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學子園地

法界佛教總會•育良小學•培德中學

目錄

從譚恩美到海明威

◎ 培德中學男校提供

 

編註: 以下是培德中學男校學生觀賞美國華裔作家譚恩美(Amy Tan)原著改編的同名電影《喜福會》,和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美國作家海明威(Hemingway)的《老人與海》兩部文學著作之心得。

從《喜福會》看父母心  (陳狄森 Brian Chen•十二年級)

 

電影《喜福會》描述四位性格與命運各異的中國女性;她們歷經千辛萬苦、種種波折,才移民到美國。這四位中國女性雖然身在異地,她們仍然將中國文化運用在生活上。她們可以拋棄以前的國仇家恨,卻拋不開與中國文化的一種血脈親情。在磨練與教導女兒的時候,也遇到種種困難,中美兩國文化之間的差異讓小孩不得不親身承受兩種文化的衝擊。在這種環境下,我們更可以看到作者怎麼運用不同的寫作手法,表現出當時她們所要面對障礙、困難,以及種種人生的考驗。

我很喜歡《喜福會》,因為我自己也是充滿中國文化的地方──香港──來到美國。當我在看電影的時候,我也可以感同身受她們所面對困難的心情。四位媽媽在中國歷經了很多痛苦,來到美國後教育女兒的時候卻面對更多問題,尤其是反叛的女兒所帶給父母的種種問題……可最後也看到她們慢慢成長。透過電影,我明白到父母照顧我們的困難,父母的愛最能能從他們的行動中發現與體會。可是我們常常卻以為他們不愛我們,所以更加「倒施逆行」,更會傷到父母的心。

影片分四部份,我們到現在都還沒看完,不過總體而言,我從《喜福會》學到的東西很多:不單止讓我更明白中國女性在過去的年代所遭遇的困難,更讓我學到做父母的愛與偉大。

從《喜福會》談東西方文化  (區景淵 Alex Aw•十二年級)

古代中國,做孩子的都會基本的敬老尊賢,孝順父母,對父母百依百順,不敢違背。在《喜福會》,有四位女士紛至沓來到了美國,並同意創「喜福會」。儘管來到陌生的美國,她們依然把中國所學的文化與習俗運用在生活上。自小在美國出生的女兒,因深受西方文化的影響,而怨恨和不解母親的所做所為。

在《喜福會》堙A母親希望女兒們能像自己在中國時一樣尊敬、服從長輩;長輩說一就一、說二就二,絕對不違背、冒犯,但都被美國女兒們誤解,並不加思索的拒絕、反抗。其中一位女士──吳素雲──為女兒吳精美立下成為鋼琴高手的目標,並深信她有音樂天份。但經過一位耳朵有問題的鋼琴老師的「細心指導」下,吳精美便隨意混過鋼琴課。可是在表演時,失誤百出而出醜,丟盡了父母親的臉。

深受西方文化薰陶的吳精美,認為自己應擁有自由和民主,而不是受母親控制。惱羞成怒的她,一氣之下,責怪母親咄咄逼人,做她不想做的事,並發誓不再彈鋼琴。母親沒這麼輕易地放過她,等到練鋼琴時,把她生拉硬拽地拖到鋼琴前,逼她彈,說是我這堨u容納孝順、聽話的女兒。她女兒則反擊說,寧願不做你的女兒。

中國傳統文化,被人「帶到」美國而受西方文化影響,因此改變。其實各種文化有各自的好處。西方文化的好處是自由和民主,更多地讓小孩從小做自己的選擇──也意味要學會獨立、學會做事負責任。中國文化則是更多側重於孝順與敬老;所以何不將兩個無個文化綜合來運用,各取各長處,各避其短處。

說說《老人與海》  (林浩宇 Victor Lin•十二年級)

 

文學作品裡我非常喜歡《老人與海》,讀過之後讓我感覺非常不一樣。不管是在亞洲,或是在西方,這都是必讀的一部文學作品。

《老人與海》中,老漁夫已經不單單是軀體上的一條硬漢子,更是他身上所體現的精神價值上的硬漢。在這部作品中,海明威在這條硬漢中找到靈魂──堅韌─或百折不撓,這就是從人類歷經種種困難磨難而不倒的永恆價值。

此價值中,包括人的自信、勇氣與毅力。老漁夫連續出海了八十四天,一條魚也沒捕到,可是他那雙像海水一樣藍的眼睛,還能看出是愉快的,毫不沮喪──跟海一樣的堅定。老漁夫的自信是絕對的,是不以環境改變而改變的一種自信──在老漁夫的生存哲學中,即使遭遇到極壞的運氣。

人活著,唯一可以能確定的事,就是死亡,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依靠,即使人是靠偶然活著,那麼支撐人生存勇氣的,就只有自信。如果沒有了自信,老漁夫又是哪來的勇氣與毅力繼續捕魚,這裡海明威展現了自信與寬容的聯係。

虛實  (郭俊佐 Tim Kuo•十一年級)

世界上有數不清的文學作品。每一部文學作品都有其出版的原因。文學作品出版的最初原因都在於作家。許多人成為作家就是為了要分享他們在人生中所經歷的高低起伏。這也是為什麼文學作品分出了許多的種類。劃分文學作品,可依最大的兩大差別:「虛」與「實」──前者:如童話、傳奇、或科幻作品﹝網上稱之為奇幻作品﹞等;後者:如人物傳記等寫實作品。

我們最近看了《喜福會》,是屬後者;而我比較喜歡的是科幻作品。科幻作品的最大特點,就是作者的想像能力突破現有時空的限制,而將他們理想中或想像中的人、事、物展現給讀者,讓讀者了解他們理想中的世界與思想。科幻小說裡常有魔法,而理想世界中的人們常有使用魔法的能力或有超高科技。其中的故事情節,總讓我感覺其實科幻小說就像人與人之間在聊天──談笑間,總會有想讓朋友知道自己不一樣且具有想像力的想法。現在社會小孩較多因此科幻系統的作品暢銷也比寫實作品更好。我也是一位青少年,對科幻作品也比較有興趣,而我所讀過的小說如《太歲》、《獵命師傳奇》都不可能存在於這個世界。

寫實作品則是更多地描寫「歷史」,把歷史上──小到個人,大到家國──所發生過的事情加以描述或評論,有時詳細,有時簡略,有時吟誦抒情,有時譏刺貶損……。其作品不管如何變化,但寫實作家總是可以讓讀者在現實生活找到一個參照坐標,而不是活在虛擬。我們班看過的《喜福會》可以說是最好的一個例子。

這部小說作品中,作者很清楚地描述了四個家庭所發生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尤其當我看到劇中顧映映因遭丈夫背叛而患嚴重的憂鬱症,在憂鬱恍惚中又「誤殺」了自己幼子這一段,我不自覺地傷心起來。)映映也因為有這樣的經歷,使得她更想保護下一段親情──自己的女兒。作者利用映映的過去、未來,告訴讀者們為什麼映映會對自己女兒如此地保護。

寫實作品和科(奇)幻作品的相同之處,就是它們都必須有大眾可讀性──一篇故事,像聊天一樣娓娓道來,生動有趣。不相同的地方──就是一個「實」,一個「虛」。基本上,科(奇)幻作品及寫實作品兩者都是作者們的表達方式。當他們無法用口述的方式來表達他們感情,乃至想法和經歷,就會利用他們的筆以寫作的方式來表達──也謂之「筆耕」。一筆二耕──虛虛實實,於是乎就演繹出許多奇妙的故事與作品。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