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再增訂佛祖道影(卷一)

雲老和尚重輯•化老和尚再增訂

目錄

釋迦牟尼文佛  

釋迦牟尼文佛

佛示生於中天竺國。為淨飯聖王之子。尋捨轉輪聖王位出家。成無上道。轉大法輪。其後七十九歲。垂般涅槃。乃以正法眼藏。付其高第弟子摩訶迦葉。并敕阿難。副二傳化。復以金縷僧伽梨衣。令大迦葉轉付當來補處彌勒佛。其說偈曰。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

贊曰

萬德莊嚴 一塵不立 四十九年 太煞狼藉
末後拈花 笑倒迦葉 正法眼藏 千聖不識

或說偈曰
◎一九八四年三月二日•宣公上人作

兜率降生帝王家 四門遊畢棄繁華
說法演教化群品 慈悲喜捨度眾俠
萬德莊嚴福慧聚 一塵不立淨自他
佛僧傳承滿天下 攝受有情數稻麻

初祖摩訶迦葉尊者  

初祖摩訶迦葉尊者

尊者。本摩竭陀國人。出婆羅門氏。其形金色。見佛出家。冀度諸有。佛於眾中。稱為第一。一日。佛於靈山會上。拈出一枝金色缽羅花示眾。時大眾默然。惟尊者破顏微笑。佛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復以金縷僧伽梨。囑曰。轉授當來慈氏佛。尊者作禮曰。恭依佛敕。後尊者以法轉付阿難。即持僧伽梨入雞足山入定。以俟慈氏下生。

贊曰

破顏微笑 醍醐毒藥 金襴袈裟 何處安著
傳箇甚麼 將錯就錯 殃禍兒孫 龜毛兔角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月十五日•宣公上人作

靈山拈花傳心印 破顏微笑直承當
祖祖法燈照沙界 僧僧慧命滿大千
金色頭陀袈裟幢 彌勒尊佛續聖田
摩訶迦葉功勳大 盡未來際恩無邊

二祖阿難陀尊者  

二祖阿難陀尊者

尊者。王舍城人。斛飯王子。佛之從弟也。多聞第一。一日問迦葉曰。師兄。世尊傳金欄袈裟外。別傳箇甚麼。迦葉召阿難。尊者應諾。迦葉曰。倒卻門前剎竿著。後迦葉乃告尊者曰。我今年不久留。今將正法付囑於汝。汝善守護。後尊者轉付法於商那和修。於恆河中流入滅。湧身虛空。現十八變。入風奮迅三昧。分身四分。一奉忉利天。一奉娑竭羅龍宮。一奉毗舍離王。一奉阿闍世王。各各造寶塔供養。

贊曰

多聞總持 慧性圓悟 倒卻剎竿 兩手分付
難弟難兄 是子是父 雖然如此 繪事後素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一日•宣公上人作

阿難多聞未用功 摩登伽女逞邪風
始知道力少堅固 終被婬室困厥躬
佛頂楞嚴攝還本 文殊師利持救應
結集經藏傳萬古 法門命脈流西東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尊者。摩突羅國人也。姓毗舍多。在胎六年。應瑞而生。後出家學仙道。居雪山。因阿難將入滅。時山河大地六種震動。尊者同五百仙人禮阿難足。而跪請曰。我於長老。當證佛法。願垂度脫。阿難即變琲e為金地。為說大法曰。昔如來以正法眼付大迦葉。轉付於我。我今付汝。尊者既得法。降二火龍。以建梵宮。轉大法輪。後付法與優波毱多。即隱罽賓國象白山。現十八變火光三昧。用焚其身。

贊曰

應瑞而生 轉妙法輪 五百仙眾 惟祖特尊
無端一語 印破面門 降龍伏象 道播乾坤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三十一月二日•宣公上人作

修仙學道入深山 叩請慶喜望垂憐
五百丹客歸三寶 兩條火龍上九天
正法眼藏付心印 金色頭陀定雲南
祖祖相承無言說 燈燈互映更光前

四祖優婆毱多尊者  

四祖優婆毱多尊者

尊者。吒利國人也。姓首陀。年十七。投三祖出家。祖問。汝年幾何。答曰。十七。祖曰。汝身十七耶。性十七耶。答曰。師髮已白。為髮白耶。心白耶。祖曰。我髮白。非心白也。答曰。我身十七。非性十七也。祖知是法器。遂為落髮受具。告之曰。昔如來以無上法眼付囑迦葉。展轉相授。而至於我。我今付汝。勿令斷絕。尊者得法已。隨方行化。魔宮震動。波旬愁怖。後得提多迦已。遂踴身虛空。呈十八變。復坐。跏趺而逝。

贊曰

身性十七 有何交涉 降伏波旬 全憑渠力
震動魔宮 了無倫匹 巍巍堂堂 光舒化日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五日•宣公上人作

幼時出家遇祖傳 抖擻精神忘睡眠
身性十七多言說 髮心白耶乃戲談
機教相扣契真理 師資道合演妙玄
法本流遍三千界 十方普化續絕詮

五祖提多迦尊者  

五祖提多迦尊者

尊者。摩伽陀國人也。生時。父夢金日照曜天地。長遇四祖。求出家。祖曰。汝身出家。心出家耶。答曰。我求出家。非為身心。祖曰。不為身心。誰復出家。答曰。夫出家者。無我我故。即心不生滅。心不生滅。即是常道。諸佛亦然。心無形相。其體亦然。祖曰。汝當大悟。心自靈通。即為剃度受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中印土。轉付法與彌遮迦。乃踴身虛空。作十八變。火光三昧。自焚其身。

贊曰

心非生滅 欲隱彌彰 法非常道 好肉剜瘡
夢中說夢 家醜外揚 火光三昧 雪上加霜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宣公上人作

父夢金日祖降生 不迷本性覓離塵
無我出家非異滅 有願脫俗斷苦因
與佛為鄰思齊聖 同師護教正法興
火光三昧焚幻體 魔宮震動鬼神驚

六祖彌遮迦尊者  

六祖彌遮迦尊者

尊者。中印土人。初學仙法。因五祖至彼國。尊者瞻禮。曰。昔與師同生梵天。我遇仙人授我仙法。師逢佛子修習禪那。自此。報分殊途。已經六劫。祖曰。支離累劫。誠哉不虛。今可捨邪歸正。以入佛乘。尊者曰。今幸相遇。非宿緣耶。願師慈悲。令我解脫。祖即與剃度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遊化至北天竺國。付法與婆須密。即入師子奮迅三昧。踴身高七多羅樹。卻復本座。化火自焚。

贊曰

一悟宿因 脫盡知解 歸正捨邪 兩彩一賽
師子奮迅 是何三昧 千古悠悠 清風遍界

或說偈曰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宣公上人作

學仙學佛雖殊途 時節因緣待成熟
偶然相逢原宿定 歷劫分散未盡疏
一旦契合全道果 萬古常融是真如
吾輩為何無感應 凡心難斷沉愛湖

七祖婆須密尊者  

七祖婆須密尊者

尊者。北天竺國人也。因六祖遊化。見尊者手持酒器。逆而問曰。師何方來。欲往何所。祖曰。從自心來。欲往無處。尊者曰。識我手中物否。祖曰。此是觸器。而負淨者。尊者曰。師識我否。祖曰。我即不識。識即非我。後為披薙圓戒。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迦摩羅國。廣興佛事。後付法於佛陀難提。即入慈心三昧。復起。示眾曰。我所得法。而非有故。若識佛地。離有無故。語已。還入三昧。示涅槃。

贊曰

雲呈祥瑞 金色晃燁 手持觸器 歸源路直
現慈心相 膠盆拈出 說法示眾 胡餅呷汁

或說偈曰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宣公上人作

北天竺國生聖人 手持觸器問前因
從自性來無所去 識即非我有何人
慈心正定聽去入 悲光遍照滿乾坤
金色蓮華接學者 摩訶般若秘靈文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尊者。迦摩羅國人也。頂有肉髻。辯才無礙。初見七祖論義。祖曰。仁者。論即不義。義即不論。若擬論義。終非義論。尊者知祖義勝。心即欽服。曰。吾願求道。霑甘露味。祖遂與剃度授具。付以大法。偈曰。心同虛空界。示等虛空法。證得虛空時。無是無非法。尊者得法已。領眾行化至提伽國。轉付法於伏馱密多。即現神變。卻復本座。端然示寂。爾時眾建寶塔。葬其全身。

贊曰

論即非義 一語便了 廓徹靈源 撒卻珍寶
甘露門開 三更日杲 今之古之 清光皎皎

或說偈曰
◎一九七八年三月一日•宣公上人作

頂生肉髻示真源 隨形相好願力堅
無礙辯才深般若 大開圓解義論玄
心同虛空超法界 量包宇宙入微先
即現神變還本座 三更杲日似明天

九祖伏馱密多尊者  

九祖伏馱密多尊者

尊者。提伽國人。年已五十。口未嘗言。足未曾履。一日。見八祖所說。真吾弟子。尊者即起禮拜問曰。父母非我親。誰是最親者。諸佛非我道。誰是最道者。祖曰。汝言與心親。父母非可比。汝行與道合。諸佛心即是。尊者聞偈已。便行七步。祖曰。此子昔曾值佛發願。慮父母難捨。故不言不履耳。長者遂捨出家。祖乃薙落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至中印土行化。轉付法於難生。即入滅盡三昧。而般涅槃。

贊曰

語未出口 言滿天下 足未出戶 虛空遍跨
尊貴不居 佛祖並駕 周行七步 已成話欛

或說偈曰
◎一九七八年三月五日•宣公上人作

不言不履乘願來 椿萱難捨體親懷
孝身孝心孝本性 敬師敬祖敬佛臺
獨具異稟擇法眼 巧遇良範識英才
一言喚醒真弟子 手舞足蹈嘆奇哉

十祖脅尊者  

十祖脅尊者

尊者。中印土人。因隨父謁九祖。父曰。此子處胎六十歲。因名難生。嘗有仙謂。此兒非凡。當為法器。今遇尊者。可令出家。祖即為落髮授具。羯磨之際。祥光燭座。仍感舍利三七粒現前。自此精進忘疲。脅不至蓆。人遂號為脅尊者。後祖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華氏國。轉付法於富那夜奢。即現神變。而入涅槃。化火自焚。四眾各以衣裓盛舍利。隨處建塔。

贊曰

脅不至蓆 於道何切 滿座祥光 衝破鐵壁
地搖六震 眉橫鼻直 千古萬古 為人天則

或說偈曰
◎一九七八年三月十日•宣公上人作

脅不著蓆行力堅 以身作則示垂先
松柏耐寒人仰慕 日月普照各開顏
高風亮節無倫比 大志偉願有誰全
古今中外皆蒙潤 祥光瑞靄眾所瞻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尊者。華氏國人。因十祖行化至其國。憩一樹下。尊者適來。合掌前立。祖問。汝從何來。答曰。我心非往。祖曰。汝何處住。答曰。我心非止。祖曰。汝不定耶。答曰。諸佛亦然。祖曰。汝非諸佛。答曰。諸佛亦非。祖因說偈曰。此地變金色。預知有聖至。當坐菩提樹。覺華而成已。祖知其意。即為薙落授具。因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行化至波羅奈國。轉付法於馬鳴。即現神變。湛然圓寂。眾建寶塔。閟其全身。

贊曰

諸佛亦非 聖凡何立 敷坐樹下 地現金色
談真實義 人天罔測 覺花一開 高懸慧日

或說偈曰
◎一九七八年五月三日•宣公上人作

本無來往妙覺山 離諸止相萬佛傳
地現金色吉祥兆 天雨寶華瑞應先
聖人降世化群品 神龍擁衛預感召
諸佛已非何所有 如是如是莫聲高

十二祖馬鳴大士  

十二祖馬鳴大士

大士。波羅奈國人。謁十一祖。問曰。我欲識佛。何者即是。祖曰。汝欲識佛。不識者是。答曰。佛既不識。焉知是乎。祖曰。既不識佛。焉知不是。大士豁然省悟。祖為剃度。乃曰。此人昔為毗舍利國王。運其神力。分身為蠶。國人得衣。後生中印土。馬人悲戀。因號馬鳴。如來記曰。吾滅後六百年。當有賢者。度人無量。繼吾傳化。今正是時。遂付以法。後得迦毗摩羅。即入龍奮迅三昧。挺身空中。如日輪相。然後示滅。

贊曰

宿運神力 與裸者衣 何者是佛 如菜作齏
恁麼悟去 正眼難窺 遠受記莂 栽眼上眉

或說偈曰
◎一九七八年五月十日•宣公上人作

勇猛精進修善根 無量劫來度眾生
化蠶吐絲菩薩願 若馬悲鳴祖師風
傳佛心印弘大乘 續聖明燈演圓宗
西天東土齊瞻仰 虛空法界日當中

十三祖迦毘摩羅尊者  

十三祖迦毘摩羅尊者

尊者。華氏國人。初為外道。通諸異論。有大神力。初見十二祖。作禮懺悔。祖問。汝名誰。眷屬多少。尊者曰。我名迦毗摩羅。有三千眷屬。祖曰。盡汝神力。變化若何。曰。我化巨海。極為小事。祖曰。汝化性海得否。曰。何謂性海。我未嘗知。祖曰。山河大地。皆依建立。三昧六通。由玆變現。尊者聞言。與徒眾俱求剃度。祖召五百羅漢。與授具戒。復以大法付之。得法已。遊化至西印土。轉付龍樹。即現神變。化火焚身。

贊曰

唱出多端 拍拍是令 以心印心 似鏡照鏡
竭盡玄微 頓超凡聖 正眼看來 缽盂安柄

或說偈曰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六日•宣公上人作

外道歸佛續慧燈 神通變化顯威靈
深知懺悔求更進 大開圓解自融通
百千三昧性海現 八萬法門願山成
耘耕收穫勤努力 修行修行又修行

十四祖龍樹菩薩  

十四祖龍樹菩薩

尊者。西天竺國人。因十三祖行化至彼。龍樹出迎曰。深山孤寂。龍蟒所居。大德至尊。何枉神足。祖曰。吾非至尊。來訪賢者。龍樹默念。祖知其意。龍樹悔謝。祖即與度脫。及五百龍眾俱。授具戒。付以大法。得法已。行化至南印土。彼國之人多信福業。祖為說佛性義。眾聞。悉回初心。復於座。現身如滿月輪。眾中有迦那提婆曰。此是尊者。現佛性體相。以示我等。後付法於迦那提婆已。入月輪三昧。廣現神變。凝然示寂。

贊曰

佛性之義 非有無相 現三昧輪 珊瑚月上
是克家兒 不落趣向 揭卻雙眉 一鎚兩當

或說偈曰
◎一九七九年二月廿日•宣公上人作

天竺十四祖傳心 龍宮尋寶取大經
法界為體無邊際 虛空是用有何痕
包羅萬物含眾妙 捲藏一密迥根塵
火宅危險休留戀 世尊樹下見明星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尊者。南天竺國人。初求福業。兼樂辯論。後謁龍樹祖。祖知是智人。先遣侍者。以滿缽水。置於座前。尊者見之。即以一針投之而進。欣然契會。祖即為說法。不起於座。現月輪相。唯聞其聲。不見其形。尊者語眾曰。今此瑞者。師現佛性。表說法非聲色也。祖即為剃度。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後。行化至迦毗羅國。轉付羅睺羅多。即入奮迅三昧。放八光而歸寂焉。

贊曰

佛祖巴鼻 智者難諳 缽水投針 落二落三
月輪三昧 大地腥羶 畢竟如何 試著眼看

或說偈曰
◎一九七九年四月廿二日•宣公上人作

滿缽清水淨無塵 一針投入浪微昏
性覺靈明原非物 智光遍照本來真
如是如是觀自在 善哉善哉悟誰人
祖師傳心昭大道 言言語語屬浮文

十六祖羅睺羅多尊者  

十六祖羅睺羅多尊者

尊者。迦毗羅國人。父名梵摩淨德。家有園樹。生耳如菌。味甚美。唯淨德與次子羅睺羅多得取而食。隨取隨長。因十五祖至其家。曰。汝年八十一。此樹不生耳。淨德聞。彌加嘆服。且曰。弟子衰老。不能事師。願捨次子。隨師出家。祖曰。昔如來記此子。當第二五百年。為大教主。今之相遇。蓋符宿因。即與剃度。執侍。後付以大法。得法已。行化至室羅筏城。轉付與僧伽難提。即安座歸寂。

贊曰

宿因既符 玄機默契 樹大法幢 彌天匝地
二千年來 斯宗綿繼 堪笑兒孫 擎叉斷臂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七日•宣公上人作

淨德道種產奇才 園囿異樹長耳苔
尊者採摘復生菌 如來授記二五百
宿因既符玄機契 現果克證妙輪開
續佛心燈光無盡 萬劫千秋永緬懷

十七祖僧伽難提尊者  

十七祖僧伽難提尊者

尊者。室羅筏城寶莊王子也。七歲即厭世樂。願請出家。一夕。至大巖石窟。晏寂其中。十六祖至彼。見安坐入定。祖俟之。三七日。方從定起。祖問。汝身定耶。心定耶。曰。身心俱定。祖曰。身心俱定。何有出入。曰。雖有出入。不失定相。祖詰之。尊者豁然。即求度脫。祖以右手擎缽。至梵宮取香飯。與尊者同食。尊者以右手。入金剛輪際。取甘露水。以琉璃器持至。祖付以大法。後至摩提國。得伽耶舍多。即右手攀樹而化。

贊曰

棄捨王位 晏坐石窟 忽遇作家 掀翻故物
是娑羅王 當面著賊 擊碎缽盂 金河海闊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八日•宣公上人作

七歲厭世願出家 石窟習定戒浮華
本無諸相離言說 何有葛藤落二三
師資道合同一路 蘭因絮果各千般
知音難遇仁者鮮 心燈永續古今傳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尊者。摩提國人。十七祖至其國。見一童子持鑑造祖前。祖問。汝幾歲耶。曰。百歲。祖曰。汝年尚幼。何言百歲。童曰。我不會理。正百歲耳。祖曰。汝善機耶。童曰。佛言。若人生百歲。不會諸佛機。未若生一日。而得決了之。時聞風吹殿鈴聲。祖問曰。鈴鳴耶。風鳴耶。尊者曰。非風鈴鳴。我心鳴耳。祖曰。心復誰乎。答曰。俱寂靜故。祖曰。善哉。善哉。付以大法。尊者後得鳩摩羅多。即踴身虛空。現十八變。火光三昧。自焚其身。

贊曰

持鑑而來 便與撲破 非風非鈴 分明錯過
諸佛之機 是個甚麼 得僧伽黎 反遭玷污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廿一日•宣公上人作

一歲不明百歲愚 空過光陰日月虛
非風非鈴我心動 即理即機汝自知
寂靜造化無所住 廣大精微有何疾
來去解脫離罣礙 生死真如更弗拘

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  

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

尊者。大月氏國人。因十八祖至。尊者問曰。是何徒眾。祖曰。是佛弟子。彼聞佛號。心神竦然。即時閉戶。祖良久扣其門。尊者曰。此舍無人。祖曰。答無者誰。尊者聞語。知是異人。遂開關延接。祖曰。昔世尊記曰。滅後一千年。有大士出現於月氏國。紹隆玄化。今汝值我。應斯嘉運。於是出家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已。後得闍夜多。即於座上。以指爪剺面。如紅蓮開。放大光明。照曜四眾。而入寂滅。

贊曰

聞佛閉門 且信一半 此舍無人 抱臧賊漢
說法梵天 煤堿~炭 記莂將來 慧命一線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廿二日•宣公上人作

此舍無人有賊漢 心行處滅言語斷
答者是誰吾難解 應之非我汝宜知
千年大士出月氏 萬劫法王記日先
紅蓮開放照四眾 十九代祖化女男

二十祖闍夜多尊者  

二十祖闍夜多尊者

尊者。北天竺國人。聞十九祖語。頓釋所疑。祖曰。汝雖已信。而未明業從惑生。惑因識有。識依不覺。不覺依心。心本清淨。無生滅、無造作、無報應、無勝負。寂寂然、靈靈然。汝若入此法門。可與諸佛同矣。一切善惡。有為無為。皆如夢幻。尊者領旨。即求出家。受具。祖付以大法。得法已。至羅閱城。轉付婆修盤頭。即於座。奄然歸寂。

贊曰

善惡二輪 皎然不謬 影響忽聞 脫落窠臼
法無生滅 木雞啼晝 沒量大人 開眼漏逗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廿三日•宣公上人作

頓釋所疑豁然通 陽春白雪盡消融
起惑造業受果報 破迷顯正立大功
清淨本源菩提性 靈明覺照日天中
心心相印傳佛道 古今如是總相同

二十一祖婆修盤頭尊者  

二十一祖婆修盤頭尊者

尊者。羅閱城人。一食不臥。六時禮佛。為眾所歸。二十祖至彼。問其眾曰。此頭陀能修梵行。可得佛道乎。眾曰。我師精進。何故不可。祖曰。汝師與道遠矣。眾曰。尊者蘊何德行。而譏我師。祖曰。我不求道。亦不顛倒。我不禮佛。亦不輕慢。我不長坐。亦不懈怠。我不一食。亦不雜食。心無所希。名之曰道。尊者聞已。發無漏智。祖乃付法。後至那提國。得摩拏羅。即踴身高半由旬。屹然而住。四眾仰瞻虔請。復坐。跏趺而逝。

贊曰

無漏智通 白日說夢 玉蘊荊山 珠含老蚌
光透重重 賢者不重 繼起慧燈 天驚地動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八月廿九日•宣公上人作

一食不臥真精進 萬慮皆空大導師
我則不求除顛倒 汝應破執離狂傲
勤修無漏道種智 捨棄有為功德超
如是心印傳祖意 西天東土步步高

二十二祖摩拏羅尊者  

二十二祖摩拏羅尊者

尊者。那提國常自在王之子也。年三十。會婆修祖至彼國。王問祖曰。羅閱城土與此何異。祖曰。彼土曾有三佛出世。今王國有二師化導。王曰。二師者誰。祖曰。佛記第二五百年。有二神力大士。出家繼聖。即王之次子摩拏羅。是其一也。吾雖德薄。敢當其一。王曰。誠如尊者所言。當捨此子作沙門。祖曰。善哉大王。能遵佛旨。即與薙落授具。付以大法。尊者得法後。付鶴勒那。即跏趺奄化。

贊曰

王宮誕生 不居尊貴 聞師指示 頓明宿慧
泡影非真 施大無畏 體露堂堂 千花萬卉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五日•宣公上人作

乘大願船度五濁 不畏艱苦入娑婆
託跡王宮常自在 寄寓客舍祖印說
佛昔授記摩拏是 我今來訪大頭陀
誠哉言也吾當捨 廣開法筵設無遮

二十三祖鶴勒那尊者  

二十三祖鶴勒那尊者

尊者。月氏國人。年二十二出家。常有鶴眾相隨。尊者問二十二祖曰。以何方便。令彼解脫。祖曰。我有無上法寶。汝當聽受。化未來際。而說偈曰。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隨流認得性。無喜亦無憂。時鶴眾聞偈。飛鳴而去。尊者既得法。行化至中印土。轉付師子。即現十八變而歸寂。

贊曰

法說龍宮 道服羽族 指歸其源 頂門亞目
得師子兒 唱還鄉曲 月氏國中 信香薰馥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六日•宣公上人作

天地造物頗稀奇 鶴隨尊者警愚迷
心為境轉非自在 性被雲遮障菩提
苦海無邊回頭岸 蓮邦有路舉足及
自古成功全憑忍 勇猛精進莫狐疑

二十四祖師子尊者  

二十四祖師子尊者

尊者。中印土人。問二十三祖曰。我欲求道。當用何心。祖曰。汝欲求道。無所用心。曰。既無用心。誰作佛事。祖曰。汝若有用。即非功德。汝若無作。即是佛事。因付以大法。遊化至罽賓國。轉付法與婆舍斯多。後王秉劍至尊者所。問曰。師得蘊空否。曰。已得蘊空。王曰。離生死否。曰。已離生死。王曰。既離生死。可施我頭。曰。我身非有。何吝於頭。王即揮刃。斷尊者首。白乳湧高數尺。王之右臂旋亦墮地。

贊曰

無心可用 大用現前 廓通佛理 捨盡第筌
按劍引頸 海口難宣 蘆花白雪 秋水長天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七日•宣公上人作

師子尊者志非凡 求法問道願心堅
應無所住離諸相 如有功能即落邊
五蘊皆空破迷執 萬緣放下了真詮
王劍斬頭白乳現 右臂墮地始服甘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尊者。罽賓國人。初。母夢得神劍。因而有孕。既誕。拳其左手。父引見師子祖。問其故。祖即以手接曰。可還我珠。尊者遽開手奉珠。遂捨出家。祖為薙度曰。吾師密有懸記。罹難。正法眼藏。轉付與汝。得法後。潛隱山谷。國王天德。迎請供養。後王太子德勝即位。信外道法。致難尊者。出衣示之。王命焚衣。五色相鮮。薪盡如故。王即追悔。致禮。後付法衣於密多。即現神變。化火自焚。平地舍利。可高一尺。

贊曰

未出門晼@玄珠已握 傳此信衣 化被蒙族
患難不侵 火煅金昱 勝王追悔 法幢高卓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十一日•宣公上人作

母夢神劍產奇男 左拳緊握祖意懸
還我珠來佛接引 今汝急去荷道傳
預言法難須承受 火燒信衣莫憚煩
百千三昧常遊戲 舍利盈尺契真源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尊者。南印土天德王之次子。投婆舍祖出家。祖問曰。汝欲出家。當為何事。曰。我若出家。不為俗事。祖曰。當為何事。曰。當為佛事。祖付以大法。遊化至東印土。彼王名堅固。奉外道師長爪梵志。即以幻法。化大山於尊者頂上。尊者指之。忽在彼眾頂上。彼眾怖懼。投祖。祖再指之。化山隨滅。乃為王演法。俾趣真乘。後得般若多羅。即辭王曰。吾化緣已終。當歸寂滅。即還本座。跏趺而逝。

贊曰

智慧宿培 師其乃聖 降彼群魔 邪不勝正
瑞兆有徵 王者信敬 不動巍巍 道山萬仞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十二日•宣公上人作

出家汝欲作何事 不為俗務啞羊僧
振興佛教弘正法 造就良才續傳燈
幻術成山終自滅 定力渡海始見真
長爪降伏國王信 化緣已畢吾當行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尊者。東印土人。因國王與不如密多祖。同車而出。尊者稽首於前。祖曰。汝憶往事否。答曰。我念遠劫中。與師同居。師演摩訶般若。我轉甚深修多羅。今日之事。蓋契昔因。祖乃謂王曰。此子非他。即大勢至菩薩是也。後南印土國王。一日請尊者。齋次。王問。諸人盡轉經。唯師為甚不轉。尊者曰。貧道出息不隨眾緣。入息不居陰界。常轉如是經。百千萬億卷。非但一卷兩卷。後轉付菩提達摩。兩手各放光明。化火自焚。

贊曰

遠劫同居 當面作竊 是勢至來 彼此饒舌
肘後懸符 通明廓徹 轉如是經 陽春白雪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十三日•宣公上人作

有何因緣今相遇 遠劫同住又重逢
師演摩訶深般若 余轉妙法蓮華經
王請應供齋次畢 僧為迴向祝康平
呼吸不居陰處界 解脫自在滿太虛

二十八祖菩提達摩祖師  

二十八祖菩提達摩祖師

祖。南天竺香至王三子也。姓剎帝利。初王供養般若多羅。因試以寶珠。祖發明心地。般若遂付法。偈曰。心地生諸種。因事復生理。果滿菩提圓。花開世界起。祖得法久之。念震旦緣熟。航海來梁。抵廣。刺史蕭昂。表聞武帝。乃詔見。問。如何是聖諦第一義。祖曰。廓然無聖。曰。對朕者誰。祖曰。不識。帝不契。祖由此渡江。涉魏。至嵩。少後得神光。授以大法。乃偕徒往禹門千聖寺。坐化。葬熊耳山。唐代宗諡圓覺大師。塔曰空觀。

贊曰

震旦初來 對朕不識 窠臼掀翻 敲空出血
得斷臂人 熊峰路絕 分髓分皮 霜上加雪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宣公上人作

震旦緣熟達摩來 對朕不識機未賅
神光熊耳跪九載 慧可積雪臂獨裁
以心印心付大法 初祖二祖續命脈
六次受害毫無損 隻履西歸留永懷

二十九祖慧可大師  

二十九祖慧可大師

祖。武牢姬姓。初娠有異光照室。生名神光。少則博極群書。出家晏坐終日。其師指謁少林。祖奉教。值達磨面壁。不聞誨勵。一夕。祖立雪遲明。磨曰。當需何事。祖泣。告。請法。磨呵之。祖斷臂悔曰我心未寧。乞師安心。曰。將心來。與汝安。祖曰。覓心。了不可得。曰。與汝安心竟。祖大悟。磨付偈曰。我本來玆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祖得法已。繼闡玄風。轉授法於僧璨。壽一百七。終于莞城。德宗諡大祖禪師。

贊曰

覓心不得 安心已竟 臂落峰前 續佛慧命
截上頭關 全提正令 三拜而立 重添話柄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廿日•宣公上人作

生有異光故命名 博覽群典諸史通
天雨寶華蓮地湧 人皆奉信鬼神欽
求法斷臂誠可敬 積雪齊腰志堅貞
覓心不得安心竟 全提正令度迷情

三十祖僧璨大師  

三十祖僧璨大師

祖。罔知姓氏。以白衣謁可祖。曰。弟子身纏風恙。請師懺罪。曰。將罪來。與汝懺。祖良久。曰。覓罪了不可得。曰。與汝懺罪竟。執侍二載。可付偈曰。本來緣有地。因地種花生。本來無有種。花亦不曾生。偈已。復示般若讖。曰。汝今得法。宜處深山。未可行化。當有國難。所謂心中雖吉外頭凶是也。及後周果嬰沙汰。祖往來司空山。居無常處。時有道信者承法。乃入羅浮為眾廣宣心要。訖。於法會樹下立化。玄宗諡鑑智禪師。

贊曰

身纏風恙 非世所醫 覓罪不得 迸出頂珠
空山高照 寶印全提 道嫌揀擇 早落階梯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廿二日•宣公上人作

既無姓氏更無名 強名僧璨眾中英
身染風疾求懺罪 心內雖吉外頭凶
隱居空山恆寂靜 弘化羅浮結法緣
樹下歸去解脫竟 江河流水永留傳

三十一祖道信大師  

三十一祖道信大師

祖。生蘄州廣濟。司馬氏。年十四裡璨。祖曰。乞和尚解脫法門。曰。誰縛汝。祖曰。無人縛。曰。何更求解脫乎。祖於言下大悟。服勤九載。璨屢試玄微。知其緣熟。乃付衣法。偈曰。華種雖因地。從地種花生。若無人下種。花地盡無生。祖既得法。住破頭山。脅不至席。僅六十年。後得弘祖以傳其法。太宗嚮其道。經三詔不起。帝彌加隆賜。永徽中忽垂誡門人。安坐而逝。越明年。墖戶自開。儀相如生。代宗諡大醫禪師。慈雲之墖。

贊曰

是誰縛汝 桶底脫落 萬里長空 翱翔一鶴
破頭山前 雷轟霆作 黃梅牛頭 誤中毒藥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廿三日•宣公上人作

是誰縛汝不自由 無端執著打破頭
測驗智力堪付法 選擇賢才濟度舟
傳佛心印當大任 續祖命脈演玄猷
花地雖發須人種 因緣配合道永流

三十二祖弘忍大師  

三十二祖弘忍大師

祖。蘄州黃梅人。先為栽松道者。托生于周氏之女。父母逐惡之女。無所歸。乞食里中。及長。裡人呼為無姓兒。路逢信祖。問曰。子何姓。祖曰。姓有。不是常姓。曰。是何姓。祖曰。是佛姓。曰。汝無性耶。祖曰。性空故無。信默識之。乞為侍者。女以夙緣捨之。無難色。祖與剃度。後付衣法。偈曰。華種有生性。因地種花生。大緣與性合。當生生不生。遂以學徒委之。咸淳間轉付依法。於大鑒至上元元初化去。代宗諡大滿禪師。法雨之墖。

贊曰

巖松未老 孃胎已托 笑倒松巢 千歲玄鶴
處生往還 如雲赴壑 偉哉儀風 寄與玄學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廿七日•宣公上人作

無形無情亦無名 有氣有血故有生
栽松品石清閒課 闖關奪舍勇士型
性空心淨離言說 道成德備宣妙音
東山黃梅演奇蹟 儀範萬世照古今

三十三祖慧能大師  

三十三祖慧能大師

祖。生新州。族盧氏。三歲喪父。母嫠居。採樵以給。遇客聞誦《金剛經》感悟。以居士身來扣黃梅。入碓坊服勞八閱月。梅知付授時至。令眾述偈。祖有菩提本無樹語。梅默識。恐眾嫉。其衣法付。令宵遁。偈曰。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無情亦無種。無性亦無生。祖得法。潛入獵隊。一十六載。因析風旛論。始出衣缽落髮。眾請興曹溪。嗣法三十餘人。青原南嶽為上首。先天二年示寂。壽七十六。憲宗謚大鑑禪師。塔曰元和靈照。

贊曰

應無所住 碓嘴生花 本來無物 總欠作家
黃梅夜半 誤賺袈裟 流傳天下 五葉一花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卅日•宣公上人作

不立文字傳衣缽 本來無物泯言說
悟徹心源破迷倒 了達性海遊太河
一華五葉續慧命 萬古千秋度世佛
曹溪法水流沙界 洗滌眾生垢沉疴

三十三世嵩嶽會安禪師  

三十三世嵩嶽會安禪師

師。荊州枝江人。姓衛氏。隋開皇間。括天下私度僧尼。師遁如山谷。大業中。發丁夫開通濟渠。飢殍相枕。師乞食救之。既乃。杖錫登衡嶽。行頭陀行。唐貞觀。謁黃梅五祖。遂得心旨。於是遍歷名蹟。至嵩少。云。是吾終焉之地。自爾禪者輻輳。神龍二年。中宗賜紫衣。尊以為師。延入宮中。供養三載。辭歸嵩嶽。是年三月八日。閉戶偃身而寂。春秋一百二十有八。門人遵遺命。舁置林間。果見野火自燃。得舍利八十粒。

贊曰

據少室座 秉黃梅印 遁置中嶽 持挈萬乘
入冰知水 末後正令 人不能識 火能聽命

或說偈曰
◎一九八〇年十月十八日•宣公上人作

遯世隱居入深林 出家修道覓天真
乞食濟人活眾命 衲衣遮體抖擻生
帝王禮請以師事 黃梅嗣法重傳心
偃身而寂自然逝 野火焚燒舍利精

三十四世永嘉真覺禪師  

三十四世永嘉真覺禪師

師。諱玄覺。本郡人。丱歲出家。遍探三藏。精於禪觀。後至曹溪。繞祖三匝。祖曰。大德自何方來。生大我慢。師曰。生死事大。無常迅速。祖曰。何不體取無生。了無速乎。曰。體即無生。了本無速。祖曰。汝甚得無生之意。曰。無生豈有意耶。祖曰。無意誰當分別。曰。分別亦非意。祖歎曰。善哉。如是。師參禮告辭。祖曰。少留一宿。翌日。下山回溫江。學者輻輳。後安坐示滅。諡無相大師。塔曰淨光。著禪宗修悟圓旨。名。永嘉集。證道歌。

贊曰

鑑在機先 氣吞佛祖 振錫而來 適逢其主
機用超越 如縛猛虎 一宿便歸 別開門戶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一月廿五日•宣公上人作

遍探三藏尋寶珠 普修萬行展鴻圖
生大我慢緣何故 去志迅疾胡太速
越宿下山且暫住 他日弘法莫糊塗
含笑而逝芳千古 證道歌留傳億秋

三十二世牛頭山法融禪師  

三十二世牛頭山法融禪師

師。潤州韋氏子。年十九投茅山落髮。後入牛頭山北巖之石室。靜坐觀心。適四祖踵至。問曰心是何物。師無對。遂延祖入庵。祖見虎狼圍繞。作怖畏勢。師曰。猶有這個在。祖於師座上書一佛字。師竦然不敢坐。祖曰。猶有這個在。師乃稽首請益。祖為說法要。且曰。吾受燦大師頓教法門。今付於汝。紹汝元化。自爾法席大盛。後得上首。付囑法印。明年正月十三日。不疾而化。

贊曰

宴坐空山 禽獸為伴 賴遇作家 坐斷佛祖
狼蹤虎跡 日輪當午 前日後日 問取庵主

或說偈曰
◎一九八〇年十一月廿九日•宣公上人作

牛頭靜坐習觀心 四祖親來訪至人
虎狼惡獸同圍繞 鶴雁良禽各聞經
佛字未空猶存執 法緣殊勝尚精勤
無疾而化真自在 談笑往生遺高風

三十三世牛頭智巖禪師  

三十三世牛頭智巖禪師

師。曲陽華氏子。弱冠智勇過人。身長七尺六寸。隋大業中。為郎將。累立戰功。唐武德中。年四十。入舒州皖公山。從寶月禪師出家。一日晏坐。睹異僧長丈餘。謂師曰。卿八十生出家。宜加精進。言畢不見。谷中入定。山水暴漲。復參融禪師。發明大事。融謂師曰。吾受信大師真訣。所得都亡。設有一法勝過涅槃。吾說亦如夢幻。夫一塵飛而翳天。一芥墮而覆地。汝今過此。吾復何云。儀鳳二年正月十日示寂。

贊曰

八十世僧 深谷危坐 塵剎劫來 不是這箇
融師撥轉 順風帆柁 萬古千秋 高風不墮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一月卅日•宣公上人作

智勇雙全立戰功 七尺六寸大英雄
靜睹異僧示宿命 動觀萬物了真空
道信嫡傳心印法 德者親授妙神通
實相無相離諸相 歸去來兮仰高風

三十四世牛頭慧方禪師	 

三十四世牛頭慧方禪師

師。潤州延陵。濮氏子。投開善寺。 出家及進具。洞明經論。後謁巖禪師。諮詢祕要。巖審其根器。堪荷正法。示以心印。師豁然領悟。復付法法持禪師。隱居茅山。將入滅。見五百許眾。髻髮後垂。如菩薩狀。各持旛華。云。請法師講。又感山神現大蟒身。至庭前。如將泣別。唐天冊元年。八月一日示寂。山林變白。溪澗絕流。道俗哀慕。世壽六十有七。僧臘四十。

贊曰

一相無相 誰能思量 一身多身 萬物皆真
動也行雲出岫 靜也聲湛谷神 赴機千江月 擬議便隔津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九月廿六日•宣公上人作

堪為法器荷如來 豁然開悟嘆奇哉
隱居巖穴將入滅 頓見聖眾現靈台
山神化蟒惜別泣 溪水絕流誌悲哀
草木皆白齊示變 天地同哭棟樑材

三十五世牛頭法持禪師  

三十五世牛頭法持禪師

師。潤州江寧人。姓張氏。幼年出家。年三十。游黃梅。依忍大師座下。聞法心開。復值方禪師為之印可。及黃梅垂滅。謂弟子玄賾曰。後傳吾法者。可有十人。金陵法持是其一也。唐長安二年。終於金陵延祚寺無常院。遺誡露骸松下。飼諸鳥獸。迎出日。空中有神旛西來。繞山數匝。所居故院。竹園林木變白。七日而止。壽六十八臘。

贊曰

黃梅聞法 牛頭受記 傑出威師 綿遠相繼
露骸松下 含生等利 慧日長明 輝天耀地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二月廿一日•宣公上人作

江寧張氏育奇才 年幼出家暢所懷
黃梅聞法傳心印 青松施捨肉骨骸
空中神旛來西域 竹園喬木向東白
大聖化物無方隅 大聖化物無方隅

三十六世牛頭智威禪師  

三十六世牛頭智威禪師

師。江寧陳氏子。四歲依天寶寺統法師出家。謁法持禪師。得授正法。自爾江左。學侶奔湊門下。有慧忠者。目為法器。師示偈曰。莫繫念念。成生死大河。輪迴六趣海。無見出長波。忠答曰。念想由來幻。性自無終始。若得此中意。長波當自止。師又示偈曰。余本性虛無。緣妄生人我。如何息妄情。還歸空處坐。忠復答曰。虛無是實體。人我何所存。妄情不須息。即汎般若船。師審其了悟。遂付法。唐開元十七年。終於延祚寺。

贊曰

中持師毒 佛頭著糞 喚鐘作甕 欺賢罔聖
越空劫外 三更日正 實體虛無 凌霄藤盛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三月十五日•宣公上人作

夙植德本道心堅 童真出家訪友參
鐵石骨骼精進力 金剛志願忍辱船
教化眾生深般若 弘揚佛法大涅槃
三千界內同瞻仰 流芳古今照地天

三十七世鶴林玄素禪師  

三十七世鶴林玄素禪師

師。延陵人也。俗姓馬。參威禪師悟旨。復居京口鶴林寺。一日。有屠者裕謁。願就所居。師欣然往。眾皆見訝。師曰。佛性平等。賢愚一致。但可度者吾即度之。何差別之有。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會即不會。疑即不疑。又曰。不會不疑底。又有僧扣門。師問是甚麼人。曰是僧。師曰。非但是僧。佛來亦不著。曰。為甚麼不著。師曰。無汝棲泊處。天元十一年示寂。塔於黃鶴山。敕謚大律禪師。大和寶航之塔。

贊曰

佛性平等 海水味一 屠兒刀放 三塗頓息
西來何意 會即不疑 不疑不會 佛亦奚為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十月廿四日•宣公上人作

馬氏有子玄素師 屠夫設齋供養之
眾皆訝然呼怪怪 佛性平等勿咄咄
聖凡暫異應修善 賢愚一致莫糊塗
自古真理原不二 休認蟑螂做木虱

三十八世徑山道欽禪師  

三十八世徑山道欽禪師

師。蘇州崑山朱氏子。初膺儒教。年二十八。投素禪師出家。得旨後至徑山駐錫。玄化大振。僧問如何是道。師曰。山上有鯉魚。海底有蓬塵。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汝問得不當。曰。如何得當。師曰。待吾滅後。即向汝說。唐大歷三年。代宗徵至闕下。親加瞻禮。帝悅。謂忠國師曰。朕欲賜欽師一名。國師欣然奉詔。乃議號國一。後辭歸本山。於貞元八年十二月示寂。說法而逝。謚大覺禪師。

贊曰

為真法寶 作丈夫事 鼻祖雙徑 龍王獻地
馬師試惑 帝主鈍置 唐國一人 聲振百世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七日•宣公上人作

蘇州崑山龍象出 始習儒教旋改途
徑山駐錫振玄化 王宮供養展鴻圖
尊號國一昭德業 謚云大覺表哀思
吾輩佛子當追思 見賢應齊道不孤

三十九世鳥窠道林禪師  

三十九世鳥窠道林禪師

師。姓潘。富陽人也。母朱氏夢日光入口。有娠及誕。異香滿室。遂名香光。九歲出家。二十一於荊州果願寺受具。後詣長安西明寺。復禮法師學華嚴經起信論。禮示以真妄頌。俾修禪那。代宗詔國一禪師至闕下。師謁之。發明心地。及南歸。見秦望山。有長松盤曲如蓋。遂棲止其上。白侍郎出守杭郡。入山問道。師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白曰。三歲孩童也曉得。師曰。八十老翁行不得。忽一日。謂侍者曰。吾今報盡。言訖坐亡。

贊曰

秦望山頭 是何模樣 月挂松枝 塵飛不上
至險至平 太守難諒 位高太危 徒懷悵望

或說偈曰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廿一日•宣公上人作

日光入口夢兆祥 異香滿室呈瑞相
九歲出家戒果願 三七參訪至長安
華嚴起信勤習誦 禪那般若倍鑽研
松結鳥巢避風雨 報盡立亡解脫鄉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