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佛教青年會 Dharma Realm Buddhist Youth (DRBY) :佛青文選

地藏七心得感想

──有佛法挹注的生活與專業生涯──
◎ 莊果藝 文

 

記得小時候,外婆每年總會帶我參加盂蘭盆法會,並且對我訴說她所知道的地藏菩薩。青少年的時候,第一次聽法師說了地藏菩薩完整的故事,對菩薩有著說不出的喜歡和親切感。

大二那年偶然地修了一門心理學,老師是位修女,也是心理分析學派的心理治療師,她教課教得很好,引發我對心理學高度的興趣。並且她將生命奉獻給宗教、治療個案、和學生,我相當地崇敬她。又想起地藏菩薩的大願,很是讓人感動。大學將畢業的時候,就對地藏菩薩發了願:「我想去精神科當臨床心理師。」

然而,數學系學生的我,雖然輔修了一些心理系的課程,仍然是不足夠的,更何況當心理師要讀完臨床心理碩士學位才能考執照。準備研究所考試是必要的,但是我得工作,書讀不完也是必然的結果。怎麼辦呢?想起了一位法師曾說,過去他的師父教他讀經典時,他怎麼地也記不起來,師父要他先每天拜觀世音菩薩二百拜,拜了三個月後他就像開竅似地,讀經典能夠記住了。

我也學著每天拜地藏菩薩,拜了二個多月真的考上了研究所。後來,無論求學期間或進入臨床工作以後,若遇到過不去的事,就會跟菩薩訴說,邊說邊哭。很奇妙地,說完哭完就好了,繼續懷著希望與信心往前走。回顧從小至今與地藏菩薩的因緣,我很想要有一段時間好好專注地念地藏菩薩,於是參加今年聖城的地藏七法會。

地藏七期間並沒有什麼神妙的感應,卻是妄想紛飛,連台北秋天的週末午後,陽光迤邐下秋風吹起涼意,一股蕭瑟又孤單的感覺竟也冒出來?!但卻獲得了我最想要、也最需要的經驗──對自己心理問題的覺察,進而進入行為改變歷程;以及得知如何經由修行,提升心理治療的療效。

這得從我的心理治療個案說起。她們有許多是中年女性,共同的問題是:在親密關係婺g歷著傷痛。第一次跟她們接觸時,她們總會問我一些問題:「心理師,你有小孩嗎?」「你結婚了嗎?」「你有感情生活嗎?」我的答案都是「沒有。」她們會接著對我說:「那你能瞭解我離婚(或者承受家庭暴力、或者愛人背叛)的痛苦嗎?」真是好問題!我怎麼會懂?!我又如何懂呢?然而,在治療中讓她們感覺被瞭解是重要的。

她們對著親密關係堛漪Y些事件,產生負面情緒,包括生氣、悲傷、害怕、焦慮、厭惡……,也是這些負面情緒讓人感到痛苦。幫助她們如何重新看待和接受已發生的事實,改變令她們感到痛苦的負面情緒反應,從而減輕直到停止痛苦的感受,是治療的重要工作。首先,就是幫助她們發現,對痛苦事件的反應需要也可以改變;接下來則是找出改變的目標;然後,經歷改變自己的過程。這個過程是走兩步退一步的、是有挫敗感、有成就感的、是有時辛苦、有時豐收的,直到達到改變的目標為止。

但是,光要覺察問題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記得曾有個案來接受治療,不是為了改變自己,而是為了改變她的先生。因為先生不肯就醫,所以她就來了。先生非常地愛她,卻老是懷疑她有男朋友。當她感到被誤解又難以忍受、跟先生解釋也講不通時,會說一些激怒先生的言語,也是為自己辯解。先生說不過她,又是位情緒處理有困難的男士,喝了酒就打她,並且靠喝酒來緩和痛苦的情緒。

治療進行了三個月,她仍然堅持都是先生的錯,她沒有問題,要改變的是先生不是她。我嘗試幫她分析問題,指出她需要改變的部分,但她難以接受。斷斷續續地經過一年的治療,她終於覺察到自己的問題,並且開始改變自已,同時發展新的方法應對先生對她無理的懷疑,她跟先生的關係改善了,先生停止對她的暴力和情緒威脅,她發現她的改變和努力,是能夠改善婚姻關係的。

再回到如何增進對個案們的瞭解。當我愈能夠真實地面對自己,察覺自己的心理問題,進而經歷改變的過程,體驗跟個案們類同的治療歷程,就愈能夠瞭解他們。地藏七期間,覺察到生氣、焦慮、害怕、和悲傷這四種情緒,如何在我的生活媯o生並且困擾我。對於想要的結果,卻又不確定可以獲得時,這四種情緒又是如何地出沒和起伏。有一天聽聞法師說:「上人曾經說過,凡事隨順因緣會比較順利」。真是切中我的問題!我應當嘗試調整自己,只要付出努力後就隨順因緣地接受結果吧!

在人際關係堙A我又是如何地在意別人的認同和喜歡與否,並因此過度敏感於別人的表情,前面提到的四種負面情緒隨之波動。又發現生活堙A我似乎馬不停蹄地追逐知識和工作成果,對病人比較有耐心,對周邊的人沒耐心。總感覺自己很忙碌,不喜歡閒雜人等來煩我。而這些追逐、缺乏耐心、和容易感覺不滿意,都令我在人際互動時容易感受焦慮和壓力感。

讀到 上人在《法華經淺釋》奡ㄓ峞A看人、看事、看己都覺得討厭不順眼,也是瞋心的表現。我發現自己還蠻常這麼地起瞋心。慈悲對治瞋心,那麼慈悲就是我的功課囉!上人還說,沒有定力就會起瞋心,看人看事看己都覺得不順眼。如果我能在情境媥Е蓱M練習有定力、保持平靜,就能夠減少受情緒起伏的困擾。其實容易出現焦慮感的問題,大約在三年前就有人告訴我,當時我是有聽,也認同他的說法,卻沒有懂,現在才清楚地覺察並知道如何改變。

又想起臨床工作一段時間後,開始參與教學和講座,掌聲、尊敬、肯定、和權力相對地增加,而我是否迷失其中卻忘了面對自己、修改缺點、持續成長呢?是否罔顧學生的權益和感受,自私地要他們做利益於我的事情呢?看到身邊迷失其中的人總是把責任歸咎於別人,好處給自己,那麼地令人討厭,而他們自己卻是常常苦惱不已。雖然周遭的人一致認為他們很可憐,但是也只想跟他們保持遠遠的距離。我不想變成迷失的人,但卻發現曾幾何時竟不自覺地變得傲慢了。

很高興地藏七期間看到自己這麼多問題,並且得知改變的目標,接下來就是花時間經歷改變的過程。這是對自己的心理治療,也是體驗修行了。

最近「心理治療」療效的議題,總不時地浮上心頭。這是一個事實,不是所有來接受心理治療的人都會有療效;有效的也不會快速見效,這治療是需要磨時間的療程。但還是企盼心理治療能不能更有效?更快速見效?聽經的時候聽到 上人說,他以前幫人家治病都會好,別人治不好的病他都可以治好。幫人治病要有效的話,就要具足「慈悲」,能達到「慈悲三昧」就能轉業力,能夠治好很多病。原來我所思考的議題,答案就是「慈悲」。雖然「慈悲三昧」離我現在好遙遠,卻是恆久努力的目標。我想地藏七結束後,我還帶了一個功課回台北,那就是「慈悲」。

佛法是那麼完整而詳盡地闡述人生的苦,教導人們如何透過修行的方法覺察與改變,進而達到真實且究竟的快樂。仔細想想,我和我的個案們都有經典上說的煩惱,只是在煩惱的嚴重程度不同而已。學習佛法和修行,在生活與專業上都給我很大的助益,愈能夠精進,就愈能夠幫助我的個案們。我知道距離終點的路程還很遙遠,但是信佛學法的方向卻很清晰,就是向前方這麼繼續地走著、學習著、體驗著……。

▲至頁首

www.drbachinese.org