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宗旨就是戒律

你不要到戒律本子上去找戒律。

◎一九九三年一月十三日晚間 
開示於臺灣板橋臺北縣立體育館

南無薩怛他 蘇伽多耶 阿囉訶帝 三藐三菩陀寫
南無薩怛他 蘇伽多耶 阿囉訶帝 三藐三菩陀寫
南無薩怛他 蘇伽多耶 阿囉訶帝 三藐三菩陀寫

每天我開講之前,稱念「南無薩怛他。蘇伽多耶。阿囉訶帝三藐三菩陀寫。」這幾句咒文就是說,我們要皈依盡虛空、遍法界,十方三世無盡無盡常住佛、法、僧三寶。

我們為什麼要皈依常住三寶?因為我們是佛教徒,應該盡形壽皈依十方三世無盡無盡的常住三寶。我來請三寶加持各位,令各位所求如願,一切一切都如意吉祥。我若有福報的話,我就給迴向在這個道場媄銂漱@切眾生;遠處我也想迴向,可是我離這外邊的眾生很遠,所以也就鞭長莫及。那麼到這個壇場媄銂漱H,我都希望他們災消病散,罪滅福生,如意吉祥,增福延壽,這是我為大家來迴向,所以念這幾句咒文。

那麼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念這個咒文來迴向。可是這話又說回來,首先要不打妄語,再要不自私,也不自利,要無所祈求,也不貪財,也不貪色,也不爭--不爭名、不奪利。你若能這樣子,誰持這個咒、誦念這個咒,都會有很大的感應。如果你不從這條路上走,你想祈求什麼,希望得到感應,恐怕是不會滿你的願。所以第一點就要守戒律。

什麼叫戒律?就是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語,這就是戒律。你不要到那個戒律本子上去找戒律。這是人人都能做到,人人都可以行的。所以你若能謹守這個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語,這十方諸佛常常護佑你、護念你,常常能來加被你。你不要以為我懂得這個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語,這個我懂了,我就可以得到佛的加被。不是懂了就能得到佛的加被,也不是念了就得到佛的加被;而是你要身體力行,躬行實踐,於這六種的戒律不違背,那你才能得到佛的擁護和加被。不是就那麼我念一念,我懂了;你要真懂了,才算呢!可是你就稍微懂一點,你就認為是夠了,那是不夠的。一定要身體力行,終身行之,猶不能盡者矣!

我今天還沒有正式說話的時候,我先說一點你們不願意聽的話,以便我先說了你們願意聽的話,那時候這些你們也沒地方裝了,也聽不進去了。所以現在我有一個小小的條件,對你們各位先要說一說。這個條件是什麼呢?我每一次到臺灣來,都令我戰戰兢兢的。我所帶的團員,到什麼地方,都不受歡迎,只歡迎我一個人,不歡迎我的團員。怎麼這樣說呢?我每次來都帶著一些個團員,到那個廟上,拜佛也沒有地方拜,上車也沒有地方上。本來預備給我這個團體用的車,可是臺灣自己的人都先跑上去,等到我這些團員再上車了呢,沒有地方了!不要說坐的地方,站的地方也沒有,所以我覺得我很對不起我的這些個團員!那麼令一般人這麼樣子對待我們外來人,這是不是欺負外來人?我這不懂得。

還有拜佛,我這些個團員在前邊站著,有人一看前邊是跟著我的團員,就趕快把他攆跑了,說這個地方是我的位置,你們不能站。團員就跑到後邊去。跑到後邊,因為人太多了,也沒有地方拜佛,也沒有地方站。所以我覺得我對我這些個團員,都是對不起他們,他們跟得辛辛苦苦,不遠萬里而來,想和臺灣的佛教徒結緣,結果就被佛教徒這麼樣排斥。排斥我這些個團員的人都是誰呢?就是去過萬佛城,在萬佛城住過的,回來就說我這兒的團員對他們太冷了,幾幾乎凍得成癱瘓委症了,所以這回到了臺灣,他們就要公報私仇。你說這我還敢來不敢來?

還有,我每逢到什麼地方,行動都不方便。怎麼不方便呢?把路口給擠得滿滿的,都要人手拉手做一個人牆,在那兒擋著。這如果是學佛的人,怎麼會這樣子?一點規矩也沒有,一點次第也沒有。

這次因為游居士他要我來,不要說請,是要我來的。要我來,我就遵命來啦!來了是不是有所顧慮,像過去每一次帶團來的樣子呢?這次我先聲明,我走路,不能擋著我路,無論哪一個,不可以攔路來供養我。攔路供養我,我都不接受的。因為什麼呢?你在那兒攔路供養我,以為我是貪圖供養,堵在那兒我就歡喜了?我最討厭是人家供養我。我為什麼討厭呢?我因為少道少德,道也不足以感人,德也不足以化人,以我這種道涼德薄的一個窮和尚,我也沒那麼大的福報受人的供養。你們不要以為你們放個紅包,我一看是寫某某的名字,誰的紅包最多,我就歡喜。我若貪紅包,我不必來到臺灣。臺灣雖然是叫寶島,可是現在已經變質了,變得好像有馬糞、豬糞、牛糞那股味道,寶島變了糞島了。

但是我看見臺灣現在的情形,我也不能捨棄臺灣這些個真心信仰佛教的人。可是我到這兒來,令我很失望的。臺灣就是在這兒迷信,這一些個人也不知道什麼是真佛教,也不知道什麼是假佛教,聽說某某人是名譽非常響亮,以為這樣就是佛教。佛教徒不應該做生意,雖然說是自給自足,是我做生意賺來的錢;可是在佛教媕Y做生意,這個是不究竟的,這個種福媕Y,也有種種的問題。所以不要認假做真,不要聽這個虛偽的宣傳,自己總是自誇其德,自己讚歎自己。

我告訴你們各位,我是一個沒有德行的人,所以我不歡迎人供養我。不過我怎麼樣呢?因為臺灣的風氣都封果儀供養,我雖然不願意,我也不例外,也勉強接受人一點供養,免得令要供養我的人失望。可是這供養,我們先說清楚了,所有的收入都是用來養萬佛城,幫著維修萬佛城,做這樣的事情;不是我們每一個人私人來用這個錢。所以我勉強受人的供養,我不是喜歡這個。

所以我的徒弟每一個人多數都持銀錢戒的,都是不用錢的,手也不摸錢,與這個錢是分道揚鑣。為什麼他們被我迷得這個樣子呢?寧可什麼錢都不要了跟著我?因為出家人若沒有錢,他還能修行;一有了錢,絕對不修行了,這是我敢保證的。你看一看!你研究研究,這個道士講貧道,僧人叫貧僧;沒有說那個富僧、那個富道,沒有這樣講的,都是貧僧、貧道。所以你們弄這個錢,都去供養這個富僧、富道的話,這是等於造罪一樣的。我說這話會得罪很多人,我雖然得罪,我也要說真話,我不能緘默,我不能不給大家說真理。

所以我在出來訪問的時候,任何人的饋送,我不接受的;我徒弟也不可以替我接受一切的禮物。這一切的禮物,包括金錢、食物、用品,都包括在內。如果哪一個他不知道我的規矩,到處亂收人的禮物,和一切的物質,我以後就不會再帶他出來,到外邊來參學了。所以他們有的不知道的,有的知道的。

希望你們以後,誰也不可以看見跟著我來的人就塞東西,你們知道我不收禮物,你們就賄賂跟著我的人,令跟著我的人都是道心不專一了,都是不修行了,這也是你們造罪的地方。你們各位啊,這個我和你們說清楚了,你們各位不要做表面的工作,要在佛教婸{真腳踏實地去躬行實踐。

你說:「你這個窮和尚,你告訴人家你是窮的,你一定還是要錢。」我是要錢,不錯,我萬佛城現在每一天都有幾百人吃飯,連學生帶老師,還有這個出家人、在家人,都是我在那兒養著他們,也都是你們這一些個善信這種功德,才能養這種修道的道人。我們在萬佛城的個人,誰也不受人的禮物和供養,你們現在都聽明白了沒有?

所以這一次來,我先和游居士講好了條件:我走路不能有人在那兒攔路供養的。我們都要清清淨淨的、乾乾淨淨的,也絲毫不茍的。不是說你們在那兒攔著路供養,這就表示你有誠心。你在那兒攔著我走路,這是障礙我的行動。障礙我的行動,你大約也沒有功德了,所以我要先清楚告訴你們。我對游居士說:「我怕到臺灣來,臺灣這些個人像瘋子似的來爭著供養我,拿著我當一個財迷和尚了,以為這我就歡喜了。」

我今天老實告訴你們,我不怕又把財路擋了,因為我萬佛城開光和開幕的時候,我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我說:「你們各位有錢的人注意,你們要知道我這個和尚啊!生來就不會向金錢來叩頭的。你們所有有錢的人,甚至於暴發戶,我都看不起的,如果你要是循規蹈矩發的財,這還可以;如果你暴發戶,不是走私,就是販毒,這是害人哪!你害大家的孽比供養我的那個功德大得多,你那個罪孽比功德大得多。你有多少財產,就有多少罪業在你後邊跟著。」

那麼有的法師聽見我這麼一說,說:「唉呀!法師,你真愚癡啊!你這一句話把財路都給擋住了。」我說:「那最好的,我寧可願意窮,我不願意有錢。」所以我到了美國三十多年,一塊金子也沒刨到,你說是不是愚癡到極點了?什麼手段也不會用!這是我很坦誠地來告訴你們各位。

我講這麼多話,也沒有什麼道理,浪費你們的時間,你們聽得都好像乾燥無味似的。雖然乾燥無味,你叫我講深的,我也不會講;叫我講妙的,我也不會說,我只可以講這個很淺顯的、很平凡的道理,來和你們大家,或者可以說是結法緣,也可以說是結煩惱緣。你聽到我所說的這個話之後,就生了煩惱了,這不是我所願意做的事情;我願意你們聽了,都可以做一個借鏡。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上一頁目錄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