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青年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Youth (DRBY) :佛青文選

從水牛城到萬佛城

慧行•卡拿他(Kenny Cannata)講於萬佛聖城2005年9月7日星期三晚
(原文請見 http://huiheng20.blogspot.com/2005_09_01_huiheng20_archive.html
本安 中譯

阿彌陀佛!大家好!我先介紹一下自己。我的法名叫慧行 (Hui Xing),你們也可以叫我肯尼。我是(萬佛聖城)法界佛教大學的新生。安排我今晚上臺來的人,要我簡單講講我的背景,和我為什麼今年決定來萬佛聖城,並且在法界佛教大學上學。

我先談談我自己吧!我今年20歲,是從很遠的在紐約州西部一個叫水牛城(Buffalo)的地方來的。我生長在一個義大利裔的天主教家庭裡。我家住郊區;是父母的獨生子。我17歲時開始對佛教有了興趣,因為那年我碰到了我的第一個功夫老師,他在我家附近辦了個學校。記得那時候我一踏進那校門,就見著了佛像和供桌,即刻我就知道了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打那時候起,我就開始學習武術了。我修行的基礎,也是在那兒打下的。那個武術學校除了教我們鍛煉身體之外,還教我們鍛煉自己的內心世界;最主要的是要培養我們尊敬師長和所有人類。我們每天以持咒、禮佛來訓練自己,改變自己的壞習氣,先要作一個更好的人,然後我們才能去幫助其的他人。這才是我們學習的真正重心,不過那時候我對這點沒認識得很清楚。在武術學校堙A我還學到很多有意義的事情,譬如做飯、清潔打掃、處理辦公室的工作。我還教拳擊和兒童武術。所以在短短的時間內,我就從一個原來體重250磅的橄欖球員,轉變為一個200磅的素食武師。要不是當年武術學校的鍛煉,我不會有今天的這樣基礎。這都虧了我父母和我老師的栽培。

一開始,我父母對我學的這一些個事情感到很煩,不知道我又在搞什麼名堂。但是在我學習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們看到了我的變化,於是也就順著我了,也願意知道我在幹什麼了。舉例來說:有一個周末他倆趁我不在家的時候,收拾出了一個舊房間,弄得漂漂亮亮地給我參禪用。他們總這麼寵我。這次他們是跟我一起來萬佛聖城的;他們來看看這塊勝地。我們家其他的人也都很包容我。我真是很幸運,他們這樣無條件地順著我。希望有一天他們能明白我是誰,我在做什麼。

在我學習武術期間,每個周末我們師父都帶我們到加拿大安大略的一處位於尼加拉瀑布地方的世界和平舍粒佛塔的萬佛寺去,幫他的師父善光(音譯Shan Kuang)法師做義工。很奇怪地,在那兒我同樣也覺得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似的。寺廟裡那位法師總是溫和地看著我,笑著歡迎我。那時候每個周末我們都到那寺廟堨h,整天盡力打掃,完了還作晚課。這樣過了兩年,我19歲時皈依並受了五戒。

兩年前在那寺廟裡,我從我師父那兒知道了萬佛聖城。我們的圖書館裡有很多(本法佛教界總會)佛經翻譯委員會出版的書。在我師父的指引下,我開始研讀《楞嚴經》。我研讀過了這部《楞嚴經》以及上人對這部經的注釋之後,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能辦得到,我就知道我非來這個地方不可了!那時候在家裡和在武術學校,我都還有些事情沒了呢!在我專門學了一年的武術之後,我又進(兩年制)社區學院念了一年書。之後我就決定要到正式學校裡去學中文和佛教了。就在那時候,我師父建議我到法界佛教大學來學習,因為這堿O最好的修行兼上學的地方。機緣終於成熟了,我可以來這媥Е艉什磥憭ヾB語言,並且還讓我在佛法的修習上更上一層樓。我希望自己在這所大學受完教育之後,還繼續幫助所有的人。

最後,我要感謝這堜狾釭滬蛈璊H。我到這堻怐鴘漱@個星期,感受就非常好,因為每一個人都很幫忙,很真誠。你們大家都是我的善知識,給了我很多的鼓勵。我衷心希望能和你們在一起,積極參與聖城的活動。阿彌陀佛!

這是我在聖城的有機農場上。這座兩英畝的農場真正是「有機」的農場。殺蟲劑、肥料全不用,而用一種古老的培土方法強化土壤,讓生長出來的農作物特別強壯,昆蟲沒法吃。這是一種少為人知的方法,也很難的。我自己知道的也不多;我知道多點後,會公佈出來跟大家分享。

這是有機農場部份的工作人員。最右邊的是聖城的廚房典座,七十開外了,兩個鐘頭還可摘200磅的農作物;我只能摘100-150磅,窩囊吧?

這處天井是我練功夫的地方。要不是孔雀老要靠過來一塊兒練,倒是很理想的地方。有些孔雀很好奇,靠得很近。

▲至頁首

www.drbachines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