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開示選輯(三)──地獄不空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隨時隨地都可以開悟

無論哪一個人依照佛法真正的去修行,一樣可以證果、可以開悟。

不是說佛入涅槃後五百年就沒有新阿羅漢,沒有人開悟了。其實,隨時隨地都可以有人開悟,隨時隨地都有阿羅漢出世的;不過,這個阿羅漢他證果了,不准顯神通,不准各處去管閒事。好像從印度到中國的摩騰、竺法蘭法師,都是有神通的;還有達摩祖師,他是在佛滅度後一千餘年出世的。

另外,虛雲老和尚是中國近代的高僧,這些都是阿羅漢,都是菩薩;他們不但是阿羅漢,而且是菩薩境界。還有近代的弘一律師、印光老法師也是。印光老法師,一般人公認他是大勢至菩薩到中國來的。就是佛入涅槃後五百年、一千年、一萬年,哪一個人依照佛法真正的去修行,一樣可以證果,一樣可以開悟的。

現在講一講印光老法師。他是山西人,受戒之後,就到普陀山去閉關;他這個閉關,就是一天到晚看《藏經》。他看《藏經》是必恭必敬,端然正坐。到廁所去,要另外換衣服,另外換鞋子。用過廁所,洗淨之後,又把看經所穿的衣服再穿回來;即使廁所很乾淨,他都要這麼換。穿著看經的衣服不到廁所;廁所穿的衣服,不穿到看經的房堥荂C一天到晚他都是這個樣子,恭恭敬敬地看經。他在普陀山觀音菩薩的道場,住了十八年,每一天都是看經的,沒有一天閒著的時候。

印光老法師看經看了十八年後,就到南京去講《彌陀經》。你說怎麼樣?憑這麼一位大德高僧在這兒講經,居然沒有人聽,只有一個人天天來坐在板凳上等著。他以為這一個人聽經聽得很注意,很高興,他就問:

「我講,你聽得懂嗎?」
「哦!法師我不懂啊!」
「你不懂?你在這兒幹什麼?」
「我等著您講完經,我好收板凳;我是收板凳的,不是聽經的。」

啊!這位老法師一聽,非常傷心,以後發願再也不在南京講經了。看!沒有人聽經,就一個人在這兒等著的,他以為是聽經呢?原來還是等著預備收凳子的。

以後,上海居士林就請他講《彌陀經》;他到上海去講經,這回不是沒有人聽了,而是很多人聽。因為南京那個地方,佛法不太興盛,即使是大德高僧,若沒有人替他宣傳,也不會有人知道,就不會有人來聽經。但是印光老法師到了上海,因為他有一些皈依弟子都在上海,這些皈依弟子知道師父來講經,就各處宣傳:「你來聽啦!你來聽啦!」這把佛教徒都叫來聽法了,所以就有很多人來聽法。

其中有一位學生,這學生不是個佛教徒,大約十八、九歲,二十歲左右的女學生,有一天晚間,她作了個夢。作什麼夢呢?有人告訴她說:「妳要到居士林去聽經啊!現在大勢至菩薩在那兒弘揚佛法,講《彌陀經》呢!」第二天早上看報紙,果然居士林有一位印光老法師在那兒講《彌陀經》。哦!奇怪了?我怎麼作夢是大勢至菩薩在那兒講《彌陀經》?於是她就來聽經,同時也帶了很多同學來聽經。她告訴這些學生,她夢見這位法師是大勢至菩薩。她也不知道大勢至菩薩是誰?然後就問信佛的人,什麼叫大勢至菩薩?這些信佛的人問她是怎麼一回事?她就說她在夢中聽人家說,大勢至菩薩在上海居士林講《彌陀經》,叫她要來聽經。她對這些居士一講,這些居士想:「喔!這老法師大約是大勢至菩薩來的。」於是就去告訴印光老法師,說有一女學生在夢中聽人說您是大勢至菩薩,在這兒講《彌陀經》呢!老法師說:「不要亂講,胡說八道的。」把這些人罵了一頓,沒有人敢再說了。以後這位女學生也就皈依印光老法師。

這位女學生夢中的人也告訴她,這位大勢至菩薩再待三年,他就回去,見不著他了。果然過了三年,在民國三十三年,這位大勢至菩薩──印光老法師就圓寂了。圓寂之後,一般人才知道:「哦!原來他是大勢至菩薩再來的。」所以,印光老法師他最歡喜書寫《楞嚴經》上的〈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有很多居士都有他特別寫這一章的字畫。因此,近代印光老法師是開悟的大德高僧。

不是說佛滅度五百年之後,就沒有阿羅漢了,不但有阿羅漢,還有超過阿羅漢的呢!當印光老法師圓寂的時候,燒出很多舍利來。有舍利,這都不是平常的人。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