈花 笑倒迦叶 正法眼藏 千圣不识

或说偈曰
◎一九八四年三月二日.宣公上人作

兜率降生帝王家 四门游毕弃繁华
说法演教化群品 慈悲喜舍度众侠
万德庄严福慧聚 一尘不立净自他
佛僧传承满天下 摄受有情数稻麻

初祖摩诃迦叶尊者  

初祖摩诃迦叶尊者

尊者。本摩竭陀国人。出婆罗门氏。其形金色。见佛出家。冀度诸有。佛于众中。称为第一。一日。佛于灵山会上。拈出一枝金色钵罗花示众。时大众默然。惟尊者破颜微笑。佛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复以金缕僧伽梨。嘱曰。转授当来慈氏佛。尊者作礼曰。恭依佛敕。后尊者以法转付阿难。即持僧伽梨入鸡足山入定。以俟慈氏下生。

赞曰

破颜微笑 醍醐毒药 金襕袈裟 何处安着
传个什么 将错就错 殃祸儿孙 龟毛兔角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月十五日.宣公上人作

灵山拈花传心印 破颜微笑直承当
祖祖法灯照沙界 僧僧慧命满大千
金色头陀袈裟幢 弥勒尊佛续圣田
摩诃迦叶功勋大 尽未来际恩无边

二祖阿难陀尊者  

二祖阿难陀尊者

尊者。王舍城人。斛饭王子。佛之从弟也。多闻第一。一日问迦叶曰。师兄。世尊传金栏袈裟外。别传个什么。迦叶召阿难。尊者应诺。迦叶曰。倒却门前刹竿着。后迦叶乃告尊者曰。我今年不久留。今将正法付嘱于汝。汝善守护。后尊者转付法于商那和修。于恒河中流入灭。涌身虚空。现十八变。入风奋迅三昧。分身四分。一奉忉利天。一奉娑竭罗龙宫。一奉毗舍离王。一奉阿阇世王。各各造宝塔供养。

赞曰

多闻总持 慧性圆悟 倒却刹竿 两手分付
难弟难兄 是子是父 虽然如此 绘事后素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一日.宣公上人作

阿难多闻未用功 摩登伽女逞邪风
始知道力少坚固 终被淫室困厥躬
佛顶楞严摄还本 文殊师利持救应
结集经藏传万古 法门命脉流西东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尊者。摩突罗国人也。姓毗舍多。在胎六年。应瑞而生。后出家学仙道。居雪山。因阿难将入灭。时山河大地六种震动。尊者同五百仙人礼阿难足。而跪请曰。我于长老。当证佛法。愿垂度脱。阿难即变恒河为金地。为说大法曰。昔如来以正法眼付大迦叶。转付于我。我今付汝。尊者既得法。降二火龙。以建梵宫。转大法轮。后付法与优波鞠多。即隐罽宾国象白山。现十八变火光三昧。用焚其身。

赞曰

应瑞而生 转妙法轮 五百仙众 惟祖特尊
无端一语 印破面门 降龙伏象 道播乾坤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三十一月二日.宣公上人作

修仙学道入深山 叩请庆喜望垂怜
五百丹客归三宝 两条火龙上九天
正法眼藏付心印 金色头陀定云南
祖祖相承无言说 灯灯互映更光前

四祖优婆鞠多尊者  

四祖优婆鞠多尊者

尊者。吒利国人也。姓首陀。年十七。投三祖出家。祖问。汝年几何。答曰。十七。祖曰。汝身十七耶。性十七耶。答曰。师发已白。为发白耶。心白耶。祖曰。我发白。非心白也。答曰。我身十七。非性十七也。祖知是法器。遂为落发受具。告之曰。昔如来以无上法眼付嘱迦叶。展转相授。而至于我。我今付汝。勿令断绝。尊者得法已。随方行化。魔宫震动。波旬愁怖。后得提多迦已。遂踊身虚空。呈十八变。复坐。跏趺而逝。

赞曰

身性十七 有何交涉 降伏波旬 全凭渠力
震动魔宫 了无伦匹 巍巍堂堂 光舒化日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五日.宣公上人作

幼时出家遇祖传 抖擞精神忘睡眠
身性十七多言说 发心白耶乃戏谈
机教相扣契真理 师资道合演妙玄
法本流遍三千界 十方普化续绝诠

五祖提多迦尊者  

五祖提多迦尊者

尊者。摩伽陀国人也。生时。父梦金日照曜天地。长遇四祖。求出家。祖曰。汝身出家。心出家耶。答曰。我求出家。非为身心。祖曰。不为身心。谁复出家。答曰。夫出家者。无我我故。即心不生灭。心不生灭。即是常道。诸佛亦然。心无形相。其体亦然。祖曰。汝当大悟。心自灵通。即为剃度受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中印土。转付法与弥遮迦。乃踊身虚空。作十八变。火光三昧。自焚其身。

赞曰

心非生灭 欲隐弥彰 法非常道 好肉剜疮
梦中说梦 家丑外扬 火光三昧 雪上加霜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宣公上人作

父梦金日祖降生 不迷本性觅离尘
无我出家非异灭 有愿脱俗断苦因
与佛为邻思齐圣 同师护教正法兴
火光三昧焚幻体 魔宫震动鬼神惊

六祖弥遮迦尊者  

六祖弥遮迦尊者

尊者。中印土人。初学仙法。因五祖至彼国。尊者瞻礼。曰。昔与师同生梵天。我遇仙人授我仙法。师逢佛子修习禅那。自此。报分殊途。已经六劫。祖曰。支离累劫。诚哉不虚。今可舍邪归正。以入佛乘。尊者曰。今幸相遇。非宿缘耶。愿师慈悲。令我解脱。祖即与剃度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游化至北天竺国。付法与婆须密。即入师子奋迅三昧。踊身高七多罗树。却复本座。化火自焚。

赞曰

一悟宿因 脱尽知解 归正舍邪 两彩一赛
师子奋迅 是何三昧 千古悠悠 清风遍界

或说偈曰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宣公上人作

学仙学佛虽殊途 时节因缘待成熟
偶然相逢原宿定 历劫分散未尽疏
一旦契合全道果 万古常融是真如
吾辈为何无感应 凡心难断沉爱湖

七祖婆须密尊者  

七祖婆须密尊者

尊者。北天竺国人也。因六祖游化。见尊者手持酒器。逆而问曰。师何方来。欲往何所。祖曰。从自心来。欲往无处。尊者曰。识我手中物否。祖曰。此是触器。而负净者。尊者曰。师识我否。祖曰。我即不识。识即非我。后为披薙圆戒。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迦摩罗国。广兴佛事。后付法于佛陀难提。即入慈心三昧。复起。示众曰。我所得法。而非有故。若识佛地。离有无故。语已。还入三昧。示涅槃。

赞曰

云呈祥瑞 金色晃烨 手持触器 归源路直
现慈心相 胶盆拈出 说法示众 胡饼呷汁

或说偈曰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宣公上人作

北天竺国生圣人 手持触器问前因
从自性来无所去 识即非我有何人
慈心正定听去入 悲光遍照满乾坤
金色莲华接学者 摩诃般若秘灵文

八祖佛陀难提尊者  

八祖佛陀难提尊者

尊者。迦摩罗国人也。顶有肉髻。辩才无碍。初见七祖论义。祖曰。仁者。论即不义。义即不论。若拟论义。终非义论。尊者知祖义胜。心即钦服。曰。吾愿求道。沾甘露味。祖遂与剃度授具。付以大法。偈曰。心同虚空界。示等虚空法。证得虚空时。无是无非法。尊者得法已。领众行化至提伽国。转付法于伏驮密多。即现神变。却复本座。端然示寂。尔时众建宝塔。葬其全身。

赞曰

论即非义 一语便了 廓彻灵源 撒却珍宝
甘露门开 三更日杲 今之古之 清光皎皎

或说偈曰
◎一九七八年三月一日.宣公上人作

顶生肉髻示真源 随形相好愿力坚
无碍辩才深般若 大开圆解义论玄
心同虚空超法界 量包宇宙入微先
即现神变还本座 三更杲日似明天

九祖伏驮密多尊者  

九祖伏驮密多尊者

尊者。提伽国人。年已五十。口未尝言。足未曾履。一日。见八祖所说。真吾弟子。尊者即起礼拜问曰。父母非我亲。谁是最亲者。诸佛非我道。谁是最道者。祖曰。汝言与心亲。父母非可比。汝行与道合。诸佛心即是。尊者闻偈已。便行七步。祖曰。此子昔曾值佛发愿。虑父母难舍。故不言不履耳。长者遂舍出家。祖乃薙落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至中印土行化。转付法于难生。即入灭尽三昧。而般涅槃。

赞曰

语未出口 言满天下 足未出户 虚空遍跨
尊贵不居 佛祖并驾 周行七步 已成话欛

或说偈曰
◎一九七八年三月五日.宣公上人作

不言不履乘愿来 椿萱难舍体亲怀
孝身孝心孝本性 敬师敬祖敬佛台
独具异禀择法眼 巧遇良范识英才
一言唤醒真弟子 手舞足蹈叹奇哉

十祖胁尊者  

十祖胁尊者

尊者。中印土人。因随父谒九祖。父曰。此子处胎六十岁。因名难生。尝有仙谓。此儿非凡。当为法器。今遇尊者。可令出家。祖即为落发授具。羯磨之际。祥光烛座。仍感舍利三七粒现前。自此精进忘疲。胁不至席。人遂号为胁尊者。后祖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华氏国。转付法于富那夜奢。即现神变。而入涅槃。化火自焚。四众各以衣裓盛舍利。随处建塔。

赞曰

胁不至席 于道何切 满座祥光 冲破铁壁
地摇六震 眉横鼻直 千古万古 为人天则

或说偈曰
◎一九七八年三月十日.宣公上人作

胁不着席行力坚 以身作则示垂先
松柏耐寒人仰慕 日月普照各开颜
高风亮节无伦比 大志伟愿有谁全
古今中外皆蒙润 祥光瑞霭众所瞻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尊者。华氏国人。因十祖行化至其国。憩一树下。尊者适来。合掌前立。祖问。汝从何来。答曰。我心非往。祖曰。汝何处住。答曰。我心非止。祖曰。汝不定耶。答曰。诸佛亦然。祖曰。汝非诸佛。答曰。诸佛亦非。祖因说偈曰。此地变金色。预知有圣至。当坐菩提树。觉华而成已。祖知其意。即为薙落授具。因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波罗奈国。转付法于马鸣。即现神变。湛然圆寂。众建宝塔。閟其全身。

赞曰

诸佛亦非 圣凡何立 敷坐树下 地现金色
谈真实义 人天罔测 觉花一开 高悬慧日

或说偈曰
◎一九七八年五月三日.宣公上人作

本无来往妙觉山 离诸止相万佛传
地现金色吉祥兆 天雨宝华瑞应先
圣人降世化群品 神龙拥卫预感召
诸佛已非何所有 如是如是莫声高

十二祖马鸣大士  

十二祖马鸣大士

大士。波罗奈国人。谒十一祖。问曰。我欲识佛。何者即是。祖曰。汝欲识佛。不识者是。答曰。佛既不识。焉知是乎。祖曰。既不识佛。焉知不是。大士豁然省悟。祖为剃度。乃曰。此人昔为毗舍利国王。运其神力。分身为蚕。国人得衣。后生中印土。马人悲恋。因号马鸣。如来记曰。吾灭后六百年。当有贤者。度人无量。继吾传化。今正是时。遂付以法。后得迦毗摩罗。即入龙奋迅三昧。挺身空中。如日轮相。然后示灭。

赞曰

宿运神力 与裸者衣 何者是佛 如菜作齑
恁么悟去 正眼难窥 远受记莂 栽眼上眉

或说偈曰
◎一九七八年五月十日.宣公上人作

勇猛精进修善根 无量劫来度众生
化蚕吐丝菩萨愿 若马悲鸣祖师风
传佛心印弘大乘 续圣明灯演圆宗
西天东土齐瞻仰 虚空法界日当中

十三祖迦毗摩罗尊者  

十三祖迦毗摩罗尊者

尊者。华氏国人。初为外道。通诸异论。有大神力。初见十二祖。作礼忏悔。祖问。汝名谁。眷属多少。尊者曰。我名迦毗摩罗。有三千眷属。祖曰。尽汝神力。变化若何。曰。我化巨海。极为小事。祖曰。汝化性海得否。曰。何谓性海。我未尝知。祖曰。山河大地。皆依建立。三昧六通。由玆变现。尊者闻言。与徒众俱求剃度。祖召五百罗汉。与授具戒。复以大法付之。得法已。游化至西印土。转付龙树。即现神变。化火焚身。

赞曰

唱出多端 拍拍是令 以心印心 似镜照镜
竭尽玄微 顿超凡圣 正眼看来 钵盂安柄

或说偈曰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六日.宣公上人作

外道归佛续慧灯 神通变化显威灵
深知忏悔求更进 大开圆解自融通
百千三昧性海现 八万法门愿山成
耘耕收获勤努力 修行修行又修行

十四祖龙树菩萨  

十四祖龙树菩萨

尊者。西天竺国人。因十三祖行化至彼。龙树出迎曰。深山孤寂。龙蟒所居。大德至尊。何枉神足。祖曰。吾非至尊。来访贤者。龙树默念。祖知其意。龙树悔谢。祖即与度脱。及五百龙众俱。授具戒。付以大法。得法已。行化至南印土。彼国之人多信福业。祖为说佛性义。众闻。悉回初心。复于座。现身如满月轮。众中有迦那提婆曰。此是尊者。现佛性体相。以示我等。后付法于迦那提婆已。入月轮三昧。广现神变。凝然示寂。

赞曰

佛性之义 非有无相 现三昧轮 珊瑚月上
是克家儿 不落趣向 揭却双眉 一锤两当

或说偈曰
◎一九七九年二月廿日.宣公上人作

天竺十四祖传心 龙宫寻宝取大经
法界为体无边际 虚空是用有何痕
包罗万物含众妙 卷藏一密迥根尘
火宅危险休留恋 世尊树下见明星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尊者。南天竺国人。初求福业。兼乐辩论。后谒龙树祖。祖知是智人。先遣侍者。以满钵水。置于座前。尊者见之。即以一针投之而进。欣然契会。祖即为说法。不起于座。现月轮相。唯闻其声。不见其形。尊者语众曰。今此瑞者。师现佛性。表说法非声色也。祖即为剃度。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后。行化至迦毗罗国。转付罗睺罗多。即入奋迅三昧。放八光而归寂焉。

赞曰

佛祖巴鼻 智者难谙 钵水投针 落二落三
月轮三昧 大地腥膻 毕竟如何 试着眼看

或说偈曰
◎一九七九年四月廿二日.宣公上人作

满钵清水净无尘 一针投入浪微昏
性觉灵明原非物 智光遍照本来真
如是如是观自在 善哉善哉悟谁人
祖师传心昭大道 言言语语属浮文

十六祖罗睺罗多尊者  

十六祖罗睺罗多尊者

尊者。迦毗罗国人。父名梵摩净德。家有园树。生耳如菌。味甚美。唯净德与次子罗睺罗多得取而食。随取随长。因十五祖至其家。曰。汝年八十一。此树不生耳。净德闻。弥加叹服。且曰。弟子衰老。不能事师。愿舍次子。随师出家。祖曰。昔如来记此子。当第二五百年。为大教主。今之相遇。盖符宿因。即与剃度。执侍。后付以大法。得法已。行化至室罗筏城。转付与僧伽难提。即安座归寂。

赞曰

宿因既符 玄机默契 树大法幢 弥天匝地
二千年来 斯宗绵继 堪笑儿孙 擎叉断臂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七日.宣公上人作

净德道种产奇才 园囿异树长耳苔
尊者采摘复生菌 如来授记二五百
宿因既符玄机契 现果克证妙轮开
续佛心灯光无尽 万劫千秋永缅怀

十七祖僧伽难提尊者  

十七祖僧伽难提尊者

尊者。室罗筏城宝庄王子也。七岁即厌世乐。愿请出家。一夕。至大岩石窟。晏寂其中。十六祖至彼。见安坐入定。祖俟之。三七日。方从定起。祖问。汝身定耶。心定耶。曰。身心俱定。祖曰。身心俱定。何有出入。曰。虽有出入。不失定相。祖诘之。尊者豁然。即求度脱。祖以右手擎钵。至梵宫取香饭。与尊者同食。尊者以右手。入金刚轮际。取甘露水。以琉璃器持至。祖付以大法。后至摩提国。得伽耶舍多。即右手攀树而化。

赞曰

弃舍王位 晏坐石窟 忽遇作家 掀翻故物
是娑罗王 当面着贼 击碎钵盂 金河海阔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八日.宣公上人作

七岁厌世愿出家 石窟习定戒浮华
本无诸相离言说 何有葛藤落二三
师资道合同一路 兰因絮果各千般
知音难遇仁者鲜 心灯永续古今传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尊者。摩提国人。十七祖至其国。见一童子持鉴造祖前。祖问。汝几岁耶。曰。百岁。祖曰。汝年尚幼。何言百岁。童曰。我不会理。正百岁耳。祖曰。汝善机耶。童曰。佛言。若人生百岁。不会诸佛机。未若生一日。而得决了之。时闻风吹殿铃声。祖问曰。铃鸣耶。风鸣耶。尊者曰。非风铃鸣。我心鸣耳。祖曰。心复谁乎。答曰。俱寂静故。祖曰。善哉。善哉。付以大法。尊者后得鸠摩罗多。即踊身虚空。现十八变。火光三昧。自焚其身。

赞曰

持鉴而来 便与扑破 非风非铃 分明错过
诸佛之机 是个什么 得僧伽黎 反遭玷污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廿一日.宣公上人作

一岁不明百岁愚 空过光阴日月虚
非风非铃我心动 即理即机汝自知
寂静造化无所住 广大精微有何疾
来去解脱离挂碍 生死真如更弗拘

十九祖鸠摩罗多尊者  

十九祖鸠摩罗多尊者

尊者。大月氏国人。因十八祖至。尊者问曰。是何徒众。祖曰。是佛弟子。彼闻佛号。心神竦然。即时闭户。祖良久扣其门。尊者曰。此舍无人。祖曰。答无者谁。尊者闻语。知是异人。遂开关延接。祖曰。昔世尊记曰。灭后一千年。有大士出现于月氏国。绍隆玄化。今汝值我。应斯嘉运。于是出家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后得阇夜多。即于座上。以指爪剺面。如红莲开。放大光明。照曜四众。而入寂灭。

赞曰

闻佛闭门 且信一半 此舍无人 抱臧贼汉
说法梵天 煤里洗炭 记莂将来 慧命一线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廿二日.宣公上人作

此舍无人有贼汉 心行处灭言语断
答者是谁吾难解 应之非我汝宜知
千年大士出月氏 万劫法王记日先
红莲开放照四众 十九代祖化女男

二十祖阇夜多尊者  

二十祖阇夜多尊者

尊者。北天竺国人。闻十九祖语。顿释所疑。祖曰。汝虽已信。而未明业从惑生。惑因识有。识依不觉。不觉依心。心本清净。无生灭、无造作、无报应、无胜负。寂寂然、灵灵然。汝若入此法门。可与诸佛同矣。一切善恶。有为无为。皆如梦幻。尊者领旨。即求出家。受具。祖付以大法。得法已。至罗阅城。转付婆修盘头。即于座。奄然归寂。

赞曰

善恶二轮 皎然不谬 影响忽闻 脱落窠臼
法无生灭 木鸡啼昼 没量大人 开眼漏逗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廿三日.宣公上人作

顿释所疑豁然通 阳春白雪尽消融
起惑造业受果报 破迷显正立大功
清净本源菩提性 灵明觉照日天中
心心相印传佛道 古今如是总相同

二十一祖婆修盘头尊者  

二十一祖婆修盘头尊者

尊者。罗阅城人。一食不卧。六时礼佛。为众所归。二十祖至彼。问其众曰。此头陀能修梵行。可得佛道乎。众曰。我师精进。何故不可。祖曰。汝师与道远矣。众曰。尊者蕴何德行。而讥我师。祖曰。我不求道。亦不颠倒。我不礼佛。亦不轻慢。我不长坐。亦不懈怠。我不一食。亦不杂食。心无所希。名之曰道。尊者闻已。发无漏智。祖乃付法。后至那提国。得摩拏罗。即踊身高半由旬。屹然而住。四众仰瞻虔请。复坐。跏趺而逝。

赞曰

无漏智通 白日说梦 玉蕴荆山 珠含老蚌
光透重重 贤者不重 继起慧灯 天惊地动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廿九日.宣公上人作

一食不卧真精进 万虑皆空大导师
我则不求除颠倒 汝应破执离狂傲
勤修无漏道种智 舍弃有为功德超
如是心印传祖意 西天东土步步高

二十二祖摩拏罗尊者  

二十二祖摩拏罗尊者

尊者。那提国常自在王之子也。年三十。会婆修祖至彼国。王问祖曰。罗阅城土与此何异。祖曰。彼土曾有三佛出世。今王国有二师化导。王曰。二师者谁。祖曰。佛记第二五百年。有二神力大士。出家继圣。即王之次子摩拏罗。是其一也。吾虽德薄。敢当其一。王曰。诚如尊者所言。当舍此子作沙门。祖曰。善哉大王。能遵佛旨。即与薙落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后。付鹤勒那。即跏趺奄化。

赞曰

王宫诞生 不居尊贵 闻师指示 顿明宿慧
泡影非真 施大无畏 体露堂堂 千花万卉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五日.宣公上人作

乘大愿船度五浊 不畏艰苦入娑婆
托迹王宫常自在 寄寓客舍祖印说
佛昔授记摩拏是 我今来访大头陀
诚哉言也吾当舍 广开法筵设无遮

二十三祖鹤勒那尊者  

二十三祖鹤勒那尊者

尊者。月氏国人。年二十二出家。常有鹤众相随。尊者问二十二祖曰。以何方便。令彼解脱。祖曰。我有无上法宝。汝当听受。化未来际。而说偈曰。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认得性。无喜亦无忧。时鹤众闻偈。飞鸣而去。尊者既得法。行化至中印土。转付师子。即现十八变而归寂。

赞曰

法说龙宫 道服羽族 指归其源 顶门亚目
得师子儿 唱还乡曲 月氏国中 信香薰馥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六日.宣公上人作

天地造物颇稀奇 鹤随尊者警愚迷
心为境转非自在 性被云遮障菩提
苦海无边回头岸 莲邦有路举足及
自古成功全凭忍 勇猛精进莫狐疑

二十四祖师子尊者  

二十四祖师子尊者

尊者。中印土人。问二十三祖曰。我欲求道。当用何心。祖曰。汝欲求道。无所用心。曰。既无用心。谁作佛事。祖曰。汝若有用。即非功德。汝若无作。即是佛事。因付以大法。游化至罽宾国。转付法与婆舍斯多。后王秉剑至尊者所。问曰。师得蕴空否。曰。已得蕴空。王曰。离生死否。曰。已离生死。王曰。既离生死。可施我头。曰。我身非有。何吝于头。王即挥刃。断尊者首。白乳涌高数尺。王之右臂旋亦堕地。

赞曰

无心可用 大用现前 廓通佛理 舍尽第筌
按剑引颈 海口难宣 芦花白雪 秋水长天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七日.宣公上人作

师子尊者志非凡 求法问道愿心坚
应无所住离诸相 如有功能即落边
五蕴皆空破迷执 万缘放下了真诠
王剑斩头白乳现 右臂堕地始服甘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尊者。罽宾国人。初。母梦得神剑。因而有孕。既诞。拳其左手。父引见师子祖。问其故。祖即以手接曰。可还我珠。尊者遽开手奉珠。遂舍出家。祖为薙度曰。吾师密有悬记。罹难。正法眼藏。转付与汝。得法后。潜隐山谷。国王天德。迎请供养。后王太子德胜即位。信外道法。致难尊者。出衣示之。王命焚衣。五色相鲜。薪尽如故。王即追悔。致礼。后付法衣于密多。即现神变。化火自焚。平地舍利。可高一尺。

赞曰

未出门墙 玄珠已握 传此信衣 化被蒙族
患难不侵 火煅金昱 胜王追悔 法幢高卓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十一日.宣公上人作

母梦神剑产奇男 左拳紧握祖意悬
还我珠来佛接引 今汝急去荷道传
预言法难须承受 火烧信衣莫惮烦
百千三昧常游戏 舍利盈尺契真源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尊者。南印土天德王之次子。投婆舍祖出家。祖问曰。汝欲出家。当为何事。曰。我若出家。不为俗事。祖曰。当为何事。曰。当为佛事。祖付以大法。游化至东印土。彼王名坚固。奉外道师长爪梵志。即以幻法。化大山于尊者顶上。尊者指之。忽在彼众顶上。彼众怖惧。投祖。祖再指之。化山随灭。乃为王演法。俾趣真乘。后得般若多罗。即辞王曰。吾化缘已终。当归寂灭。即还本座。跏趺而逝。

赞曰

智慧宿培 师其乃圣 降彼群魔 邪不胜正
瑞兆有征 王者信敬 不动巍巍 道山万仞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十二日.宣公上人作

出家汝欲作何事 不为俗务哑羊僧
振兴佛教弘正法 造就良才续传灯
幻术成山终自灭 定力渡海始见真
长爪降伏国王信 化缘已毕吾当行

二十七祖般若多罗尊者  

二十七祖般若多罗尊者

尊者。东印土人。因国王与不如密多祖。同车而出。尊者稽首于前。祖曰。汝忆往事否。答曰。我念远劫中。与师同居。师演摩诃般若。我转甚深修多罗。今日之事。盖契昔因。祖乃谓王曰。此子非他。即大势至菩萨是也。后南印土国王。一日请尊者。斋次。王问。诸人尽转经。唯师为甚不转。尊者曰。贫道出息不随众缘。入息不居阴界。常转如是经。百千万亿卷。非但一卷两卷。后转付菩提达摩。两手各放光明。化火自焚。

赞曰

远劫同居 当面作窃 是势至来 彼此饶舌
肘后悬符 通明廓彻 转如是经 阳春白雪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十三日.宣公上人作

有何因缘今相遇 远劫同住又重逢
师演摩诃深般若 余转妙法莲华经
王请应供斋次毕 僧为回向祝康平
呼吸不居阴处界 解脱自在满太虚

二十八祖菩提达摩祖师  

二十八祖菩提达摩祖师

祖。南天竺香至王三子也。姓刹帝利。初王供养般若多罗。因试以宝珠。祖发明心地。般若遂付法。偈曰。心地生诸种。因事复生理。果满菩提圆。花开世界起。祖得法久之。念震旦缘熟。航海来梁。抵广。刺史萧昂。表闻武帝。乃诏见。问。如何是圣谛第一义。祖曰。廓然无圣。曰。对朕者谁。祖曰。不识。帝不契。祖由此渡江。涉魏。至嵩。少后得神光。授以大法。乃偕徒往禹门千圣寺。坐化。葬熊耳山。唐代宗谥圆觉大师。塔曰空观。

赞曰

震旦初来 对朕不识 窠臼掀翻 敲空出血
得断臂人 熊峰路绝 分髓分皮 霜上加雪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宣公上人作

震旦缘熟达摩来 对朕不识机未赅
神光熊耳跪九载 慧可积雪臂独裁
以心印心付大法 初祖二祖续命脉
六次受害毫无损 只履西归留永怀

二十九祖慧可大师  

二十九祖慧可大师

祖。武牢姬姓。初娠有异光照室。生名神光。少则博极群书。出家晏坐终日。其师指谒少林。祖奉教。值达磨面壁。不闻诲励。一夕。祖立雪迟明。磨曰。当需何事。祖泣。告。请法。磨呵之。祖断臂悔曰我心未宁。乞师安心。曰。将心来。与汝安。祖曰。觅心。了不可得。曰。与汝安心竟。祖大悟。磨付偈曰。我本来玆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祖得法已。继阐玄风。转授法于僧璨。寿一百七。终于莞城。德宗谥大祖禅师。

赞曰

觅心不得 安心已竟 臂落峰前 续佛慧命
截上头关 全提正令 三拜而立 重添话柄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廿日.宣公上人作

生有异光故命名 博览群典诸史通
天雨宝华莲地涌 人皆奉信鬼神钦
求法断臂诚可敬 积雪齐腰志坚贞
觅心不得安心竟 全提正令度迷情

三十祖僧璨大师  

三十祖僧璨大师

祖。罔知姓氏。以白衣谒可祖。曰。弟子身缠风恙。请师忏罪。曰。将罪来。与汝忏。祖良久。曰。觅罪了不可得。曰。与汝忏罪竟。执侍二载。可付偈曰。本来缘有地。因地种花生。本来无有种。花亦不曾生。偈已。复示般若谶。曰。汝今得法。宜处深山。未可行化。当有国难。所谓心中虽吉外头凶是也。及后周果婴沙汰。祖往来司空山。居无常处。时有道信者承法。乃入罗浮为众广宣心要。讫。于法会树下立化。玄宗谥鉴智禅师。

赞曰

身缠风恙 非世所医 觅罪不得 迸出顶珠
空山高照 宝印全提 道嫌拣择 早落阶梯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廿二日.宣公上人作

既无姓氏更无名 强名僧璨众中英
身染风疾求忏罪 心内虽吉外头凶
隐居空山恒寂静 弘化罗浮结法缘
树下归去解脱竟 江河流水永留传

三十一祖道信大师  

三十一祖道信大师

祖。生蕲州广济。司马氏。年十四里璨。祖曰。乞和尚解脱法门。曰。谁缚汝。祖曰。无人缚。曰。何更求解脱乎。祖于言下大悟。服勤九载。璨屡试玄微。知其缘熟。乃付衣法。偈曰。华种虽因地。从地种花生。若无人下种。花地尽无生。祖既得法。住破头山。胁不至席。仅六十年。后得弘祖以传其法。太宗向其道。经三诏不起。帝弥加隆赐。永徽中忽垂诫门人。安坐而逝。越明年。塔户自开。仪相如生。代宗谥大医禅师。慈云之塔。

赞曰

是谁缚汝 桶底脱落 万里长空 翱翔一鹤
破头山前 雷轰霆作 黄梅牛头 误中毒药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廿三日.宣公上人作

是谁缚汝不自由 无端执着打破头
测验智力堪付法 选择贤才济度舟
传佛心印当大任 续祖命脉演玄猷
花地虽发须人种 因缘配合道永流

三十二祖弘忍大师  

三十二祖弘忍大师

祖。蕲州黄梅人。先为栽松道者。托生于周氏之女。父母逐恶之女。无所归。乞食里中。及长。里人呼为无姓儿。路逢信祖。问曰。子何姓。祖曰。姓有。不是常姓。曰。是何姓。祖曰。是佛姓。曰。汝无性耶。祖曰。性空故无。信默识之。乞为侍者。女以夙缘舍之。无难色。祖与剃度。后付衣法。偈曰。华种有生性。因地种花生。大缘与性合。当生生不生。遂以学徒委之。咸淳间转付依法。于大鉴至上元元初化去。代宗谥大满禅师。法雨之塔。

赞曰

岩松未老 娘胎已托 笑倒松巢 千岁玄鹤
处生往还 如云赴壑 伟哉仪风 寄与玄学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廿七日.宣公上人作

无形无情亦无名 有气有血故有生
栽松品石清闲课 闯关夺舍勇士型
性空心净离言说 道成德备宣妙音
东山黄梅演奇迹 仪范万世照古今

三十三祖慧能大师  

三十三祖慧能大师

祖。生新州。族卢氏。三岁丧父。母嫠居。采樵以给。遇客闻诵《金刚经》感悟。以居士身来扣黄梅。入碓坊服劳八阅月。梅知付授时至。令众述偈。祖有菩提本无树语。梅默识。恐众嫉。其衣法付。令宵遁。偈曰。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亦无种。无性亦无生。祖得法。潜入猎队。一十六载。因析风幡论。始出衣钵落发。众请兴曹溪。嗣法三十余人。青原南岳为上首。先天二年示寂。寿七十六。宪宗谥大鉴禅师。塔曰元和灵照。

赞曰

应无所住 碓嘴生花 本来无物 总欠作家
黄梅夜半 误赚袈裟 流传天下 五叶一花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卅日.宣公上人作

不立文字传衣钵 本来无物泯言说
悟彻心源破迷倒 了达性海游太河
一华五叶续慧命 万古千秋度世佛
曹溪法水流沙界 洗涤众生垢沉疴

三十三世嵩岳会安禅师  

三十三世嵩岳会安禅师

师。荆州枝江人。姓卫氏。隋开皇间。括天下私度僧尼。师遁如山谷。大业中。发丁夫开通济渠。饥殍相枕。师乞食救之。既乃。杖锡登衡岳。行头陀行。唐贞观。谒黄梅五祖。遂得心旨。于是遍历名迹。至嵩少。云。是吾终焉之地。自尔禅者辐辏。神龙二年。中宗赐紫衣。尊以为师。延入宫中。供养三载。辞归嵩岳。是年三月八日。闭户偃身而寂。春秋一百二十有八。门人遵遗命。舁置林间。果见野火自燃。得舍利八十粒。

赞曰

据少室座 秉黄梅印 遁置中岳 持挈万乘
入冰知水 末后正令 人不能识 火能听命

或说偈曰
◎一九八〇年十月十八日.宣公上人作

遯世隐居入深林 出家修道觅天真
乞食济人活众命 衲衣遮体抖擞生
帝王礼请以师事 黄梅嗣法重传心
偃身而寂自然逝 野火焚烧舍利精

三十四世永嘉真觉禅师  

三十四世永嘉真觉禅师

师。讳玄觉。本郡人。丱岁出家。遍探三藏。精于禅观。后至曹溪。绕祖三匝。祖曰。大德自何方来。生大我慢。师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祖曰。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曰。体即无生。了本无速。祖曰。汝甚得无生之意。曰。无生岂有意耶。祖曰。无意谁当分别。曰。分别亦非意。祖叹曰。善哉。如是。师参礼告辞。祖曰。少留一宿。翌日。下山回温江。学者辐辏。后安坐示灭。谥无相大师。塔曰净光。着禅宗修悟圆旨。名。永嘉集。证道歌。

赞曰

鉴在机先 气吞佛祖 振锡而来 适逢其主
机用超越 如缚猛虎 一宿便归 别开门户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一月廿五日.宣公上人作

遍探三藏寻宝珠 普修万行展鸿图
生大我慢缘何故 去志迅疾胡太速
越宿下山且暂住 他日弘法莫糊涂
含笑而逝芳千古 证道歌留传亿秋

三十二世牛头山法融禅师  

三十二世牛头山法融禅师

师。润州韦氏子。年十九投茅山落发。后入牛头山北岩之石室。静坐观心。适四祖踵至。问曰心是何物。师无对。遂延祖入庵。祖见虎狼围绕。作怖畏势。师曰。犹有这个在。祖于师座上书一佛字。师竦然不敢坐。祖曰。犹有这个在。师乃稽首请益。祖为说法要。且曰。吾受灿大师顿教法门。今付于汝。绍汝元化。自尔法席大盛。后得上首。付嘱法印。明年正月十三日。不疾而化。

赞曰

宴坐空山 禽兽为伴 赖遇作家 坐断佛祖
狼踪虎迹 日轮当午 前日后日 问取庵主

或说偈曰
◎一九八〇年十一月廿九日.宣公上人作

牛头静坐习观心 四祖亲来访至人
虎狼恶兽同围绕 鹤雁良禽各闻经
佛字未空犹存执 法缘殊胜尚精勤
无疾而化真自在 谈笑往生遗高风

三十三世牛头智岩禅师  

三十三世牛头智岩禅师

师。曲阳华氏子。弱冠智勇过人。身长七尺六寸。隋大业中。为郎将。累立战功。唐武德中。年四十。入舒州皖公山。从宝月禅师出家。一日晏坐。睹异僧长丈余。谓师曰。卿八十生出家。宜加精进。言毕不见。谷中入定。山水暴涨。复参融禅师。发明大事。融谓师曰。吾受信大师真诀。所得都亡。设有一法胜过涅槃。吾说亦如梦幻。夫一尘飞而翳天。一芥堕而覆地。汝今过此。吾复何云。仪凤二年正月十日示寂。

赞曰

八十世僧 深谷危坐 尘刹劫来 不是这个
融师拨转 顺风帆柁 万古千秋 高风不堕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一月卅日.宣公上人作

智勇双全立战功 七尺六寸大英雄
静睹异僧示宿命 动观万物了真空
道信嫡传心印法 德者亲授妙神通
实相无相离诸相 归去来兮仰高风

三十四世牛头慧方禅师	 

三十四世牛头慧方禅师

师。润州延陵。濮氏子。投开善寺。 出家及进具。洞明经论。后谒岩禅师。谘询秘要。岩审其根器。堪荷正法。示以心印。师豁然领悟。复付法法持禅师。隐居茅山。将入灭。见五百许众。髻发后垂。如菩萨状。各持幡华。云。请法师讲。又感山神现大蟒身。至庭前。如将泣别。唐天册元年。八月一日示寂。山林变白。溪涧绝流。道俗哀慕。世寿六十有七。僧腊四十。

赞曰

一相无相 谁能思量 一身多身 万物皆真
动也行云出岫 静也声湛谷神 赴机千江月 拟议便隔津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廿六日.宣公上人作

堪为法器荷如来 豁然开悟叹奇哉
隐居岩穴将入灭 顿见圣众现灵台
山神化蟒惜别泣 溪水绝流志悲哀
草木皆白齐示变 天地同哭栋梁材

三十五世牛头法持禅师  

三十五世牛头法持禅师

师。润州江宁人。姓张氏。幼年出家。年三十。游黄梅。依忍大师座下。闻法心开。复值方禅师为之印可。及黄梅垂灭。谓弟子玄赜曰。后传吾法者。可有十人。金陵法持是其一也。唐长安二年。终于金陵延祚寺无常院。遗诫露骸松下。饲诸鸟兽。迎出日。空中有神幡西来。绕山数匝。所居故院。竹园林木变白。七日而止。寿六十八腊。

赞曰

黄梅闻法 牛头受记 杰出威师 绵远相继
露骸松下 含生等利 慧日长明 辉天耀地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二月廿一日.宣公上人作

江宁张氏育奇才 年幼出家畅所怀
黄梅闻法传心印 青松施舍肉骨骸
空中神幡来西域 竹园乔木向东白
大圣化物无方隅 大圣化物无方隅

三十六世牛头智威禅师  

三十六世牛头智威禅师

师。江宁陈氏子。四岁依天宝寺统法师出家。谒法持禅师。得授正法。自尔江左。学侣奔凑门下。有慧忠者。目为法器。师示偈曰。莫系念念。成生死大河。轮回六趣海。无见出长波。忠答曰。念想由来幻。性自无终始。若得此中意。长波当自止。师又示偈曰。余本性虚无。缘妄生人我。如何息妄情。还归空处坐。忠复答曰。虚无是实体。人我何所存。妄情不须息。即泛般若船。师审其了悟。遂付法。唐开元十七年。终于延祚寺。

赞曰

中持师毒 佛头着粪 唤钟作瓮 欺贤罔圣
越空劫外 三更日正 实体虚无 凌霄藤盛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三月十五日.宣公上人作

夙植德本道心坚 童真出家访友参
铁石骨骼精进力 金刚志愿忍辱船
教化众生深般若 弘扬佛法大涅槃
三千界内同瞻仰 流芳古今照地天

三十七世鹤林玄素禅师  

三十七世鹤林玄素禅师

师。延陵人也。俗姓马。参威禅师悟旨。复居京口鹤林寺。一日。有屠者裕谒。愿就所居。师欣然往。众皆见讶。师曰。佛性平等。贤愚一致。但可度者吾即度之。何差别之有。僧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会即不会。疑即不疑。又曰。不会不疑底。又有僧扣门。师问是什么人。曰是僧。师曰。非但是僧。佛来亦不着。曰。为什么不着。师曰。无汝栖泊处。天元十一年示寂。塔于黄鹤山。敕谥大律禅师。大和宝航之塔。

赞曰

佛性平等 海水味一 屠儿刀放 三涂顿息
西来何意 会即不疑 不疑不会 佛亦奚为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十月廿四日.宣公上人作

马氏有子玄素师 屠夫设斋供养之
众皆讶然呼怪怪 佛性平等勿咄咄
圣凡暂异应修善 贤愚一致莫糊涂
自古真理原不二 休认蟑螂做木虱

三十八世径山道钦禅师  

三十八世径山道钦禅师

师。苏州昆山朱氏子。初膺儒教。年二十八。投素禅师出家。得旨后至径山驻锡。玄化大振。僧问如何是道。师曰。山上有鲤鱼。海底有蓬尘。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汝问得不当。曰。如何得当。师曰。待吾灭后。即向汝说。唐大历三年。代宗征至阙下。亲加瞻礼。帝悦。谓忠国师曰。朕欲赐钦师一名。国师欣然奉诏。乃议号国一。后辞归本山。于贞元八年十二月示寂。说法而逝。谥大觉禅师。

赞曰

为真法宝 作丈夫事 鼻祖双径 龙王献地
马师试惑 帝主钝置 唐国一人 声振百世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七日.宣公上人作

苏州昆山龙象出 始习儒教旋改途
径山驻锡振玄化 王宫供养展鸿图
尊号国一昭德业 谥云大觉表哀思
吾辈佛子当追思 见贤应齐道不孤

三十九世鸟窠道林禅师  

三十九世鸟窠道林禅师

师。姓潘。富阳人也。母朱氏梦日光入口。有娠及诞。异香满室。遂名香光。九岁出家。二十一于荆州果愿寺受具。后诣长安西明寺。复礼法师学华严经起信论。礼示以真妄颂。俾修禅那。代宗诏国一禅师至阙下。师谒之。发明心地。及南归。见秦望山。有长松盘曲如盖。遂栖止其上。白侍郎出守杭郡。入山问道。师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白曰。三岁孩童也晓得。师曰。八十老翁行不得。忽一日。谓侍者曰。吾今报尽。言讫坐亡。

赞曰

秦望山头 是何模样 月挂松枝 尘飞不上
至险至平 太守难谅 位高太危 徒怀怅望

或说偈曰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廿一日.宣公上人作

日光入口梦兆祥 异香满室呈瑞相
九岁出家戒果愿 三七参访至长安
华严起信勤习诵 禅那般若倍钻研
松结鸟巢避风雨 报尽立亡解脱乡

▲Top

法界佛教总会 . DRBA / BTTS / DRBU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