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冊•Volume 3

宣化老和尚追思紀念專集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In Memory of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宣化老和尚 The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

中文 Chinese 英文 English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憶師父──宣公上人

◎王果雪

師父以身教導了我們,
我們應該自己動手清除內心堶悸漫U圾。

願將法界眾生所有一切苦難, 悉皆與我一人代受。

我現在就好像兩個人,一個人到處去救人, 我這一個人,我是不會管他的, 即使一根手指頭的力量,我也不會幫助他的。

師父啊!師父!您老人家是如此的慈悲,如此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眾生啊!眾生!我們又是如此地自私自利,從來沒有體會到師父是如何地承受了一切的苦難。我們只想到自己,卻把所有的災難丟給了師父。

回想一九九四年初,舍弟突然身患惡疾,被送往長庚醫院開刀。開刀過程中,我一直在心堥D師父救救我的小弟。爾後小弟的復原也一直很順利,九個月之中的追蹤檢查也都無事。但因家庭環境因素,小弟無法放下心中的執著,內心的貪、瞋、癡一直在循環作怪,終於在十月初併發了一個腫瘤。起先查不出病因,只見全身黃疸,繼而發現膽管阻塞,到了年底,終於在肚臍上看到了一個東西長出來,醫生判定無法開刀。眼看它慢慢長大,終至長成像火龍果一樣大小的東西,家人這時都極擔心「它」如果破裂,真不知小弟會被折磨成什麼樣子?

一九九五年三月,師父派了兩位弟子回國,在法界印經會打皈依,我們也在這時替小弟代受皈依於師父座下。六月八日師父上人圓寂。從沒有去過萬佛聖城的我,終於在這個因緣下,促成我往萬佛聖城的心願。就在七月二十日要出國的前三天,突然接到小弟入院抽肺積水的電話,此後二天小弟就無法進食。而他在聽到我已回到嘉義火車站的消息時溘然去世,走時身上火龍果似的腫瘤依然存在,但沒有末期腫瘤病人臨終時的那種痛苦。他病中最大的不適,就是脊椎骨酸痛及去世前二天不能進食。小弟在我出發的前一天撒手人寰,給我的強烈感受,就是,他要跟我一起去萬佛聖城,參加師父的荼毗大典。

在萬佛聖城七天所體會到的,更是難以形容。總之,師父的慈悲及設想的周到,並不因師父肉身的入滅而有所減少!真是如人寒冬飲冰水,點滴在心頭。

師父圓寂已快滿週年了!這期間我所聽到的,看到的,讓我深深地感受到他老人家是如此的慈悲,也深深地體會到我又是如此的自私。只為了手足情深,心想師父是聖人,他會幫助我們。哪想到師父上人的救助眾生,是把眾生的業障扛起來,由他老人家去承受。每想到此,我真是無限追悔。愚癡的我們只想要師父常住於世,教導我們,卻又把一切垃圾丟給了師父。如今師父以身教導了我們,我們應該自己動手清除內心堶悸漫U圾,不要再有丟給他人的癡想了!畢竟師父能扛的只是眾生的業報,眾生心堶悸漱T毒,貪、瞋、癡,是要我們自己去清除的。

師父啊!師父!願您老人家慈悲,乘願再來教導我們,弟子願生生世世追隨您。阿彌陀佛!

▲Top

 

目錄上一頁下一頁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