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要義 第二單元:學佛要旨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佛法不離個人心

你心堥S有私心、妄想、狂心野性、習氣毛病,這就是佛法。

佛法沒有離開每個人的心,所以佛法就是心法;心堥S有私心、妄想、狂心野性、習氣毛病,這就是佛;若有習氣毛病、狂心野性、妄想,這就叫魔法。「佛」是屬於善念的、清淨的,「魔」就是屬於惡念的、染污的、不清淨的。所以古人說:「善惡兩條道,修的修,造的造。」這兩條路很容易就把人迷糊住了,所以做善事的時候,還有善中惡,做惡事的時候,還有惡中善,沒有能專一,沒有擇法眼,沒有「是道則進,非道則退」,沒有能「擇善而從,不善而改」;因為我們自己都在迷糊中,不對的有時會認為是對的,對的又會認為是不對的,糊婼k塗的過了這一輩子,這一生可以說把光陰都空過了,可以說生命白活了。古人又說,這世界上只有二個人,一個是求名的,一個是求利的,除了這二種人外,其他的人就少了,所以說「名利小事人人好」,包括出家人也搞名搞利。我舉一個例子,你們來聽聽看。

三步一拜的盚瞗A為何叫他盚磡O?就因為他不太實在,名字叫果真,就是叫他處處都往真實來做;可是他啊!本來不真實,總是要做假假的,總是像寫文章似的,一件事都要加上一點材料,好像從前給我翻譯,我說:「颶風越大越好」,我沒說「不要憂愁」,他卻翻譯說:「Don't Worry!」他總是要自己繡出幾朵花來。

有人聽到我講這個,就生了懷疑:「這三步一拜是很好的事情,全世界都聞名了,這怎麼還不是真修行呢?」我老老實實地告訴你們,因為我不會教他,所以他也不會明白。怎麼樣呢?

他從洛杉磯金輪寺拜到萬佛城,可是他三步一拜的目的不是為了成佛,而是為了祈禱世界和平,其實連他的心堻ㄗS有和平,怎麼說呢?他一開始心奡N打這麼個妄想,「這三步一拜要拜完了,全世界我是第一了,我就成名了。」

你們想一想,這成了什麼名呢?在馬路上三步一拜,就求個名,求世界第一,這第一也太不值錢了;叩這麼多頭才得第一,我一個頭也不叩,因為我認為他錯用心了。並且他到每一個大城市,他就求,求這報社記者來,給他寫一篇大新聞,他就出了鋒頭,誰都知道他了。

三步一拜就為了報紙上寫篇文章來宣傳宣傳,若為了這種小事,那頭也是白叩了。後來,他叩到萬佛城,就想在萬佛城稱王稱霸了,做小皇帝,怎麼樣呢?他一到了萬佛城,碰上開光典禮,我來開光,他就在心婼|師父了:「唉啊!你這個老土包子,一個英文也不認識,你把事情都給我搞壞了。」

他三步一拜,拜了二年零九個月,還想跟師父爭,這是拜什麼嘛?這要不是造魔業,這叫什麼呢?所以你們以為萬佛城有三步一拜,這三步一拜也一樣在求名求利。所以「名利小事人人好,生死大事無人防」,生死是大事,可是人不想了生死,還想搞名搞利;「清淨是福人不享」,好事不如無事,「煩惱是罪個個貪」,煩惱就是罪業,你修行修得沒有煩惱,那才剛剛懂得用功。

你如果天天吃煩惱、用煩惱,坐也煩惱、站也煩惱、躺也煩惱,睡覺還煩惱,行住坐臥沒有一樣不煩惱的,這修什麼?你們各位想一想。

方才說的這一段,你們各位有沒有注意?我是不是怪三步一拜的求名求利的?不是的,這是怨誰呢?這是應該歸罪他的師父身上,誰是他的師父,誰就應該負這個責任,沒有教明白他。就因為他的師父是個老土包子,不會教徒弟,所以我說這麼多的話,主要的重點是在這兒,我希望老土包子,不要教出小土包子,希望他們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你們看,我這個師父,不要說沒有三步一拜,一拜也沒有拜,我也不敢拜,跌倒了起不來可怎麼辦?

不過,這也不是師父的過錯,這是住在這國家的過錯,這國家有什麼錯呢?當初我到了美國,我很羨慕這個國家的自由發展,我也跟著迷信自由發展,誤解自由,沒有理智的自由,所以收徒弟,我也不願意管他們,我常常這麼說,你願意上天就上天,你願意下地獄就下地獄,你願意幹什麼就幹什麼,於是乎就養成這麼一種求名求利的思想,這不是我自己在辯護。不過我雖然說我一步也沒有拜,我拜的方法和他不同。

他是三步一拜,希望人知道,我就站在一個地方拜,從十二歲開始,每天早上我拜八百三十幾個頭,晚上也拜八百三十幾個頭;我這叩頭不歡喜人知道,在早上人家未起來之前,我到院子對著虛空叩頭,晚上在人都睡覺之後,也對盡虛空遍法界的一切眾生叩頭,一切眾生包括一切一切十二類眾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向這一切的眾生叩頭,希望他們都改惡向善,發菩提心;可是我不願意叫眾生知道,因為不叫眾生知道,就沒有法子成名,現在我老了,我不妨把這個方法傳給你們。

你要三步一拜應該晚上拜,不應該白天拜,在那邊叩頭賣廣告,「善欲人知不是真善,惡恐人知便是大惡。」我這些徒弟也是有的惡中善,有的善中惡,有的是最壞的,學了卻成了最好的,有的是最好的,學了卻成了半好不壞的,所以方才我有所感觸,才給你們講真經真典,活經活典,這不是死經死典。

琠_法師閉關閉了四年零三個禮拜,今年才出關,出關還煩惱著說四年也沒學會中國話;他在關媕Y也不看信,也不寫信,人家寫信他也不看,他也不給人家寫信,他也不看電視,也不聽收音機,也不和任何人說話,四年讀《楞嚴經》,所以中國話說得不流利。可是他能坐十四、五個鐘頭,坐在那兒就能入定,可是沒能像老修行能一坐九年。另外琲曭k師也是青年人,又會越南話,又會英文又會國語,本來他也不會講國語,到萬佛城九年,國語也學得不錯,現在打坐一坐也可以坐八、九個鐘頭不動。我的弟子都是龍蛇混雜,修行好了就是龍象,修行不好的都是蛇蠍,所以我這個做師父的,都把我徒弟的經典講給你們聽。為什麼他們有龍象有蛇蠍,就因為我不會教,所以他們天天跟著我,天天儘苦惱,光陰都空過了。

 

當天問答記要如下:

問:有書上說:「千日學慧,不如一日學無聞」,這是什麼意思?

答:「分別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誰千日學慧?誰一日學無聞?不要儘給人洗衣服。

 

── 一九八九年十月十日於花蓮市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