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開示錄(六)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萬死千生百磨練

我獻身佛教,佛若不用我,我死也無所謂;
若用我,即使我不會挑,這病也會好的。

◎一九八六年七月六日開示

萬死千生百磨練,這個對聯是我一生的寫照,我經過千辛萬苦才有萬佛聖城,所以你們不要把它拆毀了。

我十五歲才讀書,就學對對聯,我很喜歡這門學問,一開始就對它有親切感。那時全班有三十多位同學,當他們對不出來時,都找我幫忙,我就模倣他們的筆跡為他們對了。這不但可以訓練我的思路,並且也開擴我的心量。

我在十五歲讀半年,十六、十七歲各讀一年,在私塾媗炙|書五經。十八歲我就教書,我一個人教三十多位學生,把所學的都教給他們。學生都是貧寒子弟,所以我就義務教學。

有一天,在這三十多位學生中,忽然有幾十個人生了羊毛疔。這種病說起來很怕人,發作時,先是頭痛難忍,若不會治,三天一定會死亡;若會治,即刻就可以痊癒。當時我會治這種病,就用一根火柴,向前胸口所起的疙瘩一按,如果出現一個坑塌而不鼓起,就知道那是羊毛疔。接著就拿一根錐子往肉一鑽,往前一挑,然後用刀把此肉割掉,肉埵釩雃h毛;然後流出一點血。一定要照這個方法,前挑七、後挑八。你問為什麼要這樣?你問我,我是好讀書,不求甚解,我也不知道為何緣故;但一挑之後,病就好了。

有一位學生,我很喜愛的,他不但守規矩,又會念書,聰明而且懂事,我選他做班長,也很攝受他。他也得了這個病,所謂「關心則亂」,我很關心他的情形,就著了急,晚間放學後,我自己也生了羊毛疔!這個病也有個鬼,有傳染病菌,在山間得這種病的,很快就死亡了。旁人得這種病我可以挑,但自己的刀,不能割自己的肉,我自己可以挑前面,但不能挑後面。這時怎麼辦呢?

我頭痛得快要爆開了,我自己一想:「我是要獻身於佛教,現在我病得這樣子,是一定要死的。」所以我開始講鬼話,也可說講神話或菩薩話,你怎麼想就是什麼,也可說是糊塗話或笑話。我心想:「我獻身佛教,佛若不用我,我死也無所謂;若用我,即使我不會挑,這病也會好的。」如此就勉強睡著了。睡一陣子就被驚醒,因為呼吸困難,好像要窒息了。我醒時覺得腦子很大,呼吸困難,喉嚨有東西阻塞著,一用力就咳出一團團的毛,全咳出來後,我的羊毛疔沒挑就好了。這就是萬死千生中的一死,今天我告訴你們,我出此對聯的原因。我現在已退休,若記得一點,就告訴你們一點。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