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化上人般若語庫(三) ── 道德救國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道德救國

一念善心可轉凶為吉

太上老君說:

回心趨善,善雖未為,而善神隨之;
回心向惡,惡雖未為,而惡神隨之。

神有凶善,善神係保護善人,凶神則懲罰惡人。所以說:「禍福無門,唯人自招。」自己心堣ㄖ@惡,就不會有不吉祥之事發生。

在《楞嚴經》堙A有一段討論兩種顛倒妄見。究竟這兩種妄見是什麼呢?

第一是眾生別業妄見,就是單單自己的業,可以說是自業,和眾人不同。這種別業妄見,就是自己見解也特別,自己行為也特別,在任何場合中,都是好標異現奇,與眾不同,自認第一。因為和其他的業不同,這也是一種妄見,這都是一種妄想心所造成的。這個妄想叫什麼妄想呢?就是好高騖遠的心。因為他好高騖遠的關係,也標異現奇,獨出己見,所以造出一種別業,與眾不同了。

第二是眾生同分妄見,就是和一般的人是相同的,又可以叫共業。普通或者天災人禍,或者天塌地陷,在那一個地方,喔!人一死就是死幾十萬、幾百萬,甚至於幾千萬個,一起都死了,這叫共業,這就叫同分妄見,這是同業,這種妄想造成這種同業。因為眾生迷物為己,認賊作子,迷這個物就以為是自己了,所以就造成這個同分妄見,這是一種妄想所造成的妄見。這個見,不一定是看見的見,這個見就是見解的見,大家意見相同,這是同分妄見。由眾生的妄想造成這種的妄業,造成這一種的妄業,於是乎就受妄報,所謂「起惑、造業、受報」,最初就因為不明白,所以就造了業,造了業就要受報了,這是眾生的共業。 

這共業,方才我沒講嗎?或者天災,譬如荒旱,這個地方的人都沒有飯吃了,這是這個地方的眾生共業所感。我講一講這共業所感的真實故事──

在民國三十三年(西曆一九四四年),中國的河南省,這個地方就鬧荒旱,天不下雨。不下雨還不要緊哪,還生蝗蟲不知道有多少!這個蝗蟲有多厲害呀──在空中一飛啊,喔!遮天蓋日的,滿天變黑,不論你種任何的農產品,所有在農田媕Y的耕作物,它都吃的。 

那時候就有個小孩子,看見在虛空媕Y有一位白鬍子的老人,將一袋一袋的東西從天倒下,落地就變成蝗蟲。那個蝗蟲往地下一落,不知道有多少啊!落到地下,就會有一尺多厚,那麼多的蝗蟲。不是這一個地方一尺多厚,甚至於幾百里呀,就這麼一落就是有一尺多厚的蝗蟲。幾百里的地方都是那樣子,你說那蝗蟲有多少!

那時候因為沒有米,什麼東西都沒有,人就吃蝗蟲──你說奇怪不奇怪!這真是共業!以為蝗蟲是吃農作物,不會有毒,想不到將蝗蟲煮熟後,拿到桌上要吃的時候,全都變成人糞了,你說奇怪不奇怪!啊!那麼人再餓也不敢吃。啊!這個業障就這樣子,就這麼厲害! 

所以這些飢民只好逃亡,由河南逃到長安,在這相隔八百里路堙A每一天在這路上死的人不知多少!怎麼死的?都是餓死的。奇怪的是,越餓他就越笑,在路上一笑就死了。餓死的人都作很奇怪的一種獰笑,令人驚心,這就是大家同分妄見,共業所感的報應。

什麼是別業妄見?譬如世界上有些人,目有赤眚,在眼睛上生了紅翳子,夜間看見燈光時,看見燈四邊有圓形的暈光;因眼睛有毛病,所以看見那個燈也就生了變化了。生了什麼變化?有個圓影,那個圓影媄鉹郎潃宣|,花花綠綠的,青黃赤白黑什麼色都有,你說這個圓影是真的?是假的? 

好像現在有的人本來眼睛沒有毛病,他自己要把它弄出個毛病來。我曾親眼見到一個服迷幻藥的人,老是對著牆壁在癡笑,我問他笑什麼?他說:「你看!牆壁上有很美麗的五光雜色啊!」這就和赤眚的人一樣。本來他眼睛沒有毛病,他吃上迷幻藥,變成顛顛倒倒,看這個牆也變了顏色。幻影幻光本來是假,他就認為這是真的了,這就是身在迷而不知迷。

前邊我是大概講這個別業和同分妄見。佛在經文內說的是特別詳細了,而且舉出淺顯的比喻來說明眾生同分妄見。就在這南閻浮提媄鉿釣滮d三百多個國家,假如有一小洲,只有兩個國家。雖然這兩個國家的眾生在同一個洲上,但是所見的不同,所感的果報也不同。其中一國的人,因為同感惡緣,就看見一切一切不吉祥的事情,可是另一國的人都不見。這都是由妄惑、妄業所招感的妄現、咎徵,只是應在這國,而不應在別國。好像最近美國東部,旋風為災,死傷數千人,而西南部全無事,此即應徵在東部,而不應在西南部也。 

或者看見兩個太陽,或者看見兩個月亮,這都是不祥之兆。古語說:「天無二日,民無二君」,在中國古代,夏朝桀王暴虐的時候,天空忽然出現兩個太陽,夏朝因而滅亡,這就是凶兆。

無論哪一個國家若有災難重重,這都是當局執政者沒有修德行仁,所以才有這種的飛災橫禍。總括起來,這些凶兆會表現在日、月、星這三種之上。等這個惡緣現出來的時候,不是天旱,再不就是水澇,再不就是地震,再不就是山崩,這是常見的一種災難。又有非常見的,好像這個暈適珮玦、慧孛飛流、負耳虹蜺,這都是災難的表現。 

惡氣環繞月亮叫「暈」;黑氣把月光遮住叫「適」;「珮」就是白氣在旁邊環繞這個月一環;半環叫「玦」,就是環繞這個月一半,這都是月的災象。中國歷史記載:「月暈七重,漢高祖在平城,受匈奴重圍之難」,漢高祖被匈奴所困的時候,就現月暈七重。

「彗星」就是光芒四射,那光射出去很遠很遠的,在中國俗稱的「掃帚星」。「孛星」也是有光芒出來,但是它出來不長,就像火苗子似的,沒有了又出來、沒有了又出來了。「飛」就是在空中飛的,從這兒飛到那地方去了。「流」是流星,光芒從空中那麼橫過去,這個流星也有的從天上下來好像下雨那麼多,也就是那個隕石,石頭從空中下來,就像下雨似的。這些是星辰災象的表現,這是星辰示現的一個惡境、一個惡的兆。好像歷史記載著:「春秋時代,宋襄公不仁而兆星隕如雨,秦始皇殘暴而兆彗星遍出」,這都是不祥之兆。 

惡氣在太陽之上叫「負」,惡氣在太陽旁邊叫「耳」,虹蜺,就是雨過天晴的時候,這一般人常常見的,不過有的不是那麼惡的,俗語叫「彩虹」。在早上出現的叫「虹」,晚上出現的叫「蜺」。這種有災禍的虹蜺,它看起來總是屬陰的,不是那麼光彩。雖然也看著那麼花花綠綠的,好像很好看似的,可是那媕Y有一股煞氣在媕Y藏著,你會看的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不吉之兆。 

總之,在太陽太陰附近出現異象,都屬不吉祥之事。

由這一件事看來,這證明凡事都沒有一定的,雖然說現凶星,也可以化凶為吉。就在我們人存的這一念心,這一念心轉變了,即就是凶也可以變為吉祥。 

在中國每逢朝代變更,都有不祥預兆出現。有一次,一位皇帝看見不吉祥的星辰出現了,就召專管天文的欽天監,「這主於什麼事情呢?」欽天監告訴皇帝說:「這是最不祥的星辰,主於國君死亡的。可是臣有方法可將這種災禍轉移到宰相身上去。」皇帝說:「這不可以的,宰相是管理國家大事,怎麼可以叫宰相代我去死呢?」這個欽天監說:「那可以轉移到老百姓身上去。」皇帝說:「民為邦本,這老百姓若死了,我這皇帝又有什麼意思呢!我是為老百姓做事,沒有老百姓,我給誰做皇帝呢?那也不可以。」欽天監又說:「您把這個災難那麼轉到歲上,讓這個年景荒旱、飢饉貧年。」皇帝說:「這不可以的!如果轉移到這個歲上,也會把老百姓餓死的,我做這麼一個皇帝也沒有意思。」於是欽天監就向皇帝叩頭,說:「皇上真是明君,您有這善心,一定能轉凶為吉,您一定不會死的了。」果然第二天這個凶星就退了,就沒有了。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