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全真七子

化老和尚講述

全真七子

◎宣化上人講述

王重陽與全真七子﹝上排自左而右:王重陽、邱長春、孫不二、馬鈺、譚長真,下排自左而右:郝太古、王玉陽、劉長生。﹞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今天想起一個中國道教的公案,對大家講一講。這個公案雖然不是佛教的,但是也沒有跑到佛教外邊去,因為佛教包括一切的宗教,沒有哪一個宗教是在佛外邊的,就是罵佛教、毀謗佛教的宗教,也都是在佛教媄銗]括著,沒有跑到佛教教義的外邊去。因為佛教的道理是盡虛空遍法界的,十方三世無不包括在內,所以無論你信佛不信佛,都在佛教媕Y包括了,所以就算是道教的道理,我們也可以講。

道教中的老子,你們各位知道他是誰嗎?老子就是迦葉祖師來著。因為他願意修頭陀行,願意做一個特別的樣子,所以化身來做老子,並不是迦葉祖師自己來,是化身來的。孔子是水月童子化身來的,也是佛的弟子,顏回也是的。他們都是要到中國來開闢大乘佛教,所以就先化身來到中國,提倡道教、儒教的理論,將來好和佛教合而為一。所以有的人說儒釋道三教是一家,這也有他的理由,但是他們不完全了解其中的道理,只知道個皮毛。

這個公案發生在中國宋朝末年的山西,這個地方有一個姓王的,叫王哲,是個武舉人。武舉人就好像讀書讀到master degree(碩士學位),學武學到master degree(碩士學位)這叫武舉人。他有太太,有兒子,家堳雃鹵的。有一年冬天,一天天上下雪,他門口來了兩個要飯的乞丐。這兩個要飯的都穿得破破爛爛的,很窮的樣子。王哲一看他們兩個人就生出一種憐憫的心,就對他們說:「你們兩位不要再要飯了,到我家來,我養你們。」雖然這兩個是要飯的,但是他對他們很恭敬,請他們在他家常住,不要走了,他願意養他們一輩子。這兩個要飯的也很特別、很古怪的,回答他說:「我們窮慣了,不習慣享福吃現成的,暫時在你這兒住幾天就好了!」

那麼一住,住了大約有一個月的樣子。這兩個要飯的天天想要走,他不讓他們走,一直叫他們再多住幾天。最後一次兩個要飯的很堅決地說:「我們一定要走,你不要再留我們了!」王哲只好說:「你們一定要走,好吧!那我就送一送。」他本來想就送出大門口,再多走幾步就好了。可是他出去一送,就好像釋迦牟尼佛用神通攝孫陀羅難陀似的,覺得才邁幾步路,就到了二十多里外的一座橋上了。到了橋上,這兩個要飯的就把他們的酒葫蘆拿出來,說:「好啦!我們就要走了,以前我們在你那喝了很多酒,今天我們請你喝一杯酒。」王哲說:「你們也有酒嗎?好,拿出來喝。」喝了三杯酒後,這兩個乞丐說:「我們要走了,來年的兩個三的那一天,我們還在這個橋上見面。」說完這兩個乞丐就走了,而王哲就在橋上醉倒了。

王哲家堛漱H知道他送兩個乞丐出去,怎麼過了這麼久還不見他回來,就叫人各處去找。一找找到橋上,看見他醉倒在那堙A就把他抬回來了。等他酒醒了,他就有一點覺悟:「我送這兩個人出去,怎麼送幾步就到橋那個地方了呢?這兩個人一定是神仙了,我當面錯過,這可太可惜了。」又一想:「他們說來年兩個三那一天,還在那個橋上見面,那就是明年三月三日了。」從此之後他就在家媯央A也不到別的地方去,因為他太太不准他出門了,說他跟著要飯的走,就醉倒在橋上,這很危險的,所以不准他出門,他也就不出去了。

第二年三月三日這一天,他一早就到橋上去,果然那兩個人已在那兒,他就高興地走上前跪倒,說:「你們兩個是活神仙哪,快教我怎麼樣修行了生死吧!」這兩個人說:「你還認識我們,好啦!我們就傳法給你!」他們就教他怎麼樣用功打坐,怎麼樣調呼吸,怎麼樣鍊九轉還陽丹。王哲就問他們叫什麼名字?一個說叫金重,一個說叫雙口。金重合起來就是一個鍾字,雙口就是個呂字。這麼一說,他也就明白了,原來是鍾呂二仙來度他自己了。在中國的漢朝有個鍾離全的,修行道教的方法成了神仙,唐朝的呂洞賓是鍾離全的徒弟。

王哲回到家媟Q要修行,但是家埵酗茪茪S有兒子,若要真修行就不太方便,所以他就假裝發狂,見到人又打又鬧,又咬又叫;有的時候就哈哈大笑,有的時又哇哇大哭。他太太看他這樣子,就叫人把他單單關在一個房間堙A每天固定給他送飯吃。平時誰也不敢接近他,誰一接近他,他就要吃誰,就那麼發狂。在這個房間堙A沒有人去打擾他,他就自己打坐用功,在那堻珍騿C一閉閉了十二年,他修行成了就跑到山東去。因為他成道業以後,知道跟自己有緣的徒弟都在山東那邊。他用神通出了那個房間,就走了,走到山東騰海縣那個地方,並改名叫王重陽。

這個縣媕Y,有一個有錢的人姓馬叫馬鈺,兩夫婦都四十多歲,也沒有兒子,也沒有女兒,但是錢多得很,那一縣媕Y就數他最有錢。王重陽一觀察因緣,知道他應該首先度馬鈺,和他的太太孫淵貞。怎樣度呢?他一想「哦!我師父化作要飯的來度我,那麼我也裝成要飯的來度徒弟。」所以他也裝成一個乞丐的樣子,拎一個黃瓷的瓦罐,天天到馬鈺的村子來要飯。他每一天都從馬鈺的門口走過,向他們要飯,要了半年多。這半年多,馬鈺和孫淵貞連一句話也沒有和他講過。天天看是看見了,但是兩個徒弟不認師父,見了師父不睬師父,師父也沒有法子睬徒弟。師父雖然慈悲,也是不好意思,大約是我相沒有空,雖然有神通了,還是有個「我有神通」。

有一天,馬鈺回到家奡N唉聲嘆氣的。他太太就問他:「你憂愁什麼呢?」「我們現在雖然有這麼多的錢,但是我們都四十多歲,也沒有兒子,也沒有女兒,我們若是死了,這些個錢怎麼辦呢?」孫淵貞說:「哦!有辦法,我看我們應該修行,有子有女還是一樣受苦,我們有這麼多錢,可以找一個名師修道,將來修成道業,就沒有生死了。」馬鈺說:「你真是作夢啊,修道這麼容易嗎?自古以來修道的,有幾個修成功呢?哪個真成了神仙呢?嘿!你不要想入非非了。」孫淵貞說:「不用擔心,我們可以找到一個善知識。」馬鈺說:「你說誰是善知識?」孫淵貞說:「你看天天到我們門口來討飯的那個人,我看他的相貌和普通人不同,他就是一個有道德的善知識,我們和他商量、商量,請他教我們修行,就一定會成功的。」馬鈺聽她這麼講,心堣]就活動了,說:「好!等他再來時,我和他講。」

第二天,王重陽又來要飯,馬鈺就說:「喂!」意思就是老頭子,不是很恭敬的。「你不要再這麼辛苦要飯了,從今天起,你就在我這兒住。我有好房子給你住,有好飯給你吃,你不要再去要飯。」你說這個要飯的怎麼回答?他說:「好房子留給你自己住,好飯留給你自己吃,我不願意住你的好房子,也不願意吃你的好飯,我只願意吃我要來的飯,住我願意住的地方。」馬鈺原以為這個要飯的一定會很歡喜地接受他的邀請,想不到這要飯的拒絕了,他就趕快回去,對他太太說:「你說那個要飯的是個善知識,我們應該跟他學道。但是我請他到家堥茼瞴A他不願意。」孫淵貞說:「那當然是你說的話不對了,你若說對了,他怎麼會不願意呢?」馬鈺:「那妳去說去了!」

孫淵貞就出來對要飯的說了:「哎呀!我們知道你是一個真正修道的人,想請你到我們家堥茼瞴A教我們怎麼樣修行,請你慈悲啦!」王重陽說:「你為什麼要跟我修道呢?」孫淵貞說:「因為我看你的樣子非常自在,非常逍遙的,這真是太好了。」王重陽就問她:「妳既然知道逍遙自在很好,那你為什麼不自在逍遙呢?」孫淵貞說:「我是欲清淨而不得清淨,欲逍遙而不得逍遙。我也想要學你這種逍遙自在的這樣子,但是我不知道怎麼樣修行,所以才想請師父您到我們家埵瞴A一起修道,我們家也可以做一個道場。」王重陽聽她這麼說,就答應了。

王重陽接受馬鈺的邀請,到他家埵矰F一個時期。王重陽看馬鈺也不發菩薩心,只是為自己夫婦兩個人而修道。所以有一天,王重陽就叫馬鈺到面前,說:「你知道我到你們騰海縣,是為什麼來的?」馬鈺說:「我不知道。師父你是為什麼來的呢?」王重陽說:「我就是為你來的!」馬鈺問:「你為我什麼來的呢?」「我為你的財產來的!」馬鈺一聽:「啊!這是個大騙子,一個修道的人要我的財產做什麼呢?我這回上當了!」就趕快去告訴他太太:「你說這個師父是個善知識,我看他是個大騙子,來騙我們的財產來了。他剛才對我說,他是為我來的,我問他為我什麼來,他說是為我的財產來的。由這幾句話看來,就知道他不是一個修道的人。」孫淵貞一聽,說:「哎!你弄錯囉!師父說這話當然有他的用意,你有沒有問他要你的財產做什麼呢?」馬鈺說:「這個我就沒有問。」「那你就去問問去。」

馬鈺又去問:「師父,你剛才說是為我的財產來的,那你當然是要用我的財產了,你是要做什麼用呢?」王重陽說:「你現在有這麼多的錢,正可以把它拿出來供養十方修道的人,讓所有修道的人都可以在這兒吃、在這兒住,以安心用功辦道,你做一個功德主,這有多好!我說是為你的財產來,就是為了這個!」馬鈺一聽:「啊!原來師父是要用我的財產來做道場,那沒有問題!」於是乎就大肆宣傳,只要有人願意到這兒修道就供著吃、供著住、供著穿,所有的一切都不要給錢,因為道是不賣的。當時全中國各處的人都聽到這個消息,一下子就來了有三、四千人,報名要來修道。有的是真心想要修道,來親近善知識的;有的家庭很窮,生活不能維持,聽說有得穿、有得吃、有得住,也跑來了;有的做土匪的,犯了國家的法律,各處都要捉他,也跑來了,說要修道;有的年紀老了,沒有兒子也沒有女兒,聽說這個地方供吃供住也來了。

王重陽天天給他們講經說法、講開示,大家聽得都很有興趣,一個走的也沒。為什麼呢?因為吃得好,住得好,穿得好,什麼都好,到哪堣]找不到這麼好的地方,所以就沒有人要走。修道要有法、財、侶、地四個條件。法,就是要懂得修行的方法;財,要有養道的財。若是單單一個人住茅棚,吃點草根、樹葉也可以的,但人多了就要有東西吃,吃得還要好一點,最低限度也要有一些牛奶 cheese (起士、乳酪)之類的,這樣子修道的人營養分才夠。

這樣經過了很久的時間了,大約有十年吧。有一天,王重陽就要出去旅行,還沒有出門,就得了病。得什麼病呢?全身長滿了瘡,每一個瘡又都生出很多的蟲子,在那兒吃瘡的膿和血,很邋遢的,那個臭味一百步遠都可以聞得到。大約這個時候吃的也不太好,穿的也馬馬虎虎了,師父又有病,這三、四千弟子一看:「哎呀!師父平時給我們講經說法,教我們怎麼樣修行、怎麼樣用功就能了生死。你看看他現在這個樣子,泥菩薩過海,自身都難保。他自己身上長這麼多瘡,臭成這個樣子,如果是有修行的人,怎麼會得這種病呢?這是很不好的人才會生這種病。我們不要再跟這種假善知識修行了,另外再去找一個真的善知識吧!」

於是乎,這三、四千個徒弟一下子就都跑了,只剩下七個。這七個人就是邱長春、劉長生、譚長真、馬鈺、郝太古、王玉陽和孫淵真,也就是孫不二。這七個人無論怎樣都要親近師父,就是再臭也不怕。這邱、劉、譚、馬、郝、王、孫七個人留下來,等著師父。等著等著,王重陽的瘡都好了,也不臭了。

有一天王重陽告訴他們說:「我們到南方去旅行吧!」於是乎,他就帶了這七個徒弟,從山東出發,到南邊去旅行。沿途都是這七個徒弟輪流出去化飯回來吃。其他弟子化來的飯王重陽都吃,就只有邱長春化來的東西王重陽不吃。有一次邱長春出去化了很多饅頭回來,他知道師父平時歡喜吃饅頭,就很高興地用一個盤子裝了滿滿的饅頭,送到師父的面前。王重陽卻發起脾氣,把盤子拿起來就給丟到地上,饅頭灑得滿地都是。邱長春自己慢慢地把饅頭撿起來,慢慢地吃,也不發脾氣。

晚間,這七個人都同師父在一個房埵瞴A他們怕師父冷,就弄了一堆材燒起火來烤火。王重陽又大發脾氣,用力將袍袖一煽,就把火給煽滅了。火熄了就有煙冒出來,把這七個徒弟都給燻得咳嗽連連,在屋塈中ㄕ矰F,就都跑到房子外邊去打坐。一用功,也就不冷了。第二天,王重陽就對他們說:「我們不去旅行了,回山東去吧!」於是乎,師徒八人又都回到馬鈺家繼續修行。

馬鈺修行了,他太太也修行了,所以都自己單住。有一天,王重陽師父就跑到孫淵貞的房堨h,對她說一些不正經的話:「你一個人太孤獨了,你怎麼受得了啊!」說一些諸如此類很不守規矩的話。孫淵貞一聽,大發脾氣:「我以為你是個善知識,原來你是這麼一個下流的人,這太不守規矩了。」就跑到她丈夫房堙A對他說:「哎呀!我們認錯師父了,這個師父不是個好人,這回我們可上當了。」馬鈺問:「怎麼回事?」她說:「方才我在房堨峊\打坐,師父就走進來引誘我,對我說了一些不正經的話。說我長得這麼漂亮,不應該一個人修行,應該找一個男人,怎麼、怎麼的,講得太難聽了。」馬鈺就笑著說:「真的嗎?」孫淵貞說:「你不信,就到我房堨h看!」

她就帶著丈夫到她房堙A一看,房堣偵礞]沒有。孫淵貞說:「我一跑出來,他怕我告訴你,當然就跑了嘛!這還有什可說的!」馬鈺說:「妳方才來找我的時候,我才剛從師父的房埵^來,是他叫我回來的,說有人要來找我,原來就是妳找我。我方才同師父講話呢!師父怎會到妳房堨h呢?這是不可能的!」孫淵貞說:「你真糊塗,連我你都不相信了。」馬鈺相信師父,無論孫淵貞說什麼,他也不聽,就回去了。

過了幾天,師父又來找孫淵貞,還是和以前那樣,眼睛也不守規矩,口也不守規矩,手也不守規矩,哈!這身口意三業都不清淨了。孫淵貞這回就說:「師父,你坐一坐,我去一去廁所就來。」走到外邊,她就從外面拿根木頭把門給頂上,又用鎖給鎖上了。「這一回看你往哪兒跑。」就又跑去找她丈夫。她丈夫一看見她,便說:「哦!妳又來說師父到妳房堨h了是不是?老實對妳講,我是方才從師父房埵^來的,因為師父說妳又要來找我了。」孫淵貞說:「你不相信,現在就跟我去看看。」馬鈺就同她回去,看著她把外面頂門的棍子拿開,把鎖打開,進到媄鉹@看,還是什麼也沒有。這回孫淵貞知道是自己錯了,師父有不可思議的境界,也明白師父是身外有身,用化身來試驗她來了,從此對王重陽就深信不疑了。

有一天,她到師父王重陽的房堨h,請求師父指點她怎麼樣修行。王重陽就告訴她:「修行要有聖處,也就是要有一個靈感的地方。現在河南的洛陽,應該是出一位真正神仙的時候了,妳能不能到那個地方去修行?」孫淵貞說:「可以的,我可以到那邊去修行。」王重陽說:「妳認為妳可以,但我認為妳不行,因為妳長得太漂亮了,這一路上有幾百里,妳一個人走,一定會遇著不正當的人,到時候妳怎麼辦?」孫淵貞說:「師父你不要擔心,我有辦法。」

她就到廚房,把鍋子洗乾淨,倒上一些油,把油燒滾了,然後就倒一些水到油堙A這油鍋便爆出很多的油點子,她就把臉往油鍋上面靠,這油點子就都蹦到她面上,把她的臉燙出很多的水泡來,變成了一個大花臉。然後她又回去見師父說:「現在我這樣可不可以去了?」王重陽看她下了這麼大的決心,就讚歎她說:「妳真是出乎其類,拔乎其萃的人,妳現在這樣去絕對沒有問題了。」孫淵貞從此也就改名叫「孫不二」,就是專一其心,來修她師父教她的法,修這個不二法門,不修第二條路了。她到了河南洛陽,就在一個原來是燒磚燒瓦的破窯媕Y住。一住住了十二年,修成了。

這時候,她師父在她家堣S生病了,病得很厲害,說話也顛顛倒倒的,好像發神經病似的。有一天,他對剩下來的六個徒弟說:「我現要開齋,不吃齋了。你們去給我買幾斤肉回來,我要吃。」幾個徒弟孝順師父,雖然不願意師父開齋,也只好去買肉。肉買回來了,王重陽說:「我今天先不吃,你們把它掛在我房媕Y。」掛了幾天,天氣熱,那肉都腐壞,生蛆下渣了。千千萬萬的蟲在肉上鑽進去又鑽出來、鑽出來又鑽進去,就好像在肉媕Y游泳似的。那個味道也不單一個房堹銦A整個家堻ㄞ鉹ㄔi聞。

這一天,王重陽坐起來了,叫他六個徒弟到面前說:「你們大家也都開齋好了,這個肉我一個人吃不了,你們來幫我一起吃,就拿著這麼吃。」其他五個弟子不但不吃,而且都閉著眼睛裝老修行。只有邱長春上去把肉拿下一半,就吃了。一吃:「哎呀!難怪師父叫它生蛆下渣,臭成這樣,這真比什麼都好吃,從來也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半塊吃完了,他還想把剩下的那一塊也拿來吃。王重陽就阻止他說:「你不要再拿囉!那個要留著給我吃。一個天仙狀元被你搶去,已經夠了,不要再吃了!」邱長春是還沒吃夠,另外五個弟子則始終也不知道那肉是怎樣的好吃。後來王重陽把剩下的那一份自己吃了。沒有多久王重陽就死了。

他死後,弟子們把他裝到棺材堙A向他山西的家堸e。很奇怪,這個棺材很輕、很輕,兩個人就抬起來了,所以常常都可以換人抬。每天都是到吃飯的時候,就有人把飯都給預備好了送來,吃幾餐就有幾餐來,他們一點也不用費神張羅。邱長春就很奇怪:「怎麼到吃飯的時候,就有人給送飯,這是什麼道理?」這一天,離山西王重陽的家,大約只有一百多里路了,他就對幾個師兄打妄語,說:「師兄,師兄,我肚子痛囉,要到前面找個地方方便去。」幾個師兄說:「好啊!」他就一個人往前面走,一走走到前邊的村媕Y,看見他師父穿著黃袍,正在向一戶人家化緣:「後邊有幾個人抬一個棺材,他們沒吃飯呢!你們發發慈悲心,供養、供養他們,結結緣,你們以後就什麼事情都吉祥如意,一順百順。」

邱長春一看見師父,高興得不得了:「師父原來你沒有死!」上去就跪倒,抱著師父的腿,說:「師父啊,你真把我們騙苦囉!我們以為你死了,原來你還沒有死。」就這麼抱著師父的腿不放了。王重陽說:「你這個孽障啊!為什麼你不把你的聰明收起來,而盡聰明外漏啊!這下你可得要多受三年的磨練,又要多受苦三年,才能成道業,就因為你盡用你這個小聰明。」他這幾個徒弟媕Y,最聰明就是這個邱長春,什麼事情不必人家告訴他,他就明白了,也懂得師父的意思。他師父雖然不吃他的饅頭,他也不難過,因為他知道這是師父在試驗他。一切一切他都明白,所以不論師父怎麼發脾氣,他都能忍受。這回他抱著師父了,以為這樣師父就跑不了了,想不到師父說完這幾句話,就化成一陣風不見了,從此也再沒有人給送飯了。以後這一百多里路,吃飯的問題就變成很麻煩的。這幾個弟子把師父的棺材送回老家,又在那兒住了幾天,大家就分散開來,有的兩個在一起,有的就一個人到各處去參訪。

郝太古原來是個石匠,就到華山去,在山壁上鑿了一個石頭洞,打算就在那堶蛈獢C洞剛鑿好,就來了一個老修行,要和他化緣。化什麼呢?就化他鑿的這個石頭洞。「反正你會造洞,就把這個洞布施給我,你再另做一個囉!」郝太古想,修道人慈悲為本,方便為門,要利益其他的人,就說:「好吧,這就給你住囉!」他便又從新另打一個洞。洞剛打好,又來了一個人和他化緣,他又把石洞布施出去。如是每打一個洞,就來一個老道和他化緣。他一共在山上造了七十二個石頭洞,就來了七十二個人把這些洞都給化緣化去了。

這回他開始想了:「我在這山腰人能到的地方打洞,洞一打好,就都被人化緣化去了。哎!我還是到山頂最高的那個地方去鑿洞,那堣H到不了,就沒有人再來向我化緣了。」於是乎,他就爬到華山的最高峰去。華山是中國五嶽中的西嶽,山上竹子很多。他在華山最高的地方鑿了一個洞,這回可沒有人來和他化緣,沒有人來要這個洞了,因為上下很困難。他在上邊掛著一條鐵鍊子,上山、下山都要抓著這條鐵鍊上下,所以普通人沒有法子到那個地方。可是卻來了一個人要拜他做師父,他就收了這一個老實徒弟。他在那兒修行,這個老實徒弟就跟著他、服侍他,替他作一點工。

有一天,他下山去。你說怎麼樣?這個老實徒弟就不老實了,等他下到一半的時候,這個徒弟就從上邊將鐵鍊給弄斷,把師父跌到萬丈懸崖媕Y去了。這個老實徒弟以為師父這下一定跌死了,師父所有的財產就都是他的了,於是就把師父所有值錢、不值錢的東西都給收拾到一起,背著就要下山。他正在想法子下山,突然看見師父從山下回來了。郝太古問他:「你要到什麼地方去?」他說:「師父,你跌到山下去,我以為你永遠都不能回來了。我一個人在這兒也不行了,所以我就要走了。」郝太古說:「不要走,還回去,我們還在一起修行。」徒弟心媟Q:「怎麼這個師父摔不死?」但又不敢說什麼,只好又和師父回去一起修行。後來郝太古把這個老實徒弟度得不那麼老實了,然後兩個人也都修行成功了。

還有劉長生,你說他到什麼地方修行去了?他到妓女街去了。無論中外,自古以來都有這種賣婬的女人,這些人大多集中在一條街上住。妓女就是不守規矩的女人,可是他就特地到這種有很多不守規矩的女人的地方去修道。每次若有妓女把花插到他的道士帽上,這個妓女這一天的生意就很好,可以賺很多錢,所以他的帽子上常常都插滿了花。他天天就這樣和這一些不正當的女人在一起來修行。

他的師兄弟中,有一個人聽說他和這些不守規矩的女人在一起,以為他一定墮落了,心媊控o很不安樂,就想法子要去度他。到了那個地方,看他坐在那堙A這個女人給他戴一朵花,那個女人也給他戴朵花,他就和這些女人講講笑笑、嘻嘻哈哈,很好玩的樣子。這位同門師兄弟就對他說了:「師兄你應該好好修行,在這種地方和這些爛女人在一起,怎麼能修行呢?你應該到旁的地方去修行去!」他說:「好!什麼地方可以修行呢?你告訴我。」「到山上哪個地方都可以修行啊!」「那好,我現在給你燒一壺茶,你喝一壺茶再走吧!」這個師兄弟說:「哦!你這兒還有茶,真太享受了,我住山,有的時候連一杯生水都喝不著啊!」你說他怎麼樣燒茶?他把前面的衣服打開來,敞開肚子,把一壺水放在肚子上,就用肚子來燒水,一燒就燒滾了。這個師兄弟一看「:哦!原來他道業已經成就了,用三昧真火就可以燒茶,這我還是不行哦!」於是乎,他知道劉長生沒有墮落,就走了。所以劉長生又叫「插花老祖」。

邱長春他又怎麼樣呢?他聽師父說自己要多受三年的磨練,於是乎就到各處去遊走。有一天走到一條河邊,這河上沒有橋,來往的行人只能涉水而過,有的時候,就把人給淹死了。邱祖就發心在這兒做人的橋樑。怎樣做橋樑呢?河這一邊來了人,他就把他背到那邊去,令他得到波羅蜜;那邊來了人,他就把他背到這邊來,也得到波羅蜜了。他就這樣子整天背著人在河堥茖茈h去。

想不到這條河水有毒,日子一久,把他的腿都給毒得變成黑色了。雖然這樣子,他還是照樣做這種工作。後來遇到一個會相面的人,對他說:「哎!你在這兒背人過河,雖然做了好事,但是將來還是註定要餓死。」他就問:「怎麼會餓死呢?」那人說:「你聽沒聽說過,有螣蛇紋鎖口的人就會餓死。你的面相上就有螣蛇紋鎖口,所以將來你一定會餓死的。」螣蛇是一種蛇,在口的兩邊各有一條紋線,一邊一條,把口鎖住了。面上有這種紋路的人,就應餓死。

邱長春聰明是很聰明,可惜就是德行差一點,所以要多受很多苦。他聽說自己應該餓死,就不明白,就愚癡了。他想:「既然命運是這樣,反正早晚都要餓死,那就早一點餓死囉!」他就走到河邊一個地方沒有人的地方,找到一塊大石頭,就坐在石頭上想:「我就在這塊石頭上坐著、躺著不走開,就在這塊石頭上餓死算了。」於是乎,他也不去化緣,也不去乞食,就在這塊石頭上坐著,坐不住就躺著。後來餓得不能動,他就躺在石頭上。看看就要餓死了,就在這時候,河水漲起來了,漲到石頭上邊。水媕Y又漂漂搖搖地漂來了一個大桃子,剛好就漂到他嘴邊,也不知道他是想吃不想吃,這個嘴巴自己就張開了,也不知道是他叫它張開,或是嘴巴自己要張開的,這就沒有法子研究得清楚了。他嘴一張開,桃子就跑到嘴堙A他也就吃了。吃了桃子之後,精神充足,也就不死了,只有另想辦法。

他想:「在水邊有水漂來桃子給我吃,那麼到山上去就沒有水了。」於是乎,他就去買一條很粗的鐵鍊子,跑到深山去找了一棵大樹,就用鐵鍊綑住脖子,將自己鎖到這樹上,然後把鑰匙用力往遠處草叢一丟,心想:「這回沒有水,也沒桃來,再也沒有東西吃了,看你死不死!」就坐在樹下等死。看看又要餓死了,這時候來了一個採藥的人,看他這個樣子,就非常驚奇:「喂!你這是犯了什麼法啊?為什麼被鎖在這堜O?」他就說:「我沒有犯罪。」

「那麼是誰把你鎖在這樹上的?」

「是我自己把自己鎖在這堛滿C」

「你怎麼這麼聰明,把自己鎖到樹上啊?」

他說:「老先生你不知道。有人給我相面,說我有螣蛇紋鎖口,一定會餓死。我想反正將來一定要餓死,不如就早一點餓死算了!」

「你是一個出家道士,你為什麼要出家啊?」

他說:「我出家是想修道得到永生,永遠都不死了。」

「你怎麼可以不死呢?」

他說:「我修行就會不死了。」

「哦!既然修行就不會死,那你就不會不餓死嗎?」

採藥人這麼一講,邱祖就明白了:「我修行都可以不死,那也應該可以轉變我的命運嘛!」就對採藥人說:「你說得很對,但是我現在也沒辦法不餓死啦!因為我把鐵鍊的鎖匙丟掉了,鐵鍊打不開,我有什麼辦法可以活呢?」採藥人說:「不要緊,我去給你找鎖匙去。」一找就把鎖匙找到了,就好像是他放的一樣,就把鐵鍊給打開來了。

邱祖從此就苦修。怎麼樣苦修法呢?他也不要茅棚,也不要碗,也不要筷子,就穿著糞掃衣,就是用糞堆媥艅茠漱H家不要的破布,洗一洗以後縫成的衣服。他什麼都沒有,就帶著一個葫蘆瓢,喝水也是它,吃飯也是它,又用它來當帽子戴。吃東西就到各處去乞食,吃人家剩下的菜飯。住也沒有一個固定的地方,有的時候在樹下住一宿,有的時候在河邊住一宿,總而言之隨遇而安,走到什麼地方就在什麼地方住,也不需要帳棚。

有一天,天下雪,他就把人家的牛糞堆成一堆,把葫蘆瓢頂在頭上,就靠著糞堆坐下來打坐。坐著坐著,他就作起詩來:「身靠糞堆頭頂瓢,遇著老天下鵝毛。」這時候剛好有一個人從旁邊走過,一聽糞堆埵酗H講話,圓圓的葫蘆瓢底下還有熱氣冒出來,吃了一驚:「這是什麼!」就拿起半塊磚,照著他頭上的葫蘆瓢就打下去,一打把葫蘆瓢打成兩半。邱祖就又說:「一家飽暖千家怨,半磚打破葫蘆瓢。」意思是說:我吃飽了,也穿暖了,一家飽暖,就有很多人不高興了,拿了半塊磚把我的葫蘆瓢都給打破了。你看!這真是家破人亡語難開。所以修道要吃得苦、受得苦、忍得苦、耐得苦才行。

▲Top

法界佛教總會•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