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開示錄(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天竺取經的玄奘大師

寧向西天一步死,不願東土一步生。

玄奘法師生於隋文帝仁壽二年(西元六○一年)。河南陳留人,俗姓陳氏,幼年即有過人的智慧,七歲開始讀五經,在十三歲那年,隨其二兄長捷法師到洛陽淨土寺出家,誦習經典。隋朝制度,凡是出家修道之人,必須經過考試合格,頒發證書(度牒),才有資格作為沙彌。此時,正逢洛陽度僧,玄奘法師年幼,不能參加考試。他在考場門前徘徊,望之興嘆!而被主考官鄭善果發現,認為是佛教龍象,破例特取度之。

玄奘法師在二十歲,受具足戒之後,到處參訪善知識,發現眾師所說,與經典頗有歧異,令人無所適從。尤其《十七地論》,見解不同。乃發願到天竺(即今日印度)研究,以解其惑。

由於赴天竺路途,要經過崇山峻嶺、崎嶇不平的山道,所以玄奘法師在未啟程之前,先練習爬山越嶺的技術,先用桌子、凳子之類物品,堆成假山,從這邊爬到那邊,再從那邊爬到這邊。一天練習多次,後來自己感覺爬山的技術不錯,又到山上去實地練習,約有一年經驗,技術方臻熟練。於是上表,申請到天竺取經。當時(唐朝)的法令,禁止人民出境,所以未獲唐太宗(李世民)批准。惟玄奘法師拿定主意,無論批准與否,決定赴天竺一行。所以最後不得不私自出境。

從長安出發,隻身向西行,經過一山洞,見洞口有蝙蝠糞,當時玄奘法師在想:「這洞中一定無人住,否則不會有這麼樣多的蝙蝠糞。」好奇的心理向洞中走去,在不遠的地方,他發現一個怪物,頭髮都結在一起,小鳥在上面做窩,這怪物臉上的塵土很厚,好像石頭人一般。玄奘法師走近仔細一看,原來是位老修行,已經入定。玄奘法師用引磬給他開靜,令他出定,一會兒,這位老修行開始動彈。

玄奘法師便問他:「老同參!你坐在這堸竣偵繵琚H」老修行的嘴巴動了幾次,才發出聲音來:「我等紅陽佛(釋迦牟尼佛)出世,我好幫他弘揚佛法。」玄奘法師說:「老同參!釋迦牟尼佛已經入涅槃了。」老修行一聽,很驚訝地問:「釋迦牟尼佛在什麼時候出世?」玄奘法師說:「在一千多年前,出現於世。佛滅度已經很久啦!」

老修行又說:「釋迦牟尼佛入涅槃,那麼,我還是入定,等白陽佛(彌勒佛)出世,我再幫他弘揚佛法吧!」玄奘大師說:「老同參!你不要再入定了,等彌勒佛出世時,你又要錯過機會,不如現在跟我到震旦,將來我取經回來,你好幫我弘揚佛法。」

老修行一想,言之有理,於是答應大師的要求。玄奘法師對他說:「你的身體太舊了,所以你要換一個新的房子。你到長安去,看到黃色琉璃瓦的屋子,你就到那堨h投胎,等我從天竺(印度)取經回來,我再來找你。」老修行辭別玄奘法師,二人分手,一向東走,一向西行,各奔前程。

玄奘法師經過跋山涉水,迭遭災難而不灰心。曾經誓言:「寧向西天一步死,不願東土一步生。」這種為法忘軀的精神,實在偉大!所以完成他偉大的事業,對中國佛教有所貢獻,創立「唯識宗」。所謂「見賢思齊」,我們希望成就道業,應以玄奘法師為寶鑑,作為模範,向他看齊,把本有的智慧現出來,為佛教貢獻一分力量。

一日復一日,玄奘法師餐風宿露,披星戴月,向西進行。抱著堅忍不拔的意志,不到目的地(天竺),決不休息。所謂「見賢思齊」經過千辛萬苦,在路上行走三年,終於到達天竺的佛教大學(那爛陀寺),拜戒賢論師為師(當時天竺唯識學權威),專學《十七地論》及《瑜伽論》等經典。

學成歸國,路經曲女城,為戒日王所請,在該城成立辯論大會,參加的有十八國的國王,以及大乘和小乘、婆羅門和外道等,約有六千人,盛況空前。大師為論主,稱揚大乘,序作論義,寫懸於會場門外,並言:「如改一字,願拜他為師。」經過十八天,無人能改,最後勝利,名揚五天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位大名鼎鼎的玄奘法師。

於貞觀十九年(西元六四五年)正月二十四日,回到長安,當時僧俗出迎有數十萬人。唐太宗派相國梁國公房玄齡等為代表,歡迎玄奘法師於弘福寺,從事翻譯經典工作。

玄奘法師,在天竺留學十二年(在路上往返耽誤五年),成為中國留學生的祖師。取回的經典有五百二十篋,計有六百多部。將全部經典貢獻於國家,特蒙皇帝召見,嘉獎一番。玄奘法師便向唐太宗賀喜:「恭喜陛下。」唐太宗覺得莫名其妙,就問:「喜從何來?」玄奘法師說:「陛下得一位太子。」唐太宗有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感覺,說:「沒有啊!」

玄奘法師心想:「明明指示老修行來投胎,怎會沒有呢?」於是在定中觀察。哎呀!老修行搞不清礎,投錯胎了,跑到尉遲恭家堨h。玄奘法師將這段因緣,向唐太宗報告。唐太宗說:「原來如此,你就去度他吧!」玄奘法師去找尉遲恭,說明來意。玄奘法師一見尉遲恭的姪子,心生歡喜。因為窺基的身體,非常魁偉,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是載法之器。所以開門見山地說:「你跟我出家吧!」窺基一聽,莫名其妙,不悅地說:「你說什麼?叫我出家,豈有此理!」轉身就走了。

玄奘法師只好與唐太宗商量,成就這段因緣。於是乎皇帝下旨,要尉遲恭的姪子出家,尉遲恭一接到聖旨,便叫姪子出家。窺基嚴辭拒絕地說:「豈有此理!皇帝怎麼可以叫我出家?我還沒玩夠哪!我要去和皇帝講道理。」第二天尉遲恭帶著姪子來見皇帝。

窺基一來便說:「陛下要我出家,可以!可是我有三個條件。」唐太宗一聽就說:「你要多少個條件都可以。」窺基就說了:「我最歡喜喝酒,我不能沒有酒,無論我到什麼地方,都有一車的酒跟著。」唐太宗心想:「出家人是戒酒,可是玄奘法師告訴我,不管什麼條件都答應。」於是就說了:「好!我答應你。第二個條件呢?」窺基說:「我知道出家人不可以吃肉,可是我歡喜吃肉,無論我到什麼地方,後面都有一車新鮮的肉跟著。」唐太宗說:「我答應你。第三個條件呢?」

窺基沒想到皇帝會答應他的條件,所以就說:「出家人不可以有太太,可是我離不開女人,無論我到什麼地方,必須有一車的女人跟著。」他心想:「這個條件,皇帝無論如何一定不會答應的。」唐太宗心想:「哎呀!這怎麼能答應呢?可是玄奘法師已經囑咐我,不管什麼條件一定都要答應。」所以就說了:「好!我完全答應你,你現在可以出家了吧!」

窺基沒辦法,就很勉強出家了。所以在出家那天,後面有一車的酒、一車新鮮的肉、一車美女,陪著他一起到大興善寺出家(編按:大興善寺是玄奘法師的譯經場),廟堛器D窺基要來出家,所以敲鐘擊鼓來迎接他,窺基一聽到鐘鼓的聲音,豁然大悟:「啊!原來我就是那個老修行,來幫助玄奘法師弘揚佛法,」於是乎把後面的三車遣回去,什麼都不要了。所以後人,稱窺基為三車祖師。

玄奘法師取回的《唯識三十頌論》有十家,玄奘法師皆譯為華文,按照論中的意思,一字不減,一字不添,照原意譯出。此時窺基擔任整理論文,玄奘法師將十家之論譯完之後,窺基要求玄奘法師:「這十家的論,各有其長,各有其異,若不統一,令今後學者,有歧路亡羊之苦惱,不如去其糟粕,留其精華,合成一本,令今後研究唯識的人,獲得同一的結論。不用浪費時間,而得到法要。」玄奘法師同意他的見解是正確的。所以產生一本唯識論,即是現在《三十頌唯識論》。後來玄奘法師又傳授他「因明學」,成為唯識專家,宣揚唯識思想為宗旨,成為當代大德,為「唯識宗」第二祖。

玄奘法師回國第二年,奉詔撰《大唐西域記》一十二卷。於唐顯慶五年(西元六六○年),玄奘法師五十九歲時,開始譯《大般若經》。梵本有二十萬頌,玄奘法師廣譯,不敢刪略,一如梵本,經過四年的時間,譯成六百卷。次年,擬譯《大寶積經》,不幸,患病而輟筆。

唐麟德元年(西元六六四年)二月,玄奘法師圓寂,年六十有四,葬於樊川北原。玄奘法師所譯的經典有七十五部,一千三百三十五卷,成為中國四大譯經家之一。其弟子甚多,以窺基、圓測傳承唯識,普光、神泰傳承俱舍。

隋唐二朝,是佛教黃金時代,百家爭鳴,祖師輩出,各創宗派,當時有十宗,小乘有二宗,大乘有八宗。其中「三論宗」和「唯識宗」的思想,完全保存天竺原有的思想,原封不動,搬到中國來。另外「天臺宗」(以《法華經》為宗)和「賢首宗」(以《華嚴經》為宗)的思想就變質了,將中國的思想摻雜在內,這四宗是研究佛理,成為教門。乃至演變成現在的五宗派:教、禪、淨、律、密。其實目的是同入究竟涅槃,不過修持方法有所不同而已。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