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開示錄(一)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妄想不斷不能開悟

一分一秒也不可空過,時時刻刻用功修行。

◎一九八○年十二月禪七開示

參禪的目的,就為著開智慧,求解脫。要專心致志來參「念佛是誰?」參到極點,就把一切妄想都忘得一乾二淨。吃飯、穿衣、睡覺都忘了,甚至大小便也忘了。這時候,風也吹不透,雨也淋不漏,綿綿密密地念「誰」字。這一念,猶如金剛一般的堅固,什麼也破不了。上不知有天,中不知有人,下不知有地。到無人、無我、無眾生、無壽者的境界;也就是內無身心,外無世界的地步,與宇宙合為一體,打成一片。

古時高僧大德,他們修到一念不生的程度。所謂「終日吃飯未吃一粒米,終日穿衣未穿一縷紗。」到無人、無我的境界,哪有時間去打妄想呢?認為浪費一分鐘的時間,就會把開悟的機會錯過了。所以拼命地參「念佛是誰?」找不到「誰」字,永不休息。找「誰」字,就是控制妄想最佳的辦法。

在揚州高旻寺有位妙度老和尚,當初他在參禪時,參到「行不知行,住不知住,坐不知坐,臥不知臥」的程度,什麼也不想,只想「念佛是誰?」有一天,要去小便,因為專心參「誰?」綿綿密密地參,所以誤走到天王殿,在韋陀菩薩座前,當做廁所,正要小便時,抬頭一見韋陀菩薩瞪著眼睛,舉起寶杵,嚇得清醒,知道走錯路,急向韋陀頂禮,懺悔過錯,祈菩薩原諒。

為什麼會有這種情形?因為妙度禪師用功專心,一心一意參「誰」字,別的一概不知,所以把天王殿誤做廁所。有人在打妄想,我也學妙度禪師,不去廁所小便,來到觀音臺上小便。故意這樣做,那就離道十萬八千里。要知道妙度禪師不是學某某人的行為,而是一心在想「念佛是誰?」精神集中在一個問題上,所以才有這種現象,你想故意學走錯路,那是大錯而特錯。就是有這種想法也不可以的。

所謂「差之絲釐,謬之千里」。在禪堂堣ㄔ峊\修行,坐在那堨揭k想,引磬還不響?開靜可以伸伸腿,直直腰;或者打吃飯的妄想,還不到吃飯的時候?肚媥j的受不了。甚至有人在數時間,已經過去十二天了,還有九天就功德圓滿,快點過去吧!免得造罪。

人家打禪七,希望時間越長越好,能有開悟的機會;他坐在禪凳上,好像坐在針墊上,時刻不安寧,不是換腿,就是伸腰。人家在入定,他在想入非非,妄想重重。既然是這樣,何必來打禪七?裝模作樣做什麼?乾脆不要來參加,免得自找苦吃。

可是要知道,想了生死,應該把「生死」二字掛在眉梢上,睜眼看見生死問題,閉眼不忘生死問題。要念玆在玆用功修行,才能了生死。你在禪堂不是念玆在玆想了生死,而是念玆在玆打妄想。唯恐妄想打少了不夠本,這是多麼可憐!

用功修道的人,一秒鐘也不可打妄想,所謂「大事未明,如喪考妣。」生死大事沒有了,好像死了父母一樣的悲哀。所以在參禪的時候,一分一秒的時間也不可以空過,也不放鬆。時時刻刻用功修行。用功到了爐火純青的時候,自然就有感應。有了感應,功夫才能相應。就是已經開悟,也要再接再厲向前進,不可躲懶偷安,化城自困,到此為止,不向前走。有這種思想,就是修道的絆腳石。

妄想,明明知道辦不到,為何還要打呢?明明知道是妄想,為何不收拾乾淨?這就是一般人的習氣毛病,明知所以犯。說穿了,就是看不破,放不下,執東執西,著男著女,把寶貴光陰浪費掉了。

打禪七的時間最寶貴,乃是不容易遇到的良機。在這期間內,把一切妄想拋到九霄雲外,讓心清淨一下,專想「念佛是誰?」不要打閒岔,大家努力來參!參!參!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