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開示選輯(三)──地獄不空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

宣化上人開示

菩薩的境界

菩薩的境界不是我們可以測度的。

尸羅就是持戒,講起持戒的人太多了,不過我講一個持戒的人,他是誰呢?就是道宣律師。道宣律師在中國是持戒第一,研究戒律最高的一位法師。他因為持戒律的關係,感動了天人給他送飯;人間的飯他不吃的,吃天上的飯,因為天人來供養他。在中國歷代祖師以來,就是道宣律師受天人供養,這是人人都知道的。

戒律,就是專講戒相、戒法、威儀這些道理。三千威儀,八萬細行──這三千威儀從什麼地方來呢?從行、住、坐、臥四大威儀來的。行也有威儀,要行如風;坐也有威儀,要坐如鐘;站也有威儀,要立如松;臥也有威儀,要臥如弓。

(一)行如風。行路好像起風一樣。這個風,並不是颶風的風,也不是狂風的風。如果走路像跑似的,雖然不是颶風,但就變成狂風了。不要那樣,要清風徐來,水波不興。清風是很慢地吹,有風是有風,但是水上沒有波浪,所以行路要像這種風。

(二)立如松。站立要像一棵松樹那麼直。不要縮頭縮脖子,一點精神也沒有,好像睡不醒似的,要挺起胸膛來。也不要彎腰駝背,低著頭走路;低著頭你總看地下,看地獄。說不要低著頭,那就仰著頭囉?太仰也不對,要自然直起來,這是四大威儀之中的立。還有,走路也不要東張西望,不要看看前邊,看看後邊。你東張西望地,警察一看:「噢!這個人一定是想要偷東西,所以看看有沒有人,他一定是想要撬誰的門。」於是就注意你了;所以不要東張西望,左右旁觀。

(三)坐如鐘。坐要坐得像一口鐘。

(四)臥如弓。臥時像一張弓,這叫托腮搭骻,稱為「吉祥臥」。托腮,右手托於右臉側;搭骻,左手搭於左上股;腿彎曲一點,就像一張弓。

在行、住、坐、臥四大威儀中,每一威儀有兩百五十條──行有兩百五十條,坐有兩百五十條,臥有兩百五十條,立有兩百五十條。所以要詳細的講,每一種都有兩百五十種這麼多,你看,不是那麼簡單的。那麼這兩百五、兩百五,四個兩百五,合起來是一千。這一千又有三個──過去一千、現在一千、未來一千,這就是三千威儀。

因為道宣律師持戒精嚴,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具足,所以感動天人給他送飯。他修行時,不妄言、不妄笑。他不隨便講話的,你和他講話,要講合乎戒律的話,他才答你;不合乎戒律的話,他不講。笑──他也是不苟言笑的。但是他也不哭,也不發脾氣,也不揚嘴,總是本來天然的樣子,喜怒哀樂,他沒有的。沒有喜怒哀樂,那是個什麼人?是個木頭人。木頭人沒有喜怒哀樂,也不會歡喜,也不會發脾氣,也不會哭,也不會樂。可是這喜怒哀樂,在沒有發以前,就是個中道。持戒的人,一舉一動都是要守持中道。道宣律師因為守中道,也是日中一食,所以感動天人陸玄暢,每天中午給他送供,送天上人吃的飲食來供養他。

道宣律師在終南山修行,終南山和喜馬拉雅山是連著脈的,山脈是接接連連不斷地通著。聽說在中國的終南山媄鉿釩雃h老修行,在那兒修行悟道,也有很多狼虎,但是牠們不妨礙出家修道的人,而且還來做護法。道宣律師在那兒修行,住茅棚,天人給他送供養。這個時候,窺基法師就打妄想,打什麼妄想呢?他說,「噢!人間所有的飲食,什麼好吃的東西,葷的、素的,我都吃過了,唯獨沒有吃過天上的飲食,道宣律師是天人給他送供,我到他那兒趕齋去。」趕齋就是到他那兒吃飯。於是,他就到終南山去見道宣律師。

窺基法師當時也是國師,是玄奘法師的徒弟,講唯識的,非常聰明。當時,有八、九百個和尚在一起翻譯經典,他是其中的一個主要角色。他早些到那兒等著吃中飯,因為道宣律師只吃中飯。可是,等著、等著,中午,午後,等到晚間,也沒有人送飯來,道宣律師也沒有飯吃,窺基法師也沒有飯吃。這窺基法師專好吃東西,一天不吃飯就受不了了,啊!這下煩惱不小:「你說你這兒有天人送飯供養你,怎麼我來沒有呢?你是不是講大話啊?你是不是在打妄語騙人啦?」道宣律師說:「嗯!隨便你講嘍!你說我騙人也可以,可是我自己知道是騙人,或是不騙人。」

窺基法師說他騙人,他也不辯論。窺基法師等到天黑,也不能走了,就在茅棚住下來。住下了呢,一個肥和尚,一個瘦和──﹣肥和尚就是窺基法師,瘦和尚就是道宣律師。道宣律師雖然吃天人的供養,但是不肥;窺基法師雖然沒有吃天人送的供養,卻吃得很肥很胖的,因為他歡喜吃東西,一天到晚叫廚子想辦法做好味道的齋飯來吃,這個肥和尚就在這埵矰U了。

到晚上,窺基法師不打坐,也不參禪,倒頭便睡,一睡就打呼,鼻息如雷,呼、呼、呼……,道宣律師打坐,他不打呼。窺基法師在那兒睡著就打呼,吵得道宣律師不得入定。既然不能入定,就在身上摸蝨子(終南山是很冷的地方,修道人很少洗澡,身上有蝨子);因為他不能入定,所以蝨子就咬他,他就用手把蝨子從身上拿出來。因為他持戒,不敢殺生,也不可以殺生,就慢慢地把蝨子放在地下。這時候根本沒有點燈,也沒有什麼事,而窺基法師也已經睡著了,根本也不知道,於是他就繼續打坐下去……。

第二天早上,道宣律師就對窺基法師說:「唉!你怎麼一點也不修行,也不打坐,也不用功,晚上躺下就睡覺,打呼打得這麼大聲,這麼打閒岔,令我不能坐禪,也不能入定。」窺基法師說:「啊!你說我沒有修行?我看你才沒有修行!你說天人給你送供?我到這兒來,天人也沒有來過,我也沒看見。昨天晚間在你這邊住,你不好好用功,卻捉蝨子。你捉兩隻蝨子,你要是把牠捏死也罷了,可是你把牠掉在地下,就把一隻給摔死了,另一隻蝨子卻摔斷了兩條腿。摔死的這隻蝨子,就到閻羅王那兒去控告你,閻羅王準備派鬼來捉你去審問。我為你說了很多好話,說你是個修道人,希望閻羅王能原諒你,叫那兩隻蝨子托生去吧!這才沒有找你的麻煩。你反而說我打你的閒岔,不讓你修行?我看你才真是沒有修行!」

道宣律師想:「這兩隻蝨子扔到地上,他怎麼知道?昨晚沒有燈,什麼也沒有,他怎麼就知道這件事呢?」所以也不敢強辯了。因為他持戒律,不能和人亂講話,人家說他怎麼了,他就忍著,也不辯論。之後,窺基法師說:「我今天不等吃午飯,我走了!你在這兒裝模作樣繼續修行吧!」

到了中午,天人陸玄暢又來給道宣律師送供了,道宣律師不太高興的說:「你昨天怎麼不送飯來呢?」

這陸玄暢即刻跪下說:「律師!昨天不是不送供,我送供時,卻進不來你這茅棚。距離這茅棚四十里地以內,都是金光燦爛,我睜不開眼睛,沒有辦法看見眼前的路;所以就問當地的土地菩薩,為什麼前面金光閃閃這麼厲害,令我走不上去?土地菩薩說:『在茅棚埵酗@個人,是尊肉身菩薩,是活菩薩。』昨天我繞了幾轉,都進不來,所以沒法子給你送供,請你原諒!」

道宣律師想一想,難怪窺基法師做國師,皇帝都相信他,原來是尊肉身菩薩。從此之後,他不敢輕視窺基法師了!所以菩薩的境界,不是我們可以測度的。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