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青年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Youth (DRBY) :佛青文選

行醫的迴盪

◎莊雅媜 文

 

莊雅媜(法名果藝),法界佛教青年會台灣分會成員,目前任職於台灣某醫學中心臨床心理師。

從小生長於佛教家庭,深受地藏菩薩的大願感動。大學數學系畢業後,毅然轉而學習心理學,投身於臨床心理學領域。過程雖然辛苦,但一路走來有佛法和宣公上人的教導相伴,無論遭遇什麼困難,總能從中找到答案和指引。自己受益良多,也祈願佛法能夠融入專業知識中,幫助受病苦的眾生善根增長、離苦得樂。

 

接觸宣公上人的書籍大約是在四年前,那時台灣正經歷SARS危機。SARS其實就像上人在開示錄中所提的──可怕的傳染性肺病。我在醫院工作,當時只要出了醫院就是被討厭的人。隨時都可能因為發燒而被隔離,那兒也不適合去。阿姨送來上人的開示錄,我開始認識上人。上人說,持誦〈大悲咒〉和〈楞嚴咒〉的人,可以在這瘟疫劫堜祐K於難。我開始學習〈楞嚴咒〉。

閱讀上人的開示錄,驚訝於居然有人可以這般地說真話,提倡道德,一點也不從眾媚俗。這在臺灣謊言日增的社會堙A已經愈來愈少見了。對上人的敬佩油然而生。上人的教誨,幫助我走過職場生涯的迷惘困惑;影響我從不接觸經典到想要探索經藏;教導我從佛法的角度看心理疾病;修正我忽略戒律的觀念,而主動想要學習和持守戒律。

記得從學校畢業後,懷著憧憬和夢想進入職場,與所崇敬的資深臨床心理專業前輩一起工作。有一天,當發現自己的單純和對人的尊敬竟然成為被利用的弱點,感到相當地認知失調。不禁懷疑,是不是要在這個領域有所發展,除了專業之外,還要學會一些損人利己的手段呢?可是真要這麼做,我又不敢。幸而,上人強調對道德規範的嚴格遵守,指出末法眾生鬥爭性強,損人利己行為普遍存在的現象。令我重新肯定價值信念,分辨所處環境中的是非對錯,也讓自己不要被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困擾著。

雖然生長在臺灣,古文是臺灣學生必學的課程,但是我都看不懂,考試也都用猜的。縱使接觸上人之前已經學佛,打坐和念佛是會參加的,但從來沒想過要讀經典。因為經典都是古文,我想這輩子是不可能看得懂的。然而,閱讀上人用簡單的文字對經典所做的淺釋,我才知道經典的世界是如此地豐富,不亞於現世的知識範疇;而且,經典所言就在生活堙C我對經典起了研讀的興趣,想要進入經藏的世界遊走探索一番。

在專業工作中我看到,有些心理疾病即使長期治療也不會好,即便給予完善的心理和環境治療,用上最新的藥也一樣。面對這樣的病人,不免也感到挫折和無力感。上人提到,精神疾病者多半業障重,有冤親債主跟著,讓這些人受報。人呢,也需要有福德善根才能遇到善法。基於這些觀點,當我在跟病人討論生活安排時,會比較強調和鼓勵他們從事能做功德的活動,像是志工;而比較不鼓勵吃喝玩樂的活動安排。

又者,上人提到,同性戀是不對的。然而,在精神醫學領域,同性戀已不再被視為疾病;並且我也有著同性戀族群的病人和朋友。記得曾在實法師的開示中聽到:上人面對同性戀者時,是慈悲而有智慧地從節制欲望的觀點幫助他們。我也學著用以做為治療這族群病人和與這族群朋友互動的指導原則。事實上,知識不完全是對的,很慶幸能夠學習佛法和上人的教誨,用以檢視每天所運用的知識。

過去我不懂戒律的精神,對於持守戒律的行為感到質疑。心婺葥搧菕G遵守戒律,這樣子依樣畫葫蘆的行為,就真的能夠對修行有所提升嗎?然而,看到上人如此強調嚴持戒律,也從病人的故事中,警覺到上人這個堅持的重要。

有一個四十多歲的第一型躁鬱症病人告訴我,他在年輕的時候,因為對女友的懷疑,未經求證,就把女友殺了。後來他接受司法的審判,入獄服刑。出獄後他又開始新的人生,努力工作,也建立了美好的家庭,有二個相當疼愛的小孩。但是,正當他可以享受多年來努力的成果時,他生病了。而這第一型躁鬱症,屬於嚴重型精神病,好起來的機會不高。他太太正訴請離婚,並帶走二個小孩。他感到相當的痛苦。

另外是第二型躁鬱症的女性患者,當問她們有沒有墮胎經驗時,十位有七位曾經墮胎。這個病在輕躁發作時,會覺得很快樂、很愉悅,不斷地想要追求各種欲望、滿足並忽略痛苦的後果,像是瘋狂購物而致負債、一夜情等;憂鬱發作的時候,又會情緒低落、無助無望,甚至覺得活著沒有價值和意義,甚或自殺。

令我印象深刻的故事之一是:有一位美麗的少婦,她有疼愛她的先生和二個可愛的小孩。當她和先生結婚後,辛苦努力了幾年,終於家庭經濟達到相當的水準,房子、車子、孩子都具足了。但她卻第二型躁鬱症發病,幾次住院以來,治療效果並不好。雖然她知道該如何好好地過生活,但是受症狀的干擾,總是做不到。當問到她有無墮胎經驗時,她才說:在跟先生結婚前,他們曾經懷了一個小孩,但是礙於當時沒有婚姻關係,也顧及雙方家長的面子,他們沒有將小孩生下,而是選擇墮胎。

另一位是約莫三十多歲的憂鬱症患者,她也有幸福的家庭,先生是電腦工程師,很照顧她和二個小孩。女兒才是小學生而已,但是相當貼心。每次她住院,女兒總是會透過爸爸代為傳達對她的關心和想念。她出院回家,女兒也會陪伴她、鼓勵她,表現乖巧的行為讓她高興。但是她的憂鬱症一再復發,還有重覆的自我傷害行為,每當她情緒低落或者感到痛苦的時候,她就撞牆或者割傷自己,用身體的疼痛釋放心理的痛苦,嚴重的時候幾乎每天都這麼做。問起來,她也曾經墮過胎,雖然我不知道她的病源是否來自墮胎,但是她的病情的確令人感慨。

聽了這些故事,心堸j盪著上人對戒律的強調。想著人如果能夠持守戒律,這些殺生的事就不會發生,當然也不用經歷受果報的痛苦。於是乎做了決定──學習和持守戒律,而今年有幸能夠在萬佛聖城受在家菩薩戒。

雖然我沒有見過上人,然而,上人的教誨卻不斷地指引著我生命的正確方向。我相信上人所說的一切,也學著點點滴滴去實踐上人的教導。

註:本文原收錄於本會新書《無辜的小鬼》,經作者同意刊載於【佛青文選】。

法界佛教總會•萬佛聖城

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4951 Bodhi Way, Ukiah, CA 95482 U.S.A
Tel: (707) 462-0939 Fax: (707) 462-0949

www.drbachines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