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實實地做個好人

宣化上人開示

老老實實地做個好人

在任何環境、任何情形下,都不打妄語,要說真實話、誠實話。
老老實實地做個好人,那就夠了!。

◎一九八七年上人對東北家鄉父老的談話

我現在在美國三藩市北邊,瑜珈市達摩鎮萬佛聖城錄音,對我家鄉各位父老兄弟,說幾句我要說的話。

我俗家的名字叫白玉書,住在拉林鎮西黃旗。我在讀完書之後,覺得這個世界上,一切都是虛妄不實的;於是就把一切一切的都放下,到平房站三緣寺出家了。

出家之後,和各位老居士曾經常常見面,和我的俗家的人很少來往。我在東北的時候,並沒有和所有的親戚朋友、父老兄弟常常來往,因為我已經出家了,把一切世間的親情都看得很淡了,一心去弘揚佛法,教化眾生。我在廟上,附近的鄉村、各處有很多人都皈依我,可是我家鄉的人很少人認識我,很少人見過我。

我在日本投降的第二年,就準備到普陀山去受戒。因為這個,也沒有和各位老居士、鄉村父老兄弟、一切的親戚朋友、和家人見面。同我兩個徒弟,從哈爾濱到五常縣,再到吉林、長春;這一路,不是搭火車就是走路。從長春又到瀋陽,然後到天津。從天津坐船到上海,船經過黑海洋的時候,船在黑海洋堨朝鉰鄐Q多天。

本來從天津到上海,搭船三、四天就可以抵達;可是這一次在黑海洋堨朝鉰遄A就沒有法子開出到黑海洋的外面。船上兩百多人沒有水喝,也沒有飯吃,幾幾乎要餓死在船上,幸虧菩薩慈悲解決困難,最後到上海。由上海到武昌,第二年到普陀山去受戒。

受完了戒,就到蘇州靈巖山住了半年。在暑假的時候,我曾經回到東北到瀋陽,本來準備到雙城縣拉林鎮,以及哈爾濱,和你們各位見面的。可是當時兩個政府互相敵對,行路交通不方便,於是我又回到蘇州靈巖山。在靈巖山又住了一個時期,想到廣東,所以先到南京空青山,在空青山過的冬。中國的舊曆年回到上海,再坐船到湖北,搭火車到了廣東。在廣東見到一百多歲的一位老人──虛雲老和尚;我到廣東的目的,就是為了會見這位老和尚。

在廣東南華寺住了一年,又到乳源──雲門山大覺寺,住了大約三個月,然後到廣州、到香港。香港七月間,又回到廣州,準備過了中秋節之後回雲門大覺寺,去用功修行。可是在八月初旬,曲江韶關解放,想回雲門也回不去了。於是在八月十八那一天,從廣州乘船到香港,在香港住了十多年。

五九年到澳洲去,六零年也在澳洲,六一年又回到香港,六二年就來到美國。初到美國的時候,自號「墓中僧」,就是一個已經到墳墓堛漸X家人;我與世無爭,與人無尤,不問世事,自己在那兒用功,經過六年的時間。六年以後(一九六八年),有一些在西雅圖的大學生,到了三藩市來想聽經,我在當時就給他們講了一部《楞嚴經》。以後這些個人就在三藩市留下來,此後講了《法華經》、《六祖壇經》、《阿彌陀經》,又講了《大方廣佛華嚴經》,天天都在講經;這個墓中僧就從墳墓爬出來了,出來只知道講經,旁的什麼也不知道。

以後也是時節因緣,七零年成立金山寺,七四年又買下來萬佛聖城;萬佛聖城現在要是都住滿了人,可以住兩萬人。現在萬佛聖城附設的法界大學、培德中學、育良小學,我們的學校都是為教育而教育,不是在這兒開學店。雖然很困難,但是一天一天的也都過來了;到現在還是這樣,在困苦艱難中做事情。

在今年,我不知道家鄉的親戚朋友、父老兄弟現在的情形怎麼樣,藉著法界大學組團去中國,我就拜託他們到東北,特意去訪問你們各位。他們帶回來你們各位的錄音,我都聽到。我很慚愧,因為我年幼的時候,也做了很多令人不高興的事情,現在覺得自己不應該那樣!

我現在和你們各位說話,希望你們各位都研究研究佛法,不要那麼認真世間的事,應該這樣看:「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能以沒有煩惱、沒有脾氣、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也不打妄語,這才是我們做人的根本道理。

我們不要和人爭,人要和我爭,退後一步讓人,不和人爭;也不貪,因為你貪多少,將來也都會化為烏有的;不應該得的你要得到,這是向外馳求,這也會造成心堣W的一種負擔,所以也不應該去貪求。我們應該大公無私,至正不偏,所以做人不應該自私,不應該只知道利益自己,不知道利益旁人。我們一舉一動,能以利益他人,對旁人有好處的事情,我們多做一點;對自己有好處的事情,不妨不要做。我們在任何環境、任何情形下,都不打妄語,要說真實話、誠實話。老老實實地做個好人,那就夠了!

希望各位父老兄弟、各位老年的居士、青年的有為的朋友、和我所有的親戚朋友們,你們大家明白我這個老實人做老實事,我也希望你們學老實一點,大家都老老實實,令這個世界也變成老實世界;大家不爭了,也不戰了,也不謀奪旁人的利益了,就會相安無事,這個世界就會變成極樂世界了。

我祝福你們各位,遂心如意,心想事成,發菩提心,將來在佛國見!再祝你們,永遠身心快樂,健康愉快,沒有一切的煩惱,也不抽煙,也不喝酒,把一切的習氣毛病、大毛病、小毛病都把它改了,是我對你們最大的一個希望。最後還是祝福你們身體健康,精神愉快!如果你們各位想和我見面的話,希望你們都到美國來觀光旅行,快樂地到這兒來聚會。如果有興趣的話,你們可以組織一個旅行團到美國來觀光。到這兒,我旁的力量沒有,吃的、住的問題,我可以負完全責任,再見!

我的精神常常回去!

我最後還有幾句話,對我俗家的三哥談一談。按著俗家,你是我的三哥;要按著出家人而言,我叫你叫居士。不管你承認你是居士、不是居士,我要這麼稱呼你。居士,是佛教徒稱呼人的一個名詞,就是很善良的人。我希望你把煙戒了,酒也戒了,老年要特別地保重身體,不要把它糟塌了。

我聽見你的錄音帶,知道你耳也沒有聾,眼也沒有花,你這方面是很好的。尤其父親故去的時候,你已經盡到你能盡的力量,我很感激你;我在很遙遠的地方,向你表達我對你的謝意!我想我也不必說太客氣的話,我們老老實實,我最大的希望還是希望你把煙酒戒了。我還希望你能到美國來,即刻去辦申請手續;你能帶幾個人來,我都特別歡迎。不論有什麼問題告訴我,我能做到的,我不會推辭的。

我再告訴你,我出家的名字叫安慈,字度輪,號宣化。你如果有興趣的話,精神能支持得了,我請你到美國來;不單你來,所有我們的親戚朋友,好像那個小東、大哥第二個女兒翠蘭,我們那個大的姪子白勇發,還有翠琴,還有你的兒女和孫,哪一位願意來,我都由衷地高興和歡迎。我現在在萬佛城這兒有事情離不開,可是我的精神常常回去,七五年在夢堜M你見面,你大約也還記得。這是我今天對你們各位講的話,我們在美國見!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