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佛陀十大弟子傳─羅睺羅尊者

化老和尚講述

目錄

時刻匪懈習禪那 晝夜精進無言說
廁所入定成三昧 夢中出坡集功德
清潔心地菩提養 耕耘性田智慧多
為佛親子尚實踐 模範萬世度娑婆

種因結果,覆障六載

「羅睺羅」是梵語,翻譯為「覆障」;覆是蓋覆,障是障礙。蓋覆什麼呢?蓋覆智慧,智慧就現不出來;障礙什麼呢?障礙修道,道業就不容易成就。

可是,羅睺羅尊者他顧名思義,知道自己名字是覆障,所以他儘量的直言直行,甚至於少說話,也不遮覆一切的過失,不障礙其他人修道。因為這樣,他所修的行門,自己蹈光晦跡,不向人炫耀,所以他才成就密行第一。他所修的行門,任何人也都沒有注意,也都不知道他修什麼法門。

為什麼他有這種覆障呢?這都是宿世前因後果的關係,就因為他在往昔修行的時候,修得老鼠也不怕他,他想要入定,這老鼠就出來,前前後後來跳舞給他看;本來這老鼠出來,以為跳舞會令他高興,令他好好修行,可是他誤會意思了。他就想:「你這個老鼠,我一要入定,你就出來給我麻煩!」他這一不高興,老鼠也知道,就回老鼠洞去了!他看老鼠回到洞裡去,他就用木頭把這老鼠的洞給堵住了,老鼠不出來麻煩他,他好入定,可是他這會兒一入定,就入了六天!這老鼠在洞裡頭就憋了六天,沒有東西吃,很苦的、很悶的,大概也給老鼠餓瘦了。那麼他出定了,還記得老鼠洞被堵上,於是把這個老鼠洞給打開了。老鼠跑出來了,向他磕三個頭說:「你記得呀!將來我要報仇的!」

因為他造了這麼一個業障,把老鼠給圈到洞堣誘恁A所以他在今生出世的時候,在母親肚子媕Y要住胎六年,受這六年的胎障之苦,也就是受堵老鼠洞那六天的果報,有這種覆障,我們每一個人應該想一想,羅睺羅尊者雖然是釋迦牟尼佛的兒子,尚且都要受這樣的果報,這因果循環太厲害了!

住胎六年,母親麻煩

覆障,又是對著耶輸陀羅說的;因為有羅睺羅,令耶輸陀羅有很多的麻煩、很大的障礙,這障就是因為這兒子有的。這個羅睺羅一生出來,給他母親耶輸陀羅就找來麻煩了。

你們各位有沒有人知道釋迦牟尼佛有幾個太太?佛有三個太太;大的太太叫「俱依」,第二個是「耶輸陀羅」,第三個叫「鹿野」。羅睺羅是第二個太太生的。

耶輸陀羅生這個兒子,惹起很大的是非、很大的麻煩。找來什麼麻煩了呢?因為悉達多太子已經出家了,耶輸陀羅卻肚子大了,所以一般的釋種──釋迦牟尼佛的眷屬就非常惱怒,說:「豈有此理呢!悉達多太子出家修道已經六年了,怎麼還會有兒子呢?也沒有丈夫在家,就生出小孩子來!這個女人一定是不守規矩!這是個壞女人!」所以這些釋種就非常惱怒,又要治她罪,又要殺這個耶輸陀羅。

因為這時候,惡聲載路,通街通巷,什麼人都知道這件事,大家就都群起共憤,說:「悉達多太子不在家六年,耶輸陀羅有小孩子了。這個女人這樣不守規矩,要用火把她燒了!」所有淨飯王的家族媄銙ㄓㄟ矽酗F,淨飯王也發了脾氣了。有一個宮人就對淨飯王來保證,說:「她沒有做過什麼錯事,她真守規矩!連大門不出,二門不入的;一天到晚都在家堙A沒有和男人接近過。這個孩子的確是太子的。」但是也沒有人相信,世間上沒有這種道理。

大家不相信,就要殺這個耶輸陀羅,又要把她打死,又要用火燒了她……。最後的決定,用火把她燒死,連耶輸陀羅帶這個小孩子,母子一起都給燒死。印度那時候的風氣也是很厲害的,當時這種專制就這樣子。於是在這地堙A造了一個很大的火坑,媄銎韙F很多柴,那麼用火就點燃起來後,預備把耶輸陀羅和羅睺羅推到這火坑堙A用火活活的把他們燒死。燒死,隨著就埋到這個坑堙A預備這樣子。

耶輸陀羅在這時候就發願說:「一切的天神地祇!你們現在都應該顯一顯靈!這個孩子如果是悉達太子的,那麼我們母子倆在這火媕Y,就不應該被火燒死。如果不是他的,真是我不守規矩的話,那麼可以把我們母子倆都一起燒死!」發了這個願之後,就抱孩子跳到這個火坑媕Y去。一到火坑堙A哈!不可思議的境界就出現了。本來是火坑,但是變成水池了!在這個火媕Y,又長出一朵金蓮華來,這個母子兩個人都站到這個蓮華上,一點也沒有損傷。由此之後,這風波才平息下來,國王也知道這是冤枉兒媳婦,一切的國人也知道這是不平凡的事情,沒有人敢造流言蜚語了,也沒有人敢說壞話了。羅睺羅尊者一出生就有這麼多的麻煩,雖然有覆障,但是也把這個障礙給打破了。

指腹成孕,微妙難思

究竟佛的兒子怎麼樣來的呢?他是不是釋迦牟尼佛的兒子呢?是!那麼,釋迦牟尼佛是不是也像一般普通夫婦的行為呢?不是!羅睺羅並不是由婬欲生出來的。怎麼樣生出來的呢?佛十七歲就結婚,雖然結婚,但是可沒有男女夫婦這個問題。

等佛十九歲就出家,在臨走的時候,因為耶輸陀羅歡喜要個兒子,佛就用手指頭這麼一指,指腹成孕,於是耶輸陀羅就懷孕了。這種講法好像是個神話,但是在佛教媕Y,神話很多,不單單這一件事。所以這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你想一定要來考證,這是沒辦法考證得出來的;只有你用功修道,修到那種境界上,你才知道:佛的境界是微妙難思的,是不可思議的。

供養佛陀,歡喜丸子

佛出家,在雪山打坐六年。等佛成佛了,回到王宮的時候,耶輸陀羅就叫羅睺羅送歡喜丸給釋迦牟尼佛。由這個,大家一看,因為耶輸陀羅如果是偷漢子有的小孩子,她一定會怕佛的;現在她也不避忌,抱著小孩子送給佛,佛也就把這小孩子抱過來。那麼這樣子,大家才知道,這個兒子真正的是釋迦牟尼佛的兒子。

一切眾生,皆是佛子

那麼說起來啊!雖然說羅睺羅是釋迦牟尼佛的兒子,但是釋迦牟尼佛不只這一個兒子。有多少個兒子呢?有三種的兒子: 

一、真子。第一種的兒子叫「真子」,真是佛的兒子,不是假的,是真的。誰是佛的真兒子呢?你看經,常常看見「文殊師利法王子而為上首」,這「法王子」就是佛的真子。這是說的一切菩薩。

二、內子。一切的阿羅漢,雖然他們悟明白偏空的理,而沒有得到中道的理,他們是佛的內眷,也就是佛真正的內子。在中國說「內子」是講自己的太太,但是這堻o個內子,就是內媄銦B家媕Y的兒子。 

三、外子。佛有很多的外子。什麼叫外子呢?佛的外子,是佛的外眷屬,是外邊護持佛的。一切的凡夫眾生等,也都是佛的子,是佛的外子。為什麼?因為凡夫也不懂修行,顛顛倒倒的,有的只是在佛法的外邊,還沒有來學習佛法;有的雖然學習佛法了,可是他沒有證果,還在凡夫的地位上,沒有到聖賢的果位,所以還未能紹繼佛種,這都是佛的外子。

佛有這麼三子,這三子,就包括菩薩、羅漢、六道眾生。六凡的眾生和三聖眾生,合起來,就是「九法界的眾生」;九法界的眾生,分出來三種的子。所以,佛是我們眾生的大慈悲父。我們應該趕快回家找這個大慈悲父。若找不著這個大慈悲父,在《法華經》上說著,我們就是變成了窮子;若找著這個大慈悲父呢,佛的家業我們都有份的。

往昔發願,作佛長子

這位羅睺羅尊者,他發願每一位佛出世。現在他做釋迦牟尼佛的長子,將來十個世界的微塵數諸佛,他也一樣都做諸佛的長子。為什麼呢?他發這個願來的。好像我現在講經,你們為什麼要聽我講經呢?我又講的是中國話,你們都是說英文的;也就因為你們在以前大約發願來的,說:「我們不管這位法師他說話懂不懂,我們都要聽他法。」所以現在好像星星媕Y的月亮,有這麼多人來聽經。在美國人媄鋮蚑蛂A你們都好像星星媕Y的月亮,就有這麼少,沒有法子太多了!因為世間不是人人都是一個有錢的人,有錢的人比窮人是少的。那麼你能來聽聞佛法,這對你自性媄銦A那是真正富有了!

有的人說:「哦,羅睺羅今生做釋迦牟尼佛的兒子,在母親肚裡住了六年,受這種果報,未來的時候,是不是也要做其他佛的長子,他也要住六年呢?」不錯!或者他住六年,或者不住六年,你不要為這位尊者來擔這種心。為什麼?這一位尊者他就住六年,他是受果報,他也不覺得怎麼樣苦悶。在那個母親肚裡頭,他遊戲人間,還是很快樂的。

在母親肚裡頭,並且這個業障有多生而受一報的,有多報多生的,有多報少生的。怎麼叫一生而受多報呢?在這一生之中,把以前所造的業障都受了了。有的多生而受多報,就是出世很多生,受很多種的果報。所以這羅睺羅尊者,將來做佛的長子的時候,或者另外有旁的業障成熟了,也不一定。這個問題於我們身心性命上,沒有什麼關係,所以我們不需要打這麼多的妄想。這是羅睺羅尊者有這種因緣。

年幼出家,度糞坑蟲

佛於成道後,返鄉度化親友時,當時羅睺羅才十五歲,就跟隨佛出家修道,這也是佛陀僧團沙彌的開始,所以佛特別訂定沙彌的制度,舍利弗尊者作為他的剃度阿闍黎,就是軌範師來教導他。

羅睺羅出家之後,因為年紀也不大,在皇宮裡頭長大的,也不懂得什麼叫守規矩,所以就很調皮的。很調皮呀!幹什麼也不正經幹,那麼做沙彌要服勞執役,要做些個比丘不做的事情,沙彌都應該做。這麼樣子,他掃地也不好好掃地,地掃得不乾淨,有比丘就想擺個比丘架子,把他關到廁所裡頭,叫他聞廁所那個臭味。

古來的廁所不是像現在這種抽水馬桶衛生設備,那廁所就是一個糞坑,糞坑裡頭盡些個屎蟲。就叫羅睺羅到那個地方,說:「你掃地掃得不乾淨,應該和屎蟲在一起做朋友。」就把他關到廁所,把門給鎖上了。他修行不為人所知、不為人所讚,誰對他怎麼樣欺負他,怎麼樣來看不起他,他都甘心受這種折磨。

他就在廁所裡頭,度這些個屎蟲,在那個地方入定,給這些個屎蟲來說法。說:「你們往昔呀!盡貪吃好東西,盡貪吃好味道,你們只知道貪好味道,所以現在就墮落到糞坑裡頭來做蟲子。你們在這裡是很喜歡的,可是這個味道是臭的,不是很好聞的。」那麼給這些個廁所裡頭的蟲子說法。他在那兒也就入定,入無諍三昧,到什麼境界上,他也處之泰然,因為這個,他的道業也很快成就了,所以叫密行第一。

不持戒律,等於穢水

羅睺羅尊者剛出家的時候,也不懂得什麼叫守規矩,就很調皮的,譬如有人來拜訪佛時,如果佛在,他就說不在;如果佛不在,他就說佛在。因為這樣,就有一些個比丘很不高興,佛就要修正他這種的惡習。

因為佛是打赤腳的,不穿襪、不穿鞋的,那麼每一天晚間回來,必須要把腳都洗了一遍,洗乾淨。所以在《金剛經》才說:「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鉢,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鉢,洗足已,敷座而坐。」 都要洗腳之後才打坐。這是佛以前的生活。

有一次,佛洗完了足之後,就問羅睺羅,說:「這個水可不可以喝的?」羅睺羅就說:「不可以!」佛又把它變了一個方法再問他說:「我如果把水潑出去,潑到一個地方,然後再用一個器皿把他裝起來,這樣子可不可以喝呢?」羅睺羅也答覆說:「不可以!」佛就問他為什麼不可以喝?羅睺羅就說:「這是邋塌水。」佛就說:「所有的出家比丘,不持戒律,就是等於穢水一樣。」羅睺羅在這個時候,言下有所醒悟,所以他以後就不茍言笑、不懈怠、不放逸,那麼嚴持戒律。

因人施教,如智慧象

有一次,有比丘就問佛說:「世尊常常訶斥提婆達多,為什麼就不訶斥羅睺羅呢?」還有比丘也看得不順眼,會說:「是呀!世尊妒忌提婆達多,所以常常惱他;羅睺羅是世尊的兒子,所以就包容他,不訶斥他。」有其他比丘聽到了,就來告訴世尊。

佛就說:「提婆達多這個人呀!他就像一隻劣馬似的。要調伏這樣的劣馬,應該用威力來調伏他,所以就要訶斥他。這羅睺羅呢,他像很聰明有智慧的象一樣,只要和他好好講,用良好的言語同他說,就可以導致令他往正路上走了。」

隨時入定,密行第一

釋迦牟尼佛的這個兒子,是非常有道心的,非常用功的。所以羅睺羅尊者在諸大弟子中,他是密行第一。

怎麼密行第一呢?所謂「時刻匪懈習禪那,晝夜精進無言說」,他隨時隨地都用功,一時一刻都不懶惰,也不和人講閒話,都在修禪定。晝也精進、夜也精進,但是沒有人知道他用功。他用功,不是說我這念經了、我這持咒了、我這坐禪了,我這個地方,又是怎麼樣用功、怎麼樣修行,各處想掛一個招牌,叫大家知道我用功修道。不是的!他所修行,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看見他怎麼樣參禪打坐。他一天到晚就是好像不修行,盡遊戲人間,可是就在這個期間,他就是修行,他是祕密用功,修行到什麼程度呢?

「廁所入定成三昧,夢中出坡集功德」,廁所那麼一個邋塌的地方,他在廁所裡都可以入定。一般人在廁所,那個氣味很不好的,不願意在那兒;他在廁所都可以入定。在夢中,他也出坡來做廟上一切的工,來做一切的事情,這麼培福培慧來積聚他的功德。所謂「清潔心地菩提養,耕耘性田智慧多」,他常常把這個心地收拾的很乾淨,養他菩提的種子。他在自性裡,把無明煩惱、忌妒障礙都除去,所以他的智慧很大。

他隨時隨地都可以入定,他的密行,一般人不知道,只有佛才知道;他所修行的行門都是默默耕耘,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可是,他一時一刻也不懈怠,一時一刻也不放逸。他是專門用功精修,專門持戒苦煉,所以才能成就這種大乘根器。

「為佛親子尚實踐,模範萬世度娑婆」,他是佛的兒子,他崇尚所注重的就是實實在在去修行。可以說是我們世間人,一個修道的好榜樣,這是千秋萬世都應該來效法他,我們娑婆世界人人效法羅睺羅,人人大概都可以快成佛。

佛為授記,蹈七寶華

釋迦牟尼佛在法華法會上,告訴在法會的大眾,說我現在要給羅睺羅來授記:

這位羅睺羅,於將來世的時候,他會見著無量那麼多的諸佛,有多少呢?有十個世界微塵數這麼多的如來,供養恭敬,而且都是給這一切的諸佛做長子。為什麼呢?因為他一心想成佛道。所以在過去就發願無論哪一位佛成道,他要做他們的長子,就好像現在他給我釋迦牟尼佛作兒子是一個樣的。

他現在做我釋迦牟尼佛的長子,他是示現的,示現給一切眾生看,令眾生知道怎麼樣求佛法、怎麼樣學佛。他的功德太大了,不是一生、兩生;在生生世世,他都發願做佛的長子。他安住於佛法,就為了求無上的、這個成證佛果的道路,他所以願意親近佛、願意親近法、願意親近僧,願意親近三寶,在三寶的面前來修行。

這時候,就在他最後的一身,他就具足菩薩道,就成佛了,號為「蹈七寶華如來」;因為他所走的路,都是有七寶的蓮華托足。這一位蹈七寶華如來,他的國土非常莊嚴。這個國土莊嚴,是不是由貪心得來的?是不是他用七寶來莊嚴他的國土?不是的!這是由修行得來的;在因地,常常地以七寶來作布施,所以他成佛了,就得到七寶作他的國土莊嚴。

這一位佛的壽命和他的劫數、所教化的徒弟,以及他的正法住世和像法住世的時間,都是和這位山海慧自在通王佛的壽命、劫數,正法、像法,一切都是和他一樣的;也做這山海慧自在通王佛的長子。所以現在做師兄弟,將來又要做山海慧自在通王佛的兒子。供養山海慧自在通王佛之後,那時應當得到這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自己也成佛了。

講到這個地方,我們人不要執著今生誰是我的父親、誰是我的母親,或者誰是我的哥哥、誰是我的弟弟,或者誰是誰,有什麼種種的關係,這種情形。今生做你的父親,或者前生是你的兒子都不一定的;今生做你的姊姊,或者前生是你的太太也不一定,這沒有一定的!前因後果,你種什麼因,就結什麼果。

譬如你的太太,你想:「她要是我的姊姊最好了!」等來生,就做姊姊了。或者我對我這個兒子,比對我的父親都孝順,來生你就做你兒子的兒子;今生他是你的兒子,來生他又是你的父親,沒有一定的。所以人與人之間,我們現在遇到一起,這都有特別很深很深地因緣。所以有的時候我罵你們,你也不發脾氣;有的時候你們也罵我,我也不發脾氣。有的時候,就作戲那麼做!所以為什麼你們現在都要給我叩頭,因為我給你們叩頭叩得太多了!

我沒講我今生由十二歲的時候,就給所有的眾生都叩頭?天天,你想一想!所以你們現在這些個不叩頭的人,都要向我來叩頭,就因為我以前給你們叩過頭。所以你們誰對我好,這也都不是一生一世的事情;對我不好,也不是一生一世的事情。這是對我;你們每一個人對你們自己,也是這樣子,也是都有前因後果。種善因,就結個善果;種惡因,就結個惡果。

有人說:「法師講這個道理,我才不相信!」相信,我也這麼講;不相信,我還是這麼講。我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知道你有一天一定會相信的。為什麼?你不相信,就沒有其他的路可走;這世界就是六道輪迴,輪來輪去,都是因果循環的事情。那麼在凡夫的肉眼,就不知道種種的因果;在聖人有法眼,他知道種種的因果。但是有的人,也不是一定正確的;有的人他自己盡打妄想,雖然開了眼,因為妄想太多,所以看的事情也都變成虛妄了。這個妙,也就妙在這個地方!你盡妄想多,你看見的東西也都是假的;你若沒有妄想了,所謂「一念不生全體現」,什麼都是真的了。所以才說「一真一切真,菩提果自成」;你要是「一」不真,一切也不真。為什麼呢?你「一樣」都沒有真的呢!其他的怎麼還會真呢?「一樣」是什麼?這「一樣」,我告訴你們,從來我都沒有給你們講過的。這「一樣」,就是個「無明」,就是你所不明白的那一點點。你不明白的,你若明白了,那就是開悟了!

示現應供,人天之福

和尚吃飯的來源,有這麼一段的故事。

佛在世的時候,跟諸大弟子阿羅漢扥鉢乞食,為著是給世間種福田。本來到了羅漢的境界,以及到佛的境界,根本不用吃飯也行,他自己都能有禪悅為食,也能夠法喜充滿,不吃飯都可以。

所謂「吃飯為著是世間人的福田」。怎麼知道呢?這在佛滅度以後的二百多年,就是佛的弟子羅睺羅,沒出家以前是佛的兒子、出家以後就成道證羅漢果。在佛滅度後的二百多年,那時候北印度有一個婆羅門,他是一位慈善家,無論你是哪個宗教來到他這個地方,你說一宿兩餐啦、住個三天五天、十天八天呢,他都是虔誠的供養,因為他虔誠供養的關係,就感應這羅睺羅尊者現身來了。

羅睺羅尊者是下午來的,下午是不吃東西的,就在這兒住一夜。第二天早晨,這位婆羅門就親自給尊者牛奶煮的粥,自己親身去奉獻、供養給他。羅睺羅尊者喝一口就放下了,那麼這婆羅門說:「哎呀,師父!或許您昨天走的太辛苦了,今天就吃不下這粥?要不然是粥煮的沒有味道,您就吃不下?」

尊者說:「等等再說吧!」然後就把這粥一口一口就喝下去了。把粥喝完,他說:「我有二百多年沒吃到人間的飲食了,今天吃到的、怎麼現在這個照著佛在世的時候怎麼差的這麼多呢?佛在世時,一般的水都比現在這牛奶還補養!」

若照理說,我們平常人怎麼知道水有補養力多大、牛奶又有補養力多大,他能知道嗎?沒有這化學的儀器來化驗,不會知道媕Y有維他命ABCD,沒有化驗,哪能知道呢?但是,羅漢這個天眼啦,比較我們這個化學的那種化驗啦、比那還詳細。

他一看,清清楚楚地知道有什麼營養,他說:「現在這牛奶趕不上佛在世時的水。」你看,他二百多年沒吃著人間的東西,他這二百多年怎麼過來的呢?就是能夠有這種禪悅為食,能夠有法喜充滿,有這種關係。完全是為著這個世間的福田的關係,所以他示現每天這樣子吃飯。

在古人有這四句話,解釋不吃飯的這種道理,說:「法身本非食,應化亦如然,為長人天福,慈悲作福田。」這是說佛的法身,根本不用吃飯。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