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總會•DRBA Logo

學子園地

法界佛教總會•育良小學•培德中學

目錄

一段爭執

◎ 潘佩瑩•培德女中十年級

 

「可芸美女,快起床啦,今天是妳生日耶!」我和可芹輕聲細語地在她耳邊呼喚,深怕會把其他人吵醒。為什麼呢﹖因為我和可芹是在三更半夜把可芸叫醒的;不是想要作弄她,只是純粹想要為我們的好朋友慶祝生日,讓她有個美好的十七歲生日而已。

那天是三月二日,時間是凌晨十二點零五分。我、可芹、瑞敏、雨珊,和瑜庭老早在 Gym Room(健身房)準備了幾百支蠟燭,排成了「HAPPY BIRTHDAY」(生日快樂)兩個字。大家都為了這個秘密驚喜而熬夜,瑜庭還因為怕熬不下去而跑來我房間,可是到最後還是忍不住睡著了。

把她叫醒了之後,我和可芹就到廚房去準備可芸的「床上早餐」--自製藍莓煎餅。為了那天,我們早在好幾個月前就開始練習煎了,剛開始學會下廚的我們,有時還得硬著頭皮吞下焦了的畸形煎餅。

當我和可芹滿懷期望地,端著我們還算看得順眼的煎餅到可芸面前時,她連一眼都不看就說她不想吃。我和可芹的玻璃心,頓時碎得四分五裂。難道我們千辛萬苦為她做的,連一口都不值得被品嚐嗎?雖然如此,我們還是想盡各種方法把可芸引誘到Gym Room去──又哄、又喊、又威脅,甚至還嘗試把她的身體給搬出去……,可是可芸還是固執得像木頭一樣躺在床上,一絲不動,堅持要睡覺。

後來,也許是我和可芹的勸勉聲,也或許是可芸的抗議聲,把住在附近的蘊芳給吵醒了。「可芸,你快點跟她們去啦!這樣好煩哦!」蘊芳大喊道。氣氛頓時變得僵硬了,大家都我看你、你看我的,不知所措。過了一會兒,可芸突然從床上跳下來,眼中含淚,面紅耳赤地大聲說:「你們每次都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話畢便拖著被子氣匆匆地離開了。

我和可芹聽了,就像好幾把刀往我們心刺下去似地。藍莓煎餅冷了,卻怎麼也比不上我們結冰了的心。我和可芹不約而同地,說了一句:「不想慶祝了。」,眼淚就不禁奪眶而出。躺在自己的床上,我邊哭邊想:可芸為什麼這麼心不甘、情不願?從來沒有朋友特別為我一個人慶祝過生日,我們現在為她付出這麼多,她怎麼一點感動都沒有?為什麼?我是多麼希望我的朋友能夠這樣真誠地對我啊!可她為何不喜歡?我真得搞不懂。難道她真得那麼討厭我們嗎?那我也不喜歡她!可是……這樣對嗎?

最後,當我終於想通了,終於決定把眼淚擦乾到外面陪大家一起慶祝時,只見可芸和可芹的眼睛都紅紅腫腫的。我們大家一起吹蠟燭,一起照相,一起拆禮物,也一起把地上的蠟痕給割掉。把蠟痕去掉時,感覺上就像把我們心堶惆傷的疤痕給丟掉了一樣,心情頓時好了很多。後來我們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時,我臉上是掛著一絲微笑入寢的。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我肩膀輕輕拍了一下,抬頭一看,只見可芸帶著笑容地伸出雙手。

「對不起!」她說。我說:「我才對不起你!」。我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在我想通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們都沒有錯,只是一時忘了怎麼退後。

我緊緊地抱了抱她,說聲晚安之後,又再次躺在床上。這次的我,笑起來比剛剛來得更陽光,更燦爛了。

 

▲Top

法界佛教總會 • DRBA / BTTS / DRBU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