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冊•Volume 3

宣化老和尚追思紀念專集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宣化老和尚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中文 Chinese 英文 English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高山仰止 感懷師恩

◎黃果君

他的精神與教化是永遠不會磨滅的。

在師父眾多的皈依弟子中,身受各式各樣感應的人很多。但我自從十一歲(一九五〇年)皈依師父以來,並沒有像一般人那麼多采多姿,似乎沒有什麼靈異的感應。但對我來說,沒有感應本身就是最好的感應,所謂「默默感應默默中」,並不是一定要有明顯的禍福吉凶等波動才是感應。不過,這四十多年以來,有幾件事卻是我常常銘記於心的。

記得我剛皈依時,師父曾就我的個性作了兩句評語:「性格剛強,有脾氣。」當時我只知道有脾氣不好,需要改。假如說我現在的脾氣不算太壞的話,這完全要歸功於師父及時的訓誨。至於「性格剛強」,當時我還以為有性格,是一種優點。後來讀《地藏經》至「南閻浮提眾生,其性剛強,難調難伏」時,才知道性格剛強,正是娑婆世界眾生,所以不能出離惡世的一大原因。也因此我才真正明白師父當時的用意,是教我凡事都要隨緣,不要我相太重,固執己見。師父自己不也常常說:「Everything is OK!」嗎?

因為大家都知道師父有預知的能力,所以我在十五、六歲的時候,也曾問過師父:「以後我會怎麼樣?」他看著我,只短短地答了我一句:「只要心慈。」他沒有再往下說,我也沒有追問。這短短的四個字,就這樣成了我一生的座右銘。待人處世只要心存慈悲,即是福田,命運自然會好,不必去求神問卜。

過後不久,我學人畫了一幅達摩祖師像,並蛇足一番,題了幾句偈贊說:「你看這是誰?人道達摩老祖;自西天來東土,面壁一坐九年,明心而又見性,原來沒事找事做。」師父看了說:「頗有禪機,但是外行,因為明心就是見性,並不是兩回事。」自此以後,我就不敢再耍嘴皮了。

師父於一九六二年離開香港到美國來,而我也於一九六六年去了非洲。時光荏苒,此後的十多年我沒有再親近師父。

一九八六年,我移民來美國。一九八八年師父命我在金山聖寺講《金剛經》。在這之前,我本來是非洲、美國兩地來回跑,一年來美國兩趟,每趟停留兩、三個星期;每次來,我都到金山聖寺去拜見師父。有次剛好碰到師父在講經,師父就叫我替他翻譯粵語。之後,師父說:「在你沒有回非洲之前,可以來對他們講講話。」當時我因在美國的時間有限,所以只能和大家隨便地談談。這次回來,突然要我講《金剛經》,我心奡N想:「講經是一件很鄭重的事,不能講講停停。」經過一番考慮,終於決定辭去非洲的工作,專心地學習講經。

在我開始講《金剛經》的時候,師父就對我說:「不必要求講得好。」又說:「也不要講得太容易了。」當我講經時,師父常常坐在門口聽。有次我問師父:「師父,弟子不知道有沒有講錯的地方?」師父說:「你仔細地玩味經文的道理,就這樣講就對了。」我說:「我當然是認為對的才講,不過不知道是真的對或假的對?」師父答:「你不是一步就跨進去了嗎?」

師父這幾番的教誨,對我一生影響很大。經過多年來的體認,心常慈悲就是修福;不發脾氣、減少我執及研讀經典就是修慧。修福、修慧正是學佛者最重要的兩個課題,除此之外,都是末梢枝節。佛在《二夜經》裡曾說:「我從成道夜,迄至泥洹夜,時常說般若。」般若,就是妙智慧。佛說法四十九年,五時八教,三藏十二部,翻來覆去地講,無非是要告訴我們解脫的智慧法門;一切佛菩薩的讚頌,最後也都以「摩訶般若波羅蜜」──以智慧到彼岸,作為總結,可見智慧在佛教中的重要性!

所謂佛教,就是要人覺悟的教;所以修福也是為了要養慧。因為若福報不夠,不但自身修行會多所障礙,在弘法利生時,也會因缺乏福報,而與眾生無緣。因此行善積福的目的,也只是為了要自覺覺他,而不是為了求神通感應,或人天福報。我們一定要認清目標來兼修福慧,千萬不要本末倒置,自誤誤他。福慧具足圓滿時,才能圓成佛果。「眾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諸佛已勇猛精進,以不負恩師的教誨。

▲Top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