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開示錄(五)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果舜焚身供佛

身體雖然成為黑炭,但是其心完整,未被火化。

我在東北的時候,收了一個弟子,法名果舜。他俗姓姚,一般人叫他老姚,他家住在哈爾濱南二十里大南溝屯。他在未皈依三寶之前,是一個遊手好閒的浪子,不但吸鴉片,而且還打嗎啡,可以說是吃喝嫖賭,無所不為。

當時日本統治東北,成立滿洲國,利用清朝廢帝宣統,做滿洲國的皇帝,成為日本的傀儡,一切的政權操縱在日本人手中。日本為了防止蘇聯的侵略,於是在黑河一帶建築國防工程,到處抓勞工去服役,只有貢獻,沒有酬勞。凡是進到勞工營的人,只有終日憂愁,不知何年才能回到溫暖的家鄉。談起勞工營的生活,就令人不寒而慄,那簡直是人間地獄,苦不堪言。

果舜當時是無業遊民,就被日本兵抓去,送到黑河勞工營。在那堨掑扆竣馬的工作,夜間蓋草包睡覺,不能禦寒,他時時在想:「怎樣能逃出勞工營呢?」因為勞工營的四周,設有強力的電網,如果有任何眾生撞上,馬上會被電觸死。雖然有電網的威脅,可是他受不了慘無人道的虐待,時時總想找機會逃走。

有一天晚上,他為了投奔自由,不顧生命的安全,決定離開人間地獄的勞工營。於是他利用到廁所的機會,想逃出勞工營,正要啟步逃走之時,忽然來了一位白鬍鬚的老人,對他說:「現在不是你逃走的時候,因為你的苦還沒有受完,你再忍耐一段時間,等到脫苦的時候,我再通知你。希望你提高警覺,不可錯過機會。」老人說完之後,就不知去向了。果舜相信老人的話,就返回營房。

大約兩個禮拜之後,果舜在夢中遇到白鬍鬚的老人,對他這樣說:「今天是你逃走的時候,在門外有隻白狗,你跟著牠走,萬無一失。切記!切記!」他驚喜而醒,來到門外,果然有隻白狗,在那兒等著他。果舜聽老人的指示,白狗在前邊走,他在後邊跟著走,走到電網處,白狗一躍,跳過電網,這是示範動作,令果舜照樣學習。果舜這個時候,福至心靈,生出靈感來,將遮寒的草包放在電網的上邊,然後一躍而過,就這樣平安無事逃出虎口。等他再回頭,白狗卻不見了,大概這是神人的幫助。

他為避日本兵的追捕,白天藏在樹林中,渴時就飲溪水,餓時就吃些草葉,夜間才敢行路。這樣經過多日的辛苦,才回到家鄉。受了這次打擊之後,他覺得人生是苦,就決定出家修道。他到處找廟,都不肯收容他,當他來到三緣寺時,因為所穿的衣服破爛不堪,別人認為他是乞丐,為生活而出家,所以也不肯收留他。

他正在大廟不收,小廟不留的時候,不知從什麼地方來了一個怪人,好像討飯的乞丐一樣。這個人自我介紹,說他是老修行,會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法術,能騰空駕雲,呼風喚雨,能醫治一切疑難雜症,有妙手回春的神技。這個人自吹自擂,鬼話連篇,胡縐亂說一陣,沒有人相信,只有果舜相信,就拜他為師,用不正當手段得來的錢,供養他的生活。日子久了,果舜發現他沒有真本事,也是個無賴漢,於是離他而去。

有一天,我到大南溝屯去,給高德福的母親治病。她患重病,中西醫都束手無策,我用神咒給她加持,結果不藥而癒。全屯知道這個消息,都認為是神蹟。老姚(果舜)知道了,就來到我面前,長跪不起,要求跟我出家,我當時不理他,面壁而坐,約有一個小時之久。我回頭一看,老姚仍然跪在地上,我問他:「你在做什麼?」老姚說:「請師父慈悲,收我為徒弟。」我說:「你想跟我出家嗎?可是我沒有什麼德行,也沒有什麼功夫可以教導你,會令你失望的。」他說:「只要收我為徒弟,就心滿意足,別無所求。」

我說:「出家是苦事,要忍人所不能忍的事,要讓人所不能讓的事,要吃人所不能吃的苦,要受人所不能受的氣,你能嗎?如果能的話,我就收你為徒弟;若是不能,不要跟著我出家。」老姚不加考慮,即時就說:「一切苦我都能忍受,出家雖然苦,我相信也沒有勞工營苦。我有信心,能受得了。」

經過這番的問答,我認為他能受得苦,於是帶他回到三緣寺,出家為沙彌,令他擔任廚房的工作。他做事很謹慎,修行很用功,可是師兄弟與他無緣,時常欺負他,他實在忍無可忍之下,向我訴苦:「師父!師兄弟無緣無故罵我,我怎麼辦呢?」我說:「你既然受不了,可以單獨修行。」他就到大南溝屯的西山龍王廟旁邊一塊空地,自己搭了一間茅棚,做為修行的道場。

落成當天,佛像開光,果舜來三緣寺請我去開光,我帶領幾個弟子,一同前去。當天晚間,來了十條龍(化人身),要求皈依三寶。這時初夏時節,天旱無雨,禾苗枯黃,靠天吃飯的農人,垂頭喪氣嘆命苦,有時無語問蒼天,祈禱老天爺:「可憐吧!慈悲吧!降點甘露吧!」我對眾龍說:「你們的工作是行雨,天這樣乾旱,為什麼不降雨呢?」諸龍說:「沒有玉皇大帝的命令,不敢降雨,否則要受處罰。」我說:「你們到玉皇大帝的凌霄寶殿去,請大帝慈悲,在此處四周四十里以內降雨。明天降雨,後天授皈依,這是我們交換的條件。」

第二天,果然在四十里以內,降甘露雨,禾苗得到雨水的滋潤,都欣欣向榮,到秋天收穫時,五穀豐收比往年更多。第三天,諸龍來茅棚佛堂前,受三皈依。為了紀念這件事,就把這個茅棚,命名為「龍雨茅棚」,特書匾額,懸在茅棚上。

後來果舜發願焚身供養佛,他自備木柴和汽油,然後坐在柴上,自燃汽油,將身焚化成灰。次日,村人發現「龍雨茅棚」被大火所燒燬,前來觀看,才見果舜的身體雖然成為黑炭,但是其心完整,未被火化。大家嘆息不已,於是將果舜的骨灰及心,埋葬在此處。

世間的一切,都是成住壞空,循環無端,若能明白這種道理,對於世界一切的一切,都不要執著,都不要有煩惱,能看破放下,就一切都沒有問題了。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