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青年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Youth (DRBY) :佛青文選

佛法怎樣改變我的人生

◎ 梁麗婷
2008年8月5日講於萬佛城大殿

 

回顧我的人生到目前為止,佛法為我的生命帶來許多方面的影響。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佛法如何幫助我活得更有意義。這其中有好幾個里程碑,先跟大家分享的,就從我皈依上人那刻開始。

在我七歲時,媽媽帶著全家人到廟上皈依上人,那時是 1988 年上人率團到馬來西亞弘法。對於這件事情,我有一些模糊的記憶,比如:我們很早很早起來到機場去迎接訪問團;再來就是總有好長的隊伍等著要頂禮上人,並且希望上人用他的拐杖加持我們,這樣就可以消除我們的業障。另外每天晚上上人開示,在櫃台都有很多糖果是給小朋友的。其次就是皈依之後,我們得到上人的德相,就是上人結雙跏趺、手上拿著一個拂塵的那張黃色邊框相片。法會之後,媽媽叫我要頂禮師父,我就拿著那張上人的德相,眼淚不知不覺地就掉了出來。

皈依之後,我們家人的生活方式逐漸地改變,第一個就是我們的飲食習慣。這個改變並不是一夕之間發生的,而是母親付出許多努力和耐心才促成的。首先媽媽開始吃素,同時也勸我們一起吃素。我相信這對母親來說是很不容易的,因為我的祖母,還有我的叔叔、姑姑他們是非常反對素食的。有一次我記得非常清楚,那時候我還沒有開始吃素,我們一家人包括我的叔叔、姑姑在內,在海鮮店舉行一個宴會。那天媽媽沒有來,我叔叔真的很幽默,他趁我吃飯時拿出照相機,要我在正享用到一半的明蝦大餐前擺個姿勢,然後他就拍照存證,用這個來提醒我媽媽說:「喂!妳女兒在吃肉。」

後來我試著開始要吃素時,我的這些伯叔姑姨對此深表關心,總是不斷地來告訴我媽,小孩成長時不適合吃素,要吃肉才有營養。就這樣過了好多年、試了好多次,我終於和姊姊、爸爸跟著媽媽吃素了。身為一個素食者,我開始體驗並認識到慈悲的精神。我很慶幸自己沒有為了維持自己的生命,而去傷害其他眾生的性命。要不是媽媽當初發的菩提心,我可能就沒有機會認識佛法,也不可能力行這種護生的飲食。

另外一個里程碑,就是我發願受持五戒。那是 1994 年大家在西沙加緬度為上人慶生,當時我十四歲。我是自願跟著媽媽一起來受戒的,因為在我的印象堙A一個佛教徒如果想要修行更上一層樓,那就應該要受戒。可是那時候我對五戒只有很初淺的認識,認為只要我們身不犯這個戒,那就算是守戒了;那時並不知道除了身以外,心也要持這五戒。但雖然如此,受了五戒之後,這些規範在我青少年時期,無疑是一個非常正面的影響。

在西沙加緬度受了五戒以後,我就回到馬來西亞照常地過日子。這五戒對當時讀高中的我而言,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因為我被爸媽保護得無微不至,所以很容易持。我是直到在藝術學院讀書時,才體認到五戒的價值,這些規範更加明顯地浮現在我的思想和生活中。因為在大學堙A我有更多的「自由」去建立自己的社交生活;然而為了守持這些戒律,會讓我變得跟一般「正常」的人不太一樣。

比如開始的時候,同學有點嘲笑我吃素,但是後來他們也接受我的選擇,而且出去吃飯時,他們都很尊重我的需要。雖然好幾次,為了讓自己能在那些「正常」團體中尋找一個平衡點,我都要掙扎一番,但最後我還是很慶幸自己的選擇。能在年輕的時候認識五戒,讓我不用花很多腦筋去想,自然而然就遠離許多不好的行為。很多時候我會想:「我是不是不開心受五戒啊?可是我可能因為要變成那種所謂的『正常』人,而去做很多不好的行為,比如說喝酒啊、抽煙啊、或者是很隨便的男女關係,這些對我身心都是一種傷害。」當然在那個時候,我絕對是不夠成熟,也沒有足夠的智慧,去明白這些不好行為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

現在回想起來,五戒看起來似乎是一些規矩,但實際上是一種智慧;它讓我不至於在年幼無知的青少年時期犯下錯誤,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和傷害。如果沒有這些戒律幫助我,我很可能會做出許多不智的抉擇,而陷於種種的困擾之中;然後再用我後半段的生命,來彌補這些少年時期留下的傷害。所以我真的非常感恩,因為守持五戒,我才能遠離這些不必要的困擾。

從馬來西亞的藝術學院畢業後,我決定到美國繼續深造。我很幸運當時我的姊姊住在萬佛聖城,所以聖城自然就成為我在美國第一個生根的地方。當時我正在準辦申請大學,所以我有五個月的時間都住在萬佛城裡。這段時間,朝夕相處的都是出家人和虔誠的在家修行人。雖然來美國前,有八年的時間,我每個禮拜天都到馬來西亞的分支道場共修,可是住進聖城後,讓我覺得自己在佛教奡N像一個小孩子似的,什麼都很新鮮。聖城裡的經驗,成為我生命中的第三個里程碑。

在聖城裡,我有無數的機會來為人服務。從早到晚,我就是忙著為別人,不是為我自己。有趣的是,這段日子呢,卻是我人生最寧靜的時光。有一天在菩提精舍(註:聖城女眾居士寮房),我躺在房間堙A突然有個念頭:「我在這媥皉釭漪O這麼地少,不像我在馬來西亞的房間,到處都是我數不清的東西;在這堙A甚至連房間都不是我的。這堣偵繷ㄚ僄`省、很簡單,可是我卻很快樂、很寧靜,而且很滿足。為什麼會這樣呢?」

後來我瞭解了,以前在家時我每天都花時間在想:「我能做什麼?我需要什麼?或是應該為自己做些什麼?」可是相反地,在聖城裡,是絕對沒問題的不用去替自己著想。在這個環境裡,我才真正有機會去體驗生命的本質,不需要為了保護自我而奔波忙碌,活在擔憂、恐懼之中。

這些年來,我在萬佛聖城和法界佛教青年會認識了「行菩薩道」的觀念,菩薩總是替人著想。我不敢講說我現在是在行菩薩道,但是我卻非常高興,也覺得非常幸運能聽到這個道理。這種希望別人好、甚至比自己更好,希望別人幸福、甚至比自己更幸福的思想,在當今這個社會實在是太少見了;而且我覺得,有些人壓根兒就沒有這種觀念。若沒有這種思想,生命就像失去最珍貴寶貝一樣的貧乏;如果凡事都只想到自己、都只想到如何踩在別人的頭上,那是絕不可能活得自在、滿足、快樂的。所以我非常高興,因為學習佛法,我的生命多了一項選擇──一個真正解脫的人生。

接觸佛法後的這些年,讓我有很多機會認識善知識。我碰到很多的好朋友,大家都希望不僅在行動上,同時也在內心堙A能夠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正如上人說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這些好朋友在一起,自然而然地也啟發我去學習做一個更好的人。又者,見賢思齊,這種學習方式是最快的。這些善知識是真正的言行一致,他們的身教成為我很好的榜樣,讓我知道如何成為一個好人。

我一直將佛法形容為是正面、積極影響我生命的「一樣東西」。但事實上我知道,能遇到佛法(或者說這「一樣東西」),並不是某種神奇力量帶來的,或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一個禮物;而是很多人,包括我的父母、家人、老師、前輩、朋友、著書的人、翻譯的人、講法的人,甚至包括那些令我起煩惱的人,是這些人將佛法帶進我的生命堙C如果沒有這種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連結,我是永遠不可能認識佛法的。所以最後,我要藉這個機會感謝一切的眾生,也希望我會永遠記得他們的恩德。

▲至頁首

www.drbachines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