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般若語庫(三) ── 道德救國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道德救國

上人的當頭棒喝

編按──
進入二○○○年,整個社會充斥暴力與不安,有天災有人禍,有國與國之間的戰爭,也有政黨與政黨之間的戰爭,人與人之間更是你爭我奪、自私自利,更讓人回想起一九九三年一月宣公上人最後一次回到臺灣時,苦口婆心的「警世之語」,猶如暮鼓晨鐘般發人深省,言猶在耳……  

一九九三年一月九日上午  

林洋港:上一次,上人跟我提到儒家的「己立立人,己達達人」,很有道理,不能損人利己,否則就成爭鬥之源。  

上人:對!這是爭鬥的根本。在上位者要推心置腹,愛人如己,必須讓老百姓安居樂業。臺灣這小地方再治理不好,人都瘋狂不擇手段,想發財,這是不祥之兆。今天的臺灣就像南宋臨安時期一樣!偏安小地方,大家卻爭權奪利,像岳武穆這樣的人反而被殺,「國有賢良,國運必昌」,如果你把忠臣賢良都殺害了,國家就很危險了。 治國要從古代的歷史媥Е葑訄V,哪個時代有良好的治安,哪個朝代對老百姓愛民如己,一定昌盛。

一月九日上午

梁肅戎:目前國內一片要老人下臺的聲音。  

上人:「薑是老的辣,人是老的值錢」,只要身體還好,為什麼要完全退下?這樣不對。革新要有時機,就如小孩也要足月才能生得下來。  

梁肅戎:現在處處強調要本土化,強調要修憲。  

上人:本土化以臺灣為中心,不應太過強調,否則也會有問題,臺灣人和外省人不能互相排擠,要互相包容。憲法可修,但不能依個人的一句話而致之。

一月九日上午

時報周刊:對於臺灣現況,上人認為如何?  

上人:我可以簡單的用兩句話形容,那就是「有福不會享,無事找事幹」,人心都太自私。臺灣的人,不應該互相排斥,應和外省人一視同仁,如此劃分,境界太小,也自私自利。臺灣自己國內不應分彼分此,和其他國家也不應該,應一視同仁,愛人如己,所謂「有大心量,有大福報 」,如果沒心量,就沒福報。  

我要講一句真話,臺灣就像是第二個「南宋」。 臺灣人只懂吃喝玩樂、賭博,彼此勾心鬥角、不愛護。  

時報周刊:上人由哪些現象看出來?  

上人:連小孩子都可以看出來。以臺灣的財富和政治,應該團結一致,不應不讓老的做,硬要年輕的做。畢竟薑是老的辣,老人有社會經驗、政治經驗,如果身體許可,為何不用其所長。 不過亂而後治,亂不一定不好,就像陰陽原理一樣,陰極必陽,陽極必陰。  

時報周刊:這麼說,我們就不用太擔心了?  

上人:話不是這麼說,還是應該做有意義的事來感化,人人改過向善,要負責任,不可袖手旁觀。  

時報周刊:這就是您這次回國的主要目的嗎?  

上人:我這次回來,沒有目的,也沒有希望,因為有希望就會失望,有目的就會達不到,這些都是庸人自擾。  

一月九日下午

上人在工業技術學院演講「今日人心、行為、品德」

信眾:為何臺灣佛教都以錢來比境界高低?  

上人:何謂真佛道?真佛道是不要錢的。  

一月十日法會上信眾:現在臺灣亂象太多,未來國運如何?  

上人:你們都知道,不必明知故問。「國之將興,必有禎祥;國之將亡,必有妖孽。」《論語》(堯曰篇)說:「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在上位者要勇於認錯,勇於改過。  

一月十一日下午記者會上

上人:人要「愛身」,身不可犯法;要「愛家」,家庭不可破碎;還要「愛國」,每個人都能真正愛國,國家當政者也都能盡忠為國,應為國家「犧牲」,不應為國「打架」。同時,國家要幫助老而無婦、老而無夫、幼而無父,及老而無子的人,也就是照顧鰥、寡、孤、獨這四類人,既然大家都是人,就要本著人道來做人。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